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明宦之风流无边 >

第988章

明宦之风流无边-第988章

小说: 明宦之风流无边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且敲响了战鼓,难道是来搦战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搦战,不对,搦战为什么熄灭火把,一定有阴谋!赶快召唤众将,准备迎敌!”扎拉明黄脸色大变立即领着安第斯和他的两名弟子奔出了帅帐登上箭楼向前瞭望,只见本来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的敌军营寨突然陷入了一片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而且除了鼓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似乎这支大军已经潜入了地下,令人感到阵阵诡异莫名。

安第斯道:“这必然是敌人的诡计,想要扰乱我们休息,二王子不必理会他们,我们师徒这就去刺杀了易土生给你安心!”扎拉明黄沉着脸说道:“先生只知道江湖厮杀却不懂得兵法,正所谓虚虚实实,你怎么就能断定这是疑兵之计,万一敌人真的前来攻打,我们猝不及防,敌人兵力又多,必然要吃大亏了。还是严阵以待的好!”

安第斯道:“那我们师徒……”安第斯本来想要说:那我们师徒的行动到底还进行不进行。岂知他刚刚说了上半句,突然空中传来几十声锐啸,强大的冲击波和热力已经扑面而来,空气中一阵波澜涌动,箭楼居然摇晃起来。所有的人全都被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甚至想到了地震。

“轰隆,轰隆!”连续二十几发炮弹一起命中了吐鲁番的营寨,刚刚在营寨前方集结好的部分军队顿时就被炸了个血肉横飞,大地颤抖,惨叫连连,营寨之中多处起火。安第斯顿时说不下去了。箭楼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轰然倒塌,向地下扑去。

扎拉明黄大叫了一声:“这是大炮的声音,敌人果然来阴的了。”说着和安第斯以及两位弟子一起跳起身来,总算是抢在箭楼崩塌之前落在了地面上,但是地面摇摇晃晃他们已经站不稳了,箭楼倒塌,几百根原木四处乱滚,压死了不少的士兵。扎拉明黄暗叫侥幸,如果跳的稍微的慢了一点,那么也就被砸死了。

这时候安第斯再也别想刺杀的事情了,看到炮弹如此的威力,一扎就是一个大坑,土石横飞,火光冲天,拉着扎拉明黄就向后面跑去:“快走,向后面逃!”扎拉明黄虽然不知道明军神武大炮的威力,但是土炮他却是见到过的,虽然说对比之下为了小了百倍,但总算还没有误会是闹地震了。于是跟着安第斯向后寨逃跑。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拿起自己的铁枪大声喊道:“不行,战士们受伤了,我是主帅,一个人跑了还是人吗?我也对不起我的父王,我要带着军队一起后撤!”

安第斯向四周一看,只见炮弹不停飞来,但是却只能射击前寨,后寨则完全没有波及,大约是大炮的射程有限了,心里顿时一宽,在地上捡起一只号角呜呜的吹响了,然后飞上帅帐的屋顶,拔下了帅旗,火光中拼命的挥舞,以内力大声喊道:“二王子有令,所有的士兵都向后撤,到后寨去,快!”

士兵们本来已经全部都成了没有苍蝇,此时听到这一声震聋发聩的叫声,一起转身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过去,此时黑烟弥漫,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只是因为安第斯以特殊的瑜伽功发出声音,才能让他们找到方位,跑近了也就看到了帅旗,一起跟着向后寨撤退而去,期间踩死的,自相残杀而死的也是不计其数。

等到所有人全都逃到了后寨,明军那边的炮声也已经停止了,而且重新变的亮如白昼,呐喊声、狂欢声此起彼伏一浪压着一浪的向这边传了过来,好像是明军正在大肆庆祝首战告捷,气的扎拉明黄和安第斯差点把钢牙都咬碎了。

天色微明的时候,扎拉明黄检查营寨,发现一阵炮轰之下居然死了一万多人,一半的营寨全都倒塌,地面成了黑色的焦土,难闻的焦糊味儿直往鼻孔里面钻,还有很多士兵不死不活,在地上哀嚎。

安第斯正想要鼓励扎拉明黄几句,说点刺杀的事情,扎拉明黄却挥手说道:“传我的命令向后撤退五里,安营扎寨!”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避开明军的炮火。

当晚一场惨败军心涣散,而且还要忙着给伤员看病,还要搬家,自然没有办法组织兵力前去报仇,再说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胜利,因为士兵们一夜没睡,都已经疲惫不堪了,这个时候万万不能交兵。所以一个白天的功夫,扎拉明黄只是躲在帅帐里面发愁,寻思着破敌之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

刚刚入夜的时候,营寨已经树立了起来,安第斯又跑到扎拉明黄的面前说道:“二王子,昨天让易土生多活了一天,那是他的运气,今天午夜时分趁着他们疏于防范,我要再去刺杀,你看怎么样?!”

扎拉明黄这时候正好把易土生恨得要死,当下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好,把他的人头带回来,当夜壶!”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人跑来报告了:“启禀二王子,明军的营寨又是一片黑暗了。”扎拉明黄蹭的一下站起来,然后又轻轻的坐下了,说:“没关系,他们的火炮是打不到这里来的,放心吧,他们是吓唬咱们呢,安地斯先生,今天晚上你只管行动就好了!”安第斯心中窃喜。

可是没有想到二个时辰之后,当他快要行动的时候,又有人跑来报告:“启禀二王子,刚才探子来报告,说明军刚才熄灭了灯火原来是为了搬家,他们把一部分营寨向前移动了五里,和我们仍然只有十里之遥,而且还在搬家呢!”

扎拉明黄嗯了一声,道:“让他们搬吧,他们忙着搬家也就不会像我们开炮了,等到安地斯先生刺死了易土生一切就都好了。”报告的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那时看到二王子表情冷淡落寞,便不敢再说,倒着退了出去。

安第斯气道:“易土生可恶,明军更是可恨,这样步步进逼还让不让人活了!”扎拉明黄苦笑道:“自然是不想让咱们活了,打仗本来就是如此!”安第斯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好笑,连忙摇了摇头,看了看夜空,说道:“我看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我这就取明军营寨,趁着他们搬家的时候,取了易土生的人头。”

扎拉明黄此时已经把大部分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这位高手的身上,当下伸出手拉住他的手臂说道:“你成功回来之后,我就让国王封你为我们吐鲁番的国师,到那时候,你就荣耀了。”安第斯笑道:“不要食言!”扎拉明黄道:“决不食言!”

安第斯带着一脸的喜气刚刚从帅帐里踏出来,就听到天空中传来了熟悉的呼啸之声,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转瞬就明白了:炮弹又来了!

“大事不好,王子快逃!”安第斯身法快,一转身又回来了,喊道:“二王子,明军又开炮了!”声音还没有落地,那边炮弹已经落地了,前寨之中顿时又是山摇地动黑烟冲天,扎拉明黄冲出来大声喊道:“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他们正在搬家嘛,怎么又开始发炮了!”慌乱之中根本没有人回答他的问话。

当此时候,他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按照昨天的办法行动,命令后撤。然后第二天下令把营寨后撤十里,可是令人气愤的是,明军跟着就又前进了十里。扎拉明黄只得撤消了刺杀易土生的计划,把众多高手全都留在自己的身边,以便敌军开炮的时候逃跑。直接撤兵他是绝对不能的,因为后面就是吐鲁番的城市,一旦撤兵,明军就长驱直入了。

当天晚上,一到午夜时分,明军营寨中再次熄灭了所有的火把……这一次扎拉明黄可是学乖了,不等到明军那边开始发炮,立即放弃了前寨来到后寨,把士兵们折腾的一夜没睡,而明军白天则派出兵马前来营寨前面放枪搦战,斩了他几员大将从容而去,士兵们还是得不到休息。扎拉明黄只得再次下令,这次一口气撤退了二十里。

明军才气人呢,跟着又向前挺进了二十里,照样安营扎寨,晚上照样熄灭所有火光一副随时开火的架势,扎拉来提只得再次撤退到后寨,士兵们又是一夜没睡,明军白天又来搦战。扎拉来提再次下令一口气后撤了五十里。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撤退了,因为后面就是吐鲁番的大城市,他已经不能再退了,这里就是决战的地方。可是他的士兵,一个个困倦疲乏,似乎体力已经完全消失了……

第1671章     驱赶

易土生在帅帐里笑道:“敌军已经筋疲力竭了,我们就偏偏不让他休息,以前是暗着来,现在咱们干脆明着来。从现在开始陈子龙、许孚远、应坤、朱梅、刘宗敏每人率领两万人马,每隔一个时辰前去挑战一次,让他们昼夜不能安寝,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敌人的背后,就是吐鲁番的重镇‘且末城’,只要我们攻陷这里就等于是打开了吐鲁番的门户,大功即将告成。”

大家完全都明白易土生的意思,其实说穿了也就是两个字,折腾。就是要把吐鲁番的军团折腾的精疲力竭,然后集中全力,就像是铁拳推倒腐朽的葡萄架那么容易,平常的情况下用这个办法是没效果的,因为折腾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被折腾,而且人家也可以分兵抵挡轮流休息,大家此消彼长半斤八两。但是今天这种情况,吐鲁番军团已经被炮轰折磨的很多天没有休息了,就算是分兵抵御士兵们也是不堪其扰叫苦不迭,所以易土生的这个法子是绝对能产生效果的。

扎拉明黄安营扎寨的这个地方背后三十里就是‘且末城’,他是绝对不能够在往后撤退了,再退的话干脆就直接进城去算了。扎拉明黄觊觎国王的王位已经有很长时间,这次出兵有意要在父王大臣面前扮演救世主的角色,由于他是个庶子只有靠这种办法才能爬上皇位,所以,此战的成败至关重要。让他进入且末城被动防守,简直就相当于要了他的命。易土生虽然不了解他的心意,但是目前这条‘路’算是走的对了。

陈子龙当人当下接受了易土生的命令,开始轮番出城进行挑战,往往吐鲁番人刚刚上床休息不到半刻,就有一路明军杀将过来战鼓齐鸣大声鼓噪破口大骂,让他们出来交战。若是中原的军队,有可能还会避战,但是吐鲁番人民风彪悍,最怕人家说他们是懦夫,就算战死也比当缩头乌龟要强的多了,所以每逢明军来挑战,尽管扎拉明黄心中觉得不妥,但是必定要派兵出战。

明军的目的在于尽全力的骚扰,所以搦战过程中也不是每战必胜,有时候也会战败,敌军疲惫也不追赶,下一次明军到来他们还是照样接住厮杀,三天之后,不但士兵们怨声载道,就连扎拉明黄手下的大将都有些累倒了。很多人纷纷向扎拉明黄介意,说明军的炮火厉害,在野外征战不利己方,应该立即进入且末城,扎拉明黄总是不愿意。

第四天早上,他正在望着地图上的‘且末城’发呆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号炮连声,战鼓轰鸣,急忙跑出来询问,原来是明军对他的大营发起了总攻,扎拉明黄心想也罢了,就算战死也比让明朝人当傻子耍着玩来的好多了,死就死吧。

易土生的计划已经完成了,按照陈子龙的计算,此刻的吐鲁番军团绝对已经是纸糊的老虎,一阵风吹过去也能刮倒他两三个,所以当天清晨时分,就开始发动总攻。清晨时分,是一个人最疲惫最贪睡的时候,尤其是疲累不堪的人,本身的生物钟最为脆弱,而易土生的军队提前一晚已经得到明了有了准备,所以起床的时候士气昂扬精神奕奕,反观吐鲁番的军队参差不齐叫苦连天,相差十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