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8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8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他也已没有反抗的办法。事实也是摆在眼前,正是他这下贱的模样弄得别的男人对他产生色心,由一开始,就已经是这样……
  
  这是谁的错?这样的噩耗在自己身上重复又重复,难道他还能怪这是别人的错吗?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要认输,但是他的身心,已然接受了此样的现实!
  
  单雄信看著李世民一声也不敢吭的模样,就自满地嗤笑起来。他一把握著李世民的阳物,此举自然弄得李世民不能自持,淫水吐得更多,不但弄湿了单雄信的手,还在地上滴出一个小圈。单雄信更张狂了,他像是要把世民的阳物向大家展示般将它往上拉扯,再转过身来大声地对唐军喊道:「大家都看见了吗?你们高贵的秦王爷勃起了!不管是被敌人打,还是被敌人摸,都会像条发情的狗那般甩著淫水。这麽淫贱的人,还配统领三军麽?」
  
  不配,不配!!李世民撇著头,自欺欺人的想避过所有视线。但他知道现在他忠心的部下全都紧盯著他这个不知廉耻的身体,特别在他那根滴著淫水的阳具上……李世民知道自己一直苦心的形象和地位已经完全崩塌,现在在他们心里,已别论配不配统领三军,他李世民就是连一个低贱的奴隶都不如……
  
  他不屑地将手里的阳物重重一扔,挂在马眼上的淫液被甩到地上。单雄信还嫌他脏,把淫液统统抹在世民脸上。
  
  他冷酷地笑著,慢慢附到李世民耳边说:「当你在玩弄我瓦岗儿郎的感情时,你该早预想到会有被报复的一天了吧?别要怪我,我现在只是替我的兄弟讨公道!」
  
  李世民觉得脑里轰的一声,一阵诧异。原来单雄信是以为他勾引了瓦岗军,利用他们对自己的感情来让他们留在唐营!李世民听罢,不禁零零落落地发出苦笑,他勉强发出沙哑的声音说:「单雄信,你可知你说这样的话不是在侮辱我,而是在侮辱你昔日的兄弟……」
  
  单雄信稍被李世民凛然的语气吓倒,可这麽一来他就更信李世民是利用这张伶俐的嘴来巧骗他的儿郎了。怒在心头,他提手就给李世民掴了几巴掌,打得他说不出话来。
  
  「休想用这种花言巧语来扰乱我!我才不像寨主他们那麽愚昧,会受你这妖人迷惑!!」
  
  
  (待续)
  
  
  後记:
  (Blog似乎仍在瘫痪啊。。。难得偶有新章想贴的说。。。>_<)
  虽然单雄信现在是这个模样,但是!其实他。。。呃,也是正人君子啦。。。(←谁信你!)
  最近脑里都是一大票世民被玩弄的情境,越想越变态,手法越来越BT了,汗,偶明明是那麽可爱的小朋友。。。
  嗯!大家要给我留言喔!!(前章的留言我回家後回覆!)




洛阳三弄 (13)单雄信x李世民(绝对慎入!)

  ※此篇用词粗鄙,不喜者请慎入!
  
  
  
  
  洛阳三弄(13)
        ──『洛阳之战』改
  
  
  
  巴掌打在脸上,打得李世民昏昏晕晕。他现在在做什麽呢?到了这种情况,还要为自己的部下辩护吗?其实他到底是不想程知节等人被侮辱,还是不想就此认输?又或说,他还愚蠢得想要在自己的兵将面前捍卫自己早就破碎的形象……
  
  打完巴掌还不够。单雄信让士兵放开他,然後一记将李世民整个人打到地上。李世民应接不及,头先触地,赤裸的身体难免被擦伤。他身上一丝不挂,趴在泥土上,颓弱得就连爬起来的能力都没有。四肢发出微弱的痉挛,看上去就像一头中箭垂死的猎物。他要死在这里了吗?李世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是皇子,在郑军把他利用至没有价值之前,都不会让他死。而既然不让他死,接下来还会有什麽样比死更难受的折磨?
  
  单雄信的槊「刷」的一声插在自己身旁,身後是战甲外内层互相敲击的声音。倏地,李世民的脑袋从投降中惊醒过来,他双眼猛睁,心脏狂跳一下。他用最大的意志去让自己扭过身子来,看见单雄信在他身後蹲下,一下拉开了他双腿,掰开他的屁股,并比一种鄙薄的目光望著他臀瓣之中的幽穴,一边看著,唇上残酷的笑意渐生。
  
  「秦王殿下,就让你的将士都看清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吧!」
  
  ……他要在这里强暴他。
  
  其实李世民也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下场。他们若不杀他,最能折磨一个男人的,就是把他的尊严拿走。然而是要当事情发生到眼下,李世民才感觉到那份恐惧。
  
  敌军叫嚣的声音此起彼落,众人都欢呼著想看这场活春宫。唐军一边了无声气,将士们大概已经对他绝望,又或者,在心底已经加入了叫嚣的阵容……
  
  很快,他那淫荡不堪的真面目就会被公诸於世。他会因被人抽插而放声呻吟、兴奋得全身痉挛、淫液乱射,就像个婊子那样享受著这一切……这样,他一直以来是怎样假道学,都会被众人知道了吧……
  
  李世民快要被这些想法弄疯。他实在受不了那样个情况!!要是他被强暴了,那麽他做皇帝的最後一丝希望,就会马上失去!!试问谁会拥护一个婊子为皇?!!
  
  终於,李世民歇斯底里地低呼起来:「说,你要怎样才肯罢手!」
  
  单雄信脸上慢慢浮现出胜利的笑容,李世民始知他是在等自己这句,但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单雄信邪笑著说:「跟我回去,做我们大王踩在脚下的一条贱狗。」
  
  这句话让李世民一整个人打了个冷颤,以往的事像走马灯一样在自己眼前闪过。在迷楼无日无夜的荒淫,在太极殿被父亲操弄,在柴房被爱将轮奸……李世民只觉眼前一黑,那样的日子,原来一直没有想过要离开他……
  
  在争取帝位的路上,他有多次以为自己是痴人说梦,但每一次他都能捱过去,跟著路途上微弱的灯光前进。那时尉迟敬德临走前称他为皇,他曾觉得那麽地讽刺,不过他仍觉得将来真有一天可以听到天下间所有的人对自己说那句话。
  
  但若然他是不离开,你以为他的下场会不同吗?就算他在这里被强暴,甚至被轮奸了,到最後他仍是会变成郑军的俘虏。
  
  他只是想把他最後的尊严保留住。
  
  就是抱著这渺小至极的希望,李世民点下了头。
  
  他抬眼望望唐军,声音纵是沙哑,仍不失威严的说:「要我一人就够了。让我的兵将离开。」
  
  单雄信也不志在那一小撮人,甚至让他们回去告诉大军李世民被俘的消息也是好。於是他下令唐军退出五百步之外,随即就将李世民挟到马背上。李世民手脚被扎起,活像一件货物般被横放於单雄信的身前。单雄信大呼一声,趾高气昂地领兵往洛阳方向奔去。
  
  
  
  天色已晚。郑军没直接把李世民带进洛阳城,而是在路上一个叫轘州的攻守重城中停留。李世民被关进牢里、安置在一个牢狱深处的斗室中。他整个背贴在石墙上,手脚被锁定,身上仍是一丝不挂,整个儿是一副为接受拷打而准备的姿势。李世民已无力猜想郑军接下来要怎样对付他,反正已被关进牢中,等著他的,已非他能控制……
  
  单雄信一直跟在他身边,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他,李世民却知道他的兴奋并非是想要得到他。虽说刚才在众兵将面前,要单雄信当众强暴秦王来示威的话,他绝对做得出来。但他不会喜欢男子,李世民知道他甚至是痛恨喜爱男色的人,尤其是痛恨自己这种在他看来是勾引男子的贱种。
  
  是呢,他可是从小,就勾引了叔父、爹爹和大哥,还让程知节都对他动了情……李世民实在是连自己也找不到不让单雄信憎恨的理由。他眼睁睁地看著单雄信走近,无助地望著他抬起手,又在自己腹部殴打了一记。
  
  「啊呜!!」
  
  李世民的痛呼在狭小的斗室里回荡著,显得十分响亮。单雄信冷哼一声道:「看什麽看?你这骚货,少插一会就觉得痒了吗?放心,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就任由你出尽压箱底的把戏来勾引我!」
  
  他粗暴地捏起李世民的脸,将它左转右转,端详了好一会,才又重重地赏了他一巴掌:「这样稚弱的脸蛋,这麽水嫩的身体……我看你才满二十周岁不久吧?小小年纪就这麽会勾引男人,往後还会干出什麽天理不容的勾当来!」
  
  李世民本已不想回应他的话,好不容易才拢起一口气,低声说:「我李世民认识的瓦岗兄弟,全都是义字当头、正气凛然的好汉子,我相信你也应该是个大丈夫,说话不会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单雄信听得不耐烦,提手又赏了李世民一个耳光:「少在我面前口甜舌滑!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人!!」
  
  李世民不再说话,他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麽,都只是徒添单雄信的憎恨。再说,自己身为一名俘虏,还有什麽说话的权利?这时,监牢的门忽然开了。两个小兵护卫著一名穿著紫色绣金大袍、神气十足的中老年男子走了进来。单雄信立刻向他单膝下跪:「末将参见皇上。」
  
  此人竟是郑主王世充。
  
  
  (待续)
  
  
  後记:
  偶听到一大票人的叹息:怎麽小白兔没有被千军万马xxoo啊?!!
  汗,冤啊!偶答应过大哥交到他手上时世民的穴穴仍要是紧紧的!!呃,更主要是。。。偶是不可能写得那麽强的轮奸的。。。要看的话请踏著偶的尸体再说。。。(爆)
  之前在跟迪迪聊,说到淫唐传这文根本就是一直在吊人胃口。就说当初世民开苞,也一直给了大家很多错觉也一直开不了。这次也是这样啦~(不过对诺诺有点认识的人也会知道,偶怎麽会舍得这样对世民宝宝哇~~)
  就说最好的要留给最後~~(核爆!)
  虽然没了3000人轮奸,但这个王世充也不是省油的灯,下次再给大家介绍~给大家补充历史资料啊!
  淫唐传有越写越多话的倾向。。。我迟些可能会删,不过贴在这里给大家看的都是未经修改的原版本,都是偶原汁原味的创意啊~
  大家要给偶留言喔~~谢谢你们!




洛阳三弄 (14)王世充x李世民(绝对慎入!)

  
  洛阳三弄(14)
        ──『洛阳之战』改
  
  
  
  李世民在战场中打滚多年,对王世充老奸巨滑的个性素有所闻,以往虽然也见过他,却是城上城下地遥遥对峙,这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相会。王世充脸长乾瘪,虽然征战多时令他显得神色疲惫,双眼却异常锐利,冷电般的目光扫到李世民身上,世民就觉得犹如被这目光活脱脱剥了一层皮似的,不由得一阵心寒。看来王世充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单从这一双眼,李世民就知道自己这次身为俘虏的命运必定坎坷难测。
  
  李世民双眼充满战意的望著王世充,王世充也大剌剌地回望著他。四目交投,李世民被对方的锐气逼得不由自主地别头相避,平日身为秦王的风采全都没了,皆因这脱光了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