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14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14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爱的世民宝宝,终於守得云开,写这篇写到偶真的哭了啦,可能写太久,一见到大黑兔和小白兔重逢就感动了啊。。。(虽然部份是因为太困所以流眼泪,爆)
  写虐身时偶还没知没觉啊= =
  话说,其实在王世充那边受了那麽多苦,也不过单单是为让大黑兔见到时会心痛。大黑兔才是罪魁祸首咩~!
  现在正避免可爱的世民宝宝变成可爱到爆的平胸世民宝宝。。。汗。。。偶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抓狂貌)
  就这样,以下也请大家慢慢享受(短暂的)糖糖吧!有空要留言给偶喔~(心)




洛阳三弄(21)尉迟敬德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21)
      ──『洛阳之战』改
  
  
  
  李世民捂住嘴难堪地说:「别……我很脏……」
  
  李世民缩瑟著身体,合拢起双腿,尽最大能力将脸藏在膝间。尉迟敬德隐隐看见那红肿的後穴,这个柔嫩的地方就是连尉迟敬德自己也不忍肆意伤害。世民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稚子,事实上不过是在逞强。一个涉世未深的世家公子,不仅被人强逼灌尿、甚至口交,就连私处也受到这样非人道的虐待。这一切对他来说实在太残酷。
  
  「那帮禽兽……!」尉迟敬德不禁怒骂出来。李世民身体有伤,退得不远,尉迟敬德只消身子一伸就将他抱了回来。李世民不断挣扎,但哪里避得过尉迟敬德的吻?尉迟敬德轻易就将他制服在怀内,执著地追著世民一双唇来亲吻。
  
  「呜……不……不……」
  
  「别乱动。」
  
  他低唤一声,世民稍稍吓住了,只好任由尉迟敬德的舌头长驱而进,舔进他的口腔里,不放过每个角落,就连齿缝都细细的用舌尖舔过。尉迟敬德知不知道他在干些什麽!他在吻自己……尉迟敬德明明知道自己被那麽多人侮辱过,已经是那麽肮脏,竟还要吻他……
  
  鼻子渐渐发酸,要不是尉迟敬德在吻著他,世民知道自己一抿起唇就会哭出来。尉迟敬德不是没有吻过他,可是过去的他待自己就像对待猎物一样,不是啃咬就是厮抓,何曾像现在这样,认认真真的吻他。
  
  为什麽要这样对他……
  
  世民渐渐觉得透不过气来了,口腔里尉迟敬德的舌头将自己的舌头挑起,来来回回地舔弄舌底和舌面,一边还吸啜著,两人的涎液都被他吸到口里,但还是一些自嘴角溢出。尉迟敬德就像在给他洗涤刚才留下的骚味一样将他的口腔舔得乾乾净净,若不是看到世民的脸因缺氧而越来越红,也舍不得放开。这是他们分别之後的第一个吻。尉迟敬德这才发觉自己原来是如此的想念李世民。自离开之後,别的男子再也提不起他的兴趣,就是跟些小倌凑合著相好,也不禁想起李世民,特别是他那双故作冷淡的眼眸。此刻李世民的双眼已然噙满泪水,只是他太倔强了,就是双眼都通红了也不肯让尉迟敬德看见他掉泪。他深深的呼吸,呼吸中带著浓重的鼻音,良久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尉迟敬德……你这到底算什麽……」他重重吐了口气,气若浮丝的说:「……别对我太温柔……好吗……」
  
  尉迟敬德听罢不但没放开他,反而又亲上他的脸颊,这次由脸开始,慢慢往下舔去,舌头沿著一道道鞭痕来回的舔。尉迟敬德掬了一把水,撒在世民胸前,又继续舔下去。痛痒暧昧的感觉让世民全身酥软。这份温柔让他饱受折磨的肉体轻易就妥协了,迅速被快感所侵占。他多麽想任由自己的双手就这样抱住尉迟敬德,让他将自己熔化在他的怀抱内。但他明白自己已不是以前的李世民,用这麽污秽的身体去骗取尉迟敬德对自己的温柔,实在太可耻了。李世民好不容易才抑住想从唇间泄出来的吟声,摇了摇头:「尉迟敬德,你明不明白我在说什麽……」
  
  尉迟敬德稍稍抬起头,望进世民的眼眸内,低声说:「从今以後,殿下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了,有敬德保护你。你哪里痛,敬德都为你疗伤……」
  
  ……有敬德保护你──
  
  李世民清清楚楚听到这句话。这句话的每一个字,先是像糖一样自心里泛开,然後却马上化成利刃,一下下都直割入他的心坎。李世民紧咬著下唇,再也无法忍受这心如刀割的痛,一张口,自嘲也似的狂笑便脱口而出,他笑了几声,幽幽地说:「你以为这是在给我疗伤吗?你只是在伤我更深……!!为什麽不像以前那样用力打我?可能那样的话,对我来说还好过一点……」
  
  他见尉迟敬德没有动静,就执起他的手,用力拍打在自己身上。他那俊秀的脸上犹带著冷笑,可是与此同时,泪水却不住的流下来。尉迟敬德反手将他按住,制止世民自虐的行为,以从所未有的低下的姿态恳求:「殿下,敬德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
  
  「为什麽不……我李世民……说到底不过是个贱种……」
  
  他是个会为了活命就跪在敌人脚下,摇尾乞怜的贱种……
  
  李世民知道自己其实是在迁怒于尉迟敬德,明明他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自己。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没做过那样低贱的事,甚至连那样的念头也不要出现。可是当死亡到来,他还是不能自制的……想活著,想好死不如赖活……
  
  「世民……」
  
  尉迟敬德首次直唤了他的名字。那温热的舌头继续在世民身上游走,经过他的腹部,舔入脐眼,来回扫著敏感的下腹,他感受著舌下这身躯怎样受著他的舔弄而轻抖。李世民轻声喘著气,低头望著他,大概是不解他为什麽还要为自己做这样的事。世民一直想缩回去,但年青的身体怎麽也抵受不住这样的逗弄,一点一点的在尉迟敬德的怀中盛放了开来。
  
  「啊……别……」
  
  李世民的身躯在大石上扭动著,腰腹以上袒露在日光之下,肌肤上还啜著水滴,如无数钻石般随著他急速的呼吸而闪烁生光。腰腹以下的肢体被溪水轻轻地冲刷著,水中的双腿显得柔弱无力。尉迟敬德注意到世民被粗暴削过的耻毛,摸上去,还是刺手的。这一下让李世民想起被凌虐的事,他身子反射性地一缩,几乎又想把自己藏起来。尉迟敬德却将他双腿大大分开,还突然从腰间拔出随身的小刀,说:「我给你理了它。」
  
  这一来,李世民只觉尉迟敬德其实也不过是想玩弄他而已,不禁就冷笑起来:「你觉得我的羞辱还不够吗?」
  
  尉迟敬德沉吟了一会,才说:「我不想你身上留有别人玩弄的痕迹。」
  
  此话声音极低,未等世民会过意来,他已俐落地把世民胯间遗留的乱毛削去。在溪水的冲洗下,那处登时变异常光滑滑,那没有毛发的身子就像初生孩童一样,阳物完全暴露在尉迟敬德眼底。经过一轮挑逗,李世民那处已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嫩红的龟头如小荷才露尖尖角地挺出水面,沾著晶莹的水珠。没了阴毛的遮挡,阳根显得更为硕大,在水流中微微抖动著。李世民羞得想找个洞躲起来,但这羞怯的感觉跟在王世充面前时完全不一样。因为尉迟敬德已太清楚自己,被他这样审视,虽然羞耻,却没有痛楚。或许是他知道尉迟敬德不会伤害自己,也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才能这样放浪形骸。
  
  尉迟敬德也发现他虽是羞得双颊通红、却仍然乖乖地保持著双腿张开的动作,知道他心里开始妥协,不禁就带著命令的语气说:「这个身体,只可以让我看到、只可以让我来疼爱。」
  
  他双手托起世民的腰肢,让世民下盘离开水面,然後竟低下头,深深往那光滑的私处吻了下去,还特意在毛根上厮磨、舔弄。李世民也被他吓了一跳,那个肮脏的地方,他竟然那麽珍惜地吻著、舔著。他从未想过他也能享受到这种快感,特别是当尉迟敬德的舌头舔过顶处的冠沟时,那种像电亟的快感,足以让他全身颤动,难以自持的呻吟出来。
  
  「啊……嗯啊……敬德……」
  
  强大的快感让他不知所措,他已很久没发泄过,现下得到尉迟敬德恰到好处的逗弄,整个人都变得异常敏感,特别是下身,尉迟敬德每舔弄一下,快感就直直蹿上脑门。他很熟悉这种情欲的感觉,如同尉迟敬德也很熟悉他一样。尉迟敬德握著他阳具的根部,五指一松一握,轻轻揉捏著久未发泄的春囊,舌尖在红润的龟棱处徘徊著,从周边的软沟开始,打著圈舔进中心的马眼儿,在马眼的周边打旋,再突然往里面戳一下。那种奇异的感觉弄得世民整个人一颤,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融掉一样。他又禁不住逸出甜腻的吟声,下意识的弓起身体,阳根已经硬得发疼,想得到更多的抚慰。渗出的淫液跟尉迟敬德的唾液混在一起,尉迟敬德轻吻著他的龟棱,低声说:「我的心意,殿下早该知道了吧。就是装著不知道,也骗不了这副身体……」
  
  他想念著他,喜欢他这样的逗弄……想要他,锺情他。
  
  (待续)
  
  
  後记:
  迪迪说这次的糖不是小小的糖。偶总觉得其实还能更糖,不过偶双手不会打出来的。。。XD
  想起来,世民宝宝已经好久没被人好好抱过了啊!(呃,严格来说那麽久以来他有被人好好疼过吗?)不过,大黑兔你快点搞定吧,偶要快些开东宫篇。。。
  大家还记得好久以前有一篇大黑兔x世民,是大黑兔叫世民做娘子的?这一篇。。。如果要写就要重写,不过最好就是全部斩了啊~~偶不要写甜文了~~~(抱头痛哭!)
  大哥你快些出来救偶吧orz
  最近处於缺货时间,快江郎才尽啦,大家想看些什麽体位呀,情节呀,不妨告诉我喔!谢谢大家~!!
  有空要留言给偶哦~!(心)




洛阳三弄(22)(完)尉迟敬德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22)
      ──『洛阳之战』改
  
  
  
  几乎是一下子就得出了结论,李世民却不敢面对自己的想法。他侧著脸不敢看尉迟敬德,这时尉迟敬德手里一送,竟抚到他伤痕累累的菊穴上。李世民吓得惊呼出声,当下什麽可怕的回忆都一同涌了回来。他下意识躲开尉迟敬德,整个人腾了起来,狂叫起来:「不!!别碰我!!」
  
  尉迟敬德也听话地停住了手,改而温柔地抱住他的腰,贴住他的身体说:「我不是要弄痛你,但里面的东西──不弄出来不行的。」
  
  尉迟敬德是情场老手,清理的手法已是十分纯熟。为了让世民放松,他卖力地舔弄世民身上的敏感点,当他含住世民的耳垂时,果然就让世民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世民自然而然抱住尉迟敬德的身躯。尉迟敬德庞大的身体就像屏障一样,将世民紧紧保护著。尉迟敬德还穿著牛头裤,可是此刻耳鬓厮磨,他人又浸在水中,裤内男形都显露了出来,在麻色的裤子下,淡淡透著肉色。这东西在世民身上来回擦动著,还未全硬,但已顶住他的腰腹,还叠在他的男根上。那热力传到了李世民身上,弄得他耳根都发红了。尉迟敬德知道他已让世民分心,就马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