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71章

殁世奇侠-第71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哼,没让老爸宰他下酒,算他祖上积德,今世走运!
深夜的星光照射在阵地上,几乎夺去了月亮的颜色。
寒风吹过来,引起了我的一阵呛咳,坚罗人的飞机刚刚退走,当然,在这之前,也留下了三架粉身碎骨的战机做为此次的礼物,或者说是代价。
与之相对的,炎黄也栽了两架战机下来,在地面火力的支持下,这种成绩大概也就是平手吧。
林伊对这个十分不满地道:「如果我在,我们一定会掉下来三架以上!」
这是什么意思?我失笑,看着她理直气壮地再度发言:「坚罗人的损失,会是我们的三倍!」
她绝对有资格这么讲,今天虽然没怎么搭理那个总参谋长,不过,从有限的几次接触和谈话中,我也听说了,这个一直亲亲热热叫我师弟的师姐,在炎黄空军飞行员中的地位是何等的崇高,那几乎就等于老爸在特种部队中的地位和威信,这种地位,可全是实力的作用!
我耸肩,承认她所说的话中的真实性。
只不过,我也想提醒她,现在可是在陆地上,无论有什么高超的驾驶技巧,也体现不出来。
喏,就像是两百米外那些个探头探脑的怪物们,她能对付吗?
「这两天『禁忌』一方十分地活跃啊!难道昨天晚上的教训,还不能让他们明白过来?」
我有意无意地遮住了林师姐望向那边的视线,虽然效果明显不佳,但这个动作已经明确地表明了我的意思——不准备让她参与到这种事件中。
事实上,她实在也没有那个能力插手……如果,她还记得昨晚上的战斗给予她的震撼的话!
「呃,师姐,能到里面帮我端一碗粥出来吗?」
我问得是彬彬有礼,但眼眸中尽是一片不容置疑的强势冷光,虽然对于师姐这种性情刚直的人来讲,这很有可能取得反效果。但在时间紧迫之下,我也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如果她不听话的话……把她打晕便是了。
心里面正转着这个念头,那边的改造人们下一步的动作,却是令我瞪大了眼睛……怎么,逃了?
还不止那一处,从他们由静到动转化的那一刻,我的思感范围内至少出现了三十多个反应点,数量之大,令我一时间措手不及,竟不知该如何动作。
而等我回过神来,那些人早就向四面八方散去,速度绝对值得称道……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心思再和师姐拉拉扯扯,身体弹射出去,神念锁定了一个目标,正待奋起直追,刚踏出两步,头顶上一个不让人安心的威胁气息便横空出世,我的耳朵捕捉到了那低低的发动机转动声……
「退回去!」
我对着后面冲过来的林师姐大喊,同时向后急退,后发先至,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身,速度再增。
而此时,黑暗的天空中蓦地突出了两条火蛇,从遥远的天际蜿蜒而来,在空中留下了两道轨迹。
要命,我竟然没发现在空中还停留着坚罗的武装直升机,这两发导弹过来,事情就真大条了!
也在这时,山后边突然喷出两道火光,紧接着又是两道,四道火光两先两后,冲天而起,对着天空中的两枚导弹正面迎上。
天空中爆出光焰,第一道冲击波席卷大地,把我吹得踉跄两下,紧接着又是一道,我挟着林伊滴溜溜地打了个转儿,才把劲力消了下去。
而后方,早已经趴下了一片,所幸,无人伤亡。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吃惊地看着天空中两个爆散的火球,不明白那突然拦截的火力从何而来。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离奇,山后被连串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一道又一道飞起的火光掠过天际,向着刚刚导弹发射之处蜂拥过去。
火光到处,一架武装直升机隐隐的轮廓也显现出来,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它正极力地躲避扑过来的火力网,只是事发仓促,勉强避过小半后,便被连连击中,在半空中爆炸开来。
我方最近的、具备导弹拦截技术的部队,应该是在五公里外吧……那么,这个看起来像是从后山发射的火力网,是怎么一回事?
我皱着眉头思索一下,心中突然有些了悟,那个基地,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好用很多啊!
嗯,看这样子,这边光荣的烈士可能会少些。正想着,我胸口的憋闷和喉咙里的痒意,便为我带来了一连串的呛咳。
我背着林伊转过身去,把鲜血喷在夜色里。
「小宇啊,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看着我因为咳嗽而变得煞白的脸,闻讯赶过来的老头子参谋长很是关心。
我却没有心思和他纠缠,想再动身,去抓几个改造人问问,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身体刚动了动,却被这老头子一把抓住。
「干什么去?」
他的语气不善,我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回答他:「去办正事!」
「正事?现在还有什么正事……今天晚上喝腊八粥,那才叫正事!」
他手上的力气,真不像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在我不敢真正和他较劲儿的前提下,硬是把我拉回了岩洞里,把一碗他亲手做的腊八粥塞到我手里,似乎是深怕我看不起他的手艺。
「我真的是有事啊……」我在心中惨叫,自从成为佣兵后,尚是首次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真混帐,现在就是再追,也追不上了吧……暂时把今天改造人们的异类行为先放在一边,我摇头苦笑,轻轻地抿了一口腊八粥,让它芳香微温的气息直贯入喉咙之中,再对着一脸期待的老头儿微笑,算是给他一点面子。
他那双总是眯缝着的眼睛几乎要消失不见,恶形恶状的模样,却让我都为他感到丢脸。
由于地底基地的门刚刚打开,嘴唇一离开腊八粥,进入口鼻的,便尽是隐隐的机臭,这个基地的通风装置虽好,但几个小时的通气,还是明显地不够。
在林师姐的陪同下,我轻啜着腊八粥,在基地里漫无目的的闲逛,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里的环境熟悉起来。
刚刚进驻不久的信息工程部队,已经将这里完全接手,现在只有出口处的哨兵,还是这个高地的原班人马。
里面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不过见我这么悠哉地闲逛,忙碌中的人们,倒也纷纷报之以笑容。
基地的构建我不过见了小半,这个把整座山都挖空了的大工程,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庞大。
根据从东岛方面调出的资料,这个基地共有三十多层,工程兵不过刚刚解开了五层的封锁,现在正猛向里面灌入新鲜的空气。
由于二十多年的闲置,大概有近一半的地方已经废弃,但在战时,有了这么大的一块回旋余地,也不能不说是幸运。
正想着问题,林伊一巴掌送到我肩膀上。
「师弟,你和那些个怪物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是江湖恩怨?」
只听她这话,便知道这几天她把我的底子已经摸得清清楚楚——更何况她和我老爸又是旧识,我该怎么回答她?
我苦笑,缩了缩仍然灼伤严重的肩膀,动作比较明显地,把她想再次击下的手掌给闪开。
林伊的反应也很快,不过她的回应,却是非常的疑惑:「你的伤还没好吗?」
听她这话,一方面为转移话题而松了一口气,但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似乎应该修正一下我为人处事的态度……我平日里表现得那么坚强吗?坚强到昨天刚被温压弹重创的身体,今天就能够完好无缺吗?
我叹口气,很实在地回答道:「还没好!」
林伊轻哦了一声,便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回应,只是拉着我往基地下层走去,且随手拉来了一个工作人员,不顾人家的苦脸,一厢情愿地让人家给我们介绍基地内的详细情况。
时光就这样过去,等到这些专业人员将现在已完全投入运行的前五层介绍完毕后,已是午夜时分。
「师弟,今天可要好好休息……坚罗人可是不会甘心的……」
说话都有点模模糊糊的林伊,几乎是刚沾着床铺便睡了过去,真该睡一下了,从前天晚上起,她都没阖过眼。
我摊摊手,对着正对我露出笑意的敏大姐回以苦笑,天地良心,我虽然用比较暧昧的动作把师姐扶回来,可是我绝对没做什么事……我逃难一般地从这些女兵身边逃开,全团三十多个女兵从敏大姐往下,每一个都是能让人仰天长啸的主儿,她们大部分都是负责战地治疗的卫生员,专业上是无可挑剔没错,只可惜,这阵地上的战士一个个绅士气息太重,对异性是尊重到过了头,把她们一个个全宠到天上去了。
从这里面任意挑出一个人来,就敢和团长参谋对着干。我哪敢惹她们?
在上面的岩洞里,前线高层指挥会议刚刚结束,用了「去休息」的理由,避开了这次会议的我,很不幸地碰上了一脸不善的老头子参谋长。
看到他看我的眼光,我倒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只好装成什么也没看到,头一偏就接着往上走。
今天该佣兵连值夜,弟兄们早都接上班了,就我一个人迟到……
「小宇,你干什么去了!」
出乎我的意料,老头儿叫我的声音不怎么平和,大异于他之前对我的态度,我甚至可以听出他话中的一些怒气。
呵,这老头儿生病了?我有些好笑地回头,却正看到老头儿大张的双目中的光芒,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我竟为之一楞,失了先手,下面便全由老头子主导了。
「你身上的伤全好了?」
「呃,正在愈合……」
「愈合了几成?」
「嗯,想一想,应该有八成……哎,别误会,我是说还有八成没愈合……」老头子满意地收回了正拿着自己身上的「家庭医生」的手——难不成要让我用那个玩意儿来治疗不成?我咬了咬牙,这老头,居然拿自己的老命来威胁我!他的心脏功能并不太好,如果离开了「家庭医生」这个微型生物电脑的调控,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我可不想当杀人犯!
我叹气,事实上所有人都不同意我再出去值夜,只看他们那些不赞同的目光,便知道了,和人民大众唱反调是注定要失败的。
我认命,认命还不成吗?掉头再往下层走,用行动来妥协。由于背上的伤势,我只能坐在床铺打坐调息,顺便调理伤口。太息一气的运行,比想象中的要欢快的多,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迈进了「病魔境」,我身体的健康便进入了一个糟到不能再糟的地步,说是五痨七伤也并不为过。我的身体器官均有暗伤,这是那一记强到变态的超级炸弹,所带来的可怕后果。
照理说,以我此时的伤势,真气运行怎么也不可能这么畅快,为什么?
我对太息一气后几层境界认识浅薄,所以,至今无法理解。
背上被高温以及冲击灼伤的大片皮肤,在生理上,应该已经是完全坏死,真气按常理不可能再通行。
可是,我的感觉却非常清晰,因为当真气流经背后几大要穴时,运行明显活泼了不少。
不只是在背后,每当真气流经体内的暗伤之范围时,总是运行加快,仿佛我身体的伤势就是真气的催化剂。
照这样推理下去,是不是当我快要死透的时候,我就可以拥有最强大的力量了?
对这种想法,我不由得为之失笑,而这也是我入定前最后一丝杂念。
自从来到战场上,我再没有深层次入定过了,这对我的修为来说,算不上是好事。而此时,阵地上的力量空前强大,趁这个机会,我似乎应该对「病魔境」的能力有一个更深的了解,还有,我这身子也该修修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真气的运行渐渐地缓慢下来,而泥丸宫则轻轻跳动,牵起心神,这是外邪入侵的现象,也就是外面干扰太大的意思。
以我此时的定力,外面那震动想来是不小,唔,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