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9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9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世民双眼充满战意的望著王世充,王世充也大剌剌地回望著他。四目交投,李世民被对方的锐气逼得不由自主地别头相避,平日身为秦王的风采全都没了,皆因这脱光了衣服被任意检视的他,还能谈得上什麽气焰吗?
  
  王世充那双眼就此一直没有从他身上移开,像一头猎豹般将他死死咬住。而对於这次生擒李世民的功臣,王世充伸出右手拍拍单雄信的肩头说:「贤婿,辛苦你了。这次你立了大功,朕自当重重有赏。」
  
  单雄信垂首答谢,退後一步让开,以便岳父大人走上前来,站在李世民跟前。
  
  「你就是李世民?」王世充假装好像是第一次见识到李世民似的,语调里充满了不屑,上下打量了他数次,忽然挤眉弄眼,虚情假意地说:「秦王殿下远道而来,一定觉得渴了。来人,备茶!」
  
  狱卒们互相笑了一下,有人马上端来一个茶杯子。打开盖子,才知茶杯是空的。接著狱卒竟把杯子放在地上,还忽然解开裤头,往杯里撒了一泡尿,黄浊的尿液盛满茶杯,李世民才知这杯「茶」是怎麽回事!眼见狱卒将酒递往他跟前,李世民死命别过头去,死死抿紧嘴唇。在旁的狱卒见状便朝世民腹部赏了世民一记硬拳,逼得世民痛呼出声,当下眼前发黑,他们便趁这空档将他的脸扳过来,捏著他的鼻子将那杯尿水灌到世民口里。尿液又骚又咸,甫碰到舌尖,李世民便反射性地呕吐起来。他堂堂皇子,竟要喝一个低等狱卒的尿!他生理承受不来,心理自然更是难堪。在狱卒粗暴的动作及世民的激烈反抗之下,尿水被灌到嘴里又吐了出来。他呛著了,咳得止不下,最终有些尿水进了食道,更多是顺著他的嘴角流下。黄浊的尿水沾满了他的胸膛,在那处分成一道道小支流流到他的大腿、甚至他的阳根上。他现在不止整个口腔也是尿的骚味,就连整个身体都是!有什麽比这来得更下贱?王世充却摇摇头说:「你这小子真不懂规矩!哪有人把主人家奉上的茶吐出来的?还是你这乳臭未乾的小娃儿喝不惯茶,想喝奶啊?唉,战场凶险,想吃奶就回家吃啊,何必要以卵击石,跟我们大郑作对?」
  
  李世民紧抿的唇抖了一下,却终是一言不发。王世充冷哼一声,续道:「像你这样汗毛都还未长全的小娃儿,居然害我洛阳城腥风血雨,想必是妖魔托世!天佑大郑,今日你终於恶贯满盈,落入我手,今天就让朕亲自来教训教训你,看你以後还能怎样为害人间!!」
  
  王世充一挥手,侍从便端上一个盘子,上面放置著好几条牛皮鞭,王世充随手挑上最粗那条。这鞭子粗得像是专门用来鞭打皮粗肉厚的水牛的,可是再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鞭子上竟缀著一根根满是铁锈的钉子,鞭了的末端还系著一个拳头大小、满是钢刺的铁球!李世民倒抽一口冷气,他不是没有挨过鞭打,只是眼前的行刑者可不是尉迟敬德。而且这样的鞭子,一鞭下来,不知道自己还受不受得住!
  
  王世充摸摸鞭子上的铁钉,还一脸虚情假意的说:「用这家伙来对付你这奶娃儿,是不是太残忍了?」
  
  没等世民回答,他就已经动手了。李世民只闻耳边划过「呼」的一声,身上马上爆出一阵像被刀子破开一样的剧痛!
  
  「呜啊!!!」
  
  李世民痛得几欲昏死,长鞭从肩膀打到腰间,长长的一道伤痕,立即就破皮见血。钉子还在他身上扯出无数钉痕,铁球又敲中他的肩膀,打得右臂以下一阵麻痹,连手指都动弹不了,不知是否就此被废掉了。
  
  这跟尉迟敬德的打法完全不一样……李世民这才忽然明白,尉迟敬德对他是多麽仁慈。胸腔处涌起一阵想吐的感觉,定是那一鞭已打出了内伤,果然他才想张口呼吸,就「哇」的一下吐出一口乌血。
  
  「可怜啊,还吐血了。是不是很痛?这样会不会好一点?」王世充换了另一只手持鞭,竟又提手一挥,这次却不再停顿,来来回回地鞭了世民十数下,皮鞭打下来时劈劈啪啪的声音此起彼落,李世民简直觉得好像身上挂上了一串燃点著的鞭炮般,痛楚几近要炸开自己的身体!王世充当然没有避开他身上的弱点,鞭劲四出,多次击打在世民两腿之间,那铁球也差点没敲到他的阳物上!强烈密集的痛楚逼得世民几近昏厥,他渐觉神智不清,死亡,好像已经近在咫尺…… 
  
  「咳……咳呜……」
  
  更多的血从嘴里吐出,李世民只觉满眼腥红,也不知是自己吐出来的血、还是从身上伤口流出来的……他就要这样完蛋了吗?堂堂秦王,这样不为人知地死在这根用来策打畜生的鞭子下……他的伟业还未完成!难道走到这一步,他还是要认输吗?那他之前所受的苦……都是白费了吗……
  
  ……不可以……不可以!!! 
  
  十数鞭後,王世充也累了,暂时歇了手。只见李世民奄奄一息的挂在墙上,头也耷拉在胸前,而胸膛上满是一道道又粗又深的鞭痕,已是血肉难分,如此良久良久,都没有动弹一下。就在众人都以为李世民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忽然他又咳出一口黑血,就连李世民也不敢相信自己还能从此等残忍的鞭笞下活过来,但现在他这样子其实跟死了也没太大分别。他大口大口地吸著牢里潮湿的空气,生存的感觉对他来说竟是如此奢侈。
  
  虽然活著时是那样地痛苦,但他实在是眷恋活著的感觉!
  
  
  (待续)
  
  
  後记:
  听说blog这边很多人上不了。现在有谁还能上可否告诉我一下?是不是都是港澳和台湾的朋友呢?好想知道这是不是只有大陆的朋友上不了。
  写了这麽久,王世充或许偶手底下最变态的角色。变态不等於很多H,变态就是做一些平常H时想不到的事,不等於大家都会很爽的!!
  淫唐传真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攻。。。偶发掘了更多方面的自己。。。(望天)
  大家为世民宝宝祈祷吧~因为这只是个开始啊~(现正回去大加特加,让变态得不像H的部份变得像H一些XD)
  大家有空的话要多留言喔~~!你们的支持是偶最大的动力~~




洛阳三弄 (15)王世充x李世民(绝对慎入!)

  ※此篇用词粗鄙,不喜者请慎入!如有不适,本人恕不负责。
  
  
  
  
  洛阳三弄(15)
        ──『洛阳之战』改
  
  
  
  他不想死!
  
  自从刘文静死後,他到底为了获得权力而作出了多少牺牲?如果不是为了做皇帝,进而摆脱被人玩弄的厄运,他又何需身犯险境,用自己的生命去拼搏,出卖自己的尊严,换取胜利和军心?如果无论如何结果也是一样,那麽他早就不该上战场了,乾脆安安逸逸地躲在宫中,乖乖承受爹爹的淫辱,就这样终此一生也罢。他何必要那麽辛苦,兜了一个大圈子,也只是证明了自己天生命贱,不可能受到疼爱……他是个多麽多馀的人……
  
  是了,原来他一直也只是在兜圈子……
  
  「来人,给我继续打!!」
  
  王世充命人将李世民从墙上放下来,让他仆在地上,背心朝天,然後下人们就狠狠地在他光滑的背肌上继续进行鞭笞。
  
  「啊……呜……」
  
  李世民满脸都是鲜血和汗水,口里无意识地发出虚弱的嘶叫。他几乎要哭出来了,但不是因为痛。痛楚早就变得麻木,像是既有的东西一般附在自己的皮肉上。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有进步过,他打胜了仗是事实,他赢得了军心也是事实!他就不相信,他离皇座的距离没有拉近过一寸一厘!耳畔是若远若近的讥笑声,还有自己的呻吟声。迷茫之中,李世民听见王世充如是说:「贤婿,人是你抓回来的。你说该拿他怎麽办?」
  
  单雄信齿间发出野兽般的喷气声,良久才恶狠狠地说:「砍了他双手双脚,然後再把他挂在城墙上示众,看他以後还怎样号令三军!」
  
  ……砍、砍了他的双手双脚?
  
  不,不可以!!
  
  李世民听罢当下打了个激灵。砍下他的双手双脚,岂不等於他永远也不会再有做皇帝的机会!他不可以在这里完蛋的,他要做皇帝!!他要做皇帝!!
  
  「……不……」
  
  李世民的唇角微动,这是王世充来到牢里以来世民说出的第一个字。王世充终於待得他开口说话,脸上不禁泛出既得意又不屑的神色。他举手示意停止鞭打,走到世民面前,用他黑亮的靴尖挑起世民的脸,不料李世民忽然一下抓住王世充的衣摆,涕泪俱下的哭求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砍我的手脚,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麽都可以做……只要你们不要伤害我……」
  
  李世民一双星眸此刻不再锐利,而是像一只濒临绝境的小动物般充满著恐惧之色。他那英俊的脸庞上满是血污,混杂著汗水与泪水,赤裸的身体满布一道道足有两根手指粗的鞭痕,密集得有如编织而成的一张网包裹著他。他趴在地上,像一只蝼蚁般扯著王世充的衣摆。王世充低头望著眼前这个人,懦弱无耻至此,还有谁能相信他就是那个在马背上骁勇杀敌、号令三军的秦王李世民?
  
  是了!就连李世民自己也不相信!!
  
  他只是不想死……原谅他吧,他只是不想死……
  
  李世民吸住一口气,那双本来只熟习於执弓放箭的手,慢慢在王世充的小腿上攀爬,十指隔著衣布,作出蜻蜓点水般的挑逗。
  
  如此直白的暗示,谁也会明白。王世充乾瘪的脸上慢慢扬起一丝淫意。他眼前是一具柔韧壮健的身躯,正值年青人最丰盛的时刻,此刻这具身躯却是如此柔弱无助地缩瑟在自己脚下,俯首称臣。而且,这男子不是别个,正是不久前还几近将他逼至绝境的敌人!还有什麽能比这一刻更让人痛快?王世充长笑一声,一脚踩在李世民脸上,狠狠地辗了两辗,狂傲地叫喊起来:「李唐的常胜王爷,也不过是条贪生怕死的哈巴狗!」他居高临下地低头望向世民,使唤道:「告诉朕,你是什麽东西。」
  
  李世民迟疑了一下,紧抓双手,终於低声开口道:「……我、我是郑王踩在脚下的一条狗……」
  
  「既然是狗的话,还不来舔主人的鞋?」
  
  李世民伏在王世充脚边,活像一条狗那样,果真听话地伸出了红润的舌头,从王世充的靴尖开始舔弄起来。王世充连声狂笑,好几次故意甩开脚,甚至踩在世民的脸上,但世民都会赶紧追著他的靴子来舔弄。王世充不屑地冷哼一声,道:「李世民,朕告诉你,你贱成这样,实在是连一条狗也不如了!」
  
  「郑王说世民是什麽,世民就是什麽……」
  
  李世民低著头乖乖的舔著,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对此等侮辱尊严至极的话语也毫无感觉了。因为他确实是宁可做一条狗,也不要死在这里。
  
  李世民赫然发觉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少时的自己,会为了男儿的尊严而冒死抗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