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98章

殁世奇侠-第98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奥马修扔下几乎要窒息的我,第一时间就要去揪医生的领子,卡缪慌忙抱住他,不让他造成杀人事件。
捡回一条命的医生,却丝毫不知自己的小命已经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开口说道:「谁是病人家属?她丈夫在不在?」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似乎这里没有真正老姐的亲属,当然,也绝对不会有老姐的丈夫——尤其是感觉到奥马修几乎要吃人的目光后,我心里如此默念。
「哎……你们这怎么回事,病人家属在哪里?」
若不是江雅兰这个真正的头目在这里,估计医生说话还要更难听一些,这下子回应他的人就多了,我、卡缪、还有奥马修几乎同时开口。
「我是!」
刚刚怎么跟哑巴似的……医生的目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他拿起病历单,眼睛盯在上面,再度开口问:「病人的丈夫呢?我们这里需要结婚证明,以确认一下手续……」
所有的人再度沉默,而我求救的目光望向了江雅兰,她家开的医院,就由她出头好了。
江雅兰非常合作地一脚踢中了医生的胫骨,「阿德,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问你病人的情况啊!」
头目出马果然不同反响,那医生哎呀了一声,识相地不再提丈夫或是结婚证明之类的话,直接切入正题。
「说实在的,情况不太好……根据检查结果,胎儿的各种器官发育明明已经是四个月的样子,但个体大小还是一个月左右……可以初步地确诊为发育畸形……这恐怕和病人不良的生活习惯密切相关……是哪个不负责任的家伙让一个四个月的孕妇酗酒的?想一尸两命是不是?」
医生果然有医生的派头,然而他却也没先关照到病人家属的心情……如果不是卡缪还拉着奥马修,大概这个医生早死了上千次。
我把目光移向奥马修,现在这家伙知道自己误会了吧……
果然,他脸色是缓和了许多,也懂得在我的目光下把脸偏转在一边,对这样的铁汉而言,也算是道歉了吧。
我也不为己甚,一笑将这段「过节」揭过,又开始伤起脑筋,如何才能说服老姐,使她明白「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将无辜的孩子扯进大人之间的恩怨」这浅显又复杂的道理呢?正头痛间,我又看到了卡缪显得分外苦恼的脸。
怎么回事?
「可能……应该说,很对不住……」
此时,这个恶劣的神父的表现实在是有违他一向的风格,看到他如此的窘样,本来应该心中大快的我,却反常地升起了一丝惊疑,难道他……
「呃,这个,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刚刚我通知阿侬列的时候,他似乎是很生气的样子……我想,也许,用不了多久……」
他的话没有说完,只因为外面的天空中骤然而发的惊雷狂电,将天际渲染成一片紫红。
隆隆的雷鸣几乎瞬间充斥了天地间每一个角落,千百道天雷仿佛在这个闷热的夏季储够了力气,要在今夜此刻,将它最绚烂的生命力展现在人类的面前。
夏季的第一场雷雨啊……怎么来得这么不是时候?天发杀机,移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
透过这骤然而发的暴风雨,我似乎看到了千里之外那操控雷霆的男人理智尽失,杀机狂起的模样!他那野兽一般的目光,也仿佛无视于这千里的距离,恶狼般盯在了我的脸上……
我打了一个寒颤,也像一只恶狼般狠瞪着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恶劣神父,如果有可能,我秒杀了他!
「还不快点给他解释清楚!」
我的嗓音也干涩得像一只饿极的狼,而那个该死的卡缪却只能哭丧着脸回答:「太快了,他的移动速度太快了,我联系二十多次了……信号完全无法捕捉啊!」
捕捉不到,这是什么概念?同为当世高手,我完全可以想象这时的阿侬列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难道……他是驾着雷霆杀过来了吗?
医院雷声似乎从来没有止歇,那惊天动地的声威令世人为之变色。
奥马修神情复杂地推开了窗户,看着电光闪烁的天空,狂风带着豆大的雨点,向楼内扑了过来,却在他身外三尺处绕了一个诡异的大弯,打在了外墙上。
奥马修伸手去接雨水,雨水也听话地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的神色在此刻变得非常微妙。
几乎举世无双的掌控水之力量的海皇,在细察了雨水带来的资讯后,于此时下了断言:「他真的来了……在他的心里……是真的有她……还是……只是粗暴的占有欲呢?」
他的语气与自身外表是绝对不搭调的温柔,而那语气中,竟还有一丝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欣慰喜意……
那话中的意思我完全明白,也正因为如此,我的心里竟有些发酸——这个被爱情缚住一生的男人啊!而在下一刻,奥马修高大的身影便没入了外面滂沱的大雨中,瞬间便不见了痕迹,而原地只留下了他一声压抑到了极点的叹息,「可恨……我不能与他交手……那个混蛋……」
如果和那个天之骄子交手,或者真的可以打醒他!
我想奥马修的意思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早日的誓言,这个绝不逊色于阿侬列的男人竟然要避道而行,只是这情境,便让人忍不住的心酸……
当然,也许他还有一层意思,至少,我自己,还有那个一向是阿侬列的死党的卡缪,便从他的话里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
看着竟然已真有些跃跃欲试的卡缪,我伸手压在了他肩膀上,阻止了他的念头,同时,借着那蓦然上冲的气血,将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
「我可以的,我可以和他交手!我要让那个混蛋搞明白,他做了怎样的一件蠢事!」
或者是被热血冲昏了头,这样的承诺对我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是,我完全有信心,即使是冷静下来的我,也绝不会为这脱口而出的承诺而后悔——为了自苦自贱的老姐,为了压抑真情的奥马修,我,会和那个阿侬列生死相搏!
似乎对于我的回应做出了最直接的反馈,天空中万雷迸发,扭曲的电光几乎将整个天空遮盖起来,处处皆是怒雷轰鸣,此时此刻,雷雨已进化成为大自然雷电力量的最高级:
雷暴!
喧嚣的一夜过去,第二天的清晨忙碌而又平静。
除了真正忙得团团转的电工一族,所有的人都在这雷暴肆虐过后的清晨惬意地活着,似乎昨晚波及整个兰光七岛的大雷暴,以及长达八个小时的电力供应中断,一点儿也没有给他们带来影响。
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仅有十九岁的我像一个老头子,在感叹着「凡人」的生活态度,身边的江雅兰当然也就毫不客气地冷笑两声,只不过,由于她满肚子的心事,所以,这冷笑声分外地不够力。
我哈哈地笑了起来,非常大胆,却也非常自然地去摸她的头,「怎么,在为我和阿侬列的对决担心吗?」
理所应当的,江雅兰拍开了我的手,并且揪住我的衣领,以表现出她的怒火,「不要得寸进尺……先担心你自己的小命再说吧!」
她说话的威慑力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面对她此时的行为动作,我甚至连眼睛也不眨一下,也没用什么劲儿,便笑盈盈地把她的手给拿了开来。
我明白的,不就是对我关心过度吗?只是你要明白一点,我不想和阿侬列开战,不是我比不过他,而是我很怕麻烦。
既然现在找到了和阿侬列开战的理由,那么,我现今所烦恼的,也绝不是战斗的胜负。
出于对自身能力的自信,我根本找不到会败的理由,我所烦恼的,也不过是如何在激烈的战斗中开口说话,文辞并茂地解释误会,并且劝那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家伙低头认错,如此而已!
「……这样,你明白了?」
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信与不信,便是另外的一回事了,面对她带着些嘲讽的目光,我耸耸肩,不想与她做太过认真的分析。
此时,阿侬列的事情已暂时被我抛在脑后,苏怡刚刚才来了消息,要我趁这个时间去和陈世文老先生见个面。
对此,我自然遵命从事。
在和这位炎黄古文化界的泰斗见面之前,还满脑子想着那些煞风景的事情,本来就是一种不敬。
再度来到陈老先生落脚的叶公馆,这座商界闻名的豪华别墅已不复昨夜的喧闹华丽,白日里分外显得凝实厚重的古堡式建筑,洗去了一切浮华,便显出了稳重平易的本质。
虽然对建筑学并不精通,但只看外表,我也无法对此间的主人生出什么恶感来。
即使昨夜那个叶总经理的目光是怎样地不善……
而相较于昨夜,似乎叶家人的态度也和善了不少,也许是因为那个叶冠雄总经理不在家的缘故……换上一个左看右看都是和蔼的老爷爷的叶刚叶总裁,我的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
早在门外迎候的苏怡,微笑着轻挽住我的臂弯,像一个没有心机的小女孩,对着叶家的老太爷甜甜地叫了一声「干爷爷」。
叶老太爷的眼中满是慈爱之色,那程度绝对能让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叶家的长孙叶然产生嫉妒之心。
从表面上看,叶家的老太爷像是一位敛尽锋芒的和善老者,他的儿子叶冠雄则是阅历深厚的商场悍将,而这叶家新生代的长公子,却实在没有一点儿商界世家继承人的味道,浑身上下只有浓郁深厚的书卷气,还带着丝丝艺术家的忧郁气质。
面对自己爷爷实在有些厚此薄彼的态度,他的反应,却是一种极其好看的苦笑,非常自然得体地表现出他的内心世界,没有丝毫的掩饰。
虽然是同性,但我不得不对他生出好感,又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帅哥!幸好他结婚了,在此感谢那个拴住了他的心的美丽佳人。
在和长辈的寒暄过后,我自然要正式认识一下这位叶家的长孙,两个人的手礼貌地交握一下,我看向他的脸,却颇有些讶异于他似曾相识的轮廓……我对我自己的记忆力颇有信心,但我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我的手臂紧了紧,看来,我若有所思的表情应该是被苏怡尽收眼底,她的反应也比较奇怪,莫名其妙地便向我送来一个带着特别意味儿的笑脸。
「陈老在楼上等着,他的身体一向不好……唉!」
叶老太爷近八十岁的人了,在辈分上却还比陈老先生低了一辈,这一声「陈老」叫得不冤,不过,我也看得出,他对陈老先生是真心尊敬,同时,也分外地苦恼于这位文化先进此时的境况。
在听到苏怡在我耳边的解释,且见到了陈老先生本人后,我多少有些明白了……
老先生的精神虽然尚佳,但身体明显已呈现了不好的先兆,说话总带着些气喘,中气虚弱,说是风烛残年也丝毫不为过。
看着这个几乎已经走到了人生尽头的老人,我无法从他那衰弱到了极限的身体内,看到他几十年来,面对着六大力量、三大制约等种种非人力量之际,纵横捭阖,傲然独立的气势——此时的他,真的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啊!这样,才是最不可思议的!
他的体内没有任何所谓的「超人力量」的存在,虽然我早有认识,但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多年来在生死刀尖上的生活,似乎已让我忘记了一位普通人的生存方式——但是,却能令我以更为钦佩的目光,看待这位这位年近百岁的普通老人。
他将一生的精力和积蓄,都放在了收集流落在外的炎黄名贵古董上面,希望可以尽其所能地挽救日益衰落的炎黄古文化。
为此,曾无数次地和黑暗世界的各种势力打过生死交道,几次出生入死——或者在他人眼中,这位老人的生活堪称具有传奇色彩,但是,一生的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