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33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其他人还小,郑美丽向来胆子小,自这以后,她身上又多了一件事,越发的怕黑夜,怕黑暗了。
  
  女孩子们有一个稍微有些动,有起床的工作,另外几个几乎同时全都醒了。唐娟狠狠地诅咒了赵阳一番,都是他,都是因为他自己才会经历这般绝境,她回头绝不饶了他,再也不理他了。哼,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不是出毛病了,好好的安乐窝不待,老是把他们往危险的地界引,连同他自己也不好过呀,真想不通,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农家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招待客人,大清早的,村长女人就起来张罗,做了一锅浓浓地白粥,蒸了一大笼香喷喷的肉包子,捞了酸菜,切成丁,用调料拌了一小碗。这,是他们能够做出来的,最好的早餐了。要不是因为快过年了,他们家里都存了不少过年的肉,哪里能轻易做了肉包子出来?就是吃粥,他们也向来是吃粗粮粥的,谁舍得吃这起子白花花的大米呀,就是有,也是留给孙子们做米糊糊,给他们吃的。
  
  看到桌上的早餐,几个男孩嘴角同时一抽,就是冷峻冷若冰霜的脸,也怎么都控制不住发出这种表情。心里一同想到的是,床都那么脏,那么臭,还能指望这吃食有多干净不成?女孩子们也很少吃这般没任何特色的早餐,就是可云,对于白粥这种东西接触得也都不多,怎么说呢,玉真的手艺很好,后来奶娘来的那段时间,奶娘帮着做饭的时候,玉真也教了她不少,偶尔早饭就让她代劳。稀饭,玉真很少会单单做白粥,家里的粗粮准备了不少,经历过现代营养学冲击的女人,怎么会不知道粗细搭配对于人来说,营养更为全面呢?小米、碎玉米、薏仁米、黑豆、黄豆、红豆、大枣、枸杞、花生米、燕麦、高粱米、黑米……等各种精粗粮都放上一些,每次煮粥都会放上三五样来熬,吃起来味道一般都差不了。而辅食,油条、豆浆、葱油饼、锅盔、烧卖、包子、馒头、肉饼、蛋饼、混沌等等南北各地小吃可是应有尽有,吃上半个月可都不会重复的。
  
  七个人都上桌了,吃得最香的,却只是可云。影响中没有来上海的时候,他们家吃的,也就是这般的早餐,现在重温,没有任何障碍。再说,她虽然被玉真养叼了嘴,可现在到底时候不对,他们估计还有开一段时间的车才能到下一个吃饭的地方,难不成还忍着,委屈了自己的胃?爸爸常说,就是再好吃的东西,吃完了,填饱了肚子,也就一样了。肚子不会因为嘴上觉得好吃,就多饱那么一会儿的嘛。不过她还是看得出,爸爸,非常喜欢妈妈做的美食,当然,她也是喜欢的。
  
  也就他们七个人上桌,就是村长都没有去凑这个热闹,显白自己的能耐和见识。这七个人身上穿的任何一件衣服都不是他们这起子老农民买得起的,这辈子估计想都不要想。村长以为他们饿了一天,又经历了晚上那般变故,胃口肯定特别好,还仿佛儿媳妇多做了一些。等他们吃完了走人后才发现,居然连一半都还没吃到,数了数,白粥都喝了些,有些只喝了半碗,包子就只吃了八个,呀,那几个男孩子的胃口也这般小?城里人可真奇怪。他们不知道,多出来的一个还是可云吃的,早上两个大包子,一碗稀饭,配些酸菜对于可云来说是刚刚好的。而另外三个女孩子和男孩子们,吃一个,仅仅是看在村长家都做出来了,不好意思不动筷子,勉强吃了一个进去。这包子即使是肉包子对于他们来说也粗糙了些。比之昨晚自己做的面条还不如,面条是自己做的,怎么都会觉得干净。这个经了村妇的手,让他们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味。他们,都扫了一眼农村的厨房了的,黑漆漆的灶,黑漆漆的锅盖,黑漆漆的锅子……,好像什么都是黑漆漆的,这种厨具,真的能做出干净的东西来吗?
  
  等他们进了农村的茅厕,才发现,没有最难忍受的,只有更难忍受的。这……这是茅厕?一个大坑,上面大半被猪圈占了,旁边留了一小块地方,搭了一块长方木头在上面。入厕的时候,人一脚踏木头上,一脚踏坑边,就这么解决。蹲着的时候,茅坑里的恶臭味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茅厕四周也就竹编围着,风狠狠地肆掠着,蹲下去的时候,屁……股好冷好冷,便出的大便掉落入坑,还溅起许多粪花,女孩子总觉得,这玩意儿是不是沾了自己的身,就是从茅厕出来,都老觉得自己一身的粪味,心里更加觉得这粪花落自己身上了。她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这还是好的,要是大夏天的,下面的粪便上还会有蛆在蠕动,这蛆更有可能爬满坑边的大部分地方,让人想入厕都没法下脚呢!
  
  可云离开的时候,压了五块钱在村长家的餐桌的大腕地下,当是她们的餐资吧。五块钱买这顿早餐,应该是足够了的。
  
  这事情看到的,也仅仅有唐琪和冷峻。唐琪本来看到可云放,也想多放一点额,不过,冷峻摇了摇头,他也就自觉地缩回了手。后来冷峻才说,给太多对于村长家并不是好事,难不成想引起他们的贪欲,让他们觉得这投宿客的钱都好赚,而走上歹路?
  
  “真是的,那粥,那包子,那酸菜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东西。我想,世界上估计没有比这更难吃的东西了。要不是看村长家好意,这般吃食,我可宁愿饿肚子也不碰!也不知有些人,家里是不是太穷了,这等粗劣的东西,居然也能吃得津津有味。”这一次,唐琪,冷峻,唐娟,可云坐了一辆车;杨淑芳、郑美丽、赵阳坐了一辆车。没在唐琪跟前,杨淑芳向来都不会展现自己的贤惠温柔。嘴里恶毒的言语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蹦。
  
  “哟,昨儿是谁津津有味的吃着小云儿带来的牛肉干,和做的米饭、喝的葡萄酒,我记得,某些人也是吃得津津有味来着。哎哟哟,难不成我看错了?真是,这人年纪大了,眼神就是不好。唉,老了老了。”赵阳开着车,要不是这姓杨的硬是要来,他们这一行还会带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哼!就凭她也想入唐家门?她也小心思当谁不明白似的。要不是因为她爸妈,他都想把这臭女人踢下车去算了,省得污了自己的耳朵。
  
  郑美丽做壁上观,两人都是她惹不起的。在自己家里,她都不得爸爸的欢心,爸爸更喜欢他的一个小妾的女儿,对她,从来都是看不惯的,她的性格懦弱其实也是这般养成的。本着不惹事,不招人,她从来都低调得很。
  
  不过,经历了这么一次,她对可云的印象改观了好多。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从不张扬的可云,居然能带那么上好的虎皮披风,旅行包里,还带了那么多实用的东西,不管是她带的还是她妈妈带的,都让她觉得刮目相看。再有,可云居然还会做饭,昨晚香喷喷的米饭是可云做得,后来的面条和炖的汤可都是可云做的。可云的手可真巧,郑美丽想着。嗯,她如果也会做这般吃食,呃,不对,比这还好的吃食,那么赵阳会不会高看自己一眼,让自己入了赵阳的眼呢?郑美丽看似平视前方,可有心人还是会明白,她的心神,是专注在了赵阳身上……
  
  其实赵阳对郑美丽的心思不是不知道。不过,他才不稀罕这般懦弱得无可救药的性子,他就喜欢张扬美丽耀眼的存在,就喜欢唐娟那样儿的。区区一个郑美丽,哪里入得了他的眼?
  
  唉,这一次,小娟儿是不是恨上他了?他其实也后悔了。尤其是知道他们都即将面临死亡,走向人生的终点的那一刻。他想,他都还没跟他的小娟儿表白呢!怎么能……他怎么能就这般死去呢?不行,回头他就把心里话跟小娟儿说清楚,不然以后他哪里还睡得着觉?只是,这事儿怎么也得等小娟儿心绪平复了以后才能提,他可不想老让小娟儿想起那些不愉快的经历。
  
  除了几个男孩,不管是开车的还是没开的,女孩子们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连昨晚睡了一觉,却噩梦连连的可云,也被车子的摇晃被弄睡着了。女孩子们的精力,再也撑不住这般强烈的睡意。这一次,可都睡的深沉,就连可云,在这摇晃之中却也睡得非常安稳。只因为她们都知道,自己安全了。车子越往外开,越安全,远离了深山老林,临近了越来越多人群居住的地方,他们还怕什么?
  
  万不料,在车子临近杭州城,还有十公里路的样子的时候,唐琪的车居然坏了。没得已,唐琪只好把车开向路边。睡了大半天的女孩们早就醒来了。
  
  “不是吧,哥哥,咱们怎么这么倒霉?好讨厌哦!要不,咱们拦个车直接坐车回杭州吧,然后让人来把车开去修,如何?今儿饿了就吃牛肉干,我肚子都快难受死了,还有,牙齿也不好受,本来觉得这牛肉干挺好吃的,现在嘛,我想,我半年都不想再碰牛肉的味道。”唐娟开了车门跳下来,嘴里不住的抱怨。
  
  “车子的发动机坏了,现在肯定也弄不好,冷峻,你看,咱们是跟赵阳挤一挤还是搭车走人?”唐琪打开小车前面的车盖,发现发动机都在冒烟了,这可不是他能弄的来的事,就是他会也太麻烦,不想弄。该死,这两天真的太倒霉了。
  
  “我说唐琪,你觉得那么小的车挤得下咱们七人?后面挤三个女孩还勉强,四个女孩就非常拥挤了,前面就一个副驾,难不成你还抱着我坐?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冷峻难得说一堆子话,却也都是损唐琪的。
  
  “琪哥哥,你们怎么停下来了?是车坏了吗?怎么回事,咱们怎么好碰上怎么乱七八糟的麻烦,是不是跟某些人气场不对,犯冲啊。”说着,还不经意的往可云那里看了看,显然,这是意有所指。
  
  “哟,咱们这一行,可没有请某些人,某些人是不请自来的,还敢在这儿说什么气场不气场。要说犯冲,应该是这样的人跟咱们犯冲吧。”赵阳老看不惯杨淑芳巴结唐琪的模样,要是唐琪娶了这个女人,他觉得,以后这兄弟家他绝对不会踏入一步。
  
  “是呢,咱们本来在杭州宾馆住的好好地,可以美美的吃,幸福的睡,看风雨中的杭州西湖,逛一逛断桥雷峰塔,也不知是谁的功劳,把咱们带去一个鸟不拉屎的犄角格拉,还差点儿连人都死在里头。现在嘴里居然还唠叨旁人的气场不好,什么人嘛,咱们这场遭遇,可都是因为他呢!”唐娟可不是为了帮杨淑芳,杨淑芳也知道这个理,不过,杨淑芳居然还对着赵阳挑衅的一笑,怎么着,自然有人帮我不是?
  
  “小娟子,我这不是想带你到处走走吗,这杭州就那么大点儿地,你又不是没来过,有什么好看的?”赵阳才不去管杨淑芳的挑衅,他看向唐娟,难得讨好的说道。他可不想事情再僵下去。
  
  “不准你这么喊我。谁是小了?哼!我乐意不成吗?你还管得着?”她是来过,一次夏天,一次秋天,可冬天没有来过呀,再说,这一次还有可云陪着,人不同心情自然不同,逛着看着也高兴嘛。这人管得可真宽。
  
  “好好好,不这么喊,不这么喊,娟儿成吧。”赵阳嬉皮笑脸的说着。
  
  “哼!”得,大小姐真难侍候啊。
  
  “你们两个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