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22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了,你去做功课吧,孩子交给我。”玉真不得不接手。
  
  “嗯,那就拜托妈妈了。妈妈你真好!”可云亲了一下玉真,跳回书房。
  
  “阿姨,这糕点好好吃哦,比我家做的还好吃。”小家伙不吝啬的夸奖着。
  
  “嗯,慢慢吃,没人跟你抢的。能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吗?”
  
  “阿姨,我叫何书珏,今年四岁了。”小家伙很有礼貌。
  
  “……”四岁的小孩子,翘家?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些?难道他爸爸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离不得大人吗?可云说他没有妈妈,那应该是单亲家庭吧。找不到他,他爸该多着急啊。
  
  “咱们书珏真聪明。书珏啊,阿姨考考你,书珏来了阿姨家,知道阿姨家世多少路,多少号吗?”
  
  “这个当然知道了,姐姐跟书珏说了,阿姨家是**路**号。”
  
  “嗯,书珏好棒,那书珏记得书珏家是多少路,多少号吗?”
  
  “阿姨你好笨哦,这个书珏当然知道,书珏家是**路**号。”
  
  “那,咱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阿姨告诉你阿姨家的电话号码,你记一遍,看看能不能记住。然后呢,你也告诉阿姨,你家的电话号码,阿姨来记一遍,看看阿姨能不能记住,咱们比一比,是阿姨聪明,还是咱们书珏聪明。”玉真啊,你这是在诱拐小孩子,你也忒不厚道了些。
  
  “好啊好啊,阿姨我先说,我们家是********,阿姨,你说一遍,看看你记得住不。”小家鼠眼睛忽闪忽闪的。
  
  “嗯,********,阿姨说得对不对?”玉真笑着报出了数字,心里暗暗记下。
  
  “不是吧,阿姨你怎么这么聪明,当初我记这个的时候,都记了好几遍的。那阿姨,你家的是多少,书珏也试试。”小家伙不服输,很有勇气的挑战道。
  
  “好,阿姨家的是********”
  
  “****,呃,后面是什么来着?我怎么又没记住。阿姨,书珏好笨是不是?”小家伙顿时精神全无,挎着个小脸,连糕点也不吃了。
  
  “怎么会,阿姨是大人,大人记一遍就记住了,书珏是小孩子,小孩子记一遍记不住的,阿姨像书珏那么大的时候,只能记住两个数字,咱们书珏居然能一下子记住四个,所以啊,还是咱们书珏最聪明。”玉真骗死人不偿命,她还会记得她自己四岁的时候都干了些啥?
  
  “阿姨,真的吗?”小家伙希冀的看向玉真。
  
  “当然是真的,阿姨什么时候骗过人?”刚刚就在骗,现在也是正在进行时好不好。
  
  “啊,小弟弟醒了,阿姨去看看小弟弟,书珏先吃东西,阿姨回头就来。”皓皓本来跟她睡的,可后来可云去上学了后,就请了奶妈,由她带着。现在听到皓皓的哭声,想来他是醒了,先去看看孩子再说。还有,楼上的书房有电话,玉真觉得,先通知孩子的家长比较好。
  
  “小弟弟?阿姨家有小弟弟?书珏也要去看小弟弟。”不知道小弟弟有多大,能不能陪他玩,这是小家伙心里头第一个想法。
  
  “……”这家伙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些,好吧,都会跟着外人去人家家里,也够自来熟的。
  
  玉真莫奈何的带着小家伙一起上楼上的客厅看孩子。奶妈来了一只都把她安置在客厅。玉真其实不喜欢家里有外人的,只是现在孩子还太小,没法子。等孩子再大些,她会打发了这奶妈的。或者,让这奶妈做钟点工也行,屋子挺大的,自己一个人收拾很费神。
  
  “你个该死的,不在家里好好地呆着,居然学会了离家出走?我打死你这孩子。”一个高大英俊年轻的爸爸一进门看到书珏在沙发上坐着就抓着孩子打。都忘了这不是他自己家了。
  
  何伟民最近忙学生的大考,忙都快忙死了,这个时候,家里的管家居然跟他说,孩子不见了。何伟民顿时火冒三丈,请了那么多佣人,都是白痴是不是,那么多人,看一个孩子都能看丢了。废物,全是废物。何伟民的书卷气顿时全无,心里头只想着孩子是不是出事了。回头就打了个电话给警察局,让他们全部出动帮忙找孩子。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舍得让他出事?
  
  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居然都没有一个电话回说找到了。何伟民心急如焚,正在这时,居然来了个电话,还是一个女人打来的,说书珏在她家。
  
  “喂,你干什么?怎么能打孩子?”玉真还没反应过来呢,居然让昨晚作业下楼,准备陪陪书珏的可云看到。于是高叫起来。立马上前抢过孩子。可是……
  
  “咦,怎么是你?”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旁玉真意味深长地看着发呆的两人,接过抽泣的书珏,把他从他父亲的魔抓下解救出来,抱着上天台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手误啊手误,不是电脑,是电话,已经更正了,谢谢亲亲捉虫




☆、第 25 章

  事情过去了有些日子,原来;小书珏不是第一次翘家了。
  
  书珏的爸爸何伟民年纪不过二十二岁;却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家长。今年刚刚留学归来;到上海的一所教堂创办的大学任教。他结过婚;却也是奉子成婚。妻子是他父亲一同为官的官家女;自从上高中第一眼见到何伟民开始;就对何伟民死缠烂打。而双方的父亲都乐见其成;也因此搅得何伟民不甚其烦。
  
  为了避开这缠人的女人;何伟民断然决定出国留学;早早地就取得了哈佛大学的留学资格。可那女人毫不放弃;在高中毕业,何伟民家人给他举行宴会庆祝也算是给他送行的当头,下药与何伟民发生了关系,并且,设计让父母斗看到他们做过的事情。
  
  女方家长强烈要求何伟民娶了那女子,可何伟民说什么都不愿意。恰在这时,女子爆出了怀孕。因为孩子,何伟民不得不接手这个无爱的女人,同意了这门婚事。
  
  随后,何伟民旋即出国,一走就是五年。这五年,他日以继夜的学习,原本至少□年才能拿到的博士学位,他五年就本硕博连读,一举拿下,方才回国。
  
  只是,上天仿佛跟他开了个玩笑。女子把孩子生下来了,跟到美国去他不理睬,更是浑不见个人影,女子语言不通,生活也不习惯,没多久就自己回国了。可也没有管自己拼死拼活生下来的孩子,反而时常一个人往娘家跑。
  
  喜剧的是,何伟民回国没多久,就在街头碰到女子跟另一个算得上玉树临风的男子在街头热吻,身影渐渐消失在那间好话宾馆门口。
  
  何伟民当即通知双方父母,其实主要是父亲,来那间宾馆用餐,把女子堵在门口,仿佛不经意的弄落女子围在脖子上的丝巾,一个个吻痕暴露在双方父母眼前。这还需要证据吗?
  
  何伟民冷眼看着,却惹来女子的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姑奶奶我为了你吃尽了苦头,你居然看也不看理也不理。我呸,你以为姑奶奶没人要是不是?哼?喜欢姑奶奶的人多得是,陪姑奶奶上过床的也多不甚数。姑奶奶就是要给你带绿帽子,你带怎地?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生气,很刺眼,很想打我?你有本事你打呀,打呀!”
  
  女子半点豪门千金的涵养都没有,也不顾这是公众场合,家丑不可外扬,嘴里肆无忌惮的说着,发泄着多年来何伟民对她的苛待,发泄出自己所有的不满。组后甚至说:“你以为何书珏是你的种?去,姑奶奶当初稀罕你才说那兔崽子是你的,现在姑奶奶不稀罕你了,不要你了。”
  
  “啪!”女子父亲气得呼吸急促,脸上红白青紫相间杂陈。“你给我闭嘴,回头老子再收拾你。何老,小女只是耍小孩子脾气,您可千万别见怪,她只是跟伟民两口子吵架而已……”
  
  “郑老,令女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家的闺女,咱们何家要不起,回头我会让人送来离婚协议书的。”何伟民的父亲同样情绪起伏得厉害,他万万想不到自家儿媳妇会给儿子带绿帽子,女人就不该送去读书,瞧瞧这好好一个女人,脑子都读坏了。以前追着扒着要跟儿子,现在居然敢给儿子带绿帽子,她以为她是谁啊!何家的媳妇,就得规规矩矩的,呆在家里。这儿媳妇倒好,成天往外跑不说,还追着伟民去了美国,孩子也不看着带着,仿佛不是她生的一般,回国了,还见天儿往娘家跑。他本来想着儿子不喜欢儿媳妇,对于儿媳妇的言行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媳妇会把他的宽容当纵容,当着他们长辈的面,就敢狠狠地打伟民的面子。当初他就不该答应郑老的逼婚,不然现在也不会丢这么大一个人。
  
  “何老,这是哪里的话。我女儿嫁给了你何家,生是你何家人,死也是你何家鬼。你怎么能说休就休,说离婚就离婚?这一点恕难从命。”郑老对于这何老还是有几分忌讳的。这几年,他越来越受打压,越来越不好混。可这何老却日渐高升,官位一天比一天大。较之自己,早已高上许多,他跟何家的联姻,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幸运,这么值得庆祝。
  
  可想不到的是,女儿居然一手毁了这一切,毁了他万般呵护的两家关系。现在可不是一荣就荣一损就损连带关系了。而是,他依仗着何家,依仗着何老在苦苦支撑着。可女儿这么没头没脑的一个劲儿的胡闹,这段婚姻好事就此作罢。那么,他以后的砝码又少了很重的一块。这叫他如何甘心?
  
  “何老,您看,都是孩子,犯错也难免的,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她这一回吧。回头我狠狠地教/训教/训她,让她以后再也不犯。”郑老心里头没底,他不知道何老还愿不愿意与他郑家继续保持原有的关系。如果一次为注,让何老罢了这年头让女儿从新回归何家,对于他们家世再好不过。
  
  “伯父,这话从何说起?令女亲口承认自己出轨,难道还要我何伟民给她磕头赔罪不成?结婚前我可是说得好好地。她嫁给我可以,以后我怎么待她,她都得给我好好地受着。可她倒好,回头就上了旁人的床,这,就是你郑家的家教不成?”郑氏家族的闺女可不止这么一个,她可是拖累得郑家所有的女儿家的规矩都被人怀疑呢!
  
  “伟民,你还敢说,你是怎么对我女儿的?要不是你这么对她,她会想这样?你现在不好好地补偿我女儿就算了,还想一觉把她踢开,你还是不是人啊你?”女子的妈妈可知道女儿多年来的委屈,虽然不赞成女儿采取这么激烈的方式对抗何家,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侮辱。
  
  “小红,你倒是说个话呀,紧闭个嘴巴干什么?”女子的妈妈一心一意的以为何伟民的妈妈会给她说好话,毕竟,平时也有来往,相处得不算太差。
  
  “美丽,伟民会处理好的。”伟民妈妈几次张了张嘴,最后说出这么一句话。她从来都不是个有主意的,也没太多能耐,现在这么一听,有些惊惶失措,不知所以。她从来都是以夫为天以子为天的传统妇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