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87章

殁世奇侠-第87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下筋骨,同时,也开始正式地思考上岸后要去的所在。
只不过,好像上天在「星殒事件」后对我特别照顾,一个引发我心中波澜的微妙反应,就于此刻自不远处传来,这个反应……呃,很熟悉呢!
远远地看过去,一辆墨色的敞篷跑车静静地停在沙滩上,无声无息的,像一只孤独的黑豹,发散出森冷而危险的气息——或者,这并不是因为车子这死物的缘故,真正归结原因的话,把坐在车前盖上,正仰头痛饮的车主人作为罪魁祸首,那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飘过来的酒香对我这个刚刚成年的男人来说,谈不上什么吸引,只是,蕴含在其中的那熟悉的气息,却让我分外亲切……当然,也微有些心悸。
淡蓝色的酒液从夜空中倾下,从她玉一般洁净无瑕的脸上滑落,顺着滑腻的肌肤,流入了领口之中,也有些液滴,在她如绸缎般顺滑的长发上流动,滴在沙地上。
看着她,就像是看到了一位放纵多情的女妖,对着朦胧流转的月华,吞吐着这天地间的生机,那是作用于感官,却直达人的内心深处的惊人魅力,纯粹而自然。
也只有她,才有这般妖异,这般美丽……生于天地间的妖女,容知雅!
竟然是她!
好巧!巧得让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
应该怎么办呢?怎么样才能得体地应对这个近似于我的克星、永远给予我另类的诱惑、且毫不客气地「夺」走了我的初吻的容妖女?
在两公里外的海面上,我一边欣赏着妖女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绝世风姿,一边低低的苦笑了出来。
应该怎样才好?
虽然是在苦恼之中,但我的脚步却似乎忘记停住,虽然远较方才缓慢,却依然向着那处沙滩走了过去。
不知不觉地移动了将近一公里的距离,心中却依然没有任何的结论,而于此刻,遥远的沙滩上,那一抹由冷淡瞬间转化为灼热的目光,剎那间映得我眼前一亮,也让我明白,她看到我了……
一公里的距离不算远,至少我的目光可以轻松地在这月色下,勾勒出沙滩上的美人儿那优雅而狂野的轮廓,甚至于更精确一些……乃至于感受到她轻微的吐息。
但,一公里也不能算短,只因为在这种距离下,我完全无法体会这时候容妖女神秘莫测的心情,是狂喜?是平静?还是淡漠?
刚刚开始揣测她的心思,那答案便来到了我眼前。
纵然我先前假设了千百种可能,设想我与她见面后的情景,却也绝没有想到,她欢迎我归来的礼物,就是一发灌注了神秘力量的白金子弹。
在高速飞行的弹头面前,早应是刀枪不入、水火不浸的我,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阵心悸,本能地偏头闪过,尖锐的嘶啸猛撼我的护体真气,令我当时便出了一身冷汗。
她是怎么办到的?
我立刻开始怀疑,那边的妖异女郎到底是不是容知雅,接着才进一步地考虑,是不是她没有看清我这个踏海而来的人的真实身分,然而,数息之后,破空而来的连续不断的呼啸,却让我把这两个怀疑一起打碎。
惊人的枪法,不可思议的力量,在海面上纵横交错,在我的脚前,击打海水,生成了一闪而逝的有序水波。
小笨蛋……还未死耶?
这……便是容妖女式的见面礼吗?虽然从未渴望她能像苏怡一样,送我一个值得纪念一辈子的吻,但这般模样……
她的目光恢复了刚刚的冷淡和朦胧,至少,已不再如刚刚那样的凌厉,遥遥地传过来了资讯,召唤我前去。
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我半垂着头,苦笑着走上前去。
轻轻地踏上沙滩,迎上了容妖女那似笑非笑的脸。她因酒意而朦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身体在一个最舒适的情况下蜷曲起来,像一只慵懒的猫。令人无法想象,刚刚那杀伤力十足的枪弹是如何出膛的。
再次见到了这位克星,又受了那样另类的见面礼,本来还在想,怎么也应该流露出一些负面的情感才算合理,只是,在数息后,由内至外,自然发出的资讯形之于体外,却已成了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脸,由心底生出的那种纯粹的欢喜,令我自己也为之震惊。
「容小姨,三年不见,你是愈发地美丽了……」
里面或许有些哈巴狗式的讨好意味儿,但更多的,还是真心的问候和赞美。
身处一生之中黄金时期的容知雅,在数年来岁月的雕凿下,那形之于体外的,叛逆另类到妖异的气息是愈发地浓厚了,无时无刻地不在发散出致命的诱惑,所以,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而以此,也终于搏得了佳人一笑。
「谢谢夸奖,三年来,你似乎聪明了不少呢!怎么样?能不能说一下死里逃生的经历?」
那是属于妖女破天荒的温和与宁静,完全不同于和苏怡相见时的感情冲击,两个人的对话也绝对算不上太出采,但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自在从容,虽然心跳频率远较平日为快,但无论怎么说,言行举止之间,也能表现出适宜的水准。
比较随意地倚在车边,爽快地接过容知雅送上的烈酒,在酒精的滋润下,也在容知雅少有的温和言辞下,有一句没一句的,我将别后三年的一些事情道了出来。
容知雅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听,少有插言的时候,气氛平静而悠闲,然而,在我讲累后一句不经意的话,将难得出现在两人之间的气氛整个打破。
「大家……都好吧?」
当时的我,正接过容知雅递来的第二瓶「蓝梦」,小小地喝了一口,问出了这样一个笨拙的问题,容知雅对此却没有明确表示,只是模糊地「嗯」了一声,似有所指地问我,「和小怡见过面了吗?」
其实这句是废话,如果我们没有碰面,苏怡没有给予她我已「复活」的消息,她怎么可能这么平静地面对一个「死人」?
我苦笑,但仍然点头确认,本来还想说在暗处碰到了江雅兰,却在此时听到了她的一声叹息,「相对于小怡的修为,有人明显地还差了点儿火候,纯粹小笨蛋一个!」
她在骂谁?
一时间我想不到谁能和我共用「小笨蛋」这一殊荣,脸上刚刚显出了些疑惑,衣领便被眼前这位喜怒无常的妖女一把揪住,整个人都被拉了过去,脸庞更是几乎紧贴着她温热的唇瓣——如果夜色可以遮住我已经通红的脸,我必将十二万分地感激!
而她在此时,是生气吗?感受到她锋锐如剑的眼神,我心中竟生出了一种「久违」的欢欣,心中理所应当的惶恐倒是淡了许多。
可能是感觉到我的心态了吧,她攥着我领口的手愈发地用力,从口中流出的酒香和她自身的气息糅合在一起,生出的危险的感觉一如往昔——令人在小心的同时感到了分外的刺激!
「看来还有人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
她的眼神分明带了些杀气,感觉到这一点的我,自然而然地要陪出笑脸,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干了什么祸事啊!
「跟我来吧!」
容知雅此时解决问题的文雅程度几乎要让我感激涕零,本来我还以为她会把枪管直接塞进我嘴里,进行逼供用刑……哪会想到,她只是一脚把我踹进车内,和我一起在公路上狂飙呢?
「容小姨,我现在身分暧昧,这样过去不太好吧……」
从老姐这两个月给我的资料上也能看得出来,容知雅虽然在近年来保持低调,但仍然是令敌人不能忽视的重要目标,在现在兰光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什么细作跟踪,那才叫怪!以我此时「注销」身分,如此招摇过市,那个……影响不太好吧?
陪着小心,我点出了此刻我所担心的问题之所在。
只是,妖女此刻的回应却是已经恢复了正常水平。一把光芒流转的银制小手枪顶在我的太阳穴上,保险打开,子弹上膛,更惊人的是异力流动,杀气腾腾之下,当场封住了我的嘴巴。
一时间,我为之哑然。
车子挤上了环城高速,在滚滚车流中,以容知雅的性格,也不得不稍稍减速,车内的危险气息也相应地消缓下去,手枪离开了我的脑门。我三分真实七分做作地呼出一口长气,再度开口,却已经不敢触及敏感话题。
「兰光现在挺乱的……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虽然是没话找话,但问的的确是盘绕在我心中的疑问。
兰光此时的情势,又岂能用一句「挺乱的」来形容?
现在兰光的情势根本就是一触即发,随时会引爆出惊人的杀伤力,将这极天洋东部最美丽的明珠列岛炸上天去!
除了已近千年未曾露面的失落文明力量外,五大力量、三大制约的精英齐聚岛上,规模为近两百年之最。
只是,生成这一乱局的矛盾中心,却仍只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有些时候我问及此事,以老姐的大方也只是笑而不答,连我这弟弟都要瞒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一块破石头而已,也不见得有什么特别的……」
容知雅也是轻描淡写地带过,她和老姐的反应倒也挺类似,都是那种真正不甚在意的模样,以此为依据,我也大约明白那东西的价值究竟怎样——或许贵重,影响力也大,但,为智者所不屑……
为了保持我的品味,我也自然不会再问下去,容知雅似乎也没有再和我说话的意思,从后视镜的反光里看她的眼神,也是一种神秘莫测的样子,我眨了眨眼,终于在心中鼓起勇气,第二次地问出了敏感问题——
「容小姨……我们现在去哪儿?」
些许的沉默过后,她轻声低语:「小容这两年挺想你的,和她见一面没问题吧?」
我愕然,怎么也想不到她的目的就是这个,这有什么问题?和有容妹妹见面,不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吗?用得着这样拿枪顶着脑袋来强求?
根本连想都不想,我第一时间的回应便是迫不及待的点头,容知雅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微微的笑意,里面似乎藏着不少东西,这一个笑容,似乎把一件单纯的事情变得复杂了。
车子以其卓越的性能在滚滚车流中无声无息地行驶,此时,已经进入了市区,而我也可以感受到,至少有十多股来自各方带着兴味的目光,照射在这辆跑车上,有人的想法很单纯,而有些人,则是极其复杂的了。
容知雅虽然是在高速飚车,但似乎也在一心多用,至少百多条资讯从她的手里通过特殊的渠道直接发送出去。
随着这些资讯的迅速处理,车外的形势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我对这些事情却不怎么关心,容知雅现在可是炎黄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之一,她的言行都随时影响当今事态的发展,现在这种情况,实不足怪。
只是,兰光夜间的热闹场景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车水马龙的形容也许还算贴切……只是,那些像蚱蜢一样上蹦下跳的年轻人是干什么的?
在繁华的街道上,这些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无疑构成了街道上的主流。脚下踏着一条似乎是极其流行的滑板,不可思议地展现出种种绝非普通人所能达到的跳跃力,动辄三四米的高度,实在不是我脑中常识所能解释的现象。
难道兰光这两年率先展开了武技普及运动?还是这些滑板……
正目瞪口呆的当儿,一个一看便知是反骨败类的小子,怪叫着从街道的一边横跨大道,越过了高速飙过的容妖女的座驾,安全落到了另一边,引来了一阵叫嚣和欢呼。
这时候,我听到了容知雅的一声低哼:「九流水平!」
嘎?这句话的内蕴实在是可圈可点,这可不像是容妖女一向的为人。
她此时也看向我,眼神扫过了我,微带着惊讶的脸,微笑道:「看到了那些滑板了?」
我猛点头,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