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5章

殁世奇侠-第5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机准备降落。
我第一时间冲了出去,临下飞机时很乱的,那个小妹妹……
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震动,空中小姐便宣布安全降落,而同一时间,我们学校此次交流活动的负责人「老鸭精」便摇摆着他肥肥的身子,用那老公鸭嗓子开始呱呱叫,集合,集合,就知道集合,我此时却没有一点想回应的意思,管他再怎么用那小眼睛剜我。我的妹妹呢?那个小妹妹哪里去了?
她不在原先的座位上,甚至连个影子都没了,我急得满头大汗,说来惭愧,可以在晚上看到十米外的蚊子交配的利眼,现在却怎么也看不到太阳帽女孩一点的痕迹,乘客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下机了,机舱里更是空旷。
我来回地扫视两遍,最后逮着一个同学才问清楚,「那个小女孩啊,被她家的大人接走了啊,去了头等舱……现在应该已经下了飞机了吧!」
是这样……我发出一声叹息,可惜啊,这样一个投缘的小妹妹,今后大概是再没有缘分见到了,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忽然间,我的耳朵仿佛是静了一下,再没有一点声息,然后,便充斥着惊天动地的强烈呼啸,音量之大,足可轰传百里。来源不在机舱内,但是连在机舱内的我都觉得耳朵痛!
「有容!有容!!有容!!!」
真正是如山崩海啸一般,这呼声轰传过来,把我震得头晕目眩,而这只不过是它的附加效果——这声音传来的第一时间,机舱里本来还算是有序的人员流动便瞬间变为疯狂!
「有容,是有容耶!」少女的娇呼总是那么刺人耳膜。
「有容!有容!!」少男在激动时总是词语贫乏。
「有容,有容,我的有容!」
……呃,自恋狂的话绝对会招来一顿暴打!
先前最是嚣张的老鸭精惨被激情的歌迷们冲撞倒地,只是平日里见了他就恭恭敬敬叫一声「老师」的学生们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扶起他,他们只能无助地高喊:「啊,啊,不好了,我收不住脚了……」
尖锐的惨叫声在我耳边回荡,扯起了我的唇角一丝微微的笑意。
兰光,是有容的家乡,只是,我从未想过,一来这里,便可以和她如此接近——是有容出现在机场了吗?
我……很幸运啊!只是,远远地看过去也就可以了,我没有那个精力和成百上千的人们去抢位置。
走下舷梯,看着候机大厅里面汹涌的人群,我微微地抽了一口凉气,真是恐怖!呃,苏氏的接待人员现在还有命在吗?
「张真宇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目标安全抵达兰光!
任务成功(任务失败)!
当飞机安全着陆的一刹那,内容接近、但本质截然不同的信息立时由两条不同的渠道发送出去,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了需要这条信息的人们的手中,只可惜,这种信息只是在那些人的手中一转便被扔进了废纸篓,双方的人对此都表示出无所谓的态度,似乎一点也不为机上二百七十多个乘客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或遗憾。
「嗯哪……失败了好,如果不失败那才真叫不妙!」
菲德微笑着叼着他心爱的「海盗」版雪茄,对身边的贴身秘书纳特做了一个手势。与之共处了十多年的纳特心领神会,一条条的信息发了出去。
由此刻起,已修订增删了无数次、酝酿几近五年的大计画正式启动!
而与之同时,兰光至少有七八人同时抹了一把冷汗,呼出了他们今天第一口长气:「真要命,不过就是一个小试探,也要搞成这么样的大手笔,禁忌的本钱难道多到花不完吗?」
主事者在如此的感叹后立时颁下严令:「见鬼的,以后绝不能让那小子再坐飞机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让咱们心都不踏实……还好那位小姑奶奶没事,不过……」
这样都能碰到一块儿去,难道咱们和他们张家有孽缘不成?
即使在此刻如此混乱嘈杂的有容歌迷大暴走的现场,她的声线依然如同一股清冽甘甜的泉水,清清悠悠,滋润心田。我猛回头,苏怡!
「苏怡!啊,咳,是苏怡同学!」
相比这下,这次的称呼,比临别的那次要顺畅了许多,一时间,也没有脸红,嗯,有进步。
苏怡身穿剪裁大方的校服裙,以银蓝色为主,其间镶以红线,颜色让人看了很是舒服,裙边在膝盖上方五公分处,显露出她洁白如雪,曲线优美的小腿,更使她婷婷玉立。
这是一种绝美的享受,迟来的红晕终于上脸,我偏转目光,问出了一句废话:「你为什么不在候机大厅……」
那个地方现在还是人待的吗?话说出口我就知道完蛋了,还没有想好办法补救,后面老鸭精的公鸭嗓子便响了起来,苏怡送给我了一个微带着歉意的笑容,转身去应付那个老头,我终于喘了一口气,趁这个机会快速调整自己的心态,几个呼吸间,终于把脸上的红晕消了下去。
坐进前来接机的大巴士中,我开始佩服苏怡过人的魅力,我的同学们,一群很有可能转化为和机场内那些歌迷们同样疯狂的「准追星族」就这样在她面前折服,井然地进入了大巴,离开了机场……真了不起!
我坐在后排,看着前面正微笑着应对老鸭精的苏怡,心中颇有感叹。
苏氏,苏氏……苏氏是什么样子的?很大很大……再详细一点说呢?
估计没有人能够说出来,绕了学校一圈,使我印象深刻的有那么几处——
将教学楼整个包围的超大环形游泳池。
教学楼上的露天PUB。
几乎占了学校三分之一面积的标准十八洞的高尔夫球场……
「天堂……」
混子在我身边呻吟,我想,所有的同学都赞成他的话——即使心思如我也一样。
和我们的想法不一样的,也只有那只老鸭精了。他的脸色像是丢了全部家当一样的惨白——也难怪,把这些学校的精英学生送到这里来,是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
接着,在诸多学校接待人员的帮助下,开始了交流人员的住宿分配,这是两校学员交流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学生分别入住新环境,在新学校新同学的家中培养感情,交流文化,是这次活动中最富人情味儿的部分!
是啊,最有人情味儿……看着以后将要在同一所学校里相处一年的同学们笑脸相迎,那感觉是很不错的。
一个又一个的同学被分派出去,很快就轮到了我,接待处的同学真的很忙,一边往电脑里猛敲数据,一边递给我复印件,同时还笑着打招呼,却连头也没有抬起来:「张真宇……学妹,你的名字很男性化啊,住在我们会长家里,可要好好地跟她学习……」
学妹?一时间,我哭笑不得,我看了看复印件,上面性别一栏,填的可是明明白白的男性!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咳,学长,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性别一栏……」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瞳孔就在那一刻剧烈放大,然后他再低头看我的性别栏:「男……男的!」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看着他猛敲电脑,正好这时,苏怡走过来,我还没说话,学长已站了起来对着苏怡道:「会长,这有一个错误文件……这位学弟的住所不知怎地换成你家了,这个……」
「错误?没错啊,张真宇同学是要住在我家里的!」
苏怡轻言浅笑间从呆若木鸡的学长那里接过了复印件,看了看,再度确认道:「没错的,我亲自申请输入的数据,完全没有问题!」
「呃,苏怡,那个,苏怡同学,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要我住在你的家里呢,我看其他的同学都是……」
她笑得开心,回答得也很坦然:「我父亲想见你啊,他说你是他的故人之子,相当于他的半个儿子,来到兰光,我们家当然要尽地主之谊,所以,你来我们家里住是天经地义!」
原来如此!我挠挠头,我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不过,听说这位我素未谋面的苏伯父家中的事业做得很大,这种情况下还能把我的事情想得那么周到,我不由得心生感激:「苏伯父现在在家吗?我应该当面道谢的……」
「嗯,不巧,他前两天出发去洽谈业务去了……如果你们要见面,至少要一个月后!」
我呆住,这句话的意思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
从窗帘的空隙中,可以看到东方微明的天际,盘膝坐在床上的我一个翻身跳起,轻轻落地,点尘不惊。这里是苏氏公馆二楼的一间客房。当我亲身到了苏氏公馆,我才明白,我心里面那点儿见不得人的担心和莫名其妙的期待是何等的不必要。
苏氏公馆,这座位于兰光第一名山弥香山之上的高级住宅区的豪宅,与其说是公馆,还不如说是一座城堡,采光非常好,在里面走上几步也是十分舒服,我真的怀疑我那个流氓出身的老爸,怎么会有机会认识这样成功的企业家呢?
虽然现在男主人不在家,但公馆中十多个佣人和保镖也使这里人气颇旺,自然也就不会出现那种「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窘状——苏怡的住处在三楼,走过去也需要一分钟呢。
呼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再稍稍活动了一下全身关节,发出「咯咯叭叭」地一阵响,我换上运动服走向屋外,昨天苏怡邀请我早起晨练,还要请我到市内去逛街,对此,我自然求之不得。趁那个机会,我还要解决老爸吩咐我的一件事情呢……
呃……似乎苏家的晨练比较与众不同,在主宅前庞大的庭院侧方,屹立着一个规模不小的武道馆,这便是晨练的地方了。推开大门,里面的呼喝声像惊雷一样轰传过来……嗯,隔音效果良好。
苏怡还没有来,我有些脸嫩地站在门口,想进又不敢进地看着里面高呼长喝练拳脚的众保镖们,直到里面有人发现我的到来。
是曾经见过面的金武,满头大汗的他很豪气地对我招手,笑着让我过来练练。我瞪大了眼睛……那可不行,你们还想不想活了?
我猛摇头,却被看做了是怯场的表现,金武笑呵呵地过来,拉着脸上已经红透的我,指着角落里的健身器械道:「是练那个啦,张少爷,我们可不敢和你动手……」
一声「少爷」叫得我浑身不自在,我干干地笑了两声,这时候才觉得,现在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才好……也许,让身体动弹动弹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坐在拉力器上,我漫不经心地开开合合,借着身体的动作,总算是调和了心境,而心中却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整个武道馆里扫了一圈,却看到那些个保镖都怔怔地看着我,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眨了眨眼,手上不停,嘴巴张了张,终于还是没问出口。
「张真宇同学,你的体能真的很不错呢!」
一身武道服打扮的苏怡开门进来,黑亮的秀发高高束起,在脑后形成一个别致的马尾,湖水般清澈的眸光向着这边扫来,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她走到我身边,我如蒙大赦地站起身来,对她笑了一下。
她微笑着,低头看我刚刚坐过的拉力器,眼眸中是一抹颇感兴趣的神采:「一百五十公斤……张真宇同学,你一定是经常锻炼吧!」
啊……啊,我还能说些什么!我只能扶了扶眼镜,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太妙啊……
苏怡脸上永远不会出现超过三秒钟的惊讶,她现在又露出了之前那种从容自若的笑容,在这笑容下,我总觉得心虚。
「张真宇……同学,住在了我家,还需要这么生疏地称呼吗?」
「呃,你的意思是……」
「听伯父说,你比我大上三个月。那么,宇哥,今后要多多指教啦!」
她弯下腰,对我鞠了一躬。长长的马尾在空中划了一个流畅的弧线,绮丽得令我迷醉。
这次我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