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48章

殁世奇侠-第48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被奇喀那奇峰突出且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搅得容老狐狸这一边的高手一个个心防大乱,敌人又有意为之,只在一瞬间,敌人便在超群的集体默契之下合为一流,结成了一个相互照应的战阵,势如破竹地直杀到湖面上,和天空中的奇喀遥遥呼应。
苏伯父面色凝重地来到我身边,本来合身的休闲服破烂了大半边,身上气机也颇有不顺,明显伤势不轻,让我可以想象他刚刚争斗中的惨烈。破空声响起,容老狐狸带着一丝苦笑,落到我侧前方,容伯母在他身后护持,两人身上伤势倒是比苏伯父要轻得多。
容老狐狸的苦笑让我心中极不踏实,张口想问,却又不知该怎样开口才好,但不知为何,此时的容老狐狸却是很好相处。
「嘿嘿??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不能不承认,他们在这一步上,比我们看的远得太多!」
小岛上坚硬的岩石地面,被容老狐狸硬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在此刻,他的脸上竟似有些狰狞:「但更可恨,那些鼠辈小人??内讧成风,几无耻念,尽是一群无耻之徒!」
最后半句话,他竟似用力地吼叫出来,吼声如雷,令我心神俱震,怎么了?出事了?我猛地扭头看向容伯母,赫然发现她的眼眸中隐隐出现绝望的光芒,心里面又一是一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第五章杀意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天衣无缝』的计画?」层层加密的光碟摔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接着粉身碎骨。
菲德低下了头去,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他身边的普罗迪眼中射出来的幸灾乐祸的光采,在确定没有任何人可以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之后,他狠狠地咬了一下牙齿。
「菲德,这不是你的作风!」顶头上司的语气已经缓和了下来,或许他也觉得,对像菲德这样难得的人才,一次两次的错误,也并不能完全否定他的价值所在。其实,他大部分的怒火,都来自于心情大起大落后的失常状态。
谁会想到,在一分钟之内,好消息和坏消息接踵而至呢?
菲德先喘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的地位、荣耀、力量、权势,在上司的语气变化间再度回归到他的身上,他把头埋得更低,以此压下他大难不死的欢欣。
当然,他不会忘记趁着这个机会深刻地检讨自己的过失,同时技巧地为自己的失败找理由:「真的是非常对不起,德纳先生,我还是低估了那人的底限力量,也没有考虑到在那种形势下,导弹的实际效果??」
「也不全是你的错!」德纳,这个出身坚罗国显赫的政治世家的上层人物,终于完全地冷静了下来,大方地挥手,阻止他的爱将的话头:「里面有组织上的资料错误,还有一些问题,连我们也没有想到??现在谈论这个没有意义,我现在只想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把这个错误弥补过去!」
「??」
「没有了吗?」
菲德的沉默让德纳生出了些许不快,在此时,一直沉默着的普罗迪开口了:「我不认为对方至此还会放松警惕,让我们来做第二次??但这样,似乎可以让我们更轻松地转移目标,如果德纳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您看一段录影带。」
菲德惊讶地把目光扫向旁边这个竞争对手,不明白他那骯脏的脑袋里面,又转着些什么念头,但是,他完全可以想象,无论是什么念头,对他都没有一点儿好处。
「这个人是??」
几分钟的短片,在停停倒倒的折腾下放了近两个小时,德纳的好奇心已完全被片中的主人翁勾起来了,他把目光投向了正面带笑容的普罗迪,毫不掩饰自己的兴趣。
「对未来的威胁,我们绝不能视而不见,现在,奇喀正好在东方,我们可以通过他,来消除这个威胁??不用费力,只要动动脑筋就成了!」
画面再度定格,少年左拳右指轰杀改造人的形象,定格在了最后一剎那间??
「竟会有这种事情!」
在新纪元二0五二年十一月七日的这一天,在世界的不同角落,至少有上百人在同一时间脱口道出了这句话,六大力量、三大制约几乎所有的上层人物,在这一时刻表现出来惊人的默契,堪称是空前绝后。
所有人的目光在此刻都移向了东方,在东方的那个战场上发生的事情,绝对有资格载入史册。
而在随后的三个小时内,无数的资讯在这些高层人物的示意下潮水般回流,在诸多情报人员以及高层人士的总结归纳之后,各方人员得出了一个唯一的结论--「炎黄??真是最会内乱的民族,而『禁忌』,则无疑是最会把握机会的投机商!」
「真是蠢材!」
又是一次远距离的异口同声,只不过,其中的情绪多种多样,有平静从容,有幸灾乐祸,有懊悔不及,有愤怒不已,当然,其中最强烈的那一声,来自于东方的兰光七岛上的兰光市??
自毁长城??从来没有见过如斯蠢材!
虽然情绪不同,但其中的意思,应该就是这个了!
「开玩笑??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结界空间中的战斗不知不觉间停下,只因为战斗的双方剎那间便失去了接着战斗下去的意义。我呆看着浮在湖面上空的奇喀,心里面明明是暴涌出来强烈的冲动,身上却动不了一分一毫??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用兰光吸引我方的眼球,实际上目标在长链半岛上??」
苏伯父轻轻地开口,不知他是在说给我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不过,不论是说给谁听,都可以知道,他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打击??事实上,我现在都还在奇怪,在听了那个消息后,我竟然还有思考的能力??
那个由特殊渠道在第一时间便传至的惊人消息是:
「新纪元二0五二年十一月七日,炎黄古国少将师长,『炎黄』第一高手,号称『狂龙』的张云忘,在长链半岛的一次常规军事对抗中,遭到『禁忌』控制的至少三枚制导导弹的袭击,身边警卫无人生还,而本人生死不明??」
导弹袭击?还三枚?
他们认为我老爸是个怪物,可以轻松吃下这种攻势吗?还是他们组织里面的某个不知柴米油盐昂贵的白痴大笔一挥,将本来是「子弹」的结果改成了「导弹」?呵??玩笑吧,谁开的这样的玩笑,这玩笑真是??真是??真他妈的混蛋啊!事实上,情报准确无误??是这样吧?
虽然脑子里面嗡嗡做响,没有一点儿理性可言,但我仍然很聪明地狠狠地一拳砸在地上,将岛上坚硬的岩石地面击出一个深坑,藉此摆脱了那种压在心口上的僵涩与沈闷。
我将目光狠狠盯上那个仍兀自浮在半空中,同时笑容满面的奇喀,心中奔涌出来的冲动,尽在此刻转化为杀机。
「如果??老爸他现在在地狱,那么,他绝对希望有几个人下去供他发泄!」
我仰头看着奇喀,在没有找到罪魁祸首之前,奇喀,你可愿意下去陪他?
厉啸声起,天龙七返的威力展至极限,我破空直上,不加任何花巧的一拳直直轰上。
天击--破空式!
太息一气在结界内的大气中轰然外放,排空而进,炸出一声响亮的气爆,前方的大气霎时间被强大的气压挤迫干净,形成一条长百多公尺的真空带。大气中闪现出青朦朦的光华,颜色由浅入深,这是太息一气高度集中几达实质化的结果。
拳劲正如同翻滚着的巨龙,嘶啸着席卷而上,拳锋的中心正对着奇喀的胸膛,如果被击中,他唯一的可能便是被拳劲瞬间穿透,不能再起。
但在拳劲临近他胸口之际,他身上又是红芒大盛,双手交迭胸前,同时,在下方的湖面上,至少有百多道功力十足的雷射光冲天而起,在拳劲之前交织成一张大网,想用其变态的热力快速消融拳劲。
然而,天击便是天击,自其生成以来,尚未有被消融化泄过的经历!
拳劲猛撼雷射网,纯能量的交击让虚空中的我猛地一震,逆血冲口而出,但拳劲不减,压着奇喀的双手,正正地轰上他红光缭绕的胸膛。拳劲于此刻二度爆发,拳啸声如九天龙吟,昂然而起!
亲眼看到奇喀惊呆了的眼神,我大笑出声,蠢材,难道不知这拳法中最强的破空式的别名,便是「龙啸九天」吗?
清脆的骨碎声让数十公尺外的我也听得清清楚楚,一息之后,不可小觑的反震力传来,我再喷出一口鲜血,向湖面落了下去。
前后左右同时响起了吐气开声的声响,那是「禁忌」与我方两面的人马同时动作的结果--禁忌的人要杀我,而苏伯父他们自然就是救人了。
只可惜,两方全都扑了空。
任由伤势在我体内肆虐,在空中,我第二次扯动真气,凌空飞起,紧追奇喀摔飞出去的身形,刚刚那一击对一个常人来说,可以让他死十次有余,但对禁忌高层的改造人而言,绝对不会致命!这怎么能行??我老爸还在地下等着这个祭品送过去呢!「去死吧!」
喊杀声从两个人的口中同时迸发,我,还有奇喀!
天击--天颓式!
呼啸的气流生成了强大的空气漩涡,不规则流动方式,让这个漩涡呈现非自然状扭曲,天倾东南,地陷西北,包括我自己,都在这太息一气营造的境况下生出如斯幻觉。而在下方,铺天盖地的红芒如同逆行的狂潮,向天上反扑。
「嗤??」
在水汽蒸发的长音中,湖面蓦地下陷至少二十多公尺的深度,湖面上十多公尺的范围内,一片迷蒙,青红光芒交错闪现,激起了无数声的气爆。
在这一瞬间,我的皮肤所接触的热量,至少是常规状态下的二十倍以上,纵使是有太息一气护体,我还是禁不住惨叫一声,借着反弹力后飞,再狠摔进湖中。
身上脸上,尽是红色的斑斑点点,那是热毒入侵的表征。
即使是以太息一气的强大自疗能力,一时半刻也无法驱净,热毒牵动内伤,在我连发两次天击而形成的虚弱之际趁势爆发,让我再呕出一口鲜血,一时间不能再起,而奇喀虽然身上骨胳碎裂近百分之四十,却仍在我眼皮底下失去踪迹。
混帐!我挣扎着要爬起来,但心血激荡之下,反倒又喷出一口鲜血,伤势愈发地严重了。
苏伯父的叹息声传来,他立身在湖面上,伸手把我扶起来,同时替我挡下飞射过来的十多道雷射光,我一把攥着他的衣领,强自提气对着他低吼:「杀了那个奇喀??把这里的人都杀掉??」
「包括我吗?」苏伯父现在脸上的表情,或者可用一个「哭笑不得」来形容,他送出真气助我疗伤,将我的伤势稳定下来以后,低声在我耳边道:「不要开口??大哥现在在浩京住院??不需要那么激动啊!」
「住院?你们不是说生死不明吗?」
「只是尚未脱离危险期吧,有你爷爷在那里,你认为会如何?」
苏伯父这样回答我,我呆看着他,耳边传来了容老狐狸中气十足的长啸声:「云忘之仇,我炎黄一脉必会十倍报答??今日到此为止,撤结界!」
不远处的「禁忌」成员结成一队,迅速退却,不知那奇喀是否在其中。
在苏伯父的帮助下,我其实还有力量再发一记天击的,只是不知为何,被他那三言两语,消去了我大半的力气,我双膝一软,连踏水的力量也没有,直直摔进湖水中,这次的湖水,已是在正常的天地中了。
我昏迷了吗?应该是没有吧,因为,纵使我六识所感,尽是浑浑沌沌的一片,但仍有身边人的片言只语,进入我的耳中,好像有苏伯父,有容老狐狸,有容伯母,还有容妖女,呃,连好久不见的江老爸也在其中呢,甚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