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8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8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唉,很为难哩!

卢月若见她垮下肩头走回柜台拎包包,也走到门边收拾小饰品准备关店,却突地见着外头广场上有抹修长的身影。

“曦又,妳的救星到了。”她勾笑喊着。

“我哪来的救星啊?”于曦又拎着自己的包包,不禁冷笑自嘲;但一瞧见卢月若的表情,她便不由得向外头望去,果真见着高克勤缓缓朝她走来。

哇,现在流行颓废风吗?

他一个上班族去跟人家学什么颓废?留满脸的胡髭是怎样?哇,连气色好像也不是很好哩。

“下班了?”高克勤走进专柜,勾唇笑道。

“嗯。”见他开口问得很自然,于曦又只好也跟着回答得自然些。

“我送妳。”

“送我?”她挑高眉头睇着他,不禁微玻鹧邸!跋壬隳芨嫠呶遥愕降资窃诖蚴裁粗饕饴穑俊

“我能打什么主意?”高克勤无力地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向卢月若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后,随即就拖着于曦又往外走。“我有话要跟妳说。”

说?说什么?

说话为什么要到她家说?这么一来她的住所岂不是就曝光了?

于曦又一脸莫名地站在自家门口,犹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乖乖带着高克勤来这里。

天晓得他在得知她的住所之后会怎样骚扰她?虽说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但是一和他独处就不会有好事。

头一回,他撞进浴室瞧光她的身体;第二回,他在他家将她吃干抹净;而这一回……嗯,世事难料,但是她怎么一点也不讨厌,甚至还有些期待的感觉咧?

“进来吧。”于曦又打开门,基于礼貌,她还是很客气地招呼他。

“打扰了。”高克勤随着她踏进客厅,一见到屋内的摆设,不由得有些傻眼。“这……家庭剧院组?”

该要怎么形容这里给人的感觉?是桃花源吗?

外头是朴素的公寓、朴素的大门,然而屋内却是别有洞天,让人好似跑错时空一般。里头不仅摆满了最新科技的家电用品,包括四十二吋的电浆电视、家庭剧院组,甚至还有充满艺术气息的别致水晶吊灯、义大利风格的沙发、巴洛克风味的地毯……

他不认为凭她的薪水能供得起这堪称奢华的摆设,举眼所见的豪华名牌家具,还有所有的电器用品……他可以想象她的负债是怎么来的。

“干嘛,你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啊?”于曦又自厨房里端来饮料,见他正摇着头,随即意会他的意思。“拜托,这里的东西又不全是我自己买的,你看得见的几乎都是人家送的,好不好?”

不要把她看得很败家嘛,她不过是偶尔会买得太开心而已。

“既然都是人家送的,妳哪来的负债?”高克勤脱掉西装外套,缓缓地在昂贵的沙发上坐下。

“我……刷卡啊。”她没好气地把饮料递给他。

“刷多少?”他伸手接过。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是想要帮我还债不成?”她径自拿出烟盒,然而见他双眼瞪来,只好又没好气地收起。

她不是怕他,只是现在不是很想抽而已。

“我想了很久。”喝了口甜得教他想吐的奶茶,高克勤抬眼看向她,低哑地道:“那一天,我……很抱歉。”

总经理人虽然回来了,但他的情绪却极端不稳定,让他费了很大的心思安抚;然而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今天突然又恢复正常,所以他才可以拨出一点时间,好好地思量那一天的事。

“你有没有搞错啊?什么叫作你很抱歉?你要说抱歉也不是现在说,你早该在那一天睡醒的时候,就要好好地跟我道歉。”算一算,现在都已经过好几天了,他的抱歉会不会说得太晚了?“其实,你根本不需要跟我道歉,毕竟那是你情我愿,我只当是被狗咬就是了。”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也犯了大忌,让人有机可乘,但是实际上,她那一天到招待所去原本就是打算要拍卖清白的,如今清白不再,她也没捞到她想要的钱,只能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妳当我是狗?”高克勤提高音量。

“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但是我……”说他是狗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觉得愧疚,所以你可以不用太勉强自己来跟我道歉。”

“谁说我不愧疚的?”

“要是你愧疚的话,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找我?”她不禁勾唇冷笑。“先前你们总经理不在,你说你忙,我还满同情你的,但是你们总经理早就已经回去了,你还说你忙得抽不出时间,那就……”

“我要是不打算找妳,何必在这时候来找妳?”这女人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我刚下班,累得很。”

照道理说,他现在应该立即回家,好好洗个澡,准备明天所需的资料,基本上还可以多睡两个小时,但是偏偏她又教他放不下心。

打从那一天起,不管他闲或不闲,于曦又的身影总是在他的脑海里晃来晃去,甩都甩不掉,彷若坏掉的放影机,不断重复播放着那一夜的荒唐。

那晚只因她挑衅过了头,教他也丧失了理智;回想她是处子之身,便觉得自己太过忘我,把她给伤了……他,很内疚。

“既然累了,那就回去休息吧!反正你要道歉也已经说了,我们大概没有什么好说的吧。”她都说了,就当是被狗咬嘛。

“我话还没说完。”他忍不住发噱。

“你到底想说什么?”不然他废话那么久,重点到底是在哪里啦?

高克勤闭了闭眼,又揉了揉眉间,无奈地轻叹口气道:“把妳的帐单给我。”快点,不然他就要后悔了。

“我的帐单?”不会吧,他不会想看的。

“快点!”不要真等到他后悔!

闻言,于曦又飞快地跑进卧房,随即抓出十来张帐单推到他的面前。

“就这些?全都是信用卡的?”见她点了点头,他才一张张地往下看,可愈看脸愈绿,到了最后他一咬牙,徐缓地抬眼瞪着一脸无辜的她。“妳到底是怎么花钱的?”

有没有搞错,总共居然要两百多万?这女人……这一张、那一张,不对,是每一张都爆了!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随便买买,买啊买的,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啊。”她又不像姐姐那么好命,三不五时还可以坑老爸一笔,她什么都不能,只好靠自己,偶尔再靠靠好朋友啰。

唉,就知道这小气男看到帐单,肯定会心疼得哭天喊地。

“买买买。”高克勤沉痛地扶住额头,觉得后悔极了。“妳到底是买了什么鬼东西?妳的薪水哩?”

太扯了吧,一个专柜小姐的月薪能有多少?难道她自己不会量入为出吗?

她不会笨得以为自己有办法在一个月之内赚进两百多万吧!

“呃……我这个月的薪水买了一个包包和付了房租,就全部没了。”于曦又搔了搔一头波浪卷发,妖媚的大眼看左看右,就是不看他。

“妳……我问妳,一个包包到底要多少钱?”

“不会很贵啦!重点是柏金包不是想买就买得到,是我托朋友到义大利带回来的,而且还是先下订单、等了很久才买到的,不仅珍贵,还很保值喔。”她扁了扁嘴,一脸无辜而哀怨。“喂,那些帐单你要是没办法付就不要太勉强,我不会逼你的。”

她也知道自己的帐单有点吓人,更知道他虽身为机要秘书,但是薪水大概也和一般高级干部差不多,想要他一口气应付这么庞大的卡费,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不过,他一身名牌加持,是不是代表着其实他……很有身价?

“妳以为我不能吗?”她真以为这几张帐单就会将他的老本给啃光吗?她也未免太瞧不起他了。

“我没有说你不能,你不要等一下又扑上来。”于曦又连忙后退数步,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能就能,不要随便再找个借口对她胡来。

闻言,高克勤忍住将她丢到窗外的冲动道:“不提那些,我们回归正题,我可以请教妳,妳这一个月的伙食费有没有着落?”

“那还不简单,肚子饿了打通电话,就会有很多人自动带我去吃饭,要是我真悲惨到找不到人请客,大不了多喝点水,再不然我厨房里还有几碗泡面可以撑个几天啊。”她不会很在意那种小事的。

他吐了一大口气,做了几次深呼吸,黑眸瞪向她。“妳简直是……”

“我又怎么了?”她没好气地嘟起嘴。

“妳、我……”算了、算了。“我告诉妳,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妳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不可能再救妳了。”

“喔。”她也不敢奢望啊。

“那……明天……”

“我明天休假。”她主动打断他。

“哦?那妳的三餐怎么打发?”他挑起眉,好奇地问。

“随便啊。”这很重要吗?而且关他什么事啊?他该不会是打算……

高克勤敛眼暗忖,过了半晌才突地抬头道:“明天我请妳吃午餐还有晚餐。”

“嗄?”不会吧?怎么会跟她猜的一样?

“要不要顺便再看场电影还是什么的?”他径自道。

“等等,你不用上班吗?”明天不是周末耶。

“任性不是总经理的专利,我替他辛苦了那么久,明天跟他请一天假一点都不过分。”反正该忙的他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算再缓个几天也无所谓。

“可是……”于曦又玻鹚潘!澳愀貌换崾窍胍医煌桑俊

吃饭和看电影,听起来就像是满完整的约会模式耶。

“交往?”闻言,高克勤不禁勾唇笑得很邪恶。“敬谢不敏。”

她要是每个月都丢给他一张帐单,岂不是要逼他哭死?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以为我想跟你交往啊,我不过是问问罢了,要不然你干嘛没事要请我吃饭?”啐,瞧瞧他那是什么嘴脸,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她又没逼他这么做,真是个混蛋!

“因为妳穷得连这个月的伙食费都没有了!”她还不懂得要感恩?

他是好人做到底,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因为他内疚、不能原谅自己犯下的错,所以才要补偿她,别以为他真是个大善人,以服务大众为志向,他不过是弥补她罢了!

于曦又睁大双眼盯了他好半晌,最后才不以为意地耸耸肩。

有人想照顾她,她没道理拒绝的,是不?反正她正巧愁着明天不知道要怎么打发,有他在……想坑大概是坑不了,不过想要偷得一日温饱,应该不成问题。

就当作是睽违已久的约会吧!

约会?这是哪门子的约会?

骗人、骗人,他骗人啦!

于曦又在心底咕哝了好久,瞪着正在厨房里忙碌不休的高克勤,再瞪向茶几上头摆着的几张DVD,以及一台非常碍眼的电脑,突然有种很想大哭的冲动。

她的大餐、她的电影、她的约会,竟然都要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头完成……

拜托,她美丽的假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了,上菜。”

高克勤穿着一件运动背心,配上一条刷白的牛仔裤,教人乍看之下还以为他是个刚出社会的新鲜人。

于曦又冷眼看着他来回搬了数样菜,一一摆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头,随即在她身旁落座。

高克勤随意地挥挥手,示意她赶紧趁热用膳,之后便当着她的面快速地敲下电脑键盘,好似他忙得连跟她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她睇着他忙碌的模样,不禁乏力地瞪着一桌菜肴。

每一道都是家常小菜,看起来就很令人垂涎;说真格的,会弄三餐、整理家务又会赚钱的男人,已经不多见了,可是她却觉得无福消受。

拎起包包,于曦又起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