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13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13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咳……咳啊……」
  
  李世民呛得狼狈不堪,他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受著郑军拳打脚踢,一个郑兵还嘲笑道:「我道秦王爷有什麽了得,还不是贱得要喝我们的尿、用我们的尿来洗澡!」
  
  「听说这骚货专吃男人的鸡巴,要不你以为这张口长得那麽好看是作什麽用?」
  
  郑兵把阳具放进世民口里,要世民给他舔乾净。却见世民英俊颓唐的脸上滴著尿水,就连睫毛上都是明黄的水珠,明明下贱至此,却一副清高冷淡的模样,不禁惹起了众人挫折他的兴趣。众人争先恐後走上去,各式各样呕心可怕的阳物在李世民口里又出又入,甚至插进他喉咙深处,射出淫液。那种男人胯间的骚臭味已经跟尿味分不开来,李世民直想反胃,却被郑军按著头颅,逼他将灌下去的尿液和精液吞下去。郑兵哄堂大笑,用丑陋的阳具去擦他的脸。而李世民就像一个玩偶一般任他们舞弄。他早已失去生存意志,一个垂死之人,也不在意那点屈辱。他敢保证就算现在有人来救他,看到他这满身是尿、下贱不堪的模样,也认不出他是秦王。
  
  他又可有想过自己会下贱如此……想起昨天的事,他还是不敢相信是他自己主动在王世充跟前跪了下来。所谓盗者为贼,无论本意如何,他自甘堕落,就等於将自己标签成婊子了吧……
  
  终於有人将注意力放到他双腿之间。一双手粗暴地将他下身翻了过来,扯起他一条腿,让他的後穴暴露在众人眼下。饱受摧残的後穴变得肿胀不堪,像含苞待放的蔷薇花蕾一般。世民无力地躺在地上,喘息不止,黑发乱披,一身湿漉。其颓然弱态,谁不动心。卒之有人忍不住跪到他身後来了。李世民也知道这是必定会发生的事。他倒觉得好笑,他的身体都已成了这个模样,这个样子……竟也还会引得起男人的性欲……
  
  郑兵已如箭在弦,其众呐喊不断,世民都心死,这时众人之後却传来一个男子的呼喝声。郑军被男子一喝,马上静了下来,就是他身後的人都马上退开,让男子走至前来。这人赫然是单雄信。
  
  「你们在做什麽!军纪都忘得一乾二净了麽?」
  
  李世民见著他,先是一愣,马上就冷笑起来。心想他总算赶得及来看他折堕的模样,甚至……来在他身上分一杯羹……
  
  单雄信垂眼望见他满身尿水这下贱的模样,却没再多说,只是叹了口气,举起长槊,直指世民,低声说道:「李世民,你受的苦也够了。你愿意的话,本将军可以在这里了结了你,免你活受罪……」
  
  李世民当下一个激灵,双目暴睁。到了,他的终结……其实死对他来说实在未尝不好,难道躺在这里受别人凌辱,会比死掉更好?
  
  可是……他不想死……他不要死………!!
  
  为什麽来到这里才要他死,还死得那麽没价值!他不会愿意,但是他能怎样做?李世民望著枣阳槊那泛著冷茫的尖端,想到这东西将要刺穿自己的心脏,而他一生中却毫无所获,就当下打从心底的颤抖起来。那一瞬间,他有种冲动,想手脚并用的趴下,抬起屁股,做什麽也可以,只恳求单雄信能放过他一条贱命……
  
  郑军在旁叫嚣不断,宜不得他能快些死去。李世民已经没有閒想的时间了。只见枣阳槊在他眼前一晃,李世民还来不及闭起双眼,恐惧在一瞬间并发出来──
  
  「呜啊啊啊啊!!!!!」
  
  
  (待续)
  
  
  後记:
  考完试後大放送~贴多一些~!好像考得不错~!本来说昨天贴,但考完回来手残了,脑细胞也没了一半,所以没贴,对不起啦~
  偶觉得,『敬酒』(指多人射尿)就是H中一个特别的情节。出现灌尿就一定得射得小受满脸满身也是!可怜世民,可是连口交也没做过啊。。。(淫唐传浩浩15万字,偶也保存得他上面的贞洁到现在,真是太神了!。。。可惜被些路人抢了鲜,惨)
  世民还是强烈恐惧死亡的。。。偶倒喜欢这设定,没别的小受那麽大义凛然了吧~一代明君,还是该让人鄙视的弱点才对!(←啥理论啊)
  不过这样一时又想死又怕死,好像有点拿不定。。。(汗)
  之後的世民会怎样呢?请看下回分解~!
  大家有空要留言给偶喔!!无论是说”不够虐”还是”太虐了”偶也是喜欢看啊~




洛阳三弄(20)尉迟敬德x李世民

  
  洛阳三弄(20)
      ──『洛阳之战』改
  
  
  
  喊声却是从单雄信身後发出。
  
  说时迟,那时快,李世民只觉眼前一花,却见单雄信一个翻身,长槊往後刺去,暂态已是一片刀光血影。众人都吃了一惊,连忙回顾身後,只见一骑健马奔突而出,马上骑者赤裸著肤色黝黑的上身,手执单鞭,势如破竹的将挡在马前的士兵击倒。一鞭挥去,五六人应声倒下,身上皮肉都被那竹节鞭掀下。
  
  他高声喊著:「你们这群走狗,胆敢伤我殿下,我尉迟敬德今天就要你们通通脑袋分家!」
  
  李世民猛抽了一口气。
  
  是尉迟敬德。
  
  他实在万万想不到此生能再见到他,一时也只晓得呆在当地。单雄信反应也是极快,连忙上前迎战尉迟敬德。可是尉迟敬德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都远远优胜於他,挡格单雄信之馀还能分心斩杀其他小兵。只见尉迟敬德杀得双眼通红,有如魔鬼附体,近在身旁的小兵都被他打得头颅爆裂、脑浆横飞。李世民呆若木鸡的望著他,一时之间也吓得不懂反应。尉迟敬德虽是勇猛,却又何曾如此疯狂?这时就连单雄信也招架不住,他连声叫唤馀下的士兵撤退,可是尉迟敬德发疯似的追上他们,一个接一个活活打死,一万多人的郑军竟只有单雄信一人凭著马快而逃脱。不过一柱香时间,刚才还在肆意玩弄李世民的郑兵都已成了死尸,一个个趴在地上。李世民这才晓得松开屏住多时的一口气,抬眼看著尉迟敬德屹立在不远处,眼望单雄信逃走的方向,大口大口气的呼吸著,似是在犹豫是否该继续追赶。但他还是决定停下,猛然回首,与李世民四目双投。刹那间,羞耻的感觉从世民心底直涌上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这模样有多狼狈。他几乎是反射性地想逃走,但才一动身子马上又倒了下去。他的身体已经伤成这样,根本连站也站不起来。但他还是挣扎著想站起来,尉迟敬德扑上前抱起了他。李世民以为他还能将他挥开,就算是力气不足,也会尝试著推开他,但想不到身体才被抱住,他整个人就软了下来,这一天一夜间所忍下来、强作献媚的屈辱之情,一下子都借著泪水倾泻而出。他已没有心思去问为什麽尉迟敬德会在这里,昨天发生过的事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脑里一段段浮现出来。又想起刚才被侮辱的情景,以及那个想要求饶的想法,李世民实在羞耻得无地自容,却也不知为何自己能厚颜无耻至此。他终於哭了出来,双眼无助地睁著,全身绷紧,泪水像无法受控般奔涌而出。他把自己埋在尉迟敬德怀里,不敢看他,也不敢说话,只是死死地抓著他宽厚的背部,紧紧地抱著他,也没理会身上的伤。
  
  他一时之间就只晓得无声地颤动著双唇,几近喘息般「敬德……敬德……」的叫著。
  
  尉迟敬德双眼慢慢在他身上流览著,所到之处,皆是触目惊心的鞭痕,要是平常人,大概早就一命呜呼。他也看到世民的後穴红肿外翻,心知他被侵犯过了……尉迟敬德就是在以前鞭打世民时,也不会舍得对他动真劲,惟恐伤了这美好的躯体。现在看见他被蹂躏至此,实在是又气又痛。他想起以前李世民是怎样趾高气昂地说自己要做皇帝,即使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还要强装冷静倔强的模样,不由得更是怜悯起来。李世民眼下这弱态或许只有他才知道吧。当今秦王,外表风光强悍、所向无敌,然而那面具之下不过是个脆弱不堪的孩子。
  
  「殿下……已经没事了……」
  
  他小心拨开附在世民脸上湿漉漉的发丝,凝望著他充满惊恐的眼睛,他的声音轻柔得让李世民觉得在做梦。世民也实在是害怕这不过是个梦,只怕一觉醒来,他就会发现自己在洛阳的城墙上,在唐军儿郎的眼底下被砍去手脚……想到这里,他不禁把尉迟敬德抱得更紧,口里喃喃地说:「敬德,带我走……带我走……我不要死……」
  
  尉迟敬德也不嫌脏,把他抱到马背上,尽量用身体包裹著他,单手驭马。李世民将他抓得很紧,抓得他背部生痛。他好不容易才把世民带到附近一条溪涧旁,溪边有两具郑兵的死尸。尉迟敬德刚才就是在溪水里洗马时,听到他们谈及世民。尉迟敬德连衣服也顾不得穿、马鞍也顾不得上,就赶了过去。若非如此,恐怕再慢半分,李世民就回天乏术了。
  
  尉迟敬德勒停马匹,小心地将世民抱下来,李世民如梦初醒的望望四周,竟连连摇头不愿走。
  
  「敬德,这里还不行。再走远些……求你,求你……」
  
  从前的世民从不轻易求饶,可想而知这次俘虏事件对他的伤害有多大。但现在世民这样的身子又怎斗得过尉迟敬德。尉迟敬德轻易就将他横抱而起,一步步走进溪中。初冬的溪水冷冽彻骨,先是浸到世民的臀股。李世民当即痛呼起来,全身一震,反射性地又抱紧了尉迟敬德。尉迟敬德停住脚步,耐心地等待,让世民适应了,才又往水深的地方走去,直到世民整个身体浸在水里,水位漫到敬德的腰间。他找了一块大石,正好可以将世民平放在上面,让他的头部露出水面,颈部以下浸在浅水中。这下尉迟敬德总算看见世民整个身体了。世民黑色的长发在水里飘荡,脸上有微红的掌印,胸膛和下肢都满是鞭痕,右臂上有个很深的伤口,耻毛被削得参差不齐,後穴红肿外翻,定是受了很可怕的虐待。李世民实在受不了被敬德这样看,他下意识地缩了起来,但又被尉迟敬德拉展开来。
  
  「殿下,难道你想死不成?」
  
  世民马上摇头,尉迟敬德就说:「那就让我看看您哪里伤了。」
  
  他腾出双手,在世民身上轻轻揉搓,洗去上面的血块,按摩瘀伤。方才尉迟敬德赶至世民跟前时,他已是浑身尿液,双腿还大大张开,一副准备要被人侵犯的模样。在这之前,也不知受过了多少的苦。尉迟敬德疼惜地给他洗脸,手掌抚过他精致的脸孔。当他抚到那双唇时,忍不住亲了下去。久违的触感好像与以前有些不同,现下世民的唇上一阵腥味,甚至还有一阵咸骚的味道,尉迟敬德马上知道这是什麽回事了。李世民感觉到敬德的亲吻停顿下来,猛然醒悟过来,一下子推开了尉迟敬德,挣扎著退到大石上方。
  
  
  (待续)
  
  
  後记:
  抱歉,一放假人就懒了。这几天是疯狂打电动看漫画,爽爆!人生本就该这样吧!
  可爱的世民宝宝,终於守得云开,写这篇写到偶真的哭了啦,可能写太久,一见到大黑兔和小白兔重逢就感动了啊。。。(虽然部份是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