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灭世神尊 >

第126章

灭世神尊-第126章

小说: 灭世神尊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准提则不似接引这么好心情,一阵嗔怒道:“师兄到的好心情,这百万巫军在圣人面前却是鸿毛一般,但是对于人族来说又少不了一番杀戮,难道至尊真是不晓吗?”

“师弟,你又犯了嗔戒。我等四大皆空之人管那凡尘之事若何,不过师弟对于道的领悟依然不够,还未能够领会到至尊的用心啊!滔天杀戮至尊又怎么能够不知道,但是人族已经懈怠了太久了。所有的恶念已经开始滋生蔓延开了,如此下去如何是好!唯有以杀止杀才是正理啊!这也就是天地间为什么要每四十九亿年一次量戒的原因所在!我想下一量戒的主角应该是那个身传盘古血脉的少年吧!”

接引大手一挥,一道镜像出现在三星斜月洞中,镜像中正是无名仰望天眼,双瞳冒着愤怒之火!

准提摇了摇手中的七宝妙树无奈道:“一量劫一轮回,想不到当年的因,今世的果。巫族要回来了,巫族还是要回来的!”

第七十七章 天罚之眼,圣人态度(下)

三十三重天外,金鳌岛。

郁郁葱葱的金鳌岛上面仙气缭绕着,暮鼓晨钟之声犹如天籁一般在岛上响起。碧游宫中一名红衣大汉不断的端着桌上的酒坛子狂饮着,一脸不修边幅的胡茬子仿佛数万年没有清理过了。

碧游宫中还有三女一男端坐其中,在大汉面前他们似乎有些拘束,而更多的则是恭敬。放下手中的酒坛子,大汉朗声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你们兄妹四人居然一起来找为师!”

这个捧着大酒坛子狂饮的红衣大汉正是碧游宫宫主,通天教主。同样也是现在所有圣人中修为最高,直达天道的圣人。当年血海一战不仅仅老子,元始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同样通天也得到了好处,而且当时通天的修为已经隐隐在众人之上了,所以通天得到的好处比起其他的圣人来更加多得多。

当年血海一战引起了所有圣人心中的珍藏多年的真挚情感,让这些无为的圣人都留下了愧悔的眼泪。通天也不例外,有教无类,教育苍生的熊熊火焰再次在通天心中燃起,虽然依然是那样的不修边幅,依然是那样子的嗜酒如命,但是有一点改变了,金鳌岛再次对外打开,招收三界所有向道之人!

清闲了多年的通天依然没有了当年争雄道统的野心,只是想在这金鳌岛上面饮酒高歌而已。此时自己门中四大弟子同一时间找到自己,通天自然知道为了什么!量劫将起,但是他却不愿意多问。

碧游宫中和通天对手而坐的自然是通天的大弟子赵公明。赵公明此时的修为依然达到准圣人境界,虽然还比不过自己的妹妹云霄。但是长兄如父,所以这个位置自然是赵公明坐,而话语权也同样是给了赵公明。

赵公明看着面前这个嗜酒成性的师傅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想当年的师傅是多么的璀璨夺目,多么的光彩照人。神俊的外表,优雅的举止,高深的修为无不震动三界,而如今。。。。。。。每每想到这里赵公明就是一阵心痛。

虽然端着一捧酒坛灌酒,但是自己的徒弟在想些什么通天还是知道的!喝了一口酒,抹了一把嘴角,通天笑道:“徒儿,想不到你修行了这些年依然还停留在表面!用准提和接引两个老家伙的话来说,我的好徒儿,你着像了!”

对于通天的话赵公明先是一愣,然后抑制不住的激动道:“是的!我是着像了,可是师傅您能够告诉我为什么吗?自从当年封神之战以后多少年了,您一步都没有离开过金鳌岛,当年那个有梦想,有抱负,不屈不饶的师傅哪里去了,难道您忘记了当年金鳌岛上面也是万仙来朝的景象吗?”

通天心里面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的不作为已经让自己的弟子感到深深的不满了,但是通天却不知道赵公明的不满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剑眉一挑,通天那张长满胡茬子的脸庞上面似乎有些愠怒,毕竟自己好歹也是个圣人同样是你赵公明的师傅。

看到通天脸色变化,一旁的云霄立刻拉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赵公明,然后一脸惊慌道:“老师赎罪,兄长一时失言请老师不要怪罪才好!”云霄开口,碧霄和琼霄同样也开口求情。

不过赵公明却一把甩开了云霄接着说道:“我没有说错,老师难道忘记当年封神之战的耻辱吗?人阐佛三教欺负我截教一脉,导致我截教差点灭亡,难道这些老师都忘记了吗?上一量劫老师朱仙阵再现神威,弟子原以为老师会抛下这一身酒气重振截教雄风,可是没有想到。。。。。。”

失望,心寒!各种心情纷纷交织上来,赵公明此时此刻含着泪水的眸子已经开始不争气的掉下的泪珠。不光是赵公明,就算是三霄听到这里也开始低低的抽泣起来,尤其是琼霄,当年封神之战琼霄和赵公明一样都是上了封神榜。而且还是无耻的元始天尊亲自出手以大欺小,这笔账琼霄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可惜当年那个丰神绝代的通天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个洒家而已。恨恨的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赵公明接着说道:“如今量劫在即,弟子希望老师一雪前耻,重振是截教雄风!”

“恭请老师出山!”

“恭请老师出山!”

呼唤声不绝于耳,似乎整个金鳌岛都在颤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籁一般的暮鼓晨钟依然停止了,通天的耳边响起了些许的杀戮之音。通天万万没有想到整个金鳌岛都希望自己出山。

面带难色的通天苦笑了笑道:“想不到封神之战过去了这么些年,你们却还都深深的记在心中!公明我徒,你这又是何苦呢!以你的资质要是能够放下这段心结,修为一定能够再进一步的!”

赵公明没有说话,依然跪拜在那里:“恭请老师出山!”外面的呼喊声似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一声声呐喊述说着截教上下多少代弟子的心声啊!但是通天却依然不为所动,静静的坐在蒲团上面,大口大口的饮酒。

良久,通天才有些无力的挥了挥!让我静一静,让我静一静!”

赵公明等人对这通天行了个礼节,然后有些不愿的离开了。望着赵公明离去的背影,通天默默道:“傻徒儿,不是师傅不愿而是不能尔!这一量劫是至尊钦定的量劫,就连道祖都要靠边站!我截教又何德何能能够抢夺这一量劫的主角呢!巫族归来,至尊你真的想让巫族归来吗?”

三十三重天外,娲皇宫

一身粉色衣裳的美艳少女静坐在靠椅之上,美目不停的转动着,身上圣洁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此人正是妖族圣人女娲,女娲下面恭敬的站着两人,一人长着一双硕大的翅膀,另一人身上带着一只葫芦。

这两人正是当年被沉香一斧子劈得重伤的鲲鹏。和妖族天帝帝俊十子陆压。三人面面相觑了良久女娲才道:“你们两个今天一起来找我何事?”

第七十八章

妖师鲲鹏和妖族太子陆压两人同时出现在娲皇宫内,女娲身为圣人又何尝不知道他们所谓何事呢?但是大道之下天意如此,大势所趋,就算自己的万世不灭的圣人也不可逆天行事的。所以女娲佯装不知,故意问道,希望妖师鲲鹏和太子陆压能够知难而退。

不过妖师和陆压既然来到了娲皇宫就是天意,就算是女娲故意提醒也无用,大劫之中该发生的事情一定都会发生,大劫之中没有谁是注定该死,也没有谁的注定不该死的,就算圣人也不例外。无量量劫一到,一切重归混沌,圣人也要烟消云散,所有的一切再次循环!

对于女娲的问话,鲲鹏明显是一愣,高高再上的圣人又怎么会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女娲身为圣人,圣人的威仪总是少不了的。可惜了妖师鲲鹏聪明一世,最后却糊涂一时,女娲明明给他指了一条生路他不走,偏偏奔着死胡同中去了。

“启禀圣人,这些天我在北冥闭关忽然心中所感,发现我妖族日后居然会有灭顶之灾,而这个灾难的矛头若隐若现的直指已经消失了百万年的巫族,鲲鹏有些惶恐不安,故来一问究竟!”妖师鲲鹏并不敢直视女娲圣人,带着些怯怯的说道。

妖师鲲鹏之言立刻得到了陆压的肯定,陆压有些惶恐道:“我之来意和妖师相若,妖族血光之灾还请娘娘望在同为妖族一脉的情面上救妖族一救!”

女娲绝美身姿突然从靠椅上站了起来,频频皱眉,心中暗暗叹息:“鲲鹏啊鲲鹏本宫给你指出了一条活路你不走,现在居然自取死路,天道之下谁又能够阻拦巫族回归呢!”

妖师和陆压面面相觑不懂女娲到底是什么意思,良久女娲才再次缓缓的坐了下来,长吁一口气道:“大道之下,巫族必须回归,就算是圣人老师也无可改变,不过我答应尔等,必要之时一定出手保住妖族命脉!”

“谢过娘娘!”得到女娲圣人的承诺妖师鲲鹏一脸欢喜的告退了,但是陆压却一直没走!陆压现在的修为已然达到是准圣巅峰,比起刚刚恢复的鲲鹏不知道高上多少。所以陆压能够预见的未来远比鲲鹏要多得多。

看着鲲鹏离去的身影,再看了一眼陆压,女娲道:“妖师此次是在劫难逃了,以后妖族大局还要靠太子支撑。”

女娲突如其来的话语将陆压吓了一跳,陆压自然预见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但是妖师鲲鹏怎么说也是纵横三界多年的大神通者,说陨落就陨落,未免有些惊愕。要知道从上一劫开始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神通者身陨了。

陆压张大着嘴巴良久没有能够说出话来。深吸一口气陆压从刚刚的惊慌失措中恢复了过来,浑身一哆嗦,颤抖着声音道:“娘娘此言当真,妖师乃是我妖族擎天之弓,驾海之梁,要是妖师一旦陨落那。。。。。”

“该死的人终究该死,当年红云之事已是祸根,所以有今日之果报也不稀奇!陆压,记得本宫的话,在鲲鹏死之前你必须独当一面,要不然妖族休矣!”女娲神色有些落寞道。

“紧遵圣人法旨!”既然女娲圣人说鲲鹏必将陨落,那么陆压也没有什么可求的了。连圣人都没有办法保住的人,这个世界上谁又能够保得住呢!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恭敬的退出了娲皇宫。

娲皇宫内,女娲一人静静的站了很久,然后猛然一屁股坐在了靠椅上面,嘴角蠕动着,不知道在喃喃自语着什么。也许对于那个男人的思念比起如今的愤怒更加深刻吧!

紫霄宫

一名白衣道袍丰神俊朗的老者正手执拂尘,静静的望着桌面上的棋局,老道身后硕大的一个道字飘逸凛然。而与老道对弈的则是一少年,俊美异样的脸庞,一头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有种说不出的飘然的感觉,少年猛然睁开双眼,那的一双双瞳的印着淡淡血红色的眸子。

看着老道拈棋不语,少年淡淡道:“鸿钧老头,这一招棋你已经考虑了千年之久了,难道真的就这么难下吗?”

老道呵呵一笑,笑容中太多的尴尬了。老道慢慢的将手中的白棋放入棋篓中,笑言满面的看着对面的少年,仿佛想从少年的脸上看出什么一样。不过少年古井不波的面庞什么都没有,这让老道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能够在紫霄宫中下棋的老道自然是道祖鸿钧,而可以和鸿钧下这局棋的少年自然也不会是普通人。这个少年是从前的帝泪至尊,现在的名字应该叫做陈逸龙。

一双眸子中闪烁的红色光芒摇摆不定,让鸿钧有些迟疑了。陈逸龙看着鸿钧的模样笑道:“鸿钧老头,有什么话直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