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38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欢ǎ
  
  接下来的日子,她随意留意着他的消息,打听他出没的地点,随时找机会跟他偶遇,可是,他仿佛当自己入空气一般,根本就不理睬自己。
  
  她好伤心好伤心啊!
  
  好像好像放弃了,可是,心底一直有一道莫名的声音让她坚持着。
  
  一次,她打听到他会去参加一场宴会,于是,拉着哥哥一起去了。
  
  在那里,她居然……居然看到了可云。
  
  那样的可云好高贵,好美丽,好耀眼,仿佛宴会场上唯一的焦点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可云那里,而自己,居然成了可云的配角,这……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她本想上去跟可云谈话的,然而,跟可云一比,丑小鸭一般的自己,让她望而却步了。是的,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上前一步。她丢不起这个么人,可云身上佩戴的,可是上海时下最流行,最昂贵的珠宝,据说,那一套,得好多万元。看着自己手上本来很喜欢的几十元一个的首饰,瞬间觉得好丑陋。只是,这样的场合,她也不好摘下来,光秃秃的脖子耳朵和手,会显得更丢人。
  
  只是奇怪了,尓豪他仿佛不认识可云一般。他居然用陌生的,痴迷的眼神打量着可云。
  
  就是这眼神,如萍也是嫉妒的,今天的宴会场,居然没有一个人,会用这般眼神打量自己,她的骄傲,怎么能允许自己输给可云?
  
  是以,她没有告诉尓豪,他看到的,痴迷的,其实他也认识,那人就是可云。
  
  她继续寻觅这唐琪的踪迹,然而,整个宴会场,居然都没有找到他,可恶!
  
  突然,她居然看到尓豪跌倒在地,脸上染满了血,她求救,她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一个人回答,没有一个人帮忙。不止如此,那些人仿佛还用看到苍蝇一般厌恶的眼神看向尓豪和她。老天爷,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出去找自家司机把尓豪弄回家的。
  
  本来想问问妈妈,可云的情况,可云不是偷东西被赶走的吗?怎么今天会出现在那种场合,还那般耀眼夺目?
  
  就在这时,他们家发生了好多好多状况。
  
  报纸上,居然爆料出了妈妈的一个情人倒卖军火入狱,文章里头说,这男人都是妈妈掏钱养着。老天爷,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那般端庄得体的妈妈居然……居然会养情人?
  
  而爸爸,她第一次看到,爸爸居然用马鞭来抽打人,打的还是妈妈。她求情,她说好话,可爸爸仿佛连她也怪上了,说什么她只怕也不是他的孩子,是妈妈不知跟谁得来的野种。
  
  尓豪,是茫然的。高中还没毕业的他,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做,尓豪也没有处理过这般事情吧。
  
  只是,后来爸爸把妈妈和弟弟都关了起来。她偷偷去给送东西。
  
  她怕爸爸饿死妈妈,于是偷了钥匙,偷偷放走了妈妈。
  
  爸爸是暴怒的,可爸爸没有打她,只是用非常奇怪,仿佛看陌生人一般的眼神看着她。那一瞬间,她是害怕的。
  
  然而,没多久,妈妈居然会回来偷东西,之所以知道是妈妈,是因为她非常嚣张的让尔杰留了几句话,妈妈是不识字的,可是尔杰却识了不少,留个字条足够了。虽说,那字看起来,不那么好看。
  
  爸爸彻底怒了。这一次,连带她和尓豪梦萍一道被赶走。
  
  她离开后,也没走远。
  
  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爸爸用车接了佩姨和依萍回陆宅住。
  
  看到依萍穿得漂漂亮亮的,佩姨也光鲜靓丽。
  
  可那些本来该是她的呀,穿漂亮衣服,读好学校,这些都该是她的。可是,爸爸不要她了。而哥哥呢?呆了傻了,后来不知被谁引着,居然去了赌场,迷上了赌博。
  
  再后来,梦萍不见了,而她,成了大上海的舞女。大上海有歌女,待遇比舞女好,可是,她不大会唱歌,有些跑调,也只能当当舞女。
  
  再后来……,尓豪居然被打残废了,还不能人道……
  
  她在贫困交加中死去,死之前她做了个梦,她的生活不该是这样,她应该是陆家大小姐的。依萍的一切,本该是她的。




☆、番外李正德

  他是个农民的后代。
  
  祖祖辈辈都耕种在这边富饶的黑土地上,靠天吃饭;日子虽然不是很富裕;可也还不错。
  
  然而;这样的安宁日子却在一个傍晚被打破了。
  
  大哥的未婚妻时分漂亮惹眼;在那天下午;进城卖绣品贴补家用的时候;被县城的一个恶霸给看上了。那恶霸好生恶毒;直接让他的爪牙抓了哥哥的未婚妻回去;随即□了哥哥的未婚妻。哥哥的未婚妻不堪其辱;咬牙自尽了。而哥哥;听到自家未婚妻出事,立马抄起家伙就往那恶霸家赶,却在大门口被小厮护院们毒打。
  
  打完后直接往门口一扔了事。
  
  等家里得到消息,爹爹带着他一道去救哥哥的时候,抬回家哥哥只有一口气了。娘亲取出所有的积蓄请了大夫给哥哥看病,大夫却摇摇头,表示无药可救了。
  
  因为没出力,大夫见他们家里也不富裕,好心的,连跑步费都没有收。其实,是看哥哥快走了,得置办……家伙吧……
  
  哥哥最终没有熬过那天晚上。没二更天人就去了。爹娘一下子仿佛老了二十岁。爹爹和娘亲都没有说去找那恶霸给哥哥报仇,因为哥哥知道,这仇,是没法报的。折在那恶霸手里的人命,没几百也有几十吧,可多少年了,吧恶霸不还活得好好儿的吗?
  
  最重要的,那恶霸的爹爹,是他们的知县,一县父母,地方上的土皇帝呢!谁敢开罪?
  
  然而,噩梦还不止这些,第二天早上,他起床的时候,被娘亲的哭声吓到。爹爹,爹爹他居然受不了丧子之痛,随哥哥去了。
  
  他的爹爹啊,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居然就这般……没了。
  
  娘亲瞬间丢了魂。哭倒在哥哥和爹爹的灵堂,再也没有起来。娘亲她病倒了,这病来势汹汹,哥哥和爹爹还没出七七,娘亲就接着走了。
  
  未曾出殡,他直接卖了房子和地,把爹娘哥哥三人安葬。
  
  那时,他年方十二。什么都不懂得臭小子顷刻间长大了。只是,这长大的代价,太过沉重。他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倒下。
  
  后来,他离开了那个伤心地,不是不想给哥哥和爹娘报仇,可是,对上一县父母,他没有任何胜算,就算他补聪明,也不会去干这种明知解决是失败的蠢事。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有一种说法,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他却实实在在的打算着,以后,一定找这恶霸,替自己一家三口报仇。
  
  他其实还有亲戚的,然而,自从知道他哥哥是被那恶霸打死的,所有的亲戚都闭上了对他的门,生怕自家被连累到,要知道,那恶霸打杀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这些,他都明白,可即使明白,他照样伤心。
  
  快要饿死晕倒在路边的他,是被司令大人给就回去的。当然,那个时候,司令大人,还不是司令大人。司令大人,还只是一个地方军阀的女婿。
  
  那军阀,可是有不少儿子的。
  
  后来,他一直跟着司令大人。跟着他东奔西跑建战功,帮着他抢夺一切她看上的女人,随着他出生入死。
  
  司令大人也没薄待了他,不仅让他读书识字,还送了一个老婆给他呢!
  
  新婚夜的时候,他看了,那老婆,贼漂亮,比他死去大哥的未婚妻还要好看好多。
  
  不过,就是单薄了些,对,瘦瘦弱弱的,能给他生孩子吗?
  
  其实,他也没太多时间跟老婆生孩子。他一天很忙的,陪着司令大人,跟前跟后,只有司令大人入睡了,他才会回去就寝。每每回去的时候,老婆大都睡着了。而他,却不好意思去打扰老婆的美梦。老婆那么瘦弱的,经常半夜三更的吵她起来,会受不了的吧?
  
  后来,司令大人败了。败得一败涂地。军队被另外一个人接收,只带了一些珠宝财产就往上海跑。不过,司令大人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带着自己,他是很感动的。要知道,司令大人的老婆,大多都扔东北了的。
  
  然而,在他以为可以跟着司令大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的时候。
  
  九夫人忽然发难,愣是要说可云偷了她的珍珠项链。说他们一家手脚都不干净。
  
  他不太明白九夫人到底是想干什么!可撵他们走这一点,他绝对是看明白了的。只是,明知道是栽赃,他却不能跟对付恶霸一般对付九夫人。
  
  那知县和他儿子,他可以打杀可以卖掉,做什么都可以。而他确实打杀了那帮子人。
  
  可是,九夫人,她是司令大人的女人。自己,哪里敢去碰她?碰了她,不就等于在做对不起司令大人的事儿吗?
  
  于是,他带着妻女离开了,然而,妻子却在出门的当口就晕倒在地,后脑勺还磕到地板上,肿起了好大一个包。
  
  还不止,可云在这时候,却被诊断出有了身孕。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九夫人为何会撵他们一家人走。
  
  会碰可云的,出了尓豪少爷就只有司令大人了。然而司令大人他却怎么也不会碰可云。所以,能让九夫人如此费心的,也只有尓豪了。
  
  那一刻,他是想让可云打掉孩子的。是的,打掉,那孩子生下来,可云的一辈子可就毁了呀,可云都还没嫁人啊,哪里能生孩子?
  
  只是,可云晚班求着,而妻子,似乎也认可了可云的做法。不过,妻子却说,这孩子,记在自己夫妻名下,反正他们夫妻没有儿子。这样一来,儿子什么的可都有了。也算得上儿女双全了!
  
  为了不再上海留下风言风语。其他带着可云去了苏州。离上海远远的。
  
  那些日子,他也在尝试做些什么。好养活子女和孙子,额,不对,是“儿子”。
  
  本来他想做些布匹生意的,人怎么都得买衣服穿不是?尤其有钱的女人更甚。
  
  可妻子却说,他们最好买一套房子,再留一部分钱财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可云那里不能缺钱,以后孩子生下来,得有地方住,也得有钱花。
  
  最终他认可了妻子的提议,毕竟,他没有做过生意,还真的不敢保证,一定赚钱。
  
  后来发现,妻子的说法是对的,做生意,确实有赚有赔。要是他真的把所有的钱财一起投入进去,只怕他们一家三口,额,是四口,只怕得喝西北风去了。哪里还会有房子住?有钱继续投入进去经营?
  
  此后的日子,妻子似乎每一日都能给他惊喜。是的,每一日,妻子不仅精通英语,还能写文章赚钱,那些文章,居然还被拍成了电影。赚的那些钱是他大半辈子都没有赚到的呀。
  
  有时候他常常想,妻子会不会觉得他太没用,太窝囊,不想跟他过,离开他重新找个男人过日子呀。
  
  可是,他日日警惕,却没有发现妻子有任何这方面的苗头。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