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24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书珏去了哪里?”何伟民不想承认自己又一次忽略了孩子,可这是事实。
  
  “啊,书珏,对了,她应该跟妈妈一起吧。他们没有出门,我都没听见关门,应该去了天台上。”可云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总算让何伟民听到了重点。儿子跟人家妈妈上了天台。
  
  “那可不可以带我去天台?”他现在真不想跟这个站立不安的小丫头呆一块儿。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老虎要吃人一般。
  
  “哦,好的,何先生这边请。”可云一听他要去找妈妈,放下心来,也沉静稳重了不少,貌似有玉真在,她就安心了。于是,引着何伟民往天台而且。
  
  “咯咯……,阿姨,推高一点儿。再高一点儿。”还没到天楼就听到一阵小孩子嬉笑的声音,仿佛很开心的样子。何伟民心里忽然一宽,其中某个地方隐隐有了松动,好像忽然又注入了一些东西,多了几分踏实。
  
  “好,不过,小书珏,你可要抓稳了哟。不然你的小屁屁会被摔疼的。”玉真看着孩子的天真无邪的笑靥,心里也有几分高兴,世界上最纯真,最具有赤子之心的,果然还是孩子。是因为他们没有被这个社会的一切污染掉吧,嗯,只是暂时的。
  
  “知道了知道了,阿姨,你好啰嗦哟。比奶奶还要啰嗦。”书珏又咯咯地笑着。
  
  “嗯,那你抓稳了,阿姨就不啰嗦了。”玉真无奈,她也不想啰嗦好不好,可这孩子,你不啰嗦一下,人家就不把这当回事放心上。
  
  “书珏想奶奶吗?”玉真没有太多跟小朋友聊天的经验,只是顺势问着。
  
  “嗯,想奶奶。可是……”书珏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奶奶整天都不高兴,泱泱的,有时候还暗自抹泪,书珏都看到了。不过书珏没有跟旁人说。因为书珏哭的时候,也不喜欢让旁人知道。他们都说书珏是爸爸妈妈不要的孩子,书珏跟他们打架,书珏都没有哭。”小孩子虽然这般说,可是,眼里却含着泪。玉真心底隐隐泛疼,这孩子,还那么小,怎么遭受了这么多?
  
  玉真忽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孩子,可云说过,孩子跟她说他没有妈妈,跟爸爸一起。她现在提人家奶奶,可不就是提人家的伤心事了吗?
  
  不过,这孩子怎么会有人说是爸爸妈妈不要的孩子?好像他一个人士多余的一般?玉真是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
  
  然而,正准备踏入天台的何伟民忽然顿住了脚。心,仿佛被人狠狠地抽了一鞭,被凌迟了一顿。
  
  他把那一次意外,全都归结到那女人身上,对于那个女人,他很难不怪。其实后来那个女人出轨,跟了旁的男人,他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隐约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知道,终于有理由摆脱那女人了。
  
  但现在想来,是他的疏忽,他的自私了。
  
  任何孩子,都不能没有母亲,他的儿子,却因为他的失误,而得不到母亲的任何疼爱。妈妈跟他说过,那女人对儿子可是一眼都不看的。也许在她眼里,儿子,只是个筹码,是个能够让她嫁给自己的筹码。孩子的教养,孩子的身心健康,从来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这么说她,可自己不也是?
  
  他不喜欢那女人,同样,对这由那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关心。出国几年,他连写信都没有过问过孩子一句话。心里更是恨不得这个孩子从来都不曾存在过。相比较而言,他与那个女人对于孩子的处理又何其相似?都那么狠心,那么薄情。忽然发现,自己真不配他叫一声爸爸,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当过一天合格的爸爸。
  
  以前,他还没出生就离开了,归国后,却也没怎么跟他相处。带到上海后,就把孩子丢给保姆佣人,自己很少关心她吃饱穿暖了没,更不会去想他高不高心开不开心。而对于他频繁的离家出走,心里更多的,却是责怪他的不懂事,责怪他给自己添麻烦。
  
  可是,这孩子才多大呀!四岁,刚满四月没几个月,这几年的生日他这当爸爸的还全都错过了,他这爸爸,也当得太不合格了。这么大点儿年纪,他又懂些什么?
  
  他们两个大人都把责任推给孩子,似乎真的过了,太过了。对于在这个儿子,他忽略得太多太多,可以说从未正式过。
  
  他,真不配当书珏的爹爹!不配做一个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年纪今天才更正过来,之前想更正的,可又怕这么做伪更,影响亲亲们看文,对此给亲亲们造成的不便,任意检讨,诚挚检讨中




☆、第 27 章

  “你们怎么都跑屋顶来了?居然把客人也往屋顶带,太怠慢客人了吧。你好;我是李正德。”李正德回家一看;客厅里居然连个人影子都没有;问了楼上的奶娘;才知道都跑屋顶来了;还来了客人。于是他也立马上来;作为一家之主;来了客人不见见确实说不过去;尤其这客人还是男客。
  
  “李先生好;鄙人姓何。”何伟民斯文有礼的说着;伸出手跟李正德握了握。握手这礼节早已被国人接受。
  
  “何先生好!呀,玉真,你从哪里抱来一个小家伙,哟,好可爱,咦,这孩子是何先生的吧,跟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真漂亮!”李正德因为跟皓皓相处得多的关系,也喜欢上小孩子呢!说来,他都是当祖父的人了,喜欢孩子挺正常的。
  
  “叔叔,你不能说我漂亮,我这叫英俊,英俊,懂不懂?女孩子才被人说成是漂亮好不好,你怎么可以说我是漂亮?”小家鼠不高兴了,“还有,我不是小家伙,我都四岁了,是大人了。”
  
  “噗,正德啊,这孩子可不认生。遭人疼着呢!小书珏,咱们去玻璃屋子看花看菜好不好!看看,那屋子里的东西,多漂亮呀!是不是?”玉真抱着小书珏说道,忽然又觉得不太对,“何先生,您是不是着急这回去?我都忘了你应该挺忙的才对。我擅自把孩子抱天台上来,是不是耽搁您的时间了?真不好意思。”
  
  “你呀,成日里呆在家里,又不赶时间,老是每个时间概念。何先生,真是对不住。”李正德忽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要是不急着走,就留在家里用顿便饭如何?小书珏,咱们吃了饭再回家好不好?”李正德最后对着小家伙说道。
  
  “我不要回去。”小书珏一听让他回家,赶紧表态,这话,让何伟民的身形又是一滞。
  
  “书珏乖,你不回家爸爸会担心的,哪有不回家的道理?”玉真大抵知道孩子是为了什么,可她也不敢明说,孩子的父亲听了孩子的话,身子都僵了呢!
  
  “可是……,回家了都没有人陪我玩,一个人呆家里好无聊唷!阿姨,要不你和可云姐姐去我家吧,咱们一起玩。”小书珏自认为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玉真无语。
  
  “这可不行,书珏啊,你阿姨是叔叔的妻子,得陪叔叔,不能随便离开。”李正德不乐意了,他这几天忙,今天才得空回来陪老婆,老婆却要叫旁人霸占,这是什么世道呀!
  
  “你说什么呢!”这家伙越来越不正经了,玉真满头黑线。
  
  “哪有,我说的就是正经的好不好!”他哪里有不正经了?李正德想了半天没觉得哪里不对,一点儿都没有不对嘛。
  
  “呵呵,妈,爸是舍不得你离开呢!”可云一旁打趣。
  
  小家伙忽然暴出一句话,炸愣了一群人。“阿姨,那我娶可云姐姐当妻子,这下可云姐姐可以跟我回家陪我玩了吧。”
  
  “哈哈哈哈……,小家伙,你知道什吗是妻子吗?你怎么可以娶可云做妻子,呀哟,不行了,我肚子笑得好痛。正德,你扶我一把,天啦,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不知道我们皓皓以后会不会也跟书珏一般可爱。”
  
  作为男人,李正德当然没有玉真笑得夸张,不过有些忍俊不禁罢了。而何伟民,肩膀有些抽搐,显然强忍着笑意,可笑了过后,更多的是心疼。
  
  可云却觉得有意思,这孩子……
  
  她可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小孩子说要娶自己。可云蹲下/身子,抱着书珏对着自己,忍住笑意说道:“书珏啊,你可不能娶可云姐姐的哟,可云姐姐比你打了十二岁,整整十二岁,等你长大了,可云姐姐就老了,哪里还能做你的妻子?你现在年纪还小,还不能娶妻子的。”
  
  小书珏看起来也十分认真,“可是姐姐,十二岁不大嘛,为什么就不能做书珏的妻子?可云姐姐那么漂亮,是不会老的。”
  
  “……”可云说不出话来了。
  
  “嗯,好吧,咱们不回家,走,看阿姨种的花和菜去。看看咱们小书珏认不认识,聪不聪明。”玉真不想纠结这个问题,跟孩子讲这个,根本闹不清嘛。
  
  “书珏当然是最最聪明的。”小家伙一脸骄傲,不过进屋就傻眼了。他不明白,他是一个大城市长大的孩子,哪里知道这些菜是什么?看见的,都是上了餐桌的东西。他奶奶虽然是地道的农民出生,可是,家里头也没有种菜,更不会附庸风雅,去种花。
  
  小书珏不知道的是,他奶奶确实种过菜的。刚刚跟着孩子来到丈夫这边的时候,她就打算在后面的空地里劈出一块来,种些菜吃。她侍弄庄稼惯了,不种些什么,浑身都不自在。可是,这想法一跟丈夫说就被否决了,丈夫坚决不同意她的做法,还好几天都没正眼瞧过她,其实,更为确切的说,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不曾正眼瞧过自己的吧……
  
  自那以后,她在家里再也没有提任何要求,那个家,她的存在就跟空气一样,旁人看不到,也不会在意。就连她的大儿子,也不太会去在意她,很少会关心她。心里隐约觉得,丈夫应该在外面有女人,因为,这男人从来不碰自己,他是把自己当一尊佛像给供起来啊。佛,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这样的存在。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期盼过婚姻的,小姑娘穿上大红的以上,坐上四人抬的花轿,她梦想过自己的丈夫。她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不是不识字。字,她大多都是认得,道理也懂得不少。
  
  掀开盖头的那一刻,抬眼,她爱上了自己的丈夫,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因为羞涩的关系,她没有留意到丈夫的笑意不达眼底,对她,没有丝毫的在意。估计,娶她和娶旁的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男人的抱负里,女人,从来都不值最重要的吧。
  
  丈夫没多久就离开了,她成了地地道道的村妇,家里家外,地里的农活,通通都由她接手,婆婆还时不时挑她的毛病,怪她留不住男人。婆婆对于儿子的离开,是非常不愿意的。可是,她又能怎样?那时他的丈夫她的天呀,她能顶撞吗?
  
  接着,有了身孕,生了孩子,她想把全部的爱都给孩子,可孩子被婆婆接去跟前,养在身边,还防着她靠近……
  
  她是当娘的呀,怎么就不能靠近自己的儿子?这到底是为什么?
  
  婆婆不会回答她这些问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