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5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5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以後、以後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短短一句,再没馀地。尉迟敬德觉得这句话像是个报复,也像在耻笑他的感情。他不敢纠缠,迅速穿好落在地上那些简陋的衣物,还怕李世民会再说狠心的话般赶紧主动拜别:「殿下,保重了。」
  
  
  
  接著他跪了下来,对李世民作了个正式的宫廷叩拜:「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世民听罢痴痴地笑了。尉迟敬德早知他想当皇帝想到发疯,现在他冒死行礼,李世民本该感动,可是他更觉得尉迟敬德是在讽刺他为了当皇帝可以放弃自己的心。他根本从没觉得尉迟敬德说的话有任何一句是认真的,他对自己说什麽,都不过是为了玩弄他、摧折他。
  
  
  
  是这样吧?由当初他俯首称臣,到刚才说想自己记住他,以及现在口口声声说拜别、称他为皇,或许到头来都是假情假意。李世民甚至怀疑他其实只是声称会走,实际上却会在暗处监视著自己,看自己在夜里怎样寂寞难耐,在床上一边自渎,一边叫唤他的名字,然後他就会突然扑出来压住自己,色胆包天地用那双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抚摸,甚至用鞭子来抽打他。李世民想著想著,不禁狂笑起来。那样子实在太像尉迟敬德会做的事。他一直呆在那里,到回神之时,尉迟敬德已经远远离开了他、离开了唐营。
  
  
  
  金子散了一地,尉迟敬德一块也没拿走。後来李世民把它们全部埋在地下,就当给了尉迟敬德,大家不拖不欠。
  
  
  (待续)
  
  
  後记:
  嗯啊~大黑兔这部份完结了~洛阳三弄的第一弄。他是真的离开了吗?可怜的世民,现在已经越来越淫了啊。。。一整头淫兽。。。连怎样去配合对手都学会了嘛~!
  离开了大黑兔的小白兔世民的性生活到底会是怎样呢。。。这个问题连偶也在思考著。。。。XDDD
  写到这里偶对大黑兔也产生感情了。。。总想他能吃多点啊~!!(这人有能力又喜欢世民,最重要是世民也喜欢被他操!)
  可怜之前的杨广老程刘文静都没这样好命。。。原因。。。或许是因为偶放假能写多些字。。。这个热煎堆就让大黑兔捡了吧。。。。
  最近在念变态心理学,发觉淫唐传里写的很多动机和影响都跟所念的很像,比如说刘文静叫李世民控制别人,是想给他多点安全感如此云云,不过其实想法是错的,正因这样,李世民才会越来越多压力。。。
  我现在倒有个问题:到了现在,世民宝宝应该早就产生多重人格或精神分裂了吧?!!!=”=。。。。
  是偶高估了他。。。。。
  嗯!大家要留言给偶喔~~!!偶爱你们~




洛阳三弄(8)李元吉x李世民

洛阳三弄(8)
      ──『洛阳之战』改


直到入了冬,尉迟敬德仍是没再出现。李世民开始觉得尉迟敬德可能真的会永远消失在自己生命中。像他那样的人,大概一找到新的乐子後就会忘掉以前的一切。他在尉迟敬德的印象中会留下怎样的影子?大概就是……一个一旦被情欲冲昏便什麽都能做出来的淫货吧……

作为饯行的礼物,李世民真的是把他们的最後一次好好记在脑海里了。他之前所预料的都一一应验,特别在寒夜里,一个人在床上,就特别容易胡思乱想。尉迟敬德的面容在他印象中总是十分模糊,但是那具雄躯是怎样抱他、怎样侵犯他,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那次交欢的快感活像烈酒的後劲一般,一直延後到在後来回忆起时才出现。李世民每次想起那件事,总是不知不觉就泄了满手白液。那个软弱的他并没完全死去,但也只能在黑夜之中才能悄悄出现,隔著记忆,偷偷与尉迟敬德作那种淫秽之事。

「嗯……呜……」

他抑著声音,用著一种像是梦呓的声线呻吟著。帐里是全然的黑,只有他似有若无的喘声,身上薄被远远比不上尉迟敬德雄厚的虎躯,李世民有点耐不住寒意,禁不住,就想起被怀抱的感觉。

「嗯……敬德……再用力些……」

手又放肆地在两腿之间擢动,这夜李世民用著回忆,很快就得到了高潮。热液泄满手心,高潮之後,他才惊觉自己刚才好像喊了尉迟敬德的名字。

他从来不会叫敬德的名字,一方面不想那种真实的感觉将自己从分身中唤醒,一方面,是他不愿意在情事当中叫刘文静以外的名字……

刘文静……

他已有多久没想起过这个人呢……

李世民在床上白睁著眼,觉得眼窝发烫,下意识不停地眨起了眼。

文静,世民变坏了,还自愿跟你以外的人发生了关系。罢了,反正这身体早已变得如此肮脏,也不配你去关心它的贞洁了吧……既然是这样,何不用这身体去换取当皇帝的筹码……他跟尉迟敬德上床,不也换得了尉迟敬德的帮助吗?

李世民觉得这些话都是藉口。他明明,就是因为享受著尉迟敬德对自己的施虐才对他一忍再忍。

……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他的身体,喜欢他那样侵犯自己……

李世民受不住自己向刘文静撒谎,他咬了咬唇,实在觉得自己变得比想像中更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对刘文静的忠诚是否被长久的性爱所腐化了,想到近日这样频频不能自制地想著尉迟敬德来自渎,他就更恨自己,但也不能欺骗自己。

……他想念尉迟敬德。

李世民觉得心里郁闷。他从裤裆里抽出手来,慢慢调息呼吸,空气中隐隐散发著淡淡的精腥。他半合双眼,赫然发现自尉迟敬德走後,他的虚空感就一下子变得明显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营中,沉重的脚步声──是个男子。李世民一下子猛醒过来,赶紧收起他掬满罪证的手掌,在衣裤上擦拭。那一刻他还以为是尉迟敬德终於忍不住回来他身旁了,想继续但这是主帅的营帐,谁可以这样自出自入?果然他马上就从来者手中油灯的弱光下看见他四弟那丑陋的脸容。

李世民心情一松,他重重地吐了口气。语调马上转得不悦:「元吉,这麽晚了,怎麽不通传一声?」

「大家兄弟,难道元吉这当弟弟的想来看看二哥,也得通传?」

李世民不耐烦地撇过脸去:「有什麽事非得乘夜说。」

「没,就是来看看二哥,兄弟俩聊聊天。」李元吉脸上仍是挂著那狐狸似的假笑,他故作亲腻地作到世民床边,世民马上下意识坐远一些,李元吉见罢,将手中油灯抬到世民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但看二哥的眉眼,好像不大想见到我。」

李世民按住心里一句「我们没什麽好聊」。他只是想李元吉快些走,空气中还淡淡透著精液的味道,李世民也知自己春潮未退,恐怕元吉迟早会看出些什麽端倪。

李元吉忽然问起:「不知尉迟恭那粗汉被放逐後,二哥的心情可平服过来了?其实元吉一直觉得二哥心肠太软。像他这样谋反的人,早该杀掉!」

此话一出李世民就知李元吉此行是来刁难他的。其实自从上次尉迟敬德在大街上挫折过李元吉後,元吉便对他起了仇怨,因而觉得李世民是跟尉迟敬德有一腿,才会这样放肆。他早看不顺眼这道然岸貌的二哥,但自从发生刘文静叛变的事,他就得知了二哥喜欢男人。那时他年少无知,还未了解事情的重要性,但现在他已经十九岁了,再不是当天在东宫里因贪玩而附和大哥侵犯二哥的小儿。他知道要是他能好好利用李世民这个弱点,终有一日不只能将二哥这眼中钉拔去,甚至可以将二哥训练得唯命是从,而太子又不成气候,他李元吉就乘势利用秦王的势力,皇位还不是他的吗?以二哥这外表刚强内里懦弱的个性,要顺道从他身上讨讨便宜,也不是问题!

李元吉在心里狂笑,他阴险地打量著李世民不知如何应对的脸,又问:「二哥有後悔赶走了他吗?有想念他吗……那个英武粗壮的大将军……」

李世民意识到元吉话中有话,猛地一怔,却见李元吉在他身边咯咯地邪笑起来,身子靠得更近,几乎是贴在他耳边,耳语著说:「二哥别以为我听不到,刚才元吉就在帐外,居然听到二哥在叫那家伙的名字……」


(待续)

後记:
元吉段,这人开始穿插在任何一单元内,爆。
现在的元吉,动机不明显,其实偶想他的动机是”玩死他二哥”。从什麽方向嘛,从一个亲弟弟的方向。。。厚厚厚。。。
话说,贴在鲜网的这篇比贴在无名那边的详尽一些啦。
呃,大家有空要留言给偶喔~!你们的留言就是偶写文的动力~!!!




洛阳三弄 (9)李元吉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9)
        ──『洛阳之战』改
  
  
  李世民脸色倏地由红转白,他快捷地抽开了身子,欲盖弥彰地沉吟道:「……我、我不过是做梦……」
  
  李元吉夸张地大笑几声,猛然道:「定是一桩春梦了吧……!」
  
  李元吉倏忽抓起李世民的左手,世民那修长的手指上仍有黏著些腥液,指根之间甚至带出了数道银丝。李世民被抓住罪证,吓得他一时间只晓得用蛮力来拉扯,想把手抽回来。但李元吉天生神力,扯得李世民手也痛了,纠缠之间,李元吉忽然把手含在嘴里,疯狂地舔吃著其中的腥液。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李世民全身一僵,他倒抽口气,听见李元吉舔啜时发出了淫秽的水声,他满脸邪笑地说:「很腥呢……这就是二哥的男精的味道……」
  
  李世民这才一下将自己的手抽回来,马上就死命的用衣衫擦著,想擦去那种充满情欲的触觉。他才想逃开,李元吉却拉住他的手,逼他靠在自己身旁,还逼他听自己说话:「其实元吉早知二哥对这黑炭头情有独锺,还好他现在滚蛋了,要不若然又重覆刘贼那种事儿,就不好了啊!」
  
  这下连元吉都看出他喜欢上了尉迟敬德了。李世民心中一紧,元吉却不肯放过他,不止不放他的手,还用著一种下流的声线来重覆道:「二哥在想著部下来自慰……真是……太淫乱了……我的二哥,我们的常胜王爷,竟会想著男人来自慰……」
  
  「住口!不要乱说──」
  
  李世民不住地摇头、挣扎,想摆脱开李元吉的攻击。但他有说错吗?没有……没有!李世民其实已然接受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实,但是这事实只能埋在心底,从别人口中说出时,这事实仍是会像一根棍子般迎头棒喝!而现在这个揭发他的人,还要是自己的亲弟!!有什麽比被後辈辱骂「淫乱」来得羞愧?眼下,他却真个是淫乱得连亲弟也可以这样侮辱他……
  
  受著这样的言语侮辱,李世民的身体不可自控地热了起来。过於亲腻的动作让他快要滚腾了。体内的情欲又回了头,像一把火般在颊上燃烧著,当然还有那吃不饱的胯下之物。李世民紧咬著唇,很快就不说话了。一方面为了调整呼讷,一方面是他知道若他现在再说否认的话只会是欲盖弥彰。这弟弟又一向受软不受硬,他索性放弃挣扎,李元吉果然很识相地放开了他,嘴上的笑容却是更深了。
  
  李世民冷冷地说:「说,你想怎样威胁我?」
  
  「唉,二哥怎麽总这样看我?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