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 >

第10章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情深之可云她老娘+番外 作者:任意风烟(晋江vip7.6完结)-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司令大人的年。
玉真瞧着这对父女,有些莫可奈何,他们二人的情形一瞧就知道在想谁。玉真想着都想把爸陆振华和陆尓豪劈了算了,都是些什么人嘛,值得他们父女心心念念的?
其实玉真也是在乎这个年的,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年呀!
玉真在现代算得上是个孤儿。爸妈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出车祸双双去世了。她被奶奶接了回去,跟着奶奶过日子。好在爸妈有先见之明,早早地买了保险,那笔保险费足够她读书读到博士去。因为她没有父母,镇上的小伙伴们都有些歧视她,说她是没爹没娘的娃儿,一些算得上是太妹的,还拦在路上,专门打她。也就是那个时候,她下定了决定,要学一学功夫,至少可以打到没有人敢打她。
所以,中学上县城里读书的时候,她就报了县里头一个退伍军人开的一家健身馆,好吧,其实那个时候不叫健身馆,叫武馆,她学了跆拳道,回家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
奶奶是跟着大舅舅一起住的,所以,她算来也是住在舅舅家,大舅母特别讨厌她,时常指使她做这样做那样,回家后一刻都不得停。大舅母有个儿子,当心肝宝贝疼,那儿子比她还大两岁,会帮着外人欺负她,不然就是旁观不插手。
也是她学了跆拳道后,才不敢再对她做什么。
大舅母的儿子有些不学无术,用俗话说,就是一个混社会的。逃学打架斗殴是常事,初中没有考上,是买进去的,高中也是如此。不过他没有进县里的中学,进的,就是他们镇上的。
那个时候,她做梦都想离开那个家,唯一牵念的,也就只有奶奶了。她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所以成绩非常好,选了理科班,时常都是年级前一二名,把一班,不对,把整个年级的大好男儿都甩在后面。
她是江苏人,就近去了上海读复旦。之后,就在复旦读到硕士研究生毕业才进了外企。
毕业一年后就结婚了的,丈夫是硕士研究生的时候谈的,谈了整整四年。同样在上海工作。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结婚没过久丈夫就找她离了婚,理由,只是说是对自己没有爱了。她就不明白了,没有爱为什么又跟她结婚啊!后来,通过研究生的同学,她才知道,丈夫不是什么对自己没有爱了,是有了别的女人,他公司的顶头上司的女儿看上了他,自己,成了他往上爬的绊脚石了。结婚的时候那个上司的女儿还没有跟他挑明,他也没把握,家里头又催婚,他就将就着结了。
离婚的时候,她也才二十七岁。二十七啊,就成了离婚二手女人。
之后她不去想这些,女人,没了男人又不是不能活!她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除了工作,偶尔逛逛街,其他的日子都是呆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小说。就这么,爬到了公司的中层,往上还有望的。
三十岁生日,吃三十一岁的饭的时候,她自己做了顿美食,买了蛋糕,红酒,给自己过了个生日。一觉睡过头居然来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
这个时候,奶奶早就去世了的,她的那些个亲戚,不提也罢。说来最遗憾的,是她那套房子,本来是夫妻合买的,一起付按揭,前夫为了摆脱自己,好吧,其实是另有高枝,不稀罕这点子七八十平米的屋子,所以给了自己。当然,自己当时是付了一半的钱的,这些钱有父母的保险费,有自己大学和研究生打工挣的。她最可惜的,还是这套房子。
好在,这个年代,她也有了房子,虽然那时李正德花了陆振华的钱买的,可到底也是她的。而且,这个年代不像二十一世纪寸土寸金,他们在英租界的房子,足足有二百多平米呢!要得是顶楼的一个跃层,有楼顶花园的。也难怪要贵这么多,算得上是物有所值啊!当时谈装修的时候,她还提了不少意见,这个年代的装修,她不太喜欢,好在,说了,有人能办,虽然自己其实不懂这些。
“好了,可云,你少少的吃,妈马上要做晚饭了,今晚有你爱吃的涮羊肉。”玉真看着现在的丈夫和女儿,心里头其实是满足的,要是在现代,她,其实只有一个人过年。




☆、第 10 章

  “妈,你怎么又洗衣服,我不是让你别洗吗?这些我来就行,我来,您先歇一歇。”依萍接过傅文佩手里的衣服,就把傅文佩赶走。不是她想,而是,她妈真的不是干活的料。
  
  最初离开陆宅,妈妈就带着她住进了还算豪华的宾馆。衣服,都是送去让宾馆的人洗,而饭,都是去外边找上档次的地方吃。妈妈似乎什么都不会,洗衣不会做饭不会收拾屋子不会……,她就会……就会打扮自己吧。买了许多东西,可现在看来,那些衣服首饰鞋子都是在浪费钱财。几个月下来,钱用得差不多了,才忽然发现,自己不该这么用,这么用了以后就没得花了。
  
  等想到要租房子,这样更便宜的时候,手里头的钱已经没多少了。她们租的房子不算贫民区,只是平民区吧,房租一个月十多块,还不到以前住宾馆一天花的钱。可住进来后,才发现,妈妈什么都不会,做饭,她烧不燃火,洗衣服,她洗不干净,她洗的,根本穿不出去,晾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要甩几下,弄平再晾,以至于干了还是皱巴巴的。本来想请人的,可这到底不是长久的事。她下学期的学费还要好几十块呢,中学的时候会更贵。
  
  这个年她们过得很憋屈。手头上没钱啊,她买不起新衣服新首饰新鞋子,妈妈的钱不多,她不想让妈妈浪费了。以前的衣服还能将就着穿。
  
  好在妈妈以前为了讨好爸爸,学过厨艺,做的饭还不难吃,她生燃了火,妈妈就可以做出美味了。她不知道妈妈怎么长大的,洗衣服,她在东北的时候看到下人们干过,久了也就会了,可妈妈不会。
  
  唉,尓豪如萍梦萍尔杰应该很幸福吧,住在那样大那样美的房子里,九姨太一定会给她们买漂亮衣服首饰鞋子,给她们做最好吃的饭菜。爸爸一定和她们幸福的在吃饭喝酒,如萍梦萍还会弹琴唱歌,尓豪在一旁打拍子,九姨太在大声嚷嚷,爸爸就静静地看着。
  
  依萍这般想着,吞了吞口水,她们的吃食比起陆宅的时候,已经很差了。没有进项,她不知道妈妈想过没有,以后怎么办。爸爸为什么还不来接她们回去呢?爸爸不要她们了吗?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赶尓豪她们出来,就只赶她和妈妈,为什么?她不乖不漂亮不聪明不可爱吗?爸爸,这到底是为什么?
  
  大冬天的水,依萍洗着,手都快冻僵了。心里头,还是盼望着爸爸快来接她们回家,她想和爸爸一起过年,真的很想。可知道大年夜的来临,她心心念念的爸爸还是没有来,租来的房子里,只有她生火,妈妈做的红烧肉。
  
  依萍母女在这边苦哈哈的过年,陆宅却十分热闹。
  
  陆尓豪是上高中的人,身量越发的高挑,容貌也渐渐长开,十分俊朗。再加上家境不错,手头上随时都有几个钱,可以呼朋唤友请客吃饭,所以,男男女女的朋友都挺多的。而且,他最近还中意了一个,在死命的追着人家呢!前些天他才邀她出来吃饭玩耍,现在他想的,新年来临的时候送什么礼物才能让她眼前一亮,顿时爱上自己呢?尓豪想了许许多多的点子,可越发的纠结了。至于可云,他老早地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过,最遗憾的,现在这些女友都不让碰,唉!
  
  如萍和依萍一样,刚刚进中学,这个年代的小学,是五年制的,她们读书早,所以,早早就可以进初中。上海好大,同学们好多好聪明啊,老师也很和蔼,她很喜欢上海。妈妈又给她买漂亮衣服了,她开心得不行,一套一套的上身穿试,觉得都很美很美。回头约刘容容出来,让她看看自己的新衣服。嗯,容容最近在学手工工艺,她也要学,回头跟妈说说,妈应该会答应给自己交学费的。
  
  梦萍刚刚进小学,她是个暴躁的孩子,嘴很利。这个家里,爸爸看不见她,妈妈看不见她,哥哥只喜欢带如萍玩,弟弟还小,根本不能陪她。家里头,她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谁都不喜欢,谁都不爱。她越来越犟,越来越暴躁,爱乱发脾气高声说话,就像往爸爸妈妈看见自己。可是,她们看到的还是只有尓豪如萍,只有尔杰。她,真的是多余的吗?不说话,爸爸妈妈她们甚至不会发现自己坐在那里。梦萍觉得,如萍如同闪亮的明月一般,衬得她这一颗小星星发不出半分光芒。就是赶走了依萍,在这个家里她照样没有存在感。她学习好了,爸爸妈妈看不见,学习差了,反倒看到自己了,当然,是骂自己。她想,下学期是不是再考差一点,就算是骂,爸爸妈妈也看到自己了呀。
  
  尔杰只欢实了,只有有好吃的,他就高兴。当然,不高兴他可以哭闹,家里,谁都会哄这他的。过年什么的,没概念,他没有这个意识的。
  
  王雪琴觉得现在的日子顺当极了,美满极了。李副官那不是东西的家伙被赶出去了,傅文佩那贱人也被赶出去了,家里,就是她一个人的天下。钱,随她怎么用。她最近最喜欢结交富家太太高官太太,可是,上流社会的,看不上她,她能被接收的,还只是中层,上流社会的边都摸不到。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因为在这里,她,就是陆太太,她,是陆振华的夫人,唯一的太太。每每想到这一点她就乐开了花。
  
  只是……陆振华这个老家伙,□真不行了。现在一个月也弄不了她几次,每次还几下下就完事了。勾起了她全部的欲/望可就是不帮自己解决。看来这黑豹子真的老了,就连房事也不行了。
  
  不过,好在她不缺男人,魏光雄跟着她来了上海,想自己创建帮派,她已经给了光雄一笔钱,只是……,光雄又来要了,说是过年要给兄弟们发压岁钱。好在,她已经把傅文佩赶出家门,陆家的钱她可以随意支配,取出一些给光雄不是什么难事,最多,就说自己打牌输掉了。可这个借口都用不着,陆振华那老东西从来都不管这个的。一天到晚都在家里头带着,不是客厅就是书房,也不知道这老东西成天在想什么,真是老了不中用了什么都不想了?再有,王雪琴最近迷上了西洋玩意儿,圈子里的太太们,都喜欢咖啡,喜欢牛排,喜欢红酒……,她觉得,自己要是不学这些,不喜欢这些,自己就落伍了,会被那些太太们看不起的。所以,王雪琴花钱越发的大方,是的,大方,那些个西洋玩意儿,可都是烧钱的呢!不过,好在她靠着陆振华这男人,不缺钱。这是她一直没有抛弃陆振华,跟魏光雄走的最主要的原因。一个老东西,要不是有钱,她早就不想跟了呢!
  
  其实陆振华是在想的,他在回忆曾经。
  
  往事难忘,他想得最多的,还是萍萍。其他那些人的脸,每个都有几分萍萍的模样,可到底她们都不是萍萍。萍萍出生爱新觉罗家族,是王府格格,身份及其高贵,哪里是他的那些夫人们比得上的?萍萍……萍萍……,你会在奈何桥上等我吗?会吗?
  
  除了萍萍,陆振华想得最多的,还是自己曾经的辉煌,威震东北的黑豹子。就是小孩子,听到自己的名号就不敢哭了。
  
  那些年驰骋沙场,多么的恣意畅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