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7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7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管我?反正你就是要赔我!”于曦又气得跳脚。“我算是很有良心了,我只要你赔我这一双鞋;我都没怪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还在那边机车个什么鬼啊?”

她算是超有良心了,他最好识相一点。

“坏妳的好事?妳的好事是指妳被人灌醉、差点被人架到楼上去?妳以为妳这么做就拿得到钱?”真是够了,原来他的义气之举,不过是坏了她的好事而已。

他可以肯定总经理只是跟她玩玩而已,这种女人教人疼不下心。

“你管我拿不拿得到!”烦死了,没事干嘛再谈到这边来?

她这辈子最不擅长面对的,就是像他这种假正经的男人,真是够了!

“我当然是管不着,但是妳很败家吧?妳肯定是将工作上所赚的全都投资在行头上,搞到最后入不敷出;说难听一点,妳说不定早就已经把卡给刷爆了,所以跑到私人聚会里,钓一只金龟婿帮妳清光所有的债务,对吧?”

闻言,于曦又不禁一愣。见鬼了,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我猜中了?”还真是不难猜呢。“哼,光是瞧妳一身的名牌,我就知道我绝对猜对了。”

并不是说崇尚名牌不好,只是好歹也该量人为出吧。

“猜中了又怎么样?”她恼火地站起身,手里还拿着踹歪鞋跟的凉鞋,只用一脚站得歪歪斜斜。“你有本事买我吗?拜托,我瞧你那样子,也知道你不能!你光只会耍耍嘴皮子而已,说什么侵犯,你敢吗?”

混蛋,门缝里瞧人啊,他又是哪里了不起了?

“妳再说一次。”高克勤玻鹧郏辽馈

“我怕你啊?”于曦又挑高柳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说,你不敢不敢不敢不……”

话未完,高克勤突然动作迅捷地跳至她的面前,于曦又尚未来得及防范,他便双手一伸,轻易地将她搂进怀里。她张嘴正要开骂,高克勤却倏地张口吻住她,挣脱不了的于曦又只能恼火地瞪着他,却发觉他的唇舌彷若是噙焰挟雷,带着大量电流窜进她的灵魂里,原本该恼该火,可她却只觉酥麻难耐……

糟糕,是酒意未退,还是他的吻太过醉人?

再这样下去,可真要一发不可收拾了,可是她却无力抗拒,不管是自主性还是非自主性,她都无法掌控理智啊。

瞅着她半掩的醉眸,高克勤顺势将她推向一旁的沙发,压根儿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他大手滑进她的衣裙底下,放肆地拉下她薄如蝉翼般的底裤,强硬地顶入她的两腿之间,感受着彼此勃发的情欲。

反正她又不是处子,又是她先招惹他的,怎么说都是她自找的,要怪就怪她自个儿。

“啊!”随着他的挺进,于曦又突地失声尖叫。

高克勤气喘吁吁地瞪着身下满布红晕的女人,黑眸难以置信地玻Ы簟

不会吧……

啊啊,睡得好舒服……

于曦又发出轻吟,愉快地张开眼,懒懒地打了个呵欠;然而一看见陌生的天花板,她不禁又傻傻地眨了眨眼,有点疑惑。

她该不会在招待所里睡着了吧?看了一眼手表,她才惊觉已经快要十点了。

她左探右看了一番,发觉这是一间算是满朴素、没有什么特别装潢的房间。

对了,昨天她教那个小气男给救了……然后呢?

爬了爬一头乱发,她缓缓地坐起身,感觉身上的被子滑下,胸前蓦地一凉;然而还来不及细究,她的一双眼随即对上站在书架边的阴郁身影,对方亦正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盯着她。

“鬼啊!”于曦又尖声叫着,下意识地抓起被子盖住自己,又随即发觉自己不着寸缕。“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种情况难道就是肥皂剧里常出现的戏码?

她要冷静,她一定要冷静……

“妳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妳是处子?”

低哑的嗓音自她的被子外头传来,语调好似有点恼意,又好似在抱怨……

抱怨?有没有搞错啊?

于曦又把被子刷的一声拉下,气愤地瞪着高克勤。“你给我机会讲了吗?”

王八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我以为妳……”高克勤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

“你一下子就扑过来了,你要我怎么讲?”她玻痄蜾俚乃

“我……”

“你以为我不是处子,所以让人吃干抹净也无所谓了?”没良心的家伙。

“不是……”

“你这个人很过分耶,欺负我还敢跟我抱怨,好像全都是我的错,你要不要稍微检讨一下?亏你看起来还是个斯文之辈,天晓得你根本是人面兽心,骨子里根本就是只野兽!”就说嘛,天下乌鸦一般黑。

“妳到底够了没?”能不能让他把话说清楚?

“不够,你凭什么把所有的错都推给我?我才是受害者耶!”于曦又更大声地吼了回去。

高克勤不由得咬牙瞪着她道:“妳!”

“我什么我?”他跟人家装什么忧郁小生?该阴郁的人是她好不好?她被吃干抹净又wωw奇書网没拿到半点酬劳,怎么算都是她比较亏。

瞅了她一眼,他有些心虚地敛下眼,总觉得心头有股恼意和罪恶感,啃得他浑身发痛。

“我原本以为妳是我们总经理的女人,所以才……”他顿了顿,“但是有一点妳不能否认,因为是妳先惹恼我的。”

但是他更气的是自己,不能原谅的也是自己;尽管她是一个教人光火的女人,他也不应该这么对她。

他靠在书架边看了她一夜,也深深地反省自己的冲动,才会如此愧疚不已。

“哦?你的意思是说,我惹恼你,你就可以这样对我?”于曦又挑起眉,笑得很冷。“哼,依我看,你根本就是觊觎我很久了吧;昨天碰巧教你给逮着了机会,所以你就故意欺负我、伤害我。”

“并不是这样,千万别以为我对妳有兴趣。我之所以接近妳,纯粹只是想从妳口中得知我们总经理的下落,压根儿没有其他的想法。”他乏力地在床畔坐下,将他折好的衣衫递给她。

当然,昨晚是他失常了。

“是这样子吗?”她接过衣服,嫌恶地瞪着他宽阔的背影。“喂,这不是我的衣服,我的咧?”

“破了。”他淡淡地道:“妳将就一点吧。”

“这该不会是你的衣服吧?难道你打算在我穿过之后,再……”

“妳在胡扯什么!”他恼火地回头,见她正在穿衣服,酥白的浑圆尽收他的眼底。

于曦又穿好衣服,见他瞧得双眼发直,不禁羞恼地抬腿踹他,可腿一抬,被子一掀,又不小心春光乍现……

“啊!不准看,把眼睛闭上!”她尖声喊着。

高克勤二话不说立刻转过身,胸口剧烈起伏着,感觉偾张的欲念幻化为蛇,将他全身捆得死紧,几乎教他喘不过气。

该死,他在搞什么?

“说什么对我没兴趣,说什么是为了你们总经理的下落,依我看……”于曦又个怀好意地笑道:“你根本就是爱上我了吧?”

“妳在胡说什么!”高克勤不动如山,双眼直瞪着书架。

“我说错了吗?”她冷哼一声,着装完毕随即跳下床,走到他的面前。“要不然你天天打电话给我干嘛?一下子要请我吃饭,一下子又帮我制造业绩。”

嘿嘿,说不定她庞大的卡费有着落了,再不然也可以拿他的总经理逼他。

“那是……”抬眼睇着她穿着他的衣衫,过大的衣衫罩着她纤柔的身躯,竟教他有些心猿意马……啧!“吃饭是怀柔政策、制造业绩则是妳逼我的,不用把这些事都推成是我有其他想法。”

“真的?”她凑近他,脸上勾着妖娆的笑。

“妳……”高克勤想要别开眼,但她柔软的双唇在他眼前掀动着,教他的胸口发烫发痒,喉头紧缩,口干舌燥……混蛋,他是被色鬼上了身不成?“不要再靠过来了。”

他干哑地开口,万般不愿承认自己的意志力竟是如此薄弱。

“为什么?”于曦又笑玻Я巳崆橥蛑值暮暄邸!耙蛭慊嵯胍遥俊

“妳!”这女人怎么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害臊?“反正妳走开一点。”

他愈是退,她反而愈是靠近,甚至将他推倒在床。

不会吧,这是什么状况?

正暗忖着,却突然听到手机铃声作响,他蓦地推开她,自床头柜上拿下手机,接通一听──

“总经理?”

于曦又一听,狠狠地吓了一跳。

不会吧,那她的卡费要怎么办?

第六章

昱广百货

“曦又。”

“有……”

于曦又懒懒地趴在柜台上,勾人的美眸彷若失了焦,目光有些涣散地落在玻璃窗外的小广场上。

穿过小广场,可以看到百货公司的后门,穿过后门可以看到外头喧嚣的大街;尽管外头的夜色有点深沉,但是人潮依旧络绎不绝,只是其中并没有那一抹她想要瞧见的身影。

“怎么,变成望夫石啦?”卢月若嘲弄地道。

“什么望夫石?”于曦又没好气地啐她一口。

“妳不是在等他?”卢月若看了她一眼,准备收拾架上的包包,结束一整天的工作。

“我是在等他,但才不是那么一回事。”于曦又站起身子,跟着准备休息。

“不然呢?”

“我要钱啊……”呜呜,她好难过啊,她被银行催得好紧,可天晓得她这个月的薪水老早就已经花到其他地方去了,就连最低应缴金额都筹不出来。“气死了,他们总经理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早不回去、晚不回去,居然在那个当头回去,害我还来不及开口,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

更过分的是,他一走就不回头,而且至今完全没有消失,原本还仰望他能帮她渡过难关,至今还卡着呢。

“曦又,听妳那种说法,好像是要跟他拿夜渡资呢。”卢月若笑道。

“切,什么夜渡资,妳不觉得妳的话很难听吗?”她扁了扁嘴。“是他欠我的!他让我身心都受到严重的创伤,原本就应该要赔偿我的。”

“可是如果妳真的不要,妳大可以喊停,我看高秘书人满斯文的,应该是不会霸王硬上弓才对。”两人相较之下,她倒还比较愿意相信高克勤呢。

“喂,月若,我发觉妳没有和我站在同一阵线喔。妳说这种话的意思,好像指设下圈套的人是我……”她抿紧了唇,一脸哀怨。“我是受害者耶,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耶。”

“是是是,只是他不来,难道妳不会主动跟他联络?”

“妳以为我会放过这机会啊?”她手中可是有他的名片耶。“可是我打去也没用啊,他一直都在敷衍我,一接到我的电话,他就简单含糊地匆匆带过,说什么他很忙啊、他很累啊……我呸,他们总经理不在时,他喊忙喊累倒还说得过去,可是他们总经理已经归位了,他应该可以歇一口气了吧?”

拜托,她会听不出那些都是他的推托之词吗?

原本她是打算要厚着脸皮缠定他的,可是这种话听久了,她实在也觉得累了、烦了。

“唉,依我看,妳得要另谋他法,要不要找妳姐商量看看?”卢月若好心地给她一点良心的建议。

“看看啰,要是真没办法的话……”也只能如此了。

到时候肯定又要被姐姐给臭骂一顿。

对了,那个小气男的总经理回去了,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再跟姐姐联络,姐姐不知道是不是被甩了?

她应该要找个时间去探望她才对,可若是姐姐真的被甩,那她要怎么开口跟她借钱?

唉,很为难哩!

卢月若见她垮下肩头走回柜台拎包包,也走到门边收拾小饰品准备关店,却突地见着外头广场上有抹修长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