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28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忱锪⑵鹕仙恚Ц吣源敝钡乜聪蚝挝懊竦难劬Α
  
  如果何伟民现在还不知道这丫头出了什么事儿,那他这辈子就白混了。
  
  看来,这丫头是失恋了吧。这是的,这么小的一个丫头,怎么就跟旁人一样,谈起恋爱来了呢?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干他什么事?
  
  不过,他还是都把这丫头送回去,不然他的心原谅不了自己。毕竟,书珏麻烦人家太多太多了。他不能对人家女儿见死不救吧,不对,呃,好了,他快被弄疯了,什么死不死的。哎哟,罢了罢了,不说了。
  
  “怎么会,书珏可是最爱他的可云姐姐了,他老说可云姐姐温柔漂亮,会给他讲故事,会为他做玩具,会陪他玩耍,会和他一起玩闹……”何伟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一个丫头说这些事,得了,搬出书珏的话吧。
  
  “书珏?”可云皱了皱那两弯秀气的眉头,“嗯,对,还有书珏喜欢我,妈妈喜欢我,爸爸喜欢我,好好也喜欢我,我不是一个人,不是。”可云回过神来,嘴里叨念着,人却瘫软在何伟民怀里,晕了过去。




☆、第 31 章

  “伟民,你怎么跟可云一起回来?可云这是怎么了?这么……;快;快抱可云回屋子;这边。”玉真开门就看见伟民;却有立刻发现他怀里的可云;顿时觉得事情不太妙。赶紧让何伟民把可云抱回她的卧室。
  
  等何伟民把人放下后;她试了试可云脑门上的温度;不烫。没有发烧呀;这丫头这是怎么了?她可从来没这样过;尤其现在还天天跟着她晨练;学了李正德的军体拳和军中的一些锻炼身体灵敏度、应变力和攻击力的运动,连病都很少生了。
  
  去他们的主卧取来体温计,插入可云的嘴里,才招呼何伟民娶客厅坐。
  
  “书珏玩了一天,累了,吃晚饭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我放客房让他休息了。想着你今晚要参加聚会,都以为你不会来接他了呢!没想到人还是来了。你倒挺心疼书珏的。你在哪里遇到可云的,她怎么会晕倒?”事情太诡异了,又不像是生病。玉真打算等何伟民走了后去把附近的中医请到家里来给可云瞧瞧。反正离得也进,这个年代,对于中医她更信服些,西医还不太发达呀!当然,有些东西西医确实更不错些,比如,见效快。
  
  “就在我和同事聚会的餐厅,我也纳闷,可云怎么会去那里,当时她整个人愣愣的,呆呆的,神智都有些不清。我觉得不太对劲,就准备把她送回来,可是,她却忽然就晕倒了。今天还挺险的,好在是遇到我,要不然,你们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可云。这丫头也真是的,回来晚了也不跟家里说一声,出了事情也要通知一下家里呀!一个人呆呆地在外面,做什么?”何伟民本来觉得这丫头还挺不错的,现在想来,到底年轻任性啊。
  
  “今天的事情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还真不知道可云会出什么事。”这事还真不好处理,可云上学放学都是一个人,她那么大了,自己又不可能随时跟着,难不成,得给她请个保镖?这个年代,这,唉,算什么呀!玉真觉得这事儿太纠结。
  
  “伟民,你看你是去带书珏回去,还是等他醒来再走,要不然,今晚就歇在这里,明天回家换衣服上班也成,跟书珏歇一处,客房里也有睡衣。晚上正德会回来,你还可以跟他切磋一下。”玉真也是后来才知道,眼前这斯斯文文的家伙,居然身手还不错,学过军体拳,正德说,经过正式的军事训练的。甚至还练过中国gong夫,具体哪一家他分不清。
  
  “成,那就麻烦李婶了。”何伟民好久没动动了,跟李叔切磋一下倒是不错。活动一下筋骨吧。
  
  “嗯,那你先坐着,我去打个电话,让大夫来给可云瞧瞧。”还好八月的时候玉真就给皓皓断了奶,奶娘也没让她继续呆了,现在皓皓跟着她一起住。偶尔还扰扰她跟正德的房事,弄的正德有时候憋屈的要死。男人,有时候是憋不得的啊!玉真想着就想笑。
  
  回到可云的卧室,看了看温度计,人体正常的温度,可云并没有感冒发烧。
  
  可她现在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十分钟后,王大夫带着他的药箱来了玉真家,把了把脉,又看了眼睛和舌苔,确定没病。
  
  “李夫人,李小姐是受惊过度,一定激动脑充血了,就晕了过去,不碍的,睡一觉明天醒来就好了。”李大夫身着一身老式长袍,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子,说道。
  
  “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呀?”受了大刺激?玉真还是觉得奇怪,可云一个年级轻轻的学生,能受哪门子刺激呀?难不成是尓豪?不怪她这么想,尓豪是可云心底唯一的死结。
  
  玉真真相了。
  
  不过听到可云没事了,也就放下心来,事情还是等可云醒来再说吧,好在明天是周日,她们休息,不用去上学。这个年代一周上学六天,周日休息,比现代的双休,学生要累些,不过,压力不是那么大。
  
  “多谢大夫,多少诊金?”
  
  “嗯,这是五块,您老收好。我送您出去吧。”大夫上门服务的诊金要贵上许多,不过玉真不计较这个。
  
  “李夫人不必麻烦,老朽这把老骨头还是找得到路的。”老大夫算得上李家常客,李夫人时不时就会让他来给那个叫皓皓的小家伙把脉。
  
  “王大夫客气了,那我就不送了,王大夫您老慢走!”玉真觉得这老头子挺有意思的。
  
  “李婶,可云没什么吧?”伟民还是有些担心那丫头。只是,丫头的卧房,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多呆。
  
  “没事,只说是受了刺激。休息一晚上就好了。也不知道这丫头受了什么刺激,居然人都顶不住,晕了过去,看来我这当妈的怪不负责的。都不知道小女儿家的心事。”就是知道也不能告诉你这家伙,可云还要做人啊!
  
  “这儿女心事最难差,这不,书珏都有心事呢!有些,而我也没发觉。”想打最开始来李叔家,听到小家伙说的那些事,伟民心底一抽,有些痛。说来,他也不是合格的爸爸。把儿子仍一边好几年,回来了也没好好看看,带来上海,却仍给佣人就不管。要不是现在又李婶带着书珏,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说来,他欠李家越来越多了。
  
  “你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细心?你有没学过幼儿心理学。更没时间常常围着书珏转,这样很正常,不必放在心上。”玉真看着眼前的小子,觉得好笑,这人本来是个聪明人,可有时候又傻得可爱。嗯,情商并不太高吧。
  
  一阵开门的声音,李正德回来了,进门从门口的鞋柜取出鞋子来,踏进客厅就见玉真陪着伟民在坐。
  
  “咦,伟民在呀,是不是书珏睡着了?不好弄醒?这小家伙,精力可真旺盛,你李婶还说,什么时候带他去我的农庄玩,农庄有许多动物,这小家伙特别喜欢动物,那天在白菜上弄了条青虫都高兴得不得了。回头从我农庄弄条小狗回去让他养着,他一准儿高兴。”李正德也挺喜欢那活泼小家伙的,以后他家皓皓,一定会比小家伙还可爱。得,娃儿都是自家的好,这人,又……
  
  “你呀,没事儿就卖弄你那农庄,说这些有的没的,人家伟民哪里爱听你说这些?”人家是海龟好不好,还是这个年代,牌子过硬的海龟,你一个老农民比得了吗?玉真到不是嫌弃李正德,亿万富豪刘永好可就是农民企业家,农民还真没什么。不也养得活妻儿。
  
  “怎么就说不得了,说不得人家伟民就喜欢听这些,时常都跟学校的书本子和学生打交道,听听这些不也新鲜不是?怎么什么到你嘴里就没个好呢?”李正德觉得他家女人越来越啰嗦了,都忘了自己更喜欢啰嗦。
  
  “李婶,没有的事儿,就像李叔说的,听听无妨的。李叔这话不错,则如不如撞日,明儿就带书珏去李叔的农庄转转吧。我陪书珏的时候还真不多。”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现在听李婶说喜欢动物,明天看看吧,如果可以,领个什么回家让佣人好好养着,书珏时不时可以逗一逗。
  
  说来,他都忘了自己小时候喜欢什么。想到小时候,伟民忽然不自在起来,那是他心底永恒的伤痛,村里的都欺负他,说他爹爹不要他,也不要他娘,甚至说他是扫帚星,克父,不然他爹爹肯定会带走他的,可是他爹爹并没有带。很多孩子都不喜欢跟他玩,还老在堵上读者打他……
  
  那些回忆并不美好,他时常想忘却。就是被打了,他也会擦去嘴角的血,弄平身上衣服的皱痕,让妈妈看不出自己打架或者说被打的痕迹,省得妈妈伤心。后来爹爹领回了他,认了他,把他丢军队学习,他学的恨拼命,那些格斗技巧尤其喜欢,就是因为小时候受了太多的打,希望以后不会再被欺负吧。
  
  “对了,李叔,咱们好久没有练两手了,怎么样,现在去练练?看看李叔你最近身手有没有退步。”伟民挑眉,他喜欢力气的放纵,汗水的发泄,这会让自己一时间忘了所有的思绪;放空脑袋,得到片刻的宁静。
  
  “得了老头子,你就去吧,难得有人陪你。要不然,只有我这把老骨头让你揍,你还打不尽兴。”有时候男人的世界,女人不需要懂太多,尊重他们的兴趣爱好即可。
  
  “什么老骨头老骨头的,你还挺年轻的好不好。”李正德知道这女人越来越在乎自己的年纪,越来越怕人说她老。而有时候她又偏偏喜欢自己说自己老,真是矛盾的女人。罢了罢了,他不说她老就成,这样她不太容易生气。女人生气,有时候莫名其妙,很难哄的,能避免就避免。
  
  “李叔说的是,李婶你才三十多岁,哪里就老了?您现在跟可云走一块儿,指不定都说您是可云的姐姐呢!”这个伟民知道,女人都讨厌被说老,于是出声附和着。
  
  “听见没,你都成可云的姐姐了,而我是可云她爸,你说我成你什么人了?”李正德挑眉。
  
  玉真瞪了李正德一眼,这家伙,越老越不正经了。
  
  玉真不知道,李正德是近来才如此的,他以前可不会这样。而且,李正德现在喜欢跟玉真相处,很轻松,很放松。莫名的,他脑子里时常都会想到玉真,不论是火热的夜晚,还是偶尔的夫妻谈话,都觉得很温馨恨……幸福吧。这是以前天天跟着司令大人送来曾体会过的。
  
  比起来,他……更喜欢现在了。
  
  晚上,玉真跟李正德说了可云的状况,说了自己的猜测,听得李正德一阵沉默。这晚,夫妻二人什么也没做。相拥着,平静的躺在床上,互相听着彼此的心跳。心里想的,却有些类似。玉真想着怎么也得教训一下尓豪,让陆家也好好折腾折腾。李正德同样想陆家,更多的,却想的是司令大人。
  
  只是,出来的日子多了,见过的人和事多了。他却不是想到自己应该对司令大人忠心,而是……,司令大人老了,管不住孩子,不会教孩子了。
  
  他不知道,司令大人神一般的身影和新年,逐渐随着时间的溜走而被退去。司令大人,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