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4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4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话说本回这体位偶本人是有尝试过看看能不能做出来的(当然是指自己一人试这动作而已!),基本上要小受做出这差不多是拉成一字马的体位,需要像世民这般柔软的筋骨才能做到啦。。。要不应该会把大腿根拉得很痛。。。而小攻也要像大黑兔这种雄猛雄猛的才能站稳,不然一定会脚软喔~~
  其实站著H(还要是面对面)没什麽好处说。。。特别对耐力好的人来说,会站到脚软也未能弄出来吧。。。。
  大家要多多留言喔~~希望大家也有越来越喜欢大黑兔吧~~~




洛阳三弄(6)尉迟敬德x李世民(严重慎入!)

  
  洛阳三弄(6)
        ──『洛阳之战』改
  
  
  粗极巨极的阳物毫无预警地贯穿了他,李世民简直但觉像被桶了一刀,五脏六腑都倒了位,好不容易勃起的阳具立即软下,瘫软在腿间。一阵呕吐感後,快意、痛楚,都在霎眼之间就被分清。李世民惊觉他竟没因被插入而兴奋,明明过往,他的身体都是那麽喜欢尉迟敬德的巨根,甚至可以靠著被抽插而射精。可是从他阳物颓去的情况来看就知道,他并没享受著这一切。至少,不是这一次……
  尉迟敬德把他瞬间里的表情都看清楚了。他先是张口惊呼,马上就痛得皱起嘴脸,不适应的身体经过一阵痉挛,然後才慢慢放缓,他张眼之时,目光已变得迷茫。
  「殿下,痛吗?」
  李世民眨了眨眼,醒醒脑袋,故意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不痛……」
  「……你骗我。」尉迟敬德一手托著李世民的腰,一手抱著他的腿特意用力捅了一下,弄得李世民痛至双眼反白,眼角冒泪,尉迟敬德才续道:「现在,告诉我有什麽感觉。」
  
  
  
  
  
  
  此段意识不良,请移驾至:
  wretch/blog/logyichan&article_id=14148911
  
  
  
  
  
  
  原来一直以来,他所蒙住了的双眼都是流露著这样伤痛的神色麽?
  尉迟敬德觉得不可置信,为了验证,他又用力冲世民前列腺处顶了一记,李世民整个人紧缩一下,但身体的波动都传达不上五官。随即,他又回复了那颓靡冷感的表情,痛楚全由一双剑眉盛载,紧紧的皱著。
  「殿下……痛吗……」
  就像快要被撕开两边那般……那麽地痛快……
  其实就连李世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那个一向敏感而淫荡的身体会得不到愉悦,只感受到痛楚。说到底这已经是最後一场了,李世民,不要这样,你是快乐的,你这个肮脏的身子,不是最喜欢被这样对待麽?是不是自己一天还是李世民,还是唐国秦王,他就没有得到肉欲的权利?他已弄不清自己是讨厌还是喜欢,心里只有强烈至极的恐惧。他害怕就连尉迟敬德这个唯一能让他解放的怀抱都会失去,然後从今以後,他就要好好地当一个万民景仰的王爷、一个假道学、欺骗自己的意愿的皇帝……
  「很痛吧,殿下……我要你把这些全部都记著……我是怎样弄痛你,你不能忘记……」尉迟敬德抚上李世民的胸口,用手心去感受他的心跳。他乾脆低头吻了李世民,不让自己看见那双快要流泪的黑眸。大手慢慢往下游,覆上李世民的手,取代他不妥当的手淫动作,同时缓慢而有技巧地推动著阳物的前进。多次的欢爱让尉迟敬德变得非常熟悉李世民的身体。转眼间欲火就被撩起了,但这却让李世民觉得更难受。那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他是怎样淫荡不堪的人,尉迟敬德明明都知道,他也该知道要他记著这些感觉无疑是容易至极,李世民几乎可以预想这些记忆在将来的日子里会怎样一直一直的折磨他,在寂静无声的夜里,侵入他的梦,害他被欲火烧得遍体鳞伤,却无人可来解火。
  尉迟敬德由始至终也不过是想戏弄他,就是离开了,也要继续折疼他的思绪。李世民实在想不通为什麽自己会甘心为他把玩,就是现在这情况,也是他一手造就而成──
  李世民乘著尉迟敬德撤出,不禁脱口问了:「为什麽要这样折磨我……」
  
  
  (待续)
  
  
  後记:
  大黑兔的柔情~噢嗯~想他虐了那麽多回,难得柔情的一回其实也挺虐= =
  再看世民宝宝。。。。那个淫荡啊。。。。不过仍是很倔强的。。。若他不是那麽倔强,描述大黑兔插入自己时的感觉,应该像是这样:
  「噢~嗯~~!!好大好粗的鸡巴,快要插破偶的小淫穴了~!啊!啊!敬德~!太爽了!!快用你的大炮干死偶吧!!」
  。。。。。。。。。(抱头)
  这种情况是永远不会出现的。。。。呃,话不说那麽满,总之是暂时不会出现就是。。。。orz
  另外:「如果你以为这会很快了事,那就大错特错了。」
  不知有没有人认得出这句是取自哪儿的台词?是最近的一套西片啦。
  话说,偶今天终於在机缘巧合下为写淫唐传而买了参考书!是漫画来的!!里面那个世民。。。萌死偶也。。。。!!下次一定要贴图出来给大家看喔!!!
  因为上学的关系,所以文会写得慢了。。。大家要体谅偶啊~偶还是会每天上来看留言回留言的~~~!!所以大家要继续来坐喔~!我爱你们!!




洛阳三弄(7)尉迟敬德x李世民(严重慎入!)

  
  洛阳三弄(7)
        ──『洛阳之战』改
  
  
  
  尉迟敬德微微抽开,这时的李世民已经进入了高潮的前奏,一整个人摊软地倚後,右手举起抓住身後柱子,左手轻握著湿漉的分身,红嫩的龟棱溢出晶莹的露珠。他人全身都泛著一种迷人的淡红,麦色的胸膛一起一伏,满布薄汗,油灯的火光打在上面时层次分明的肌肉随著呼吸而逐一反光。明明是个成年男子,而且还是十万儿郎的主帅,却会不自觉地摆出这种魅惑的模样。尉迟敬德觉得李世民身上每一处都在勾引著他,就像初次见面,那种想要侵占他的感觉有增无减,只是当初他只想要从这尤物身上得到肉欲的快感,现在,他的愿望已经不是那麽单纯。
  
  
  
  尉迟敬德重重的吐了口气,他腾出一只手,托起李世民脸上,拇指轻轻抚过他眼窝。尉迟敬德用了一种沙哑得近乎脆弱的声线说:「或许敬德也不过跟别的人一样……都只是希望你眼里会留有我……」
  
  
  
  李世民听罢,张大了双眼,忽然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大笑几声,良久才能平静下来,用冷淡得叫人心寒的语气说出几个字:「……不可能。」
  
  
  
  尉迟敬德本来以为李世民会喜极而泣,或至少是会挽留著他,不再舍得他走。可是李世民却依旧木著脸,顶多是嘴角挂了个虚假的笑容。
  
  
  
  结果他只是云淡风清地说:「李世民眼中从来只有天下。」
  
  
  
  其实答案谁都清楚,无论怎样,李世民这个以天下为目标的男人,再也不会让自己动情。
  
  
  
  或许结果实在太过呼之欲出,尉迟敬德完全没有表现得痛苦,只是有些无奈,无奈当中也有些不甘。原来他连程知节都不如,李世民他,并没有为自己流一滴眼泪。
  
  
  
  最後的最後,他只好用回那种下级对上级的语气,恭恭敬敬地说:「敬德向秦王提出最後一个请求。」尉迟敬德大手覆上了李世民的双眼,将他带回那个没有视觉的环境,在他耳边,向他低声命令:「现在,忘记你的身份吧。」
  
  
  
  全然的黑暗让李世民视觉以外的感官得到主导。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味,都让他记起那个身为弱者的他是怎样一次又一次地得到高潮。李世民像一头小动物般轻轻颤了一下,肩头缩了起来,尉迟敬德自然而然抱紧了受惊的他,让世民安在自己怀中,接受他的施暴。
  
  
  
  尉迟敬德粗黑的肉根再没留情,麻辣的推进、抽出、再插入,速度渐次加快、加重,就是这种最片面的感觉让李世民的身体记起了交欢的愉悦。尉迟敬德的攻略狂暴如飓风,抱著李世民最容易被触动的肉体,疯狂地贯捅著、攻击著李世民体内那一小处。李世民几乎觉得这样的施暴根本不会有完结的一天,他终於抵受不住,放声叫了出来。
  
  
  
  「啊……啊………啊!!!」
  
  
  
  是种连他自己听见也觉得不堪至极的声音,但他的身体却想得到更多。或许他真个是想把这样的感觉好好地记下来,用来当作日後在夜深时份的自渎工具吧。狂烈的冲刺令李世民再稳不住身形,他本能性的伸出手来抱住尉迟敬德,腾热的肉体紧紧贴著尉迟敬德的雄躯时只有变得更加滚烫,而那一直处於僵持状态的男根就被夹於两人的腹间,用汗水和淫液作为润滑,随著上下的抽动而被磨擦著。痛感仍然丝毫没有消失,但是,他已不想停下来。
  
  
  
  李世民想,倘若尉迟敬德是现在说喜欢他,他或许就会像一头发情的母狗般热烈地回应他对自己的爱。他的这个分身承受了自己所有的空虚,可惜尉迟敬德不会选择去爱这个弱势的他。他是要李世民张眼的时候,将他留在眼里,而不是被蒙著眼时,用这淫荡的身体去拥抱他。
  
  
  
  「嗯……哈啊………」
  
  
  
  他已不必尉迟敬德去掩他双眼,他主动将脸埋在尉迟敬德肩膀上,好使他腾出一双手来抱住自己,作出最後的挺刺。他人就连张眼的勇气都没有,他只想用身体去记住这一切,让他的身体替他的双眼赎罪。
  
  
  
  「……快些……再插深点……」
  
  
  
  痛楚让李世民的双手狠狠地在尉迟敬德的虎背上抓出了红痕,这没有影响到尉迟敬德的攻略,反而让他更是兴奋。一下一下的冲撞都烙入了李世民脑里,最後一记,尉迟敬德的昂扬化成了利刃,将李世民那个弱势的分身狠狠捅死。李世民脑里一片空白,及後便感到体内涌出了一道热流,尉迟敬德果真如活像杀了人般重重吐了一口气,然後全身发软,抱著李世民一起倒在地上。李世民他慢慢张开双眼,发现自己的分身软软伏在腹上,虽然已是被淫水包裹著,他却一直没有得到高潮。
  
  
  
  最後的一次,竟然也是只有单纯的痛楚。
  
  
  
  李世民有点自嘲的轻笑一声,马上便唯恐走避不及地从尉迟敬德怀中爬出,披起斗篷,将尉迟敬德和自己的身份分隔开来。
  
  
  
  他倚柱而坐,脸上春潮未退,吐纳也未恢复,只晓得大口大口的呼吸。他没再多看尉迟敬德半眼,侧著脸望著一角,神色像个无知少年。
  
  
  
  他微微张口,说话动作不大,语调却与表情完全相反,充满著主帅的威严。
  
  
  
  「你以後、以後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短短一句,再没馀地。尉迟敬德觉得这句话像是个报复,也像在耻笑他的感情。他不敢纠缠,迅速穿好落在地上那些简陋的衣物,还怕李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