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81章

殁世奇侠-第81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士气高涨的时候,开始了攻击。
在这一剎那,这些人的脸上都有些狰狞,杀气纵横而过,让外面正抓紧时间打瞌
睡的战士们,全都打了一个寒颤。
「咱哥儿们只要顶过四十个小时,便要轮到坚罗佬吃瘪了,到那时候,我请大伙
儿吃坚罗炸鸡……」
一连长嚎叫着冲到第一线去,一连仅存的三十九名战士像一群饿疯了的狼,瞪着
血红血红的眼睛向上冲,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的将来那酥脆的美味……当然,如果以
上面的坚罗鬼子本身为原料的话,或许可以让大家吃得更加痛快一些。
二连的指导员,象征性地擦了一下他那张越擦越脏的脸,嘿嘿地直乐着说道:「
一连长就知道吃啊,打啊,杀啊,哪像我们二连,一个个都知道顾家,打完这仗,回
家抱着老婆睡觉去!」
嬉闹声中,二连五十二名顾家的男人也一举冲杀下去,气势如虹。
只是那呼喊着的号子味道有点儿怪,就像是欲求不满的夜猫在那里干嚎……梁营
长笑倒在地上,我轻轻鼓掌,赞叹着王颜出众的激励人心的手段……好啊,真好……
约莫是大家被坚罗人频繁的「问候」冲昏了头吧,王教导员,你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
好!
在洞顶,那只色鸟嘿嘿地冷笑两声,旋即在我冷冰冰的眼神注视下闭嘴收声——
现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第八层在战士们心不甘情不愿的心情中崩塌了,而第九层则首度出现了坚罗大兵
的身影。
庆幸于防护面积的减少,使防空火力的密度大大增加,坚罗人再也不能轻松将导
弹什么的射进来,而身为指挥中枢的第九层,在各种人工的架设下,其地形的复杂程
度绝对不是其他层可比。
而从坚罗人进入第九层的那一刻起,对基地的争夺战单位,已经由每层每小时的
大略计算,转变成为每米每分钟,乃至于每秒的精密推演。
小昭的传令内容也就变成了:「坚罗人两分钟前突破我方阵地十五米,二十秒后
我方将其打回三十米,再有十五秒的时间,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打出去……」
而时间,就在这分分秒秒的计较中轰轰烈烈地走过。
现在的时间,是新纪二0五二年三月三十一日夜,更精确的时间是二十二点五十
一分四十七秒,离王颜所说的反攻时间,只有不到五个小时。
形势一片大好,坚罗人就在五分钟前被我们赶出基地外,就算再次攻过来,怎么
也要过半小时,战友们就抓着这个大好良机,拼命地休息。
而梁营长则在哀悼那来不及救下的「全球攻略」游戏机,现在他只能手抓着一个
微型个人机过干瘾。
我笑呵呵地在一边看着,直到王颜轻扯我的胳膊。
「什么事啊,教导员,还不趁这个时候顺顺气,否则待会儿大反攻,你哪还有精
力建功立业?」
我难得地打趣他,他却不给我面子,只是一脸的苦笑。
耶,那时限快到了吗?
我想笑他两句,但嘴中的涩味却是挥之不去,其实,你是主谋,我是共犯,咱们
哥儿俩,也就是半斤八两而已。
「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四月一号了吧,那句话,我提前了两天说出来,是不是很有
用?」
他自我解嘲的话一点儿也不好笑,我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先看看他头上三十个
小时便熬出来的白头发,再四面看看满面红光的战友们,发出了低低的叹息。
「幸好我不像你——笨是笨了点儿,但至少还有一身笨力气!」
他愕然抬头,我看向头顶上正学蝙蝠倒挂的朱翎,用压得最低的声音道:「……
除去掩护的肉盾,这样,我们还可以将女兵和伤兵转移……」
当然,这个问题首先便要报告给咱们的营长大人,而梁营长听到我说出的话时,
面上的表情之精采,我想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第二次!
王颜在一边儿不敢看他,也幸好,他没有发火,只能如王颜一样地苦笑。
我想,他现在应该是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吧。过了好半晌,他才记起我的提议,
没有任何异议的,他全力支持。
朱翎拍着翅膀飞过来,落在我肩膀上,轻轻地点头示意。
看来这两天的辛苦,并不是没有代价,那个在废墟中开出来的地下通道,至少可
拯救这里一半人的性命。
把女兵和伤兵加上,还有护送的,刚刚好!
但是,不能不说,在随时都有可能塌陷的基地的基础上开出来的通道里,那生死
之间的可能,也是一半一半啊!
「那又如何,总比大家一块闷死在这里好!」
营长教导员一块儿展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我们没有任何的时间或是机会,来
想第二条出路。
我立刻将这临时通道内的诸般要点奉上,两个人听得不停点头的同时,那命令下
得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快,而他们的命令,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让我去保护他们?不可能!」我一口回绝了梁营长要我参与保护女兵和伤兵撤
离的命令。
我明白得很,不就是想让我趁着这个机会逃命去吗?他以为他的脑袋,能想出什
么好主意?
我冷冷一哼,看也不看他脸红脖子粗的德性,说出了我的想法:「只有我在这里,
撤退的人才有一线活命的机会……「不管你们信还是不信,如果我一起撤退了,这个
阵地上至少有一半的坚罗兵,要加入追杀我的行列,另外还有一些你们不可能理解的
怪物……那时候,我们两边都是死!」
「你以为你是谁啊!」
梁营长瞪红了眼睛揪起我的衣领,我冷冷地看着他,牙缝里透出森森的威胁,说
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昏,再让他们带你一块儿走?我跟你商量是看你的面
子,你可别不知好歹!」
一语戳中了他的死穴,他呆了几秒钟,再一拳猛轰在我脸上。
我站着让他打,他的力量,让我的脸皮都没有红一下。一拳过去,他狠狠回头,
再也不往这里看一眼,掂着枪就往上面冲,看来是去发泄了。
我笑笑,对着一边只是摇头的王颜摊了摊手道:「下面的就是你安排了!」
再一次地去确认一下逃生通道的安全性,当我再次回到上层的时候,便向着猛抽
烟的王颜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王颜的眼睛亮了一下,但随即便苦笑着瞥向另一边的一位麻烦人物。
那就是奉命将女兵们组织起来,但已经越来越压不住疑惑的林伊师姐——真是位
麻烦人物,不过,我有办法!
我挤出了一个笑脸,向着她走过去,心里在思忖着我脸上的长疤,是否会影响我
的笑容的真诚。
有意地把笑容加深,听着师姐的训斥,她声音很小,只能让我一个人听到,却是
清晰无比,这样子,明显地是给我这个师弟面子。
「师弟,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完美合理的解释吗?」
我尽力地让我的笑脸更真诚些,但是却失败了。
看到师姐眼中闪掠而过的疑问、好奇甚至是有些戒备的光芒,我的拳头反射性地
轰了出去,正中她的小腹,透出的力量,正好让她昏迷过去。
就在中招的那一剎那,她脸上的不可置信的色彩,是那样的强烈,让我都不好意
思再去看她。
我把她交给了在一边看呆了眼的库拉塞,这次行动是由他全权负责。他傻傻地抱
过了林伊。
我对他说:「行动我都嘱咐过你了,你只需要注意,要保证她的安全,如果她一
直就这么昏迷,自然是很好,而如果她醒了,那么,你们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她拉到
一个安全的地点,必要时,再把她打昏也可以。明白了?」
库拉塞重重地点着头。
我拍拍他的肩膀,再度开口,这次却是一个严重的警告和威胁:「如果你敢趁她
昏迷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那么,我回去后一定撕碎了你。」
这个黑天洲小伙儿的深色瞳眸之中,竟然很丢人地泛了红,他是这样回答的:「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回去,我一定会做!」
我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转身再也不看他,只看向那紧张得要发疯的王颜。
只见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那么,现在就是要同战友们
摊牌的时候了。
朱翎在我的要求下,保护人员安全撤离,有它在,比我在的效果还要好些。
这一行人,在战友们得知了准确的消息,并将心态稳住之后,便要出发了。
而我没有时间再去照看他们,只是跟着王颜,目睹了他将那真实公布于众的全部
过程。
当战士们得知了四十个小时又五十分钟前,那令人心神振奋的话语,乃是一场提
前了两天的愚人节笑话时,那表情,简直可以与梁营长的相媲美。
而那场面,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安静的多。除了有几枝枪掉在地上发出声响,便再
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今天才是愚人节啊!」一连长抱着头坐在地上说。
当大家都以为他要痛哭一场的时候,他竟蓦地狂笑出声道:「前几天我还在想,
老子我扯光荣弹的时候要用什么口号,却让这笑话消息弄得半途而废,现在大家想想,
用什么才最有气势?」
开始只有几个人在那里抽嘴角,但当人们看到了伙伴们那一个个硬扯出来的,比
哭还要难看的笑脸时,震天的狂笑声便在这基地中掀了起来,一时间,大伙儿纷纷出
谋画策——「用炎黄人民万岁!」「太俗,应该是大炎黄民族永垂不朽!」「错,骂
一句——坚罗鬼子们都去死,才最爽!」「明显的政治教育不合格!发动这场战争的,
是那些处在上层阶级的政客,和广大的坚罗人民没有什么关系,你那样太偏激!」「
我操!你说这种话,才更像是一个政客,老子我要是活着回去,一定要跟你单挑!」
「我怕你不成,有种的就别死!」「去你妈的,谁死谁是王八蛋!」……
乱哄哄的像菜市场一样的呼啸声过去,撤退人员也该离开了。
趁着这坚罗人退下去的时候,大家临时又开了一场欢送会,一时间国文外语大杂
烩,全是一片杂音。
抱着几个月共同奋战的战友,大老爷儿们一个个地向女人看齐。
他们在近于口角的祝福声中,向着战友、伙伴、兄弟们,做出了可能是最后一次
的道别。
梁营长和敏大姐经典式的深吻,成为了永久的回忆,佣兵连的伙伴们强扯着泪如
雨下的女兵们,向处在十一层的通道奔去。
梁营长甚至来不及遮掩一下满脸的泪水,便干嚎着下了命令,要全体移向第十层,
因为在那里,是最好的掩护地点。而在这里的所有弹药补给,能拿的拿,不能拿的,
干脆放弃。
我的脚下奔跑着唯妙唯肖的机器猫,这是女兵们硬塞给我的。
她们为我带走了苏怡她们送给我的具有纪念意义的小玩意儿,却留下了这个,似
乎在期待着这个高科技结晶的小猫咪,可以带来奇迹。
奇迹吗?嘿嘿,奇迹……奇迹并没有发生啊……从昏天黑地的眩晕中勉强恢复过
来,我的手支撑着岩壁,辛苦地沐浴着清冷寒凛的月光。爷爷送我的软剑碎成了千百
片,深深地嵌入了四面的岩石之中。同时,这四面岩石也是惨被分尸的古立班那机械
身体的分布地,他为奇喀挡了那一记,也送了他一条命。这一生一死,对上帝来说,
是很公平,但对我而言……他奶奶的,十方神仙都瞎了眼不成!身上的血流干了……
只不知这到底是功力大成,还是生命大限……而我的耳朵,正听闻着最后一滴血滴在
碎石上的古怪声音,有那么一秒钟,我只想哭!
「张真宇……」
奇喀嘶哑的声音,比任何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