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11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11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家伙颤抖得好厉害喔……哼,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来害怕!」
  
  王世充谑笑的声音似近还远。现在李世民的眼中只有那落在一旁的匕首。他的心里还在盘算著怎样在被人侵犯前先发制人。他只有一次机会,就是执起匕首,挟持王世充。
  
  到底是什麽时候才有这机会,李世民认真想了想,还是觉得只有在王世充插入时,甚至是高潮时,他才能抓住一息空閒。暂时他只能扮演一只没有尊严的狗去博取王世充的信任。李世民尝试让自己代入这下贱的角色,像那时在尉迟敬德的调教下那样。但是他实在放松不来了,就似那样瞒骗自己的戏法只能变一次。他太清楚现在自己是唐军的俘虏,一切再不是游戏了。
  
  李世民忽然发现尉迟敬德对他有多好。虽然他也给过自己痛楚,但痛楚之下,他知道是种庇护。
  
  至少尉迟敬德没有真心想伤害他。
  
  但李世民也知道他不会真心爱他。
  
  天下间已再没有真心爱他的人。他就只能相信自己,只有当皇帝,得到权力,才是对自身的保障。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因为这个信念让他撑到今时今日。
  
  李世民眼中闪过一丝森冷,但也只是一瞬。下一刻,他脸上马上堆起了媚人的笑意,主动将双腿抬得更高,唯恐王世充看不到他後穴里的情况般尽量将腿张开,一边揉捏著自己奶头。他知道这样的自己一定难看得很,大抵比受尉迟敬德的胯下之辱时更难看。他已经一步步走向绝路了,那一刻,李世民知道他将永远不能回头。
  
  像他这样的人。今生今世,他也不用妄想能得到别人的真爱。
  
  李世民心里的痛只化成脸上一个夸张的媚颜,也不知是策略还是自暴自弃,他用带著喘息的声音催促起来:「操我……操我吧!!」
  
  此时他的後穴已完全暴露了出来。那处已有一整个月没被动过,此刻便是紧致地收缩起来,微凸泛红,四周略有嫩草似的杂毛,显得这後穴像待放的菊花一般。王世充几乎想像得到这朵菊花盛开时的美境,忍不住就伸手去试探。但那尖锐的指尖才刚碰到世民的穴口,王世充就缩了会来,鄙夷地叫道:「哼,说到底也是外面来的野狗,定会把朕弄脏!!」他转过头去,竟交带狱卒拿来两张画押用的宣纸。李世民一时间还在诧异那是什麽回事,眼见王世充在那些两个巴掌大的宣纸上吐了两口口水,再用以裹住食指,接著猛然就将食指连宣纸塞进世民的後穴里!
  
  「呜!!」
  
  李世民哪有受过此等变态的前事。宣纸裹著王世充的食指,不停在他体内旋转、抽动,以安好纸囊的位置。宣纸本身就是乾涩,一塞进去马上便抽乾内壁上的黏液了。内壁柔嫩,受不住一丝刺激,纸张弄出的棱角此刻却像刀子一样刺著这脆弱的地方。李世民感受到纸张慢慢吸附在他内壁上,成了一个纸囊。那处像被密封起来,只留顶处空口。这麽一来,王世充的阳具就是侵犯他也不必触碰到他肮脏的内壁了……
  
  李世民不禁在心里冷笑。王世充这疑心重重的老狐狸实在是当他是条狗了,就是操他,也觉得会被弄脏……
  
  王世充感觉著纸张的湿度,显然对李世民柔软而润滑的内壁十分满意。一般来说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包住,如果没足够的润滑的话难免会弄得双方也不大舒服。王世充生性多疑,一方面怕世民这受尽男色的淫货会有暗病,一方面却受不住这具年轻肉体的诱惑,只好采用包裹的方法。此时一见世民的後穴淫液充盈,黏著纸不止,几乎还黏著他的食指,腹下阳具还哪里忍得住。他连忙用两指撑开穴口,对准宣纸圈,直直将粗长高挺的阳具插入其中!
  
  「呜啊───」
  
  内层的宣纸有先前唾液的湿润,在猛烈的抽击下很快就被揉成一条条小纸团,凹凸不平的颗粒跟著肉棍一出一入的动作而前後滚动,触感极为丰富。王世充惊觉李世民的後穴柔软烫热、松紧适宜之馀还湿度十足,简直更胜比女人的阴道。纸囊的存在不但没有造成不适,反而更添情趣,在渗透唾弃的宣纸的磨擦下还有种特别的刺激感。谁知这种爽快的感觉只有王世充才感受到。後庭始终不是阴道,那处自然弄出的润滑只能吸住宣纸而不足软化,在这种粗暴的撑顶下李世民知道那处已经裂开了,伤口被乾涩的宣纸和狂野的肉根侵犯著,宣纸因鲜血的溢出而黏得更紧。纸团揉在裂口上时李世民只觉像被沙子磨擦差不多,黏在那处的纸成了他另一层皮肤,黏著他的内壁,因应王世充的动作而前後擦动,内壁逐渐破皮。他现在还算是被侵犯吗?用著这麽扭曲的方式,实在连人也不如了……
  
  磨擦慢慢给李世民带来了奇异的痒痛,内壁好像肿了一圈似的,更紧密地包裹著王世充的肉根。王世充大呼爽快,还嫌这姿势插得不够深入,连忙将世民的身子推往一边,将他一条腿抬至肩上,以侧交的方式抽插李世民质感丰富的甬道。王世充享受著这种粗犷的快感,一推一还之间,速度更添明快,紫黑的肉根抽出的时候连带著纸团。世民就连刚才那少许性兴奋都被强大的痛楚掩盖去了,阳物软如棉絮,在他腹间上下甩动。
  
  「哼,李世民,操死你这条贱狗……」
  
  王世充口里念念有词,说著最侮辱的句子,李世民却只得用他所能发出最甜腻的吟声去回应他。他他只能尽力去摇摆自己的腰,就像机械一样,也不管这些动作怎样伤害自己。肿痛和湿热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一种感受,他的双眼,一直只定在前方的匕首上。
  
  「嗯……呜嗯………」
  
  他不是听到王世充怎样唤他。他唤他作贱狗,一条叫李世民的贱狗……疼痛从心的中间渗透而出,李世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用保命来说服自己此样无耻的行为。他现在到底在干什麽?他为了保命,会趴在别人脚下舔鞋,甚至这样张著双腿任人抽插;浪荡的吟叫,摆动腰肢,甚至伸手去抚摸交合之处,执起王世充那掏挖过他的手指,放到嘴里吃舔吃上面的味道,也只不过是希望敌人不要杀他。他是为尊严而战,最终,原来也是要丢弃自己的尊严吗?
  
  到底是何苦由来……何苦由来……
  
  
  
  (待续)
  
  
  後记:
  这是偶想了好久、特别为王世充这大变态而设的一场。偶对他也实在是用心良苦滴,果然书看多了对怎样变态也有个谱。。。XD
  (告诉没看的朋友发生了什麽事:是一场H,王世充嫌世民宝宝脏,卷起宣纸塞进世民後穴里,造成一个纸囊,再抽插,就跟避孕套差不多)
  话说这个玩法,虽然是偶想到,不过在偶翻查古代避孕方法时竟也有用锦纸、破布,噢,偶与古人不谋而合啊!(当然做法估计是直接塞进女性阴道而不是围起内壁)
  偶真是天资聪敏XDDDDD
  不过写是写成这样,实在办起来也不知能否做到这效果。主要看宣纸的质地吧,偶写到这个样子,怎看怎像用厕纸。。。(爆)
  或许晚点会把宣纸改成草纸也不定XDD
  其实这样做的话估计双方也会很痛,说不定王世充这个做插的会比世民宝宝更痛。不过这世上有种人叫心理变态,老王只好硬吃偶给的冤,认命做这位心理变态吧。。。(爆)
  嗯啊~今天好累喔!明天就去考变态心理学!!大家要祝福偶喔~~(话说这一科实在是出奇地高分,特别是性变态一课,爆)
  有空要留言告诉偶有没有被雷到喔!!(心)偶很想知道大家能接受到什麽程度。。。(脸红)




洛阳三弄(18)王世充x李世民(严重严重慎入)

  
  ※本回有不当行为之描写,血腥,不喜勿入,看完之後不准骂人喔~
  
  
  洛阳三弄(18)
      ──『洛阳之战』改
  
  
  一晃一晃的前境逐渐化开,李世民觉得鼻头微酸,知道自己终於忍不住哭了。但他不能哭的,哭了的话这场戏就不能作下去。但若他能将这噙泪水忍到最後,也等於容许自己的尊严燃烧至殆尽!
  
  一鼓热流在心中瞬间上涌。李世民觉得呼吸困难,眼里唯有拾起那匕首的执著。他暗里有种直觉,只要他能拿起那匕首,就可中止眼下这荒谬的情景!他并不是天性淫荡……将来,他会是一国之君,绝不容许像这样任由男人玩弄!!
  
  倏忽,李世民一把拉住王世充的手借力,马上就成了一头豹子般敏捷地往前一弹,竟真的执起了地上的匕首!匕首在李世民手中闪出可怕的冷光,一下横往王世充的颈项。站在一旁的单雄信和两名狱卒皆吃了一惊,单雄信当下抽出随身佩剑向他刺去,却已太迟。只见刀锋只离王世充颈前数厘,料不到王世充出手更快,身形一退、左臂一横,就不偏不倚的重击在世民手腕处。世民饱受刑伤,体力透支,实在是连一把匕首也握不稳。匕首当下跌出手中,王世充在它著地前就抓住了把手,反向李世民一刺,直直刺穿他的右下臂。王世充没有停下,去势如虹直往,将匕首刺到地上,一霎间就将李世民的右臂钉死了。这时鲜血才如涌泉般并出,李世民立刻痛呼出声。王世充仍握著匕手,弄得他动弹不得。
  
  霎眼之间的举动,霎眼之间就被制服了。当李世民望见王世充戏谑的目光时,他始知自己做了多麽无知的事。
  
  「嘿,李世民,你还是太嫩了,奶也未断就想来骗朕,想乘朕极乐时乘机暗算?这柄匕首就是我特地放在这里试探你,看看你会不会胆敢用来伤我!」
  
  王世充愤怒地站了起来,双脚分开而站,向旁人递了个眼色,狱卒们又递上那盘鞭子。王世充想也没想就拿起刚才那条最粗的用力挥到李世民身上。王世充就似要将他五脏六腑统统打碎,颗颗长锈的钉子都深深陷到他皮肉里再牵出来,一道道血痕跟著扯出。李世民痛得整个人都弹动起来了,但马上就牵动到臂上的伤口,大量鲜血又流了出来。王世充没有停顿的鞭打他,痛楚也让他没有停顿的狂呼,惨烈的哭嚎充斥满小小的牢房。
  
  「啊呜……啊……!!!……呜呀!!!」
  
  十鞭下去,李世民痛得眼前发黑,痛楚仍然鲜明;二十鞭,他几乎被自己吐出的血呛到了,但除了嚎叫,他什麽也做不来。迷茫之间,就连系著铁球的链子都因为受不住重击而都断掉了;到了三四十鞭後,他渐渐已叫不出声来,痛楚变得奇异地麻木,耳畔仍是化化的鞭打声,但好像已经不是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已经不知在什麽地方……
  
  他是不是死了?
  
  其实死对他来说有多大的魅力。他已经失败了,唯一的机会,就怪他太急功近利而错失了……急功近利?是怎样的急功近利……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是想快些了结……
  
  事实又一次证明他的大错特错。他生来就是被人侮辱的命,或许那匕首不该指向王世充,早早指向自己的话,就一了百了。
  
  反正早晚也是死,怎麽不让他快点死,还要让他存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