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115章

殁世奇侠-第115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壬衷谡诤5籽拐螅衷谄徽茫榭鲇Ω没乖诳刂浦小T趺矗畔壬衷谝セ疃幌拢俊
我赶紧摇头,没有的事!
你们玩就好,不用再扯上我了。如果你能把那个在天空中,玩得忘了形的疯女人给拉下来,我会更感激的。
也就是这几句话的功夫,我突然发现我和这个「守法良民」之间已经无话可谈了,想让我莫名其妙地去没话找话盘活气氛,那还不如让我现在跳海得了!我们两个都开始了沉默。
在艇上,原本因为话语交流而暂时回升的气氛再度下降,我扭头看苏怡,希望她能够代替我上去交谈,对这个,她应该是本色当行吧!
苏怡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她对我露出了温柔的笑靥,便要代替我进行一些例行的交涉。而在此时,布拉索踏前一步,缩短了他与我之间的距离。
我颇有些戒备地提高了真气运行的速度,却又见他很辛苦地压低了嗓门,并全力收束音波,几乎要凑到我耳边说话:「这个……云忘兄可在船上?」
听到你喊他为兄,他一定会活拆了你!
我用看着死囚的目光,看这位紧张的混血儿,同时,也再度以他的表情为鉴,了解了老爸在六大力量中,那似乎已无出其右的绝高地位……真像一个笼罩世界的恐怖大王……「嗯,他在……」
当我忍住心里面几乎要爆发出来的狂笑声,勉力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我看到了本.布拉索先生的脸孔,一剎那间变成死白!
亲爱的布拉索先生,终究还是离开了。
自始至终,他都保持了一种敌我之间珍稀得可贵的礼貌,而他的外在表现除了不够优雅外,也没有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
但是,我总觉得,如果布拉索先生能够在听到我老爸在船上的消息后,再多逗留那么两三分钟,那么,他的离去便不会显得微带着些仓促,以至于不够完美……虽然这一切都可以用「要务在身」这个理由来解释。
我望向群英济济的星空,上面精完气足的江雅兰,几乎吸引了比那个异物还要多的注意力。
呃,在某种意义上说,她是一种更可怕的怪物!
只是现在,我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当然,也没有落在那正身陷包围,光华黯淡的异物身上,我只是看着飞到天空中开始发号施令的布拉索,一个问题就这么突然地缭绕在心头。
「苏怡,为什么这个布拉索……不只他,是几乎所有人都那么怕老爸的?因为他首屈一指的实力?还是其他的什么缘故?」
我这句话问得并非无的放矢。
如果我再年轻那么两三岁,又或是我从来没有招惹到奇喀这个阴谋家,没有那死过一次的经验,我想,我绝对不会为了这个问题而伤神。
我一定会天真地认为,老爸的实力便是他震慑敌人的法宝,敌人出于对他的实力的恐惧而望风而逃。
这个看似理所当然的理由,在现实意义上简直是漏洞百出,已经下了十八层地狱的奇喀,用大半年的时间为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他用行动告诉我,实力高有个屁用,智力高超的脑子,又或是阴险毒辣的诡计,才是最致命的。
在长链战场上,我拥有远高于奇喀的实力,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我完全是以命换命地才杀掉了奇喀,且落到了被禁锢在冰山之下的惨况……这只是一个奇喀!
那么,老爸是怎样对抗黑暗世界那成百上千的「奇喀」,乃至于比奇喀更高明的阴谋家的呢?
真的只是靠他的蛮力?
「伯父的实力是绝对的……至少,在世上,还没有正式出现第二个超限阶的高人的时候,伯父的实力稳居黑暗世界的头把交椅。伯父的实力,首先保证了任何的针对于他自身的阴谋诡计,无损于他分毫……」
苏怡直视我的瞳孔,直到看见我大力点头后,才微笑着往下说:「我们可以来推演一下——当对于伯父自身的攻击没有任何的效果后,他们也只有从其他方面入手。当然,可行性最高的方法你也明白,那便是没有任何防身能力,且人身保护并不算严密的伯母……」
在这里,她顿了顿,脸上笑容不变,却很有些阴谋意味儿地,看我已微有些变化的脸。
当然,我脸色的变化并不是因为意外,毕竟这种情况我早设想了千百遍。现在,我只是本能地放射出杀气而已。
不过,看来苏怡很满意我现在的表情,她轻抚了一下腰间精致的皮带,笑容愈发地甜美,接着说道:
「伯母对于伯父而言,可以说是唯一且致命的死穴。我到现在也毫不怀疑,如果伯母有个万一,伯父也必定随之而去……「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除了禁忌敢在伯父昏迷期间打擦边球式地找你的麻烦,却还没有任何一人敢动伯母呢?
「我们首先要明白一点,这个世界,是存在着一个有理智,有情感,有希望的第一高手好呢,还是存在着一个疯狂、无情且又绝望的第一高手好?
「除了那种想毁灭世界的狂人,我们必定会选前一个……这时,再回到前面的假设中去,宇哥,如果有人胁持了伯母,你认为伯父会怎么做?」
我愕然,然后便非常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良久才做出了回答,不过,话语中有些迟疑:「首先当然是尽力营救,这个世上能让老爸也束手无策的事情并不多……」
「那么如果实在无法营救呢?」
苏怡的追问非常犀利,我的语音卡带了几秒钟,以至于我再也没有机会,把那个唯一正确的答案说出来。
打断我的回答的人是老爸,他不知何时已经从船舱里出来,立在了我们身后。
「那种可能几乎不存在的……当然,如果实在无法营救,那么首先,我会亲手将雯霁杀死,免得有什么恶心的事沾上她,然后,杀掉周围一切我可以杀掉的人为她殉葬,最后……自杀!当然,在死前,看我的心情如何,再考虑是不是要拿这个星球的爆炸当送葬烟花……」
流利的话语,说明这种话他已经说出了几千遍,但依然无损于其威势分毫!
老爸英俊到不是人类的脸上笑容好生灿烂,但这种笑容却实在是令我窒息,甚至于我身边的苏怡以及卡缪,都忍不出露出了微带恐惧的脸。
我早知道那个答案的,小时候,老爸偶尔把我抱在膝上谈笑逗乐的时候,不知说过了多少这样的话,当时,老妈也是在身边的,所以,我无一例外地把这些话当成了求爱宣言。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阅历的增加,我无法再将这些话以等闲视之,而在此刻,我则已经完全明白,老爸说这些话时,态度之严肃,意义之真实,实在是容不得一点儿怀疑。「那么,如果当时我在旁边呢……」我想问一句这样的话,但我终究没有问出口来,现在问这种问题,是下愚之徒才会办出的蠢事!

第八集黑天七雄作者:减肥专家

身怀古老技击之道的少年人,出身世家,由於在成长过程中的矛盾因素,发展明显不完备,但当戴上眼镜时,则可以暂时达到五成左右的完美性格(张家大家长语,乃属一家之言)。

天才的火焰操纵者,被称之为“火妖魔”的恐怖角色。拥有暴烈的黑道性格,身为黑道大佬的唯一继承人,爱好打打杀杀胜於一切。近乎於疯狂的行事风格,让敌人和自己人都是同样的头痛。崇拜强者,所以,对“永远都比她强那么一点儿”的主角有著极具个性的特异的好感。

兰光苏氏企业的接班人,精英教育受益者的典型,公认的商界天才。行事缜密而不失锐气,是成功领导者的最佳模范。对主角有好感,且关系不一般。

神圣教廷中少有的叛逆神父,虽然是一位受正规教育的神职人员,但似乎对流浪的兴趣更大过布道好多。但身为当代教皇的亲传弟子,他对於上帝的虔诚却是少有人能及。也正因为如此,似乎上帝的荣光永远与他同在。

第一章战局

用一句出现频率极高的词来形容,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无数新奇的信息,无休无止地冲击着人们的耳目。

在黑暗世界才能收看到的“全球新闻频道”,你可以看到“准东方女王”苏怡的英姿,可以感受“神王”阿侬列的霸气,可以欣赏埃玛大祭司的俊美,可以观察“破坏神”卡陀的实力,可以揣摩“天寒”杜古的谋略心计。

当然,如果你更现实一些,你也可以从无数条准确或不准确的消息中,整理出如张云忘、“尊师”、三巨头这些实力派的作为——整个信息渠道,充斥了这些人的光芒,一切的一切都说明,这个时代,属于年轻人,属于实力派,属于这些生机勃勃的一代,而绝不属于那些已经被挤到了没人注意的角落的顽固不化的老龄人!

而由各大力量组成的长老会,则可堪做为这些老化思想的代表。

因此,名义上作为黑暗世界最高贵、最神圣的联合长老会,也就相应地被绝大多数人所忽视。而这一点,在遥远的中世纪来说,实在是不可想象的,联合长老会最张扬的中世纪,其无上的权威达到顶峰。

那一个时代,用学术的观点下定义,是一个严肃、刻板、循规蹈距的宗法制时代。

联合长老会拥有着无上的权威,联合长老会的一个命令,便会引发整个黑暗世界的大动荡。用传统和法律严格限制着黑暗世界的行为举止。

但,盛极而衰,随着中生代与新生代的联合反弹,渐渐老朽的长老会,已无力压制越来越强盛的新锐力量,老旧与新锐的斗争一触即发……

新纪二0五四年的夏天,是一个个性张扬的季节,新锐与新锐之间的碰撞,激进与顽固之间的冲突,空前激烈。笔者本人由于一些原因,一直身处在这斗争的中心,感触颇深……

——中天帝国第五任皇帝《新生力量考证论文答辩》草稿千里之外的亭光岛上,身为光禄勋之职的齐贤好生辛苦。

从两天前起,长老会便不只是长老会,由于一些他还不知晓的原因,结界内外放与收入的信息电波没有一刻停止,大功率的无线电波的干扰,让这里的一些高科技设备如反导预警系统等运行不力,所以禁卫军不得不干起了人力活,代替这些机器,来进行警戒任务……

用人力去防导弹,你以为我们是张云忘?

在齐贤心中大骂之时,连续进行了七天的长老会议终于在午夜时分结束,在他长吁了一口气的时候,多层结界保护内的诸位花甲年纪的老人们感叹出声,终于结束了!

几百个小时的漫长会议终于落下帷幕,会议上,原本所讨论的两大议题,以及突然而来的一个后起议题,也有了能令诸方人马都勉强接受的结果。

但,过于漫长的相处,却使得这些人彼此生出了很重的过敏感应,没有人想再多相处,哪怕只有一分钟。

所以,在皇家禁卫军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诸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们以他们所能有的最高速度破空而起,散射向四面八方,瞬间便不见了踪影。原来结界所笼罩的地面,只余下了两个人。

一位坐在轮椅上闭目养神,一位却依然举杯就唇,悠闲品茗。

光禄勋齐贤大人看到了那位饮茶的老人,背上登时便湿了一片,看向四周与自己的脸色极其相似的手下们,他的心情已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齐贤侄!请上前……”

好像那位老先生并不想让齐贤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正在齐贤全心全意想着如何不失礼数且又不惹麻烦上身的离开时,恶名在外的首席长老大人开口说话,一句话便阻断了他的后路。

齐贤脸部的肌肉微微扭曲了一下,但也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