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80章

殁世奇侠-第80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然,基地的拦截火力,几乎是超负荷全开,拼老命地去击毁这些会让基地的战
友们死无葬身之地的大家伙,但仍有几个漏网之鱼。第十四层、第十七层、第二十五
层……当第十七层被摧毁的时候,高、低峰阵地的人员联系,便算是正式中断,只能
够通过间断的仪器通讯,进行相互的确认联系。
至此,高、低峰阵地可说是各自为战,形势极其不利。
在我身边,林伊师姐双手合十,向上天感谢刚刚的一念之差,没有到低峰阵地去
支援,否则此刻必定会和师弟咫尺天涯,不得相见……听得我脸上泛起了红云,师姐
说话真强,明明白白的关系也能够说到这上面去。看到身边的小昭在那里抿着嘴窃笑,
我索性一脚就踢了过去。没事少给我瞎搅和……「四连长,四连长,十二层有情况,
二连长那里要你去帮忙!」我应了一声,对林伊打了个招呼,和身后佣兵连的十名伙
伴下去支援。佣兵连在这几天负责的是调动支援工作,从第六到第十六层,全是佣兵
连的活动范围,工作量为全营之首!幸好有林伊这个精通数国外语的精英做帮手,否
则就那几个懂得炎黄语的老外,根本就办不成事!
十二层厚厚的外墙,被轰出了一个大洞,我一下来便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
坚罗鬼子入侵的问题了。
事实上,坚罗人正在有序地后退着,一点也不恋战,可以想象,等到他们退到了
安全距离之后,什么温压弹、集束炸弹,就会毫不客气地把这十二层塞满!
他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看来他们这些天的主攻方向就是这里!二连长这样对我解释。
我抽了抽嘴角,苦笑了一声。
是啊,看看就明白了,坚罗人这几天的火力,一定是以这个地方为中心,连结几
天的高密度轰炸,将这厚厚的山壁洞穿。
这不是坚罗工程兵那种小家子气的地道,这个叫开天窗!这是不可修补的致命伤。
我一梭子子弹放倒了两个坚罗兵,想都不想地大叫道:「让十二层往下的所有人
都撤上来,这里马上就要塌了,我们的兵力不能再被坚罗人截断了,要马上!」
二连指导员苍白着脸下命令,现在,我们是和死神赛跑,他们都明白。
如果兵力被分成两截,那绝对不只是力量分散的问题,下面战士的补给呢?弹药、
食物、还有医药用品到哪里找去?等待他们的,唯有死亡而已。
我带着五个佣兵伙伴们往下冲,下面的坚罗人比想象中的更缠人,好像是知道了
我们现在的窘境,死拉着下面的弟兄不放。
我和伙伴们几次冲杀,从十三层往下,到十六层,再从十六层往上杀,来回两趟,
才将下面的坚罗人打了回去。
至此,下面四层的四十九位战士,除了已牺牲的十一人外,其余的全部撤离到第
十一层。
一脚踏上去,隔离盖还没盖稳,下方已爆出惊天动地的大响,伴之同行的是灼热
的冲击波,火光冲天。
盖着隔离盖的战士惊叫了一声,被冲击波的强大震力远远击飞,撞在墙壁上闭过
气去。
隔离盖飞了起来,火舌喷涌而出。
我一脚踢在飞天的强化钢板上,厚厚的钢板被我踢了回去,呼啸着撞在火口处,
我跳起来,再狠狠地踩下去。
只听见「碰」的一声大响,钢板盖上,反应最快的二连随即冲过去把它锁住,就
这样一个动作,他的手上便起了水泡。人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在这下面,绝对有温压
弹!好险!
指导员向营长他们报告这里的情况,我却连歇息的时间也没有,带着人马再向上
冲,刚刚的第七层又有情况,坚罗人绝对是三班倒,要不然哪有这种精力?
「我操他祖宗八代!还有完没完了?」
钢盔摔在地上,发出脆响……「午夜时分,一个钢盔被其主人以最残忍的方式狠
掼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呻吟。是谁做出了这样天怒人怨的事情?
「请诸位不要怀疑最有可能犯下此罪行的营长大人,因为,做出这事的,是原本
最不可能失态的王颜教导员……」
一连长怪腔怪调的「报导」惹起了一波笑浪,同时也惹来了教导员和营长的双重
攻击。
只见两拳轰在他头上,没戴钢盔的他,只能惨叫着抱头坐倒地上。
本来窝了一肚子火的教导员,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基地中的低气压也瞬间回
升。
那「猫咪」轻轻柔柔的叫声,更把所有人的心态全数矫正,这是在全体军官会议
上的一幕。
几天来的高压,可以让王颜那样的人失态,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事实上,梁营长都快要被坚罗人几乎从不间断的攻击弄得没了脾气,那张老脸几
乎快要和我看齐,削瘦得不成样子。
说实话,根本就不必来什么会议讨论了,照这个样子,坚罗人从哪里来,我们便
从哪里挡,完全是针尖对麦芒式的针锋相对,想耍巧都没办法,开个会,也不过就是
鼓鼓劲,平衡一下心态而已。
林伊怀里是那个攻击力超强的机器猫,到现在它也没有什么一展身手的机会,那
几个卫生员把它护得跟宝贝似的,大老爷儿们想摸一摸,都要打回票。
我自然也就没可能看到那说明书上所写的,「利爪高压电,小嘴脉冲炮」的大场
面,我只怕,万一它漏电了,怎么办?
低峰阵地上,断断续续地传来了几个信息。
一是说基地外的战役再度打响,我军主力已撤到了五十公里外的平原地带,在那
里与坚罗展开对决。
二是说低峰阵地还算完好,问这里情况如何;最后是上级发过来的一个嘉奖令,
说是要在战后为双尖峰阵地上的战士们授勋什么的……「全是废话吧……」
我嘿嘿地笑着,一边由敏大姐为我包扎手上的伤势,那是半小时前最后一次战斗
中挂的红彩,被一个弹片划了过去。
只可惜,据朱翎讲,病魔境大成后连血都要干掉,自然也就不会为这样一个小口
子而伤筋动骨。
林伊拍了我一下,为我的风凉话而懊恼,好像从上次我瞒住自己的生日而惹火她
后,她便特别容易对我上火,只是对这个,我却不怎么在意。
「坚罗人又上来啦!」
哨兵的呼哨声尖利而又刺耳,伴随而来的爆炸声,更是震耳欲聋。
梁营长用力捏响了手指的关节,端起枪,冷森森地道出了一句:「快杀光这群疯
狗!」
一呼百应,刚刚打了个盹儿的战士们跳起身来,迎接这凌晨的战斗。
今天是……我看了看墙上的电子日历,今天是新纪二0五二年三月二十九日,离
战争结束还有多少天呢?
「光纤电缆被割断,与低峰阵地失去联系……」
「坚罗人从第七层突破,一连三排的火力不足,请求支援!」
「敌人突破第十一层,二连长重伤,情势不妙。」
……
通讯员小昭的喉咙都快喊哑了,坚罗人将基地内的通讯系统破坏无遗,现在只能
通过最原始的人力传话,来传达执行命令。
这样,快累惨了体能一向不好的小昭,梁营长绷着脸,刚从第七层退下来的他,
脸上开了条口子,经过了简单的包扎,血是止住了,但看上去还是有些滑稽。
我却没有资格笑他,事实上,我受的伤比他还惨。同样是颜面上的问题,为什么
他只是被弹片划过,而我却是被雷射切割呢?
奇喀终于忍不住了,借着连场混战的良机,禁忌的特战队,几乎是波浪式的一波
又一波地杀过来。
他们不亲手杀普通战士,但总在我占到优势的时候,来那么两手围魏救赵,这种
老套到了极点的手段,却总是会得到超值的报酬。
两个小时前,某个被我撕碎的家伙,那一记斜斜的雷射光划下,从我耳根下方一
直到前额,擦过眼角,一道平直的疤痕,就这样永久地留在了我的脸上。
那道疤痕将我本来文静清秀的脸给破了相,被高温灼伤的皮肤整个地坏死了,连
想植皮都很困难。
正如同我这张破了相了的脸一样,现在基地的情形,也可以用惨不忍睹这个词来
形容。
坚罗人的穿地弹,如愿以偿地将上面空出来的五层间隔带给轰塌了,与之同时,
也不屈不挠地从最上面和最下面两层同时进攻,在和我方打了十五个小时的激烈枪战
后,十一层失守,七层危在旦夕。
佣兵连这当之无愧的精锐从前些天算起,已经连续四十个小时没有阖眼,过度的
疲劳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战力大减,否则怎么让坚罗人把十一层给攻下来。
我脚边昏睡着已近于崩溃的林伊,刚刚我故技重施,不轻不重地一掌让她睡了过
去。
不要说我假公济私,因为在理论上,我只能给她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王颜通红的瞳孔,似乎是因为林伊的沉睡而愈发地窄小,他也想睡,这点我明白,
只可惜,在现在,全营只有
三层的空间可供与敌周旋的惨况,让他即使是睡下,也不可能得到好的休息氛围。
在这时候,他这个全营的最佳智囊,只能绞尽脑汁来尽力扩大剩下的一百四十三个战
友的生存空间。而此时,坏消息又传了过来,第七层完蛋了……不耐久战,似乎也没
有兴趣和胆量抓俘虏的坚罗人,用TNT炸药轰塌了第七层,进一步将我方的生存空
间压缩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庆幸,已经把后勤补给全转移到了第九层?」梁营长一掌拍在
桌子上,用沙哑的巨吼声,发泄他对第七层崩塌的不满。
只是,这里却没有一个人有应该被他训,即使是他想再找个人发泄,但面对尽心
尽力的战友,英勇顽强的同伴,他哪有什么可挑剔的机会?所以,回应他的也只有沉
默而已。
二连长躺在担架上,参加了这个小会议。不过胸腹重伤的他,怕是没有什么力气
说话了,可是他无神的眼眸中,还透露着对十一层失陷的自责。
身为半个医生,我对他现在的心态表示出担忧。
现在绝对不应该让重伤员费心费神!临时再施针稳定一下他的伤势,我用眼色示
意一边的战士把他抬下去。
而在另一边,王颜用好几天没有修剪的长指甲刮着脸皮,用微微的疼痛来止住自
己的睡意。
「不要发火,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现在我们又不是死路一条,何必这么着急
……」
不知他是否故作平静,但轻轻淡淡一句话说出来,梁营长的神色明显地缓下来许
多。
梁营长绝对不是笨蛋,他很快地便领会了王颜的意思。
「你是说外面的兄弟部队?大反攻不是还要再等几天吗?」
他们说的是在与低峰阵地的最后一次通话中,同样不好过的李团长说出来的一个
上级信息……那信息的大意,是要双尖峰阵地上的战士们,要死守住这颗插在坚罗人
肋部的钉子,等待不久后,在朝鲜战场上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的爆发。
话语间隐隐透露出,大反攻的日子,那天是四月的第一天,也就是四月一日,愚
人节!
王颜白中透青的脸色,露出了一个充满生气的笑,他摇摇头,伸出手,比划了一
下。
「错,正确的时间,应该是还有四十个小时!」
四十个小时!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透出了些光采来。只不过是四十个小时,就算
是掐着脖子,大家也能掐出四十个小时来。
在这一刻,坚罗人的攻击似乎不算什么了,只要有一个目标,那么事情就好办得
太多了。
坚罗人也在此时,再一次地展现出他们不识时务的那一面,他们竟然在我们这里
正士气高涨的时候,开始了攻击。
在这一剎那,这些人的脸上都有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