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

第1章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第1章

小说: 淫唐传 之四洛阳三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洛阳三弄(1)孔德绍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1,2)孔德绍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3…7)尉迟敬德x李世民(微慎)

   洛阳三弄(8,9)李元吉x李世民(微慎)

   洛阳三弄(10…13)单雄信x李世民

   洛阳三弄(14…18)王世充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19)单雄信x李世民(绝对慎入)

   洛阳三弄(20…22)(完)尉迟敬德x李世民
  
  洛阳三弄(1)
      ──『洛阳之战』改
  
  
  
  武德三年七月,李世民带兵十万攻打洛阳,相继收复了河南多个郡县。秦王状态大勇,是战场说攻无不刻的战神,双臂拉个满弓後,箭下必有死伤。兵将们觉得他们李唐此战胜算极大,军心大振,当中或许只有尉迟敬德看得出李世民暗里隐忧。自从世民得知程知节的爱意後,世民便醉心战事,就像要逼著自己和程知节把此事忘掉似的。他尽量不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他渴望告诉别人和自己,他是强横的,就像狂风一样无从摧折。至於尉迟敬德对李世民那种龌龊的邀请,自然都被李世民刻意无视。
  
  当时东都洛阳由隋朝残馀势力王世充把守,王世充又得窦建德的援军帮助,王窦二人被称为隋末两个最强的领袖,而洛阳亦一向以易守难攻见称,於是以唐军人数之多、兵将之良,也难以一下攻入。李世民采取了围攻战术,先把洛阳四周的地方攻陷,然後断了洛阳的粮水。王世充当然不是省油的灯,大军在城外逗留,仍是久攻不下。双方偶有零星的冲突,过了个多月,双方心智开始疲乏,渐渐开展了舌战。王世充一直看不起李世民这二十出头的娃儿,在郑军中戏唤他作「唐童」。起初郑军会对李唐出言侮辱,渐渐这些侮辱的话句变得越来越难听,还指到主帅李世民身上。
  
  有一天李世民领兵来到城门前,就有一个叫孔德绍的男子站在城墙上,望著领头的李世民大声叫道:「李唐的男娃,快向大郑投降,然後滚回去吃奶吧!」
  
  在上面待阵郑军一同哄笑,唐军相对地嘘声满场,李世民却只高调地冷笑一声:「是奶娃还是大将,自有分晓!」
  
  「好嚣张的王爷!」孔德绍哈哈一笑,随之捏起声线娇声重覆李世民的说话:「『噢,奶娃还是大将,自有分晓──』,哈,吐出的仍是那小鸡的声音,就敢口出狂言?」
  
  「堂堂男子,被冒犯到脸上仍不反抗,天理何在?除非秦王爷空挂一袭男装战袍,实为一介女子!」
  
  哈!这样的大话也说得出?他昂藏七尺,剑眉星眸,下颚稍微看见乌黑的须根,声线虽不是特别沉厚,却也有著相当的雄气。太笑话了,他到底哪一点像是女人?再说当天在尉迟敬德的营里,不少人都看见他脱光,他的男儿身难道还有假的吗──
  
  两军听罢齐齐起哄,孔德绍举起手著他们停止,继续说:「听说秦王不论在西秦之战还是攻打刘武周时也采用拖延战术,就像缩头乌龟似的不敢跟迎战敌人,如此鬼祟之举,又岂是男儿当做的!」
  
  这次倒说得对了,但李世民这样做绝不是因为窝囊。这是疲敌之术,战争当中只有最後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这回唐军的声势少了点,城墙上传来讥笑声。孔德绍又说:「李唐的士兵!你们甘心跟随此等娇娘为帅麽?与其受这娘儿们摆弄,何不归降於我军?」
  
  「可恶!」身边的程知节怒哼一声,逼著马儿走前两步,显然是按捺不住。李世民出手拦下,低声道:「激将之术,要是动怒就中计了。」
  
  「孔德绍,今天我李世民前来不是听你的疯言疯语,而是要告诉你们:东都洛阳我唐势在必得,回去告诉你们主公,我们已经断了洛阳城的粮道水道,他要嘛早日投降,要嘛出来跟我们打一场硬架!」
  
  「先别论主公只视你为奶娃娃,你若真个是只是一介女流,这岂非叫主公欺负女人?除非──」孔德绍脸容更嚣张,讥笑渐渐变成了淫笑:「除非将军真个是那麽犯贱,迫不及待要让主公『欺负』!」
  
  大家都是男人,当然知道此话是什麽意思。李世民经历过从前的劫难,更是特别容易联想到那方面的事情。敏感的神经几乎是马上想到自己被王世充那满面皱纹的老男人压在身下,贯插他腿间的密穴……简直……就像被强暴的弱女一样……
  
  心里不由得一怯,李世民咬了咬唇,幸而他身上穿著厚甲,才不至被人看见他在抖颤。李世民深深吸了口气,硬著面子地扬起头,豪迈笑道:「到底是谁欺负谁,倒要较量过才知道!」
  
  李世民猛地举起右手,高呼一声「李唐万岁!」,身後兵将都跟著他高喊,声势震天,算是给世民打了支强心针。
  
  孔德绍轻篾地笑道:「愚昧!你们以为你们的主帅真的是个光明正大、强如神明的战神麽?你们有没有好好看看他那张脸啊?这奶娃不止长得标致漂亮,还皮光肉滑得像娘儿们,这麽一个男生女相的『主帅』,混在男人堆里,昼日就装模作样地出兵打仗,晚上啊?说不定就是光著身子混在男人堆中大行房中采补之术!要不然为什麽一个行军打仗的兵将,皮肤会嫩得吹弹可破?一看就知道他是狐狸精托世,专勾引男人!」
  
  孔德绍的描述亦非全错。李世民长得像母亲,一双秋水灵动有神,五官精致得像雕刻。胡族的血统给予他白晢的皮肤,脱下战袍的李世民实在是少了一分雄傲,多了一分俊丽,诚如孔德绍所言,不失为一个标致的人儿……
  
  对於孔德绍绘形绘声的描述,唐军中有人开始有点动摇,偷偷侧过头来望向李世民,想细心看看他那张脸是否真的如孔德绍所说那麽可人,还忍不住偷偷幻想李世民脱光了後在男人堆中卖弄风情的模样。当然,军中还是被惹怒的人为多,李世民善於收买人心,很多兵将都愿意为他卖命,听到孔德绍此番话,马上连连叫嚣。
  
  一直站在前头的李世民双眼紧紧望著城墙上,没有人知道,厚甲之下他已经汗流浃背!!
  
  他心里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不断扩大著。不,不要再说下去了!孔德绍的说话越来越接近他心中不能触碰那一处……他的秘密……他喜欢被部下操弄的秘密……
  
  
  
  
  以此段落意识不良,请移玉步至wretch/blog/logyichan
  
  
  
  
  
  程知节终於忍不住冲上前喊道:「姓孔的!管管你的狗口!」
  
  
  
  (待续)
  
  
  
  後记:
  开新章!yeah!话说由第一天写淫唐传这系列偶就期望著写这章了!!但是,写起这种口角上来真的很痛苦。。。(最痛苦是他们完全没实际动,空口说白话,弄得偶觉得他们口水很多orz)
  文中意念改自窦建德发给李世民那含贬意的劝降书,为了效果,以及自己的能力有现,放弃使用文言文了。。。原来的劝降书恭敬得吐血,虽然说把丢世民面子的段落都已从中删了,但但。。。那种偶看也看不明白的字。。。会能像偶这样把李世民气得娇喘连连吗?(←谜)
  话说把世民贬成女子的主意是迪迪出的,大家都知偶只爱把偶的小受写成猛男,什麽”肌肤吹弹可破”。。。(自我嫌弃中)
  又话说,孔德绍这人。。。是个诗人。。。委屈他说这些脏话真的很抱歉orz
  我现在使用这种方法把不良的段落抽起,其实偶一直有在新BLOG更新,唔,不过大家应该更习惯使用鲜网吧?
  有空的话要给票票和留言啦~谢谢!




洛阳三弄(2)孔德绍x李世民(慎入!)

  洛阳三弄(2)
    ──『洛阳之战』改
  
  
  
  
  孔德绍打量一下程知节,突然仰头一笑:「这位胖将军那麽维护李世民这奶娃娃,该不会是受了他的『恩惠』吧!」
  
  程知节下意识想起那冬雪翻飞的晚上,他在李世民身上做过的事,不禁就老脸一红,但他仍是掩饰著心虚叫道:「秦王……秦王身家清白,不许你再这样侮辱他!」
  
  他声音再雄壮也好,结结巴巴的话语却已出卖了他。他的辩护只是为世民带来更多的羞辱。李世民除了想起那个雪夜,还同时想起了自己在柴房中被程知节抱了的事,当下又是羞愧又是无奈,只好狠狠咬著牙,撇过脸去,不想让孔德绍和郑军看见他面红耳赤的模样。郑军见著他的窘态,立即放肆地嘲笑起来。想这名扬四海、心高气傲的「唐童」被孔德绍一张嘴就挫败成这样子,可算难得一见。却见世民那张棱角有致的脸微微垂低,头盔遮住了双眼,只见到他那线条美妙的下颔,因咬紧著牙关而上下轻轻颤动。孔德绍看著看著,竟真的有点心动起来了!
  
  本来孔德绍说出这些羞辱的话只是为了挫折敌军锐气。他完全不认识李世民,当然更不可能看过他的淫态。然而此时世民这羞忿难禁却又无可奈何的情态落入眼中,他那天生好色的脑袋就禁不住幻想起李世民在男人身下承欢的模样。
  
  「清白?」他越发狂妄地大笑起来:「这淫人不都已经默认了吗?胖将军,你到底是真的受过他恩惠而坚持维护他,还是因为没来得及分一杯羹,所以觉得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以此段落意识不良,请移玉步至
  wretch/blog/logyichan&article_id=13991249
  
  
  
  
  
  这边李世民思如潮涌,那边孔德昭更是越说越兴奋。城头城下,本来郑军听得兴高采烈,唐军听得气愤填膺,可是渐渐听到後面,大家的表情都无一例外地变成目瞪口呆了。其实孔德昭是平日被老婆骂家中的小妾听得多了,现在不过是移花接木到李世民身上去。他一面好色,一面却又畏妻,对老婆的恶毒咒駡是敢怒不敢言。没想到今天居然可以当众把这些话都说出来,倒似是报复了自己的老婆似的。再加上看到李世民被自己如此一直地辱駡,却半句都反驳不来,反而是一副羞得就差没把自己埋到土里去的样子,就更是兴奋莫名了。
  
   
  
  
  
  李世民纵马返营的时候,心里不住地叫自己冷静,然而孔德绍一字一句,莫不言犹在耳,狠狠地攻击著他脆弱的心灵。他的身体不知什麽时候早就学会了抗拒自己的理智,就是面对敌人的揶揄侮辱,竟也可以低贱得作出反应来。秦王在军甲的包裹之下是一具发烫的肉体,他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他策马飞奔,仿佛这样就可以从众人灼热的目光注视下逃避出来!他禁不住要想像,自己的部下听了孔昭德那番辱?,想必也会对他心存杂念。就是现在,他也觉得好像有十多双、甚至上百双的眼眼正对他虎视眈眈。羞耻的感觉让李世民感到异常难受,他回想著那些淫话,想像著自己在被下属意淫、视奸,就不由得反射性地想起过往遭受过的痛苦,以及那些从痛苦当中得到的快感……
  
  「呜……」
  
  腿间的火慢慢烧上心胸,李世民知道那种呕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