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8章

殁世奇侠-第8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鼓起了腮帮子,做生气状。口上说着不稀罕,眼里却尽是好可惜、好怀念的神情。这样子实在也是很可爱的,我摇摇头,笑了笑,脑子里面开始整理事情的线索。
以我所听到的来分析,这里面的关系应该是以有容小姑娘为中心,嗯,分两派,她伯伯一派,是商人;她小姨家一派,是……是黑社会?两派争夺她的监护权,也争夺她的人生定位,斗争很激烈,有容明显地偏向她小姨那一方……应该是这样了。
那么,我这样一个人搀合进来,妥当吗?
我只是一个来到兰光进行两校文化交流的学生,之前与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最多也只不过是在飞机上莫名其妙地认了有容这个妹妹,对她很是喜爱。然后呢,应该就没有什么了……
她是大歌星耶!东方五大洲第一玉女,千万人心目中的偶像,我们之间,应该是有距离的吧!我虽不妄自菲薄,但是,对小妹妹这样的公众人物,是不是保持些距离比较好?
接着又想到了妹妹对我那种似乎是天然发生的信任,我心中热腾腾的同时,竟也有了几分虚荣心膨胀的感觉……此风不可长。我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想,我对妹妹的感情就要变质了!
而这时,有容小妹妹拽住了我的手臂,可怜兮兮地开始道歉,我恍惚地听着,口中也在响应,但是脑子里面却全被是否要避开一下的念头占据了。
「我不是存心想瞒着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
「也不是我要故意地耍你……」
「我知道,我知道!」
「实在是哥哥好笨……」
「我知道,我知道!」
「也好迟钝……」
「我知道,我知道!」
「……」
「我知道,我知道!」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我知道,我知道!」
「哇啊,哥哥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你欺负我……」
小姑娘登时泪光闪闪,脸蛋又埋进我怀中,我的衬衫立时被打湿,眼泪攻势何等厉害,我当即手足无措,什么好言相劝全不管用,而她的身体贴在我怀里……''5 1 7 Z 。 c O m'
上帝啊!我该怎么办?我的双臂伸伸缩缩,全不知该怎么摆放位置,就像是掉进了水里的鸡翅膀,不晓得该往哪里扑腾才好。
我尴尬地抽了一口凉气,做牛做马温言劝慰怀中小妹妹的时候,眼光却只能四处游移,寻找能够救我一命的助力,只是,当我的目光转到本应醉醺醺的容知雅的脸上的时候,赫然发现,她那只醉意朦胧的美眸流露出来的一种奇异而又森冷的光。
「糟,糟了!容小姨,请等一下,我想我们应该是……」
那一声误会尚未出口,后脑勺已遭到猛击!
「那个白痴就是东海武魁?」
在街上的那场闹剧行将结束的时候,在街角阴暗的角落中,某个人眨着他那只与东方人种明显不同的蓝色眼睛,用纯正的罗巴语询问自己的同伴,不掩其一脸的困惑。
他的同伴呵呵地笑了起来:「哦,弗兰克,只用眼睛看人是多么错误的做法啊,要知道,他的力量在全世界也是排得上名次的,否则……」
「否则也就不会把他列入重点照顾名单了……是吗?」
「弗兰克,你明白就好了,东方的事情我们绝不能失败,我们……呃,弗兰克,刚刚是你在说话吗?」
他困惑的绿眼睛望向了自己的同伴,却只看到对方那因为恐惧而大张的瞳孔,与之同时,后颈不轻不重的一击令他当即陷入昏迷,而下一刻,美人的纤纤玉足已将之踢到了更阴暗的垃圾筒中。
代替两个间谍欣赏这幕闹剧的成熟美人,微笑看着那边渐渐远去的三个身影,笑容中却也露出了些微的担忧:「把她们两个也卷进来便不好了……而且,世上长得像的人也真不少呢!」
知雅,你应该不是那种不理智的人吧……姐姐我,很担心你呢……

第四章容知雅

「呼,终于到了!」
看着眼前这所房子,我感慨万千。这多灾多难的一路终于到了尽头,虽然受到了酒瓶重击的后脑依然隐隐作痛,但是,在即将逃脱大难的精神振奋下,什么样的痛苦也可以忽略不计!
说实在的,看着这座算不上有多么上等的建筑,我实在是很难想象这会是两个国际级大明星的居所。就这德性,能防得住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吗?
依我的想法,她们两个人的住所,怎么也应该有个百八十个的彪形大汉层层守卫,以防那些疯狂的歌迷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可是,现在我见到的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民房,只要是个中等收入的白领阶层,买下这座房子便不是什么问题,在这种地方,她们的安全怎么保证。
「没有人知道我和小姨住在这里,我们的伪装可是很好喔!」
小姑娘很骄傲地这么对我说,我看着这个如同未成年少女的小家伙,还有那个一头醉猫般的容知雅,心中深以为然。
用上点力气,把在门口蹦蹦跳跳的女疯子扯进门来,却被她很不客气地借力把我推了一个踉跄,接着就拿酒瓶子追杀我。有容这小妮子真没义气,抱着脑袋就躲到了卧室里。
我怎能让你这个没有兄妹爱的小妮子好受!我连续地两个闪身,避过凌空飞来的两个空酒瓶,在空中滑身,就这么冲到了卧室里。小妮子发出了尖叫,再关门已是不及,女疯子随后杀到……
哈哈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在这里,就和在自己家一样的无拘无束……那感觉,真好!
「你好,菲德先生,好久不见,您的能力似乎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了!」
威夏群岛在九月分依然是游人如织,滚滚人流在被近百个大小岛屿分割,仍然显得人满为患,令人实在无法确定,他们此次来到这里,到底是在休闲渡假看风景,又或者是在进一步地加重人口危机……
当然,特权人物的特权也只有这种情况下才会显出它的价值来。在风景秀丽的思达雅岛上,一片景色奇丽的广阔沙滩,在月色的映照下更显清灵,月光铺洒下来,无论是海面又或是沙滩,均是一片令人赞叹的银光。
本来是会有不少的游人来踏月游玩的,只是,在一天前刚刚挂上的「私人产业」的牌子,却令他们望而却步,所以,现在的沙滩上也只有那么寥寥的三五个人。而他们的心思,却没有留在这美丽的夜景上一丝一毫。
菲德看着他身边这个枯瘦干硬却面色谦卑的手下,脸上也堆起了笑容,非常有礼地给予其回应:「啊哈,奇喀,你终于赶来了,中天洲的事宜将因你的到来而变得滴水不漏!」
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但心底的距离却在笑容中拉得更远。
一个为的是因为上司的假情假意,另一个则是为手下的地位特殊,但他们总算还明白,这个任务的顺利成功,将关系到他们两个今后在组织中的地位,也因此,一向老死不相往来的他们今天总算聚在了一起。
「……这一方面的事宜就交给你吧,奇喀,趁着这次东方座谈的机会……以你的能力,一定会做得近乎于完美!」
奇喀微笑着应承下来,心中冷冷而笑:「抢那份儿最大的功劳吗?只是,未必会有好果子吃啊!」
「呜,头好痛!」
我嘟哝了一声,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脸贴在了柔软温润的「枕头」上,享受着上面发散出的淡淡的幽香,想再度沉睡过去,这样子,好舒服!
「很舒服是没有错,但是,小子,不能再睡了!」
低沉中有着性感的磁力,容知雅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缭绕,我叹息一声,享受啊!容知雅叫我起床,梦境一般,梦境一般……停!如一盆凉水浇头,我迷迷糊糊的神志立时清醒了大半,为什么容知雅会叫我起床?
记忆回流,我的脑袋里霎时间想起了昨天所发生的一切——和苏怡逛街,去登记注册,迷路,碰上了小姑娘,英雄救美却被美救,然后,然后就是有容,容知雅的身分……回到她们家,然后呢,好像是冲进了卧室里以逃避追杀……接着被女疯子痛揍,还被灌了一瓶酒!
天啊,我昨天被那个女疯子灌醉了,接着是怎么了?
我没有任何记忆。
猛睁眼,入目的却是一团白花花的软肉,我困惑地眨眨眼,好古怪,这是什么?好眼熟的样子!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又用额头蹭了蹭,感觉还真不错!我不由得食指大动,摸一摸?
「你敢动一下……」
冰冷锐利的触感轻贴在我的脖颈处,冰得我打了一个寒颤,身体立时僵直。
不摸,不摸,容小姨,我不摸便是,您别太冲动,我只不过是觉得这个枕头好奇怪而已……
锐利的玻璃碎片被抛了出去,摔在墙壁上,再度粉碎。同时,容知雅低笑了起来。趁此机会,我猛地坐了起来与这危险人物拉开距离,目光也移了过去。一觉醒来,这女酒鬼总该清醒些了吧!
「呜……一代妖女!」
我的脸登时变得像块大红布……燥热一波又一波地侵袭上来。现在,容知雅实在是好生豪放!
昨日她烂醉如泥,再大发酒疯,衣衫凌乱自不在话下,现在她明显地并未因为室内有我这个男士而稍加整理,上衣半褪,露出其中的黑色蕾丝胸罩,挤压出深深的乳沟。在如此近距离,又在半透明的材质下,里面的丰满隐约可见,甚至可以看到那两点嫣红,莹洁的肌肤映着晨间射入房间的阳光,放射出眩目的光彩。
她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斜睨着看我,长发披散下来,在肩后形成一道黑色的帘幕,我被她的目光看得心中发慌,赶忙移开了目光。但是,那真实、性感的风景怕是一生也忘不掉了……
她又微微地笑了起来,同时用手指弹灭了烟头:「是个好男人啊,要不要和我发展情人关系?」
「……开玩笑!」
我的心头像擂鼓,但是口中却是很肯定地确认,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呵……」
她明媚的眸光闪动两下,若有所指地望向我的背后,脸上的表情很值得玩味。
我的心脏跳得很是厉害,顺着她的目光,我扭头,先看到了有容妹妹睡得香甜的小脸——我先抽了一口冷气。
目光往下移了移,胸腔中的空气在下一刻很不幸地全数被膨胀的热气排出体外,接着就是五雷轰顶!
「轰,轰,轰,轰,轰!」
有容衣衫不整——轰!
有容领口敞开——轰!!
有容酥胸半露——轰!!!
有容胸部压痕——轰!!!!
有容胸口上未干的口水印——轰!!!!!
天崩地裂,万物失色,草木倾颓,时光停滞……我当场石化!
「昨晚……」
「三人大被同眠!」
「昨晚……」
「三人亲密无间!」
「昨晚……」
「三人大玩3P游戏!」
「……」
「呜,噗,呵……哇哈哈哈哈哈!」
容知雅不顾任何形象地,放肆地笑倒在床上,笑得抱着肚子打滚,几次险些翻下床去,笑声进入我耳中,震动耳膜,却也引起了眼皮的共振——眨一下,眨两下,眨三下……眨着眨着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昨天……昨天晚上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似乎应该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以此来表现本人的愤怒之情才对,只是,末了,我也只能似笑似叹地摇摇头,什么火气也升不上来,说实在的,在我心中,那一抹淡淡的失望又是什么意思呢?
「是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容知雅停住了笑声,仰卧在床上,毫不吝啬地暴露出她成熟性感的身体曲线,她甚至连衣襟都没有掩上!她绝对是在诱惑我……
她的手指忽地勾了勾,让我俯下身来。我很是犹豫了一下,但想想她现在也不应该再有什么恶意,再说我防备着些也就是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