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10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10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世民赫然发觉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少时的自己,会为了男儿的尊严而冒死抗拒皇命,会为自己喜欢的人而守身,会为了他的安危而献身,会因为被别的男人占有而哭泣;但是现在,以前的自己对他来说居然是那麽的可笑。
  
  抗拒有什麽用,守身有什麽用,哭泣又有什麽用。到最後,还不是照样被男人毫不怜爱地蹂躏!反正也是要遭受凌辱,何不,做得更有价值一点。
  
  水声充斥著湿闷的斗室,情色的味道也渐渐泛了开来。李世民变了姿势,他轻轻侧起身体,用手肘支撑著,刚才被打到的肩膀还有点麻痛,指尖都没感觉了。他将左脚支起、右腿平放,一手扶著王世充的腿,以助舔舐。那沉睡的阳物垂荡在双腿之间,龟头处刚好触著地面,这样的姿势王世充没可能看不见他的私部。他的涎液慢慢渗透到裤管下面,湿润了王世充的皮肤,隔著衣物的舔弄,其实更能惹起性欲。
  
  长久的性爱已经让李世民学懂了男人喜欢些什麽东西。他的本钱不是行军打仗,也不是骑术射术,而是与生俱来的淫性……是了吧,他不是很会引诱男人吗?他这个……男人的玩物……
  
  
  (待续)
  
  後记:
  堕落了。。。可怜的世民。。。写了那麽久,终於写到他人格分裂,跪地求饶了啊~噢耶!老早就该这样啦!(←完全没同情心的家伙)
  看看世民的生路历程。。。由一个可爱的健气小受,变成一头被逼诱受的小动物。。。呃,其实不是的,淫唐传要走的路还长!
  偶跟迪迪打赌,偶说就是世民被王世充玩成这样大家也会叫爽,但原来偶低估了可爱的读者们的善心,大家真的很疼世民宝宝啊~!!
  呃,有谁站在偶这边、说就是世民宝宝被这样虐打也不怎麽样的,快举手吧,偶不要孤立做这里唯一的冷血动物啊~!(泪)
  期末考一周,由今天开始每天贴文!大家多留言喔~这样偶会更有动力考试的~!!(心)




洛阳三弄 (16)王世充x李世民(绝对慎入!)

  ※此篇用词粗鄙,不喜者请慎入!如有不适,本人恕不负责。
  
  
  
  洛阳三弄(16)
      ──『洛阳之战』改
  
  
  
  
  李世民抬眼望向王世充,那从下而上、仰慕式的凝望,足似一头驯服度满点的宠物。王世充满足而鄙夷地笑了,他命人拉了把椅子,让他可舒服地坐下,手放在世民头上揉搓的同时,尽情观赏著他充满情色味道的躯体,他一边沉吟道:「真是听话的小贱狗……」
  
  李世民听罢,竟是表现得十分感恩地坐了起来。他把王世充的下摆用牙咬住,掀往一旁。他不敢用手,一直只敢用舌头去试探,应王世充所愿做他眼里一头乖乖的狗。
  
  单雄信一直在旁冷眼看著。他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知道了传说中的李世民是怎样下贱了。他真没想到李世民竟可为了苟存而那麽容易就放弃了自己的尊严,主动跪到地上阿谀谄媚。单雄信他真是不明白为什麽过去的瓦岗兄弟会听信这麽一个淫人的指挥,这麽一来他心里李世民勾引了他的儿郎的想法变得更是实在了。光就这样砍他手脚其实还是太便宜他,现在李世民倒不知他自己给自己挖了一条死路。想他的岳父王世充本来就不是个君子,私底之下,他好色成性,还变态得喜好童男童女,对著李世民这种嫩口的孩子,王世充一定不会放过。这就是单雄信通知王世充到来的原因!
  
  他可不知这其实是李世民第一次主动作出此等无耻之事。他从没想过他会这样做,这样趴在敌人脚下贪婪地舔弄他最肮脏的地方。真是像王世充所说,连一条狗也不如了。但世民已什麽也没有想,心中只是有一个信念:他要活命,只能靠自己。
  
  来吧,李世民,用你了得的技巧去取悦他……哪怕是你的敌人……只要……留得住命……
  
  他也没妄想能在这情况下逃出去。小小的牢狱中除了王世充及单雄信外,还有两个狱卒,而外面也不知有多少人把守著。若他能惹起王世充的欲火,王世充也许会遣走其他人,甚至将他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再奸污他,到时候,或许他就会有逃走的机会……
  
  李世民舔弄的动作微微凝窒。他觉得太可笑了……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一样工具了吗……
  
  是或不是也好,李世民却知他已没有选择。
  
  为了惹起王世充的性欲,他靠得更近了。身上的痛楚带给他严重的负荷。他忍住不断涌上喉头的乌血,还要把脸附上去,大下大下的去吸、去嗅王世充胯间发出的骚臭味。他用膝盖支起下身,高高抬起屁股,活像一头高兴极的犬类那样左右摆动起来。发育优秀的阳具也因而一左一右的被甩动,李世民知道他要尽快勃起,为了让王世充感觉到他除了乖巧外,还格外淫荡,急需男人的抚慰。於是他只好合拢两腿,用腿根轻轻磨擦著胯间的春袋,如此一来下身的动作便更大了,旁人看上去简直就像在看一头发情的狗在求爱一般。上半身,李世民依然是毫不马虎的舔著王世充的裤裆附近,隔著两层衣物,效果其实不大,世民只好尽量伸出舌头来让王世充看见他的贱态。很久以前他在迷楼看过这把戏,妃嫔将杨广的肉根含在嘴里,又吸又舔,杨广乐得上天,回来後多次想这样对自己,但李世民永远无法抵受那呕心的做法,龟头都还没放到唇里他就要乾呕了。但现下他已经没有什麽好顾虑,反正情欲之事在他来说就是从来没有快乐过,他也不妨再痛苦一些些。
  
  说是容易,要做起上来还是艰难的。李世民花了一些时间,才能抑下过去恐怖的回忆,微微张开口,伸出舌来舔向王世充的胯部,怎料他的舌尖才刚碰到那肉物,李世民就被掴了一巴掌,这巴掌将他从跪姿打到地上成侧躺的姿态,力度之重还弄得他鼻血直流,一阵头昏眼花。
  
  「哼,没有教养的贱狗!初次见面就要求吃肉棒,不觉得太不规矩了吗?」
  
  王世充站了起来,竟是一脚就踩在世民的屁股上一个劲将他的身体翻至仰姿。这样一来,李世民的私处就完全显示在众人眼前了。王世充蹲下来,目光尽在他胯间打量,忽然竟用食姆二指揪起他一撮耻毛,嫌弃地说:「你这小狗的毛怎麽那麽多?真脏!完全不像一头还在吃奶的小狗!」
  
  王世充说罢,居然从靴旁抽出一柄匕首,置到世民胯部,受著此等威胁李世民实在不能再保持勃起了,但当王世充执起他的阳根时,纵使他用力粗暴,受了刺激的阳根也不由自主的重新再硬起。
  
  「呜……」
  
  「好淫荡的小贱狗!不想没了子孙根的话就给我安份点,要不这狗屌突然发大了,我不小心割掉就不好罗!」
  
  王世充用匕首将世民胯部浓密的卷毛一下下的割掉,匕首割得参差不齐,世民觉得下面凉飕飕的。被剃了耻毛不止剥削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做到这麽粗暴和不慎,实在是等同视他为畜生了。
  
  世民的私部失去了耻毛的保护,一下子就能暴露在众人眼下。被王世充捏得硬起的阳具变得显眼得很,在他胯间作出微微的抖动。世民有种错觉,觉得他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当天在杨广的牢中,他也是这样无助地躺在那处,等待著别人的凌辱……
  
  但是……他已经不是那个稚儿了啊……
  
  李世民知道他应该做些什麽。他用最大的意志去保持双腿张开,甚至支起一条腿来,让他傲人的阳具和底後的密穴都显露出来。羞耻的感觉铺天盖地的将他包围起来,世民红著双颊,谁会知道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实在比死更难受。在以前,若他肯作出这样的勾引,相信很多痛苦的已免却了……又或说,他会少走很多冤枉路,反正,始终,这样张开双腿去诱惑别人来侵犯自己,赖以求生,正正是他要走的路……
  
  李世民抖颤的手伸到胯间去,用五指扫动被削得刺短的耻毛,食指一圈一圈地在那半勃的肉根上打转,他呼吸急速,垂眼望著王世充,像一头乖巧的狗一般等待著他的侵犯。王世充用鞋子踢了踢他的饱胀的春袋,世民应而倒抽口气。
  
  「小贱狗……倒懂得讨人欢心……」
  
  单雄信见李世民虽然做著这种淫贱的行为,但是那表情却大有不妥。他刻意迎欢的脸上,双眉一直纠著放不下。单雄信不禁对王世充低语说:「皇上……小心这小子使诈。」
  
  王世充却轻笑一声,忽然踏在世民的男根上。世民一下痛得缩起身子,口里发出难过的吟叫。王世充听罢就笑得更狂妄了:「你看这家伙是什麽模样?我看他顶多只晓得装腔作势和摇尾乞怜吧,贤婿啊,你以为朕还需要提防这麽一条贱狗吗?」
  
  
  (待续)
  
  
  後记:
  这个剃毛的动作,本来在单雄信部份就想写,但觉得这样对著N多人被剃毛真是对世民太残酷了,然後又要保持单将军的忠信之名,所以只好让王世充吃了大变态这污名。。。
  不要再说世民宝宝可怜了,明明王世充才是最受害的!!(爆)
  这次的场景跟被杨广监禁差不多,但是世民的反应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啊!唉,可怜的世民宝宝。。。虽然主动勾引王世充,但还是被他玩在鼓掌之中的呢。。。
  淫唐传这文,有个倾向是”你想看到什麽就特地不给你看”。好像这篇,世民宝宝都快要舔到王世充的老二了,偶才要老王掴开世民。就是不要让你看到,哇哈哈哈!!
  考试期天天更新。。。为了天天看留言~嗯!所以大家要多留言喔~(心)




洛阳三弄(17)王世充x李世民(严重慎入)

  
  ※比较可怕的一回。有变态行为之描写,疼爱世民的朋友可以略过,偶将在文末简写发生了什麽事。
  如引起不适本人恕不负责!
  呃,其实也没那麽可怕啦。。。(下回更可怕XD)
  给喜欢看H的朋友,这是很有创意的一回!请慢用喔~!
  
  
  
  洛阳三弄(17)
      ──『洛阳之战』改
  
  
  
  王世充随手扔了匕手,开始解开身下裤子。李世民知道机会来了。他强迫自己忘掉肉体上的痛楚,双眼瞄了瞄那落在自己右方三步之外的匕首,智谋又动了起来。但闻王世充的讥笑渐渐成了淫笑,他将世民两条腿分得再开,压下他双脚,让他双腿贴住两肋,摆出一个准备迎欢的姿势。动作对李世民来说已经再清楚不过,但总是到了要发生时,他才觉得後悔。他垂眼一看,就看到王世充那像树枝一样又黑又幼、高高挺勃起来的丑陋肉根。那一双眼透著淫邪的精芒,直往他双腿上浏览。其实李世民多想可以马上合起双腿将自己藏起,远离那色迷迷的目光,用最大的能力去捍卫自己的身体……被侵犯的感觉又再涌上心头,那种难受的感觉、失去自主的无助感又要支配他。他无法无视这种强烈的恐惧。男人和性事,就是他不能克服的弱点。
  
  「小家伙颤抖得好厉害喔……哼,不要告诉我你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