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26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到王雪琴张牙舞爪的模样,本来跟萍萍有五分相似的感觉,现在年纪也大了,最多还能剩一分。萍萍,我想你了,你在奈何桥上等着我吗?陆振华极力回想萍萍娇嫩的模样,可怎么都想不全。老了,真的老了,不中用了。陆振华不得不感叹一番。不再理妻儿的纠纷,回书房继续看书去。
  
  “妈,我回来了。”一个娇甜的声音响起,人也在片刻后出现在众人眼前。
  
  “哟,如萍回来了,乖女儿,累了吧,阿兰,快去给小姐沏茶去。你这丫头,让老张接送你你就是不答应,老要去坐什么公交车,看看,回来都这么晚了。尓豪你也真是的,都不等等你妹妹,就知道逃课,你,怎么半分都不让我省心,就不能跟你妹妹好好学学?”对于如萍这孩子王雪琴还是满意的,长得非常不错,比她当年都还要好看几分,学习也好。就是性子,弱了些,都不像是她王雪琴的女儿。可比尓豪听话多了,以后再给她找门好人家,这辈子就不用愁了,说不定还可以给家里带来好处呢!她的女儿,一定能拿下任何男人!王雪琴看着如萍,一脸骄傲。
  
  “妈,坐公交的人很多,没什么的,我有几个好朋友,也都坐啊,她们也没让家里人送。”如萍温柔的说着,笑得很得体。
  
  “成成,你要坐就坐吧。”如萍的几个同学她都是知道的,家境都非常好,没想到她们父母把子女都教得这么好,半点子娇气都没有。王雪琴就是听如萍说她的那些同学都坐公交才让如萍也坐的,可以多跟她们接触接触,套套交情。以后嫁给她们的哥哥倒是门不错的婚事呢!当初把儿女送去那么好的学校,可真没送错。她还特地选了男女同校的,就是想女儿能攀一门不错的婚事。
  
  “妈,我回来了。”声音没精打采的。喊了这么一声,王雪琴嗯了一下,就没再答理,跟对尓豪如萍可差得远。小女儿人还太小,脾气还不好,这性子哪会有男人喜欢?以后能嫁得好吗?王雪琴可是非常清楚男人的性子的,所以,真的没把梦萍这女儿看上眼。
  
  梦萍知道妈妈不待见她,有尓豪如萍的地方,她就是根草,早已习惯了忽略,心里虽然疼,可也没奈何。背着书包回自己屋子去了。那里才是她最喜欢呆的地方。




☆、第 29 章

  “妈,哇哇哇;我饿了!好饿。”尔杰才三四岁的样子;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睡醒;觉得肚子空空的;推开仅仅是搭上的门;扒着楼上的走廊扶手对楼下的王雪琴叫唤。
  
  王雪琴瞬间柔下了脸;小跑上楼;抱起尔杰来哄;还高声吩咐吴妈端碗奶子出来;这待遇;比起如萍来都好上不止一点半点儿。
  
  “尔杰乖,不哭不哭,一会儿有你最爱喝的奶/子,喝了肚子就不会那么饿了。等会儿吃晚饭,咱们有烧鸡腿,可好吃的。”对于儿子的喜好,她可是非常清楚,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儿子特喜欢吃肉,尤其是鸡腿,那时爱得不行。看着这儿子,想到光雄,想到昨天白日里的狂野激情,王雪琴脸上柔柔地,身下某处不自觉的分泌出东西来,甚至在儿子跟前都带了几分chun心荡漾,脸上有几分红润。光雄真是会搞,每次都能把她搞的死去活来,真实的。
  
  想到光雄,她又想起光雄找她要钱的事儿来了。唉,这光雄,怎么这么缺钱呢?照说他那么大一个帮派,手下跟了那么多人,应该能弄不少钱财才是呀,怎么老是找她要呢?回头看看能拿多少出来,下次一起给他带过去。
  
  “哟,依萍来了呀,怎么又来了?真是的。哼!妈,依萍来了。”梦萍一出卧室准备去厨房看看今儿晚上有什么好东西吃,就看见依萍正踏入他们家,没好气的说着。这依萍也真是的,不都跟八姨太走了吗?怎么好意思隔不久就来要钱呢?真不要脸。
  
  “哟,还真是,咱们依萍大小姐来了呀!又没钱了是吧。你们怎么那么能花钱,家里现在没个进项,钱是用一点儿少一点儿,你爸养这一大家子也不容易,你怎么老来给你爸添麻烦呢?你妈妈不是能耐吗?不是走了吗?怎么好意思老让你回来要钱?真是没用的东西,养个女儿都养不活。要是我啊,早就吐口唾沫淹死自己得了。阿兰,去抽屉你取五块钱来,给依萍大小姐吧。整整五块,咱们家可以要存好久才存出来的,这一下子可全都给你了,做人要知足。”哼,真是小叫花子,给你五块都嫌多了。还不如给如萍添个发夹呢!不过,也就是当小叫花子打发,很,你傅文佩不是能耐吗?现在怎么着,还不是看我脸色过活?王雪琴想到傅文佩的脸色就觉得痛快。
  
  看到依萍,心里却想着,要是傅文佩亲自来,她一定更是要好好地羞辱一番。
  
  “雪姨,我是来找我爸的。”不干你什么事儿。五块钱,你当打发要饭的?这年头,五块钱能干的啥?交房租都还差点儿。她们家还欠了杂货铺一些银钱呢,快过年了,也该置办年货了,这几块钱,啥都干不成。依萍想着,脸色越发的冷。五块钱还存了很久,她一眼就瞧见如萍手上的镯子,她跟方瑜一起去逛街的时候,看到过,要三四十块呢!她们哪里缺钱用了?自己身上,一个镯子耳环可都是没有的。
  
  “你爸可没空见你这逆女,就五块钱,你爱要不要。你当我还真想给你不成?我呸,什么东西!傅文佩就养不成个好女儿来,瞧瞧我的如萍,温温柔柔的,哪里是你比得上的?也不照照自己什么样子。”跟跟穷鬼似的,踩了她的地毯都觉得脏。
  
  “阿兰,待会儿依萍大小姐离开后,你可记得,把她站过地方的地毯都拿去洗一遍,省得沾上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知道吗?”王雪琴的话,一句比一句刻薄。
  
  “雪姨你……”依萍又要到发怒的边沿。当初要不是雪姨,她们母女会被爸爸赶走?这女人,欺负她妈老实,她可不会任凭这女人欺负。依萍高声叫着:“爸爸,爸爸!”
  
  “喊什么,又喊什么?声音那么大,哪有半点淑女气质?依萍,你妈就是这般教你的?”陆振华被这声音弄得头疼,怎么一个二个都不让他好好看看书呢!
  
  陆振华老说自己在书房看书,可是,他一天到晚还真没看进去什么,书是摆在他书桌上,可是,很少会一页一页往后翻,思绪常常都跑了八百里远了。他看的进去的,更多的却是报纸,也仅有报纸能让他坚持看完,尤其是政治板块,国内时事。只是,看了也就看了,曾经的霸气早已消磨在平淡的生活之中。从来到上海,他就不是曾经雄霸东北,横行无忌的黑豹子了。
  
  他爱呆书房,更多的,还是因为萍萍,萍萍非常喜欢看书,弹的琴,作的画也都不错,萍萍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书房,而最喜欢弹的,却是钢琴,王爷当初很疼爱萍萍,曾经皇上赏赐下来的钢琴,王爷都给了宝贝女儿,还给她请来洋老师教她弹琴。他后来喜欢心萍那孩子,有几层是因为她长得很像萍萍,更多的,是她的琴谈的很好,弹琴的神态跟萍萍很像,还有,性子也是。那么温柔,那么善良,那份柔情似水,是他所有女人都不具备的。文佩很温柔,可是,她的柔中带有几分懦弱;学琴倒是带有刚性,可是,这刚又太过了,也少了萍萍的知性。他的萍萍是最好的,独一无二,没有谁能学得像。
  
  “就是,老爷子,你说文佩是怎么教孩子的?这丫头进来了,也不给我请个安,我怎么说都是她的长辈不是?偏这丫头半点都不把我这长辈放在眼里。哎哟,就是老爷子您她也没请安呢!您瞧瞧,这都是什么女儿,哪有我们如萍半分乖巧?”王雪琴最擅长的,就是落井下石。不损损文佩依萍还是她吗?
  
  “好了学琴,你少说两句。依萍,你来有什么事?说吧。”陆振华自己都没注意,他是把依萍当客人呢,客套得不行,潜意识里,还把依萍当麻烦,看到依萍就想着她肯定是来要钱要东西的。这事情发生太多次,他都有惯性了。
  
  只是,这惯性极其伤一个人的心,尤其这依萍还是非常有自尊心,好强的丫头。
  
  “爸爸,我来看看你,不行吗?”依萍却是是伤心了,她上次来,还是一个多月前吧,爸爸居然一点儿都不想她,她如果不来,爸爸是不是就会忘了她,甚至还高兴她不会来身手要钱?依萍的心,泛疼。
  
  “哎哟,你依萍大小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哪有这么好心来看老爷子。这话说出来我可不信。不然现在看也看了,你可以走了呀。”王雪琴嘴不饶人。
  
  “我在跟我爸说话。”你插什么嘴?这话里摆明了是这个意思。
  
  “老爷子,您看看,这大小姐脾气可真不小,我怎么说都是她的长辈,她居然连我说话都不让,您说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呀!我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力,一个客人,居然管起咱们家的人来了。这都是什么的道理啊!”王雪琴看陆振华脸色不好,加把火上去,让它燃烧得更旺。
  
  “好了,学琴,你少说两句。依萍,说吧,你来干什么。”陆振华被弄得心浮气躁,口气也越发的不好。
  
  依萍眼里含泪,可倔强的不让它流出来,转了个圈又含回去,不让王雪琴他们看低她分毫,她决不能在王雪琴尓豪如萍跟前掉链子。
  
  “爸爸,要过年了,我想来拿些钱办年货。还有,家里欠了杂货店一些钱,这个月的房租也还没有交。”依萍说着就被王雪琴打岔。
  
  “老爷子,我刚刚还跟这丫头说给她五块钱呢,她偏偏不要,要跟您讨,估计是嫌钱少。可现在咱们家只出不进,没个进项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够花啊,她们母女当初可是自己要离开的,怎么还老往咱们家来要钱,真是……”王雪琴不依不饶的损这傅文佩和依萍。
  
  五块?陆振华迷糊,五块钱挺多的呀。
  
  “雪姨,九一八后,不止咱们来上海了,这一两年还陆续来了好多人,上海的物价涨了好几倍,五块钱能干跟啥?我们家房租都要八块,还是最便宜的那种,你说说,五块钱能干个啥?”依萍现在跟陆振华冲突不多,性子还没那么暴躁,自己独立后,更学会了用脑子想事情,所以,赶紧把其中关键说了出来。
  
  “……”陆振华皱皱眉,物价那么高了?他似乎来上海后都不出门了。“学琴,去取两百块给依萍。”他不缺钱,也不想听到旁人说自己连女儿都养不了。
  
  “老爷子,您怎么可以这样,家里哪里有那么多钱?您可不知道,咱们一家人吃喝用度一天都要费好些钱,哪里拿得出闲钱来给她们用?他们有手有脚又是自己出去的,怎么好意思……”王雪琴惊呼,怎么五块边两百,这不是扣她的血吗?五块钱是可以损人奚落人,可两百块,那是讨自己口袋里的呀,她哪里舍得?
  
  “快去!”他可不想有人说自己生得起养不起,他陆振华再怎么着,也不会掉这个价。
  
  “哼!老爷子,我这就去。”王雪琴回屋拿了一大把零钱出来,一块两块五块十块的。“依萍丫头,你爸爸可不是开银行的,瞧瞧,我可是把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