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6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6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世民冷冷地说:「说,你想怎样威胁我?」
  
  「唉,二哥怎麽总这样看我?大家兄弟,元吉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只要你肯乖乖的,见到元吉时不要再躲……」他拍拍世民的大腿,手就放在那处,轻轻磨擦起来。李世民反射性的一颤,当下怒目相向,低吼起来:「李元吉!你不要逼人太甚……!」
  
  元吉一眼就看得出这尽是强装出来的恶狠,因为手底的身体,已惊恐得抖颤起来。李元吉却没有罢手,反而伸得更进。他隔著衣裤,指尖已碰到世民微硬的阳物。李元吉柔声道:「不要说得那麽难听。二哥听话,元吉就听话。」
  
  李世民难过地别过了头,双手握著元吉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前进,却阻止不了他的动作。李元吉五指贴紧世民的腿根,轻轻抓挖,隔著布的触感及不到位的抚慰弄得李世民又痒又难受,直如隔靴搔痒。李世民不安地动著身子,正犹豫著要否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自己的秘密。与此同时,李元吉不但没有停下,还更深入地进攻。他身子贴著李世民,上下擦弄,手指终於攀到世民的阳物上,手掌一按,就完全裹住那隆起的一包来!
  
  「可怜的二哥……你每晚也是这样欲求不满吗……这样胀起了,真大呢,被按著很舒服吧?二哥……」
  
  元吉一声声「二哥」让自己无法从现实中抽离。他的声音太过实在,在李世民对情欲有概念前,他先认住了四弟的声线。正是这份熟悉感给他带来了罪疚,也带来了力量。李世民实在不愿再发生以前那些不道德的事了。他用尽吃奶的力将李元吉的手扳在床板上,李元吉没料到他二哥会突然发难,一下就被他克制。正想反扑时,却闻李世民低叫道:「元吉,不要逼我像恨大哥那样恨你……!」
  
  李元吉听见世民这样说,不禁觉得可笑。这句话是代表他二哥对自己仍有一点点爱意吗,还是自己比起大哥也没好得去哪里呢?一想到这里,元吉就觉得什麽虐玩他的兴致都没有了。他冷哼道:「二哥拒绝我和大哥,却去喜欢那块黑炭头。元吉只是替你不值得啊!与其看著自己的亲哥哥被这个粗汉淫辱,倒不如让我们来疼你。元吉保证会比他更懂得怜香惜玉!」
  
  「你这是什麽意思?这里不是任你发泄欲望的地方!」
  
  「说得好。不是任我发泄,而是专为你的部下发泄吧!我真不明白,为什麽二哥可以笑著给了外人,却不肯给我们自家兄弟?反正也没差嘛──」
  
  李世民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不要说得我那麽下贱!」
  
  「夜里在营中叫著下属的名字来自慰,难不成这就很高贵了?」李元吉冷冷地嗤笑一声,凑了过去,在世民耳畔吹了口暖风。那处是李世民的敏感带,他当下就打了个激灵,按住李元吉的手都发软了。李元吉嘲笑道:「呵,二哥这『高贵』的身体,正在不可按捺地颤抖著呢!怎样了,高贵的秦王,是否渴望著被尉迟将军那条大黑屌操弄?可是他已经走了啊!你若要继续假装清高的话,或许可以找一根粗棒子,用来抽插那吃不饱的淫穴哩……」
  
  李元吉的话难听得让人发指,然而李世民的思绪却跟著他的说话联想著。他幻想自己拿著一根粗比儿臂的棒子,先用双腿将它夹暖,慢慢对著腿间的幽穴厮磨,他最终受不住这样的引诱,一下将它插下去──
  
  幻想中的痛楚将李世民唤醒,他再受不住李元吉言语上的折磨了。他终於沉起声音,向李元吉怒瞪一眼:「给我滚!!」
  
  李元吉哪会怕他,但也不想逼得世民太紧。他始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脸淫笑未退,如是说道:「二哥觉得空虚时,切记要找元吉,我随时等著你!」
  
  说罢还要在他二哥胸前快快捏了一把,才退出营外。
  
  
  
  (待续)
  
  
  後记:
  临时插入的一段果然不够味,总是觉得不该花太多笔墨在一些不大有作用的段落上= =
  元吉你还是做配角算了。我在下一篇再介绍你,你不要再出场了!!
  今天的诺诺。。。完全是神经病了~明明测验有史无前例的好成绩,还食量大增,作些不智的行为。但下午就因为买回来的鸡蛋破了一两个而哭了半天,然後自残。噢耶这完全是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吧?!!!
  偶脑子有问题。。。总是这种时候很想扔下我姐,一个人走到屋外抽烟。。。(误)




洛阳三弄(10)单雄信x李世民

  
  洛阳三弄(10)
        ──『洛阳之战』改
  
  
  
  洛阳的初冬还没冷得要下雪,可是偶尔一阵萧杀的寒风吹来都会让人禁不住打起冷颤。洛阳依然久攻不下,但粮道封得越久,唐军的胜算就越大。王世充居然能撑到今时今日,也算是十分了得。但李世民知道战事的结果仍是唐军取胜,而这就意味著他距离皇座又近了一步。
  
  在这漫长的对峙中,李世民经常亲自领兵巡视敌阵,让大家看到他身为主帅也勤勉不懈,从而使疲态渐显的军心振奋起来。这天,他又率领一百多精骑在外巡视。李世民生于腊月,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特别不怕冷,在寒风之中也只穿著两三层底衣,外面再套上轻甲。他精神奕奕地策马在前,谁都看不出他曾经遭遇被父兄奸淫的恶耗,甚至迄今仍在性欲的折腾下生活著。
  
  一众唐军正意气风发地驰骋在寒风凛凛的战场上,忽然山坡後一阵蹄声大作,转眼间已有千多精骑快马奔来,後面竟然还跟著上万敌军。李世民暗叫不好,连忙指挥众人後退,可是对方人多,早已分兵包抄了後路。当中一骑越众而出,直向李世民冲杀过来。李世民急忙发箭阻挡,但那人身手著实不凡,一边策马飞奔穷追不舍,一边还能避过李世民射出的利箭。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那人已追了上来,长槊刺出,又快又狠,直往李世民身上的要害招呼。李世民一眼就认出那系著红色流苏的长槊,此槊名为「枣阳」,使槊者叫单雄信,乃王世充麾下最勇猛的大将之一。眼见枣阳槊已攻至眼前,李世民连忙弃了弓箭,抽出腰间配剑挡格。李世民所擅长者乃攻击远距离敌人的弓箭,相比之下就不是那麽擅长近身肉搏。更何况单雄信的槊法驰名天下,可谓未逢敌手,李世民越打就越落下风。枣阳槊一招快过一招,而且招招夺命。最厉害的是,单雄信出手如此狠快之馀,还兼顾防守,一往一还之间都是精心策划,有意利用李世民的身体作挡箭牌,使得唐军兵将投鼠忌器,找不到机会上前救援。在如此狠辣的攻击下,时间一长,李世民终是躲避不及,一招不慎,就被单雄信的虚晃一槊骗过,被槊尖一下勾住了领口,整个人都被拖了下马。李世民还来不及站起,单雄信已然一跃下马,长槊一收,将他整个人拖至身前,槊尖穿过领口指向李世民颈喉,制住了他的要害。
  
  单雄信向唐军大呼道:「全部撤手後退!李世民已在我手!」
  
  身後的郑军欢呼震野,唐军则无不震骇,只好依言弃械後退,不敢轻举妄动。
  
  李世民心中一寒,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但他毕竟身经百战,旋即就冷静下来,双目像猎鹰一般寻找著任何可以脱困的机会。
  
  单雄主原来也是出身於瓦岗寨,眼下原属瓦岗寨的大将如程知节、秦琼、徐世绩等都已归顺李唐,因此李世民亦素闻此人之能。瓦岗寨出身的将领今天都没跟在身边,而自己麾下最骁勇的大将尉迟敬德又已经走了。经过刚才的交手,李世民自知今天带出来的五百精骑中无人可与之匹敌,於是只好硬著头皮说:「单将军,你瓦岗弟兄都投效了唐军。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单将军是当世良将,何不也投效我大唐,一展平生抱负?」
  
  单雄信眼眉一挑,冷哼道:「不要跟我提那些人!以前我们在瓦岗的主公是李密,他降唐却遭你老子设计杀害,他们怎麽反而效忠於杀主的凶手?他们如此不念情份,我单雄信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耻於与他们再作同袍!现在我们各为其主,我若放了你,就是对不起郑王!」
  
  「你众我寡,赢了也不光彩。」
  
  「难道小秦王你断我粮道、害无辜百姓活活饿死,那就是光彩了麽?再说兵不厌诈,你今日落在我手,就是活该!」他手里的槊又握紧了一些,尖端抵在李世民喉头轻轻刺进了一些,圆浑的血珠暂态从槊尖滚下。现在李世民哪怕是呼吸用力一点,都会有喉咙被刺破之危。
  
  单雄信眼里怒火中烧,似是对李世民怀著私人恩怨。他以只有两人才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就是你,就是你用花言巧语骗走程、秦一众兄弟……哼,一介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率领十万兵将,害我饿困围城,你何德何能?」
  
  李世民沉静而不失威严地说:「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李唐才是真龙天子所在之地。」
  
  「好大的口气!」单雄信更怒李世民这小子大言不惭,明明已经落入自己掌握之中,居然还这麽镇定威风,看来把他交给郑王之前一定要先好好地挫挫他的锐气。他笑了一下,在李世民的脸上打量良久,忽然在他耳边呼了口暖气,声音几乎是贴著李世民的发鬓发出:「小秦王,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哪。」
  
  李世民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吓了一跳,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不觉一阵慌乱。单雄信前一刻还是杀气腾腾,此刻面上却现出些许戏谑的神色。他又突然将勾著李世民衣领的槊往里一收,教他稳不住身形倒入自己怀中。李世民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抬起头来,却被单雄信顺手勾起他的下巴,像是对待女人一般。单雄信摘掉他的头盔,让众人都能看清他的脸,那手改为捏起世民下颚,让那张俊秀的脸向著众人展示般的扬起来。
  
  单雄信得意地大声笑起来,并以雄亮的声音朗声道:「好个美人儿!唉,这样的纤纤弱质,上战场来日晒雨淋不是太可怜了吗?这副身子能受得住吗?」他还嫌效果不够,竟用下身顶向李世民,态度淫邪地说:「何不让我把你抱回营里,张开双腿让我军的儿郎好好疼爱,吃的苦头不是还更少一点!」
  
  
  (待续)
  
  
  後记:
  感谢迪迪编辑!
  单雄信被偶写得好帅,他舞槊的动作亦是本篇中除H外比较细腻的,归功偶写时在看武侠小说的关系~(偶这人能写H,就是不会写打架场面)
  你们或许会问:单雄信是哪根葱啊?
  这个问题由很久以前的偶问了~这人以前是瓦岗军的,後来转投王世充,是隋唐十八好汉之一啦~(所以偶不敢把他写得太像淫人= =)
  这篇的单雄信其实也是个特别的角色,迟点再问问大家看不看得出他的特色!
  话说淫唐传真是”能玩什麽都玩了”似的,几乎是拿著一张H的清单逐一写,每天也有好玩的!!希望能好好满足大家的胃口吧!!
  大家有空要给偶留言喔~~偶喜欢看大家的留言啦~~!(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