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114章

殁世奇侠-第114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她出口的话语,仍然清冽而优美:「异物海中移动速度约一千公里每小时,估计有所保留,但不排除受伤可能。大概会在两分钟后与船体擦身而过……当然,这是在它直线前进且不变向的情况下!」
她小小地幽了我一默,我表现在外的颓丧气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此时此刻,异物那独特的气息已经充斥了我的感官,甚至于在它的气息掩盖下的「神之原石」的味道,我也能察觉出一二。
我又一次地闭下眼睛,只是这次,我是全神贯注地感知异物的状态。
几天不见,它的气息已不像当时那样神秘莫测,至少,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它发散出来的丝丝焦躁,以及那隐隐的血腥气。
想来这几日,被它挂到地府里去的六大力量的成员应该也不少。
在它后面,气势高昂的一众人马的注意力,至少已有小半转移到我们这艘很扎眼的游艇上来了。
这批追踪人员,无疑在速度上都有过人之处,而实力应该也不容小觑。
我还没有想好用什么方法来应付过去,一边的江雅兰,终于在我失神的片刻,一举爆发,惊天动地的战意,如同火山喷发般喷射出去,我的身边像是燃起了燎原大火,灼热的真气冲击着我的护体真气,气势惊人至极!
终于……完蛋了!
我口中迸发哀嚎:「江雅兰,你好……」
对面高速接近的异物以及追踪者明显地都是一惊,异物的反应还算单纯,几乎是反射性地在海中折射出一个小小的角度,向西南方急行。行进的轨迹,瞬间与我方的游艇形成平行状态,想换个方向逃逸。
它后面的追踪者们,则是在一阵混乱后才有人以罗巴语高叫:「前面可是炎黄的人马?请出手!不要让异物逃去了!」
我才不!
一把扯着就要响应号召跳到海面上去的江雅兰,我的手心立时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在这种情形下,出不出手其实也都无关宏旨,但,相比之下,出手后那立刻上身的麻烦绝对,是要比不出手所遭受的白眼要难过得多!
只是……在数秒钟后,我突地发现,那个异物,也许是专门来找我麻烦的,也说不定!
也就在江雅兰被全力压制住的时候,海面下那异物,突地做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动作,它高速潜游的方向突地再行变化,又一个角度偏移,再度折向,方向取的却是正北方。
以它的速度,绝对会在半分钟的时间内飙射到游艇侧舷部位。而后面的追踪人员,也一定会沿着最短的路线,借着它几次「无谓」变向且又「自寻绝路」的绝佳机会,一举缩短双方的距离,甚至于布成又一个包围网。
那么,必然的……他们会登船!
混蛋!我立时地松开了江雅兰的手,那个杀千刀的怪物的行为,使我的假期在此时真正地泡了汤!我灭了它!
比爆走的江雅兰更冲动,体内的太息一气轰然外爆,怒潮般的气流疯狂挤压着海面,潜劲直冲海底那个高速移动的目标,而距目标三公尺之外,又强力聚合,嘶然做啸,分波断浪,直指目标本体。
那个异物再次显示了它惊人的趋避能力,身体如一条滑溜的水蛇,一个奇特的扭曲,速度竟然又快了一线,险险地将我的一击避过,且借着后方爆开的力道,再度加速,且前部略向上扬——它想凿我的船底吗?
旁边的江雅兰,此时的表情,用一个「目瞪口呆」来形容应是绝妙,我刚才的行为,可说是标准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型,她那目光看得我几乎要无地自容。
幸好,冲动的江大小姐,对海面下异物的兴趣,还是远大于我刚刚的失态,既然已没有了钳制她的力量,她的动作也就比谁都欢畅。
兴奋过度地尖啸一声,纤手上火焰飞腾,她凌空下击,手掌拍击海面,当即云雾蒸腾,烟气缭绕,大片大片的海水被瞬间蒸发,只半秒,异物与江雅兰之间的阻碍便只余下空气!
「很有型呢!」
江雅兰对异物的造型明显地有好感,但这并不妨碍她出手的强度,火光流转,大日蒸腾,江雅兰此时的冲击力,似乎一点儿也不逊色于全开「光辉真理空间」的阿侬列,在这样的强大攻击之下,海中的异物也不得不再度飞起,希望可以在无拘束的天空中达到最大的移动速度。
疯女出招,不同凡响!
虽然暂时还没有达到最终目的,但不远处,以高速接近的诸多六大力量的成员的气息,却为之再度纷乱起来,其中以各种外国腔拼成的「JIANG」的发音说明,他们已经明白了在这游艇上的成员究竟是谁!
而与此同时,我也同样地吃了一惊,原来有这么多人的!灿烂的星空下,一片片黑压压的人影,因为速度的缘由而分成了十多个梯队,中间最大的距离竟达到了上百公里。
借着我和江雅兰将异物阻了一阻的良机,各个梯队从不同的方向乌云压顶一般冲杀过来,最少也有三百余人的庞大阵容令我发出感叹。
原来六大力量的高手也是那么多的!
已转移到天空中的战斗仍是方兴未艾,最前方的第一梯队却已经来到了游艇的上空,看他们的青白脸色,想来是在刚刚的追逐战中被拖得几乎崩溃,随时都有可能掉到海里去。
看他们挺可怜的模样,任是我心中再不愿意,也要做出一些表示:「嗯,诸位就到船上来歇歇脚吧……」
这句话在我心中从生成到抵达喉咙口,也不过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按照常理,那是有足够的时间从嘴里表达出来的。
然而,或者是我今夜的运气真的比较背,也就仅仅相差了千分之一秒,已有三四个人物大大咧咧地登船,行动之俐落,使我在口中的话再也吐不出来。
如果只有这样,也就算了,我对自己这方诸位的修养还算有信心,不至于为了这点礼节上的小事就拔剑砍人。
只是,当其中一位白人模样的人,一口浓痰吐在光洁如镜的甲板上,一点儿也不顾旁人感觉,以异国腔指着天空大骂异物跑得太快的时候,一边的卡缪终于开口说话,话中带着一个神职人员不应有的针刺。
「嗯哼……这里是私人产业,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诸位请保有一些起码的礼貌!」
在他说话的同时,天空的江雅兰连续七击,在空中爆开了好大的声响,借着这股声势,不修边幅的无良神父所讲出的话,倒也有了几分威慑力。
最早登上船来的,可能是巫术力量之丛巫一系的黑人竟微退了半步,漆黑的眼珠在星光下闪烁不定,良久才不确定地低声道:「流浪神父卡缪?教廷的走狗为什么会在这里?」
似乎是罗巴教廷在大航海时代对于黑天洲的传教行动太过失败,黑天洲上的成员从来没有对教廷的人有过好脸色。
这个黑人如此说话,我一定也不感到奇怪,不过,刚刚还有些没事找事的卡缪,此时的表现却颇令我迷惑,他竟然好脾气地笑笑,同时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做悲天悯人状。
「迷途的羔羊啊,愿你等在天父的慈光下,明白尔等的罪孽,洗刷累世的污名……」
「闭嘴!」
吐痰的那个白人猛地踏前一步,双拳在胸前猛击,发出金铁碰撞的「铿锵」之音,我的眼睛陡地一玻А
这声响……禁忌?
天空中仍然未曾到船上来的人们见船上起了冲突,自然不会去踩这滩浑水,一个个在注视着异物的同时,也竖起耳朵察探船上冲突的进展。
江雅兰的大呼小叫声也传了下来,她倒是精神集中,只是,即使我不抬头去看,也能从她那不爽的音线中知道那异物又逃了开去。
在江雅兰全力拦截的数十秒间,追踪的六大力量的人马至少也到了一小半,四面八方的合围令异物的前途渺茫。
我对那个再不感什么兴趣,只是盯着那个好嚣张的禁忌成员,听说禁忌的高层人士的脑袋和电脑差相仿佛,记忆力那是绝对不差的了,可为什么,来到船上这么久,他还没有跳海逃命呢?
他难道不知道,禁忌与本人的仇恨可称是不共戴天吗?
可能是我的毫无顾忌的眼神,终于引起了他的不悦,他总算将目光从无良神父的身上移了出来,转移到我脸上。
我展颜一笑,杀伤力倒是颇足,他那有可能是人造面皮的脸虽然没有变色,但目光当时就直了,他的身子抖了抖,虽然还不至于到全盘崩溃的境地,但那种强自压抑,但偏偏形之于外的肢体语言颇使我开心。
「张真宇……」
他的几个同伴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我这才认认真真地扫了他们一眼,嗯,这些应该是禁忌与丛巫的联合力量吧……似乎都挺强的样子。
如果他们联手,而我又不展开极限力量的话,十有九成我会很狼狈。
当然,现在船上有了卡缪和苏怡,再加上天空中正活力四射的江雅兰,他们几个,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私人产业,请尊重主人的所有权!」
带着微笑,礼仪周到地微微点头行礼,苏怡又在他们微有些不自在的心口上刺上了浅浅的一剑,但冰冷的寒气却顺着这一剑流入了他们的五脏六腑,冻结了他们的勇气。
「对不起,实在是失礼了!」
天空中的杂乱的呼呼喝喝声,并不能阻住高手的千里传音。当自己的同伴受窘时,一位看来地位较高的人物从天空中落下,为他们解围。
相比于那些不礼貌的家伙,这个刚刚到来的人实在是顺眼太多了。他有着黑色人种的大部分特征,只是皮肤却是深褐色的,看样子应该是一位混血儿。
他很像是丛巫的人,但从他飞行的方法来看,像禁忌的可能性又比较大一些,我有点儿捉摸不透这个人。
在这个时候,苏怡的能力水准便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出来:「禁忌科技力量副总裁,三号人物,巫术力量之丛巫一系的『荣誉勇士』本.布拉索!他竟然也离开了坚罗本土了吗?」
前一句是对我的提醒,而后一句,则是她的自问,似乎苏怡对这个人颇为重视。我开始在脑中翻动最近恶补的各大力量头面人物的资料,布拉索……嗯,是个很了不起的家伙呢!
他前期的辉煌先不必提,只看他是禁忌与丛巫本次合作关系的第一促成人这个身分,便要令人对他刮目相看。
毕竟,让彼此之间血仇不断的两大力量联合,不是只要身兼两地血统,便能轻松完成的事业。
这也就是说,让与我素无瓜葛的丛巫下达对我的追杀令,其始作俑者也是这位布拉索先生了。不知我们在这个时候见面,能不能用得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之类的形容。
不过怎么说,现在从天而降的布拉索先生还是非常有风度的,至少他还明白对着甲板上的所有人都打个招呼。虽然他怎么做也像不了一个绅士,但礼数周到的他,也能称得上一个守法良民。
虽然他以前,或者说一直到现在,也在为谋取我的小命而不懈努力,但此时面对他,我还无法生出杀气。
「没有什么大碍。布拉索先生是这次捕捉行动的指挥吗?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先用淡淡的一句,应承过了他毫无诚意的道歉,我开始和他打哈哈。
虽然对已经陷到天罗地网中的异物一点兴趣也生不出来,但毕竟六大力量拿出了近几十年少有的默契来协同作战,而我们这一船人在名义上也属于作战人员,所以,为了给诸方的高层一点面子,我不得不假惺惺地询问两句。
布拉索的回答非常干脆,但其中也不乏试探的色彩:「这次行动的总指挥,由本人与梵河的卡陀先生共同担任,卡陀先生现在正在海底压阵,现在气机不彰,情况应该还在控制中。怎么,张先生现在要去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