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7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7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家有空要给偶留言喔~~偶喜欢看大家的留言啦~~!(心)




洛阳三弄 (11)单雄信x李世民(慎入!)

  ※此文用词粗鄙,不喜者请慎入。
  
  
  
  洛阳三弄(11)
        ──『洛阳之战』改
  
  
  
  那些淡去已久的谣言又被单雄信这狗贼提起,不安的心情与痛苦的回忆都同时涌了上来!李世民双眉一纠,怒目相向,忿怒的声音从牙缝中泄出:「单雄信!休要再侮辱我!」
  
  「素闻秦王其实是女儿身,不知是真是假。秦王要是觉得本将军是在侮辱你,那何不就在里宽衣露体,让大家把你的男儿之体看个清楚,以明正身!」
  
  「你!!」李世民一直以为瓦岗寨出身的人都像程知节那样是忠义之士,这单雄信却完全打破了他的想法。这事就是李世民最大的弱点,现在单雄信这样出言羞辱,已然令他方寸大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服心中的紊乱,却丝毫不得要领。槊尖仍然指著他,单雄信又将他抱紧了一些,一边煽动他的士兵:「秦王殿下的贵体,大家想不想看啊?」
  
  郑军一呼百应,连声叫好,甚至连唐军中一些人的心里竟也渴望亲眼目睹李世民的裸体。他们虽然并不相信李世民是女人,但此前绘声绘影的传言越传越盛,李世民那成谜的身体渐渐被幻想成像女子一般白晢胜雪、风情万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看究竟。
  
  李世民听见这声势,额上不断冒出冷汗,心里已然寒了一截。这次的情况显然比上次还糟糕一百倍。李世民一边专注在那随时会刺进身来的闪闪发亮的槊头上,一边却也无法忽略把自己制服于怀中的男人所喷出的鼻息。危险的感觉是那麽接近,无论是他的尊严、还是他的性命,都受到空前的威胁……
  
  他抿著唇低声地说:「单雄信!你我的私人恩怨该当私下解决!!」
  
  「你放心,喜欢用身体收买下属、公私不分的是你而不是我!不用著急,本将军早就想好在私方面要怎样『招待』秦王!现在秦王就先尽了当主帅的责任,让你的下属饱饱眼福吧!」
  
  单雄信倏忽将李世民推开半步,长槊一抖,李世民身上军甲的关节位竟都被一一破开!那黑甲像衣衫般被「刷」一声的剥下,跌落在世民脚边。甲下的外层衣物是深蓝色厚外衣、内层为白色内衣,李世民只觉身上一凉,原来是刚才拆开军甲那数记的馀劲这时才击至衣衫之上,里面单薄的衣物也马上被破开,除了最内层的胯裤仅只被割开一个个洞外,其他衣物都变成了片片碎布滑落,只馀少许还挂在身上,但这些布条自然已不足以蔽体!谁遇到这样的事能不大吃一惊?李世民也不例外,谅他平日头脑再冷静也好,此刻也忍不住轻呼出声,下意识用手环抱自己的身体!单雄信早已猜到他的动作,用眼神指示两名郑兵上前,一左一右抓住李世民双手,让他无法遮掩自己,整个人被逼呈一个「大」字,展露於众人眼前。
  
  山丘上抽气声此起彼落,一部份人因担心主子的安危,部份却是因有幸看见秦王的肉体而诧喜。李世民身为贵族,加上近日谣言盛行,他平日就鲜有赤身露体的可能,挑开那次在尉迟敬德营里,这身子也是第一次暴露在众人眼里。只见李世民那刚刚成熟的肉体已是几近全裸,他身材高挑,骨肉精壮,沉睡男根在破了的胯裤下,形状呼之欲出。谁都知道李世民不是女人,但看著这一整个活脱脱的俊秀男子裸露眼前,那种魅惑也是相当强大。
  
  李世民双眼怒瞪,发了狂一般想挣脱身旁那几名壮兵,可单雄信突然绕到前来,长槊一指便指著他赤裸的胸口,这只消一捅就能刺穿心脏距离让李世民马上僵下,胸口因恐惧而一起一伏。
  
  全场鸦雀无声。
  
  李世民双眼就那样凝望指著自己胸口的槊尖,身体开始抖颤起来。他不是害怕这东西会杀死自己,他知道自己为什麽在抖。他是不敢抬起头来,因为他知道一抬起头,他就会见到敌我两方的千万人马,同时打量著他几近赤裸的身体……
  
  不要……不要看……!
  
  他最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如果说当日尉迟敬德让他赤身受胯下之辱是要摧折他的尊严,那麽今天……单雄信简直是要活生生杀了他……
  
  李世民但觉自己被成千上万的男人同时在奸淫。这些人的当中有他恨不得见著惨死的敌军,也有跟著他出生入死的好儿郎。但这个时候他们都无分彼此地瞪大双眼、逐寸逐寸地检阅起他的身体来。虽然自己的兵队退後了,但这样的距离,也足以清楚看见他的身体。如斯赤裸的视线根本跟直接用手抚摸没有什麽分别。李世民只觉一阵燥热难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就似被他们摸著、吻著、舔著,男人的手在他脸上攀爬,口水流过他的胸肌,他们争先恐後地舔弄他的奶头,揉搓他的大腿根,还企图著冲破他的胯裤,对他的阴部和後穴虎视眈眈。初冬的寒风直直吹在李世民赤裸的身体上,两颗奶头当下挺硬而起,仅被挂在肩上几条零碎的布条所虚掩,形状都凸现了出来,就像急於被这些人轮留地把弄、含啜般……
  
  经过先前的调教,他的身体早就变得异常敏感,而比起真正的碰触,这种无形的注视对李世民来说却是会带来更多更多的屈辱。他已太习惯被人当成贡品般审视,而他人的命运也跟贡品没两样,接下来,就是被享用的时刻。一想及这里,他的阳具几乎反射性地作出了反应,昂然硬起,後穴也开始不安地张合著,准备外物的插入……李世民猛然回神,惊知不妙。他现在可是在千万兵马面前,这样子勃起的话,谁也会看得一清二楚!无奈是他越是知道,这淫乱的身体就越是不能自控地发热。他禁不住不安地颤栗了起来,他本能性地夹紧双腿,想藏起胯间那教他羞耻的地方。单雄信当然不让他这样做,两名手下马上上前,将他双腿都拉得大开。李世民躲无可躲了,硬硕的阳物从胯裤的破洞中挺出,露出艳红的龟棱。圆润的龟棱在日光下泛著光泽,更吐出滴滴精露。
  
  
  (待续)
  
  
  後记:
  最近BLOG分部好像有点问题,这是偶让这处的文跟那处同步的时刻了!偶会密切留意那边的情况,大家要给我报告喔~!
  (呃,其实分部都贴得比较快)
  说说这回,偶写的时候,其实是有找过关於视奸的资料,听说就是这个”同时被很多人一起上”的感觉了,但是这些虚幻的感觉比H的动作更难描写,总觉得彷佛把世民写得太淫了。。。呃,偶能否把责任推在世民太淫荡的身上。。。XD
  呜啊。。。不要啊,难得偶把世民越写越腹黑了,不能被一个淫字弄垮啦~
  噢嗯~大家有空要给偶留言喔!偶最爱看大家的留言啦~每天都会回的啦~^_^




洛阳三弄 (12)单雄信x李世民(绝对慎入!)

  ※此篇用词粗鄙,不喜者请慎入!
  
  
  洛阳三弄(12)
        ──『洛阳之战』改
  
  
  
  单雄信还唯恐别人听不到地叫嚷道:「稍安无措啊小秦王。用不著兴奋得扯起来吧!」
  
  郑军一阵哄笑,李世民简直羞得想找个洞把自己藏下去了!他听见单雄信轻篾地笑了一声,眼底的银槊就从胸口移开,转而撩开挂在他肩上的一条破布,这动作让他一边奶头露了出来。棕红色的奶头因冷风而紧缩变硬,甜话梅似的缀在世民胸前,让人忍不住很想将它揉软,甚至是张口品嚐。另一边的奶头尚在布条之下,若隐若现的,不时因风吹而半露众人眼前。就连单雄信都忍不住赞叹:「多可人的奶头啊。那麽的挺凸红肿,原来别人叫你『奶娃娃』是这个意思嘛!这双美乳,不知被多少人吸过了呢?」
  
  李世民紧咬著唇,视线带著怒气,不动声色地从胸前那银槊尖慢慢转移到单雄信身上,可惜还未看到他的脸就被单雄信发现了,他出手快狠,一手就捏住了那被布条掩住的奶头!
  
  「嗯啊!!!」
  
  那一记毫不留力,单雄信掐住他乳尖还不止,更用力捏转起来。李世民痛得仰起了头,几乎站也站不住,酥麻的感觉直窜全身,弄得他颤栗不已。他张著口无声地呐喊著,双手反射性动起来,但自然都被士兵抓紧,不能发作。这一记明显比用槊去刺他一下更难受,一下子情欲的感觉倍数上升,李世民双颊如被火烧,也几乎想像得到自己的表情会有多……淫荡。
  
  「呜……放手……放手……!」
  
  「殿下不都已习惯被这样对待了吗?还扭扭捏捏的,就是有失情趣了嘛!」
  
  语毕,他竟用槊尾一下戳在李世民下腹、阳物对上的位置。这记一下就挤压到膀胱和前列腺,奇特的快意伴随痛楚逼他呻吟出声:「啊啊──!!!」
  
  在这样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李世民全身的敏感度都提升到极点,又哪里经得起丝毫逗弄。勃起的阳物再添硬朗,几乎整根都要从那破洞里支出,淫水像止不住般汨汨冒出,打湿了白色的胯裤,底下浓黑的耻毛及红嫩的茎干渐渐透现而出。
  
  「……不……住、住手……啊……」他的声线因著快感而抖颤,就因为敌人的手在玩弄他这淫乱的身体……李世民连想求单雄信停手的话语都不敢说出口了,这样的自己……这麽下流的他……
  
  「秦王,别那麽吝惜了,不如让大家看看全相吧!」
  
  单雄信这句话不是徵求意见,而是单纯一句通知。他的手倏忽由世民胸前往下一抹,就将他下身那破兮兮的胯裤扯下!
  
  李世民感觉到身下一凉,热透的阳具便迫不及待跳弹而出,顶处挂著的淫水随著弹出的动作而在空中霍出一道弧道。李世民知道,在场千军万马的视线,全都专注著他胯间那不要脸的东西上。视线就像千万支针,直直刺痛著他肉体上的弱点,也攻击著他心内深处的弱点!
  
  完了……完了!!!
  
  李世民心里疯狂地呐喊著,他但觉眼前一黑,什麽也看不见,也什麽都不愿再看见。他知道就算现在单雄信放了他,他也不会有勇气走回唐营,更何况是……单雄信的把戏绝不止於此……
  
  「……不……不、不……!!」
  
  李世民的声线沙哑而无力,他心里很想挣脱身旁抓住他的士兵,但是精神上的恐惧占据了他的肉体,他只晓得楞在那处,冷汗自额角而下,手脚早就发冷发僵,只馀一双刷白的唇微弱地颤动著。抓著李世民的士兵近距离看著世民这无助的模样,也开始忍不住有了反应,他们的呼吸变得粗重之馀,隆起的阳物亦微微撑起了胯下护甲。单雄信见状,提槊狠狠在李世民腹上殴了一下,低骂道:「哼,好个不要脸的贱货,竟连敌军也勾引起来了!真是讨打!」
  
  说罢他用槊一下击在李世民挺勃的阳物上,巨痛叫李世民活活叫了,泪水混著汗水沿脸颊滑落。单雄信给他这哑巴亏让李世民感到加倍屈辱,可是他也已没有反抗的办法。事实也是摆在眼前,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