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7章

殁世奇侠-第37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地善良到了无药可救的少女,理所当然又是轻轻地摇头表示无所谓,而她脸上的惊恐根本就还没有退去,她越是这样的态度,我越觉得不好过,可是,也实在是没有理由再在这个问题上没完没了。所以,我只能尴尬地笑笑,对着空中发出了尖啸,让朱翎那个色鸟哄哄她也是好的??
朱翎在天空中滑翔着下落,划出的轨迹非常漂亮,但我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那边,我所在意的,是从地面上施施然来的三个人影--苏怡,江雅兰,有容妹妹!
她们为什么会来?这个时间??还逃课!
「哥,你出院了耶!」
有容妹妹扑到我身上,毫不吝啬地送了我一个香喷喷的亲亲,小妹的热情,我这个当哥的当然是生受了。感觉尚称良好,只是江雅兰那立即喷出的杀气,和祝纤纤睁大了的眼睛,却让我一时间有了些尴尬。「还有纤纤姐??」在我尚没有针对小妹的动作加以确切的批评的时候,她又给了纤纤一个大大的拥抱,热情的动作让纤纤立时红了脸,这小妮子,越来越好动了,在此,我不得不怀疑江雅兰在其中的作用。
她们四个,自小玩在一起,虽然年龄最幼的有容对此可能已不复记忆,但近乎于天造地设的契合度,让四位少女有谈不完的话题和挥霍不尽的情感。
朱翎落了下来,以它美丽的外型和妖异的本质,赢得了少女们的注意,并讨得了她们的欢心,而我,较之于它,还差了不只一大截。
首先便是江雅兰的冷嘲热讽:「想来应该也到你能忍受的极限了??逃院的感觉如何?」
在医院里旺盛的精力在此时得到了发泄,将积郁的心思用语言的形式转化成能量,我微笑着和江雅兰针锋相对:「感觉尚称良好??同时问一下,逃课的滋味怎么样啊?」
「嗯,还算可以啊!」
回答我的不是江雅兰,而是一直在旁微微而笑的苏怡。
她走过来轻轻挽住江雅兰的臂弯,对着我微微笑道:「嗯??身为学生会长,和同学逃课的感觉很不错呢!」
江雅兰对着我嘿嘿地笑,那种有恃无恐的模样真可恶,但更可恶的是,我竟然拿她没有办法??谁让那个「罪魁祸首」竟然是苏怡呢?「你别太宠着她??」我低低地嘟哝了一声,颇有些不满苏怡对江雅兰的宠溺--有某些人,就应该好好地给她些颜色看看,否则她还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趁着苏怡不注意,我对着江雅兰挥挥拳头,她则回给我一个鬼脸,不待我反击,她已亲亲热热地揽住了苏怡的香肩,贴在她耳边道:「小怡,我饿了??去吃饭好不好?」
看她那样子,似乎有向韩家的冰冰女的性格发展的迹象,我立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看着这妮子手上的动作有否越轨,却又得到她狠狠地一瞥。她的眼光??还是那么毒啊!
江雅兰的提议在女性同伴和禽兽之徒的优势支持下,占到了绝对上风,计画就此订下,大家一起到苏氏对面的小酒家去吃一顿,来庆祝今日我和祝纤纤双双痊愈「出院」。
一伙人高高兴兴地向外走,而此刻,现实再度印证了「计画永远跟不上变化」这句至理名言的正确性,出校门后没一百步,意外发生了。
「有容小姐,请留步!」
虽然是娇俏的学生打扮,但戴着遮阳帽,且被我们包围在中间的有容妹妹,竟被人一眼认了出来,那人的眼睛倒也真尖利。
我们一起扭头,正看到一个服装衣饰均是风度翩翩、无懈可击的男人,从路旁一辆豪华轿车中出来,向这边招手,陌生得很。
我看有容妹妹,只见她皱起了眉头,明显地不怎么愉快。那么,还有必要理这个家伙吗?
一边的苏怡却轻咦了一声,低低地道:「是『心达娱乐』的总裁公子荣国豪,你认识他吗?」
「嗯,见过几次面,很讨厌的家伙,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要追我??」
「追妳!」
我们几个不论人或鸟都惊叫了起来,玩笑吧!有容妹妹才几岁?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怎么说也有二十七八,他找死不是?
「不是追我啦,是追我小姨!发动所谓的爱情攻势都两年了,小姨烦透了他,曾当着旁人的面给他一个耳光,可他还是死缠不休,后来还要从我这里寻求突破,一天到晚往我这边凑??不过,年前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正说话时,那个男人见得不到回应,竟自顾自地向这边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被忽视的不快,只是笑,笑得还好生愉快。
见了这种人就觉得万分地不爽,嗯,不过,心达娱乐这个名字好耳熟啊,这个家伙还姓荣??
「他不是那个荣右人的儿子吧!」我向苏怡求证我的猜测,也得到了肯定的回应。
我的警觉心一下提到了最高,虽然近日来我的心思全在练功疗伤报仇上面,但是,想让我忘记那日马二棒锤手下的「结界师」真正的主子,那也是很难。
我当然不会忘记,他们的主子,正是荣右人??那么,眼前的这个很阳光的青年,也就非常地--危险!
苏怡也看着那个家伙,脸上表情很沉静,而那洞察人心的目光,绝不像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女,直到那人走到我们面前。
「有容小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呃,这几位是有容小姐的同学吗,传闻苏氏多出俊男美女,看来果然不错啊??耶,还有苏怡小姐!今天我很幸运啊,竟见到了在商界被称为前途无量的苏家女公子,敝人荣国豪,很荣幸见到各位。」
面面俱到地打过招呼,他又笑了起来,笑得很爽朗,很阳光的样子,一般人真的对他生不出恶感,只可惜,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一般的。
有容将好恶全表现在脸上,冷淡地道了一声好,便再不同他讲话。
苏怡有礼但疏远地点点头,明显地不热络。江雅兰除了对她真正喜欢的人,一向都是轻视,祝纤纤更不必说了,压根儿就没有抬头看他,连朱翎都别过鸟头,打起了哈欠。
真正因为好奇感而与他对上话的,也只有我一个而已:「是心达娱乐荣老板的公子?真是幸会了啊!我叫张真宇,曾有幸见过荣老板一面!」
我的语气好像不怎悦耳,可是我真的没刻意地讽刺他。
基本上,对这个有胆子追容妖女的、不要命的富家公子哥,我还是有几分敬意的,那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举动。可是,话到了嘴边,便突然地换了个味道。
或许,他长得太英俊了,让我嫉妒,或许是因为他是那个马老二的帮凶荣右人的儿子,或许,还有一点其他的什么比较微妙的理由。
总之,很不幸地,我用不怎么好的话开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头,在某一剎那,我甚至看到了他眼睛中流过去的怒意。
「张真宇?是个好名字啊!父亲对我提起过你。」
他笑着这样回答,同时还特意地伸出手来与我相握。
我有点不甘心地回应了一下,只感觉到他的手冰冷地没有一点热度,嗯,对他的不满又加了一条。
「诸位这是去??」
他一副小弟愿效犬马之劳的诚恳模样,看样子是想凑上那么一脚,只是似乎没有人愿意再带上他这个累赘。
有容上来扯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开,睬都不睬那边笑容变僵的荣大公子,使尽了小女孩的娇憨之气对我撒娇道:「宇哥,不要理他,我们走好了。」
我只来得及对着已有些失色的荣国豪,做出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抱歉还是讽刺的笑容,便半推半就地走开,有容和我一举步,江雅兰和祝纤纤绝对跟着来,苏怡则很有风度地对他讲了一声对不起,便也甩开他跟了上来。一行五人一鸟向原目标前进,再也没有人回头看上那么一眼。
「真的,那个荣国豪最讨厌了,两年前正是小姨的心情最低潮的时候,他却天天过来死缠烂打,手段还常翻新,小姨就说,那个家伙一肚子坏水,用在这里,真是糟蹋了!」
有容轻啜着饮料吸管,轻轻几句言语,便把她自己的观感和容妖女的观感,全道了出来,轻而易举地将江雅兰和祝纤纤的主观好恶心理扯到了同一阵营,我低低地笑出声来,看来那个荣国豪在这些少女眼中,永远不会再有什么翻身的可能了。
对了,还有苏怡,我偏过头看她。
她正好对上我的目光,轻轻地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话:「我父亲说这个人不可靠!」
一语道出,所有人对荣国豪的观感就全部确定下来了,我在心中为他祈祷,祈祷他不要为什么一般的理由来打扰我们的清静,否则??
这顿饭吃得还是比较愉快的,席间,虽然本人这唯一的男人捞不到什么参与谈话的机会,但是,在一边看着四位绝色的美人在这里轻言浅笑,轮番逗鸟取乐,也是一种享受。
尤其是在零零碎碎的时间中,偶尔有一两位小姐想到了本人的存在,投来了一个带着笑意的目光,便足以令我如饮醇酒,不醉而自醉,只可惜,好景不长久??
偶然的机会,我的耳朵里忽然听到了在餐饮店的其他人的一些窃窃私语,当然不是什么阴谋诡计,但比阴谋诡计更可怕一些。
「喂,那边那一桌??那个戴遮阳帽的女孩,你看看是不是有点像??」
「哎,你不是说那个??」
「嗯,嗯,我也觉得有点像??」
「可旁边的那些人呢,嘿,还有一个小白脸,那小子怎么那么享福?」
「要不要拍下来,我看是那个人的可能性比较大啊??」
糟糕了,都说到了这上面,再不明白的就该去看大夫了。
真是太大意了,虽然有容妹妹已很低调了,可是这边四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整体上来说想低调都低不下来,早知道,多花点钱要个包厢算了,呃,不妙,门外面又进来了一帮人,好像还是苏氏的学生??
「宇哥带着雅仪先走比较好!」
苏怡也觉得有点不对了,她反应得很迅速,这顿饭到此结束,有容妹妹先作去洗手间状,然后我再跟上,前面的,由她这个学生会会长和「疯子天才二人组」应付,苏氏的学生都只有掉头的份儿,而其他的一些好奇心重的闲杂人等,若是连我这个张家一百零八代嫡系传人都应付不了,我也就没脸见人了。
「呼,甩开他们了。」
我拉着有容妹妹的手,漫步在大街上,有容妹妹的遮阳帽压得极低,又以明星特有的技能,换了一身男孩子气的短装,想来是没有人会那么容易地认出她来了。
刚才有四五个人跟了我们两条街,直逼得我抱着有容妹妹跃上一座五层大楼的楼顶,才把他们甩掉,那些家伙有「狗仔队」的嫌疑。
有容妹妹笑得很开心,这孩子,心底深处似乎真有点冒险因子,上次我带着她在树林顶端飞跃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兴奋开心的??不过,只要小妮子她高兴,对这些,我可是乐此不疲啊!在普通人目光的死角,我抱着有容妹妹,飞上了附近最高的大楼楼顶。
在十八层大楼的顶端,和怀里的美人妹妹遥看风光无限的苏氏校园,自然是另一番的滋味。
感觉到小妮子深深地吸气又呼气,我微微而笑,只是这种程度便如此高兴,那么,以后,当我的能力可以携她飞入青冥的时候,她又是怎样的一种形象呢?
只为了看她那一刻的形象,我从此便要努力了!
搂着她纤细的肩膀,我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地道出了我的设想,有容妹妹咯咯地笑了起来,看样子,她真的是很期待那一天,我微笑着亲了一下她的鬓角,却愕然发现,这小妮子此时连耳根都红透了。
正奇怪她的反应的时候,小妮子反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把小脸扭回来,就在我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