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59章

殁世奇侠-第359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是在考察有否开战的必要!”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看着雪地里逐渐接近的轮椅。

轮椅上,一个看起来至少土埋脖子的老头正向我微笑,混浊的眼睛却似是没有焦距,一片茫然。

然而,在这样的目光下,我的皮肤却有相当的不畅快感,就像是触摸某冷血动物的皮肤,滑腻冰冷。

压下这不痛快的感觉,我迎了上去。

“如果我是一个称职的手下,我一定会劝您多穿些衣服,或者,干脆去天枰洲度假,亚辛大人!”

亚辛,一位有着极高威望的“先知”,真主圣战的精神领袖,最高负责人。黑暗世界唯一一个不具备任何超人力量的最高领袖。

虽然真主圣战内部并没有什么等阶上的差别,但亚辛的地位,在近百年的时间里,已稳固不移。在真主圣战大部分人的眼中看来,他的话,就等于真主的神谕。

所以,即使他没有任何力量,也没有人会轻视他,我更不会。其实,我更觉得束手束脚,就是碰上一打黑天,也未必有现在这么头痛。

“感谢陛下对我的关心,而我的身心均奉献给阿拉,一切都以阿拉的意志为主宰,阿拉说:‘到这儿来’,我便听从阿拉的指示。”

看着老人脸上的虔诚,我的脑袋隐隐作痛,强笑一声道:“阿拉指示库玛尔来杀我?”

“正如我刚才所言,这只是开战与否的考较。”

我耸耸肩,用这无奈的动作表示情绪上的变化:“杀了我就开战,杀不了就不开?听起来,这不算是对我的尊重。”

亚辛张开已没有多少牙齿的嘴巴,无声地笑了笑,但极地的寒风,让他很快就呛咳起来,这一咳就是天昏地暗,什么都顾不上了,留下我一个人,满脸尴尬。

是不是要上去拍两下?

幸好这情形没有持续多久,远处奔来了几个人影,举目望去,均是圣战的精英人员,几个人跑到亚辛身边,有条不紊地为他捶背顺气,再送上热毛巾、热水,照顾得无微不至。

我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看这老头快一百岁了还跑来这儿受冻,想给他点面子,我早转身走了!正不耐烦的时候,身上猛地炸响:“救命啊!救命啊!”

混子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吓得我头皮发炸,对面的老亚辛更是一口热水喷了出去,咳得是惊天动地,周围的医护人员从容之意不再,手忙脚乱地对他老人家顺气抚胸,还向我投来恶狠狠的眼神。

“对不起……手机、手机!”我颇尴尬地掏出手机,心中暗骂想出这馊主意的败类二人组,赶紧按下接听键,没好气地道:“喂,哪位?”

“宇哥,出大事了!”

苏怡的声音是罕见的急迫,根本不给我开口的机会,以极快的语速道:“万神殿受到丛巫的全力攻击,有黑天参与,已经要撑不住了!我们都受到牵制,无法及时援手,宇哥你现在必须去帮忙……”

“黑天?”我又被吓了一跳,那家伙怎么又跑回去了,还和丛巫一起攻打艾玛?纯以实力计,艾玛堪称是黑暗世界实力最弱的,在“灾难日”后,极限战场消失的背景下,以前令人闻风丧胆的祭司团威力也打了个折扣。

他们面对的,是丛巫至少十五个“极限阶”!

在这样的实力对比下,很明显,凶多吉少!

结束通话,我略一皱眉,目光转向了亚辛,这老人不再咳嗽,而是抿着热可可,用可堪玩味的目光打量我,眼神依旧没有焦距,却足以让我感到压力。

“亚辛大人看到了,我那边有事,不能和您再讨论下去……如果您有意的话,可以再日后联系。”

说完这句话,不等亚辛回答,我便迅速退场,可是,脚尖刚一离地,对面的老头似若无意地咳了一声。

四面的雪地里,一颗颗人头冒了出来,无数双狞厉的眼神挤压在我身上。

我看不到善意!

“唉……”叹了一口气,我干脆就悬浮在半空,自然垂下的脚尖距地面不过七、八公分,看着亚辛,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我说过,这是一次考较!”

亚辛喝过热可可之后,精神健旺了许多。他冲我微笑:“最坦白的说,黑暗世界从来都是‘三大制约’的假想敌,之前一千年,没有爆发全球性的战争,只是没有机缘;而现在,催发剂有了,一切都要开始。”

我用冷笑回应:“早说嘛!早说大家何必再干那些不知所谓的蠢事,直接用拳头讲话便成!”

“陛下误解我的意思了。”

亚辛张开无牙的老嘴,无声地笑了笑:“历史在不停变化,既往的战争模式已不再适用当今的世界。在一千年前,全球的人口不过是现在的十分之一!这星球上有大片的荒原、无人区供我们战斗。而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的确,只想一想在人口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繁华都市,展开极限战,那场景就令人不寒而栗。

见我表示赞同,老头也十分高兴,一时兴起,便开始说起莫名其妙的话:“‘开始’不再是以往的‘开始’,大规模的战争也不再是以往的大规模战争!说实话,陛下的横空出世给了我灵感。”

“十分荣幸!”我在空中略一躬身,不无讽刺。

亚辛的修养确实了得,他笑道:“‘七倍音速’!这样的速度,如果陛下要走,很难有人能留得住;如果陛下要攻,也没有人能挡得住。看着陛下,就像看着二十年前的张云忘,那天下舍我其谁的高傲,令人永难忘怀!

“我欣赏这样的人!因为我欣赏这样的风格。独来独往,没有太多的牵扯,一击即过,远遁千里。这样的战斗,不确定性、刺激性、精确性,都有令人称道的地方!”

“听起来像看戏!噢,贵方的库玛尔有点这个味道!”我不冷不热地评价,脑中却计算着如何脱身,又该如何在上万公里的路程中分配体力……

“陛下过奖了!不过陛下一心数用,显然没有听出我的意思。

“说得更直白一些,我的想法便是:让黑暗世界战争时代延续下来的古老传统变一下,把‘会战’变成‘精锐战’,甚至于‘个人战’!充分发挥个体的优势,同时顾及到正在高速发展的现代文明,以及那无辜的上百亿平民。”

“哈,是打擂台吗?听起来对我挺有利!”

我开始注意他的话,回应中也自有一番傲意,且又切合实际,十分得体。

亚辛先是微笑,继而摇头:“生活里的每一刻,都会游荡在生死线上,这是黑暗世界不变的传统。而大规模的战争,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对此造成了影响。

“例如丛巫对艾玛的大规模进犯,将有极大的可能使艾玛从此消失,丛巫的竞争者死去,从此高枕无忧,但回头一想,却让人好生遗憾。但若采用相对克制的作法,结果又会不同!”

我大笑起来:“好想法,但这话却要对杜古、黑天他们去说了!本人现在前去救援,不正是应了独往独来、飞遁千里的话吗?亚辛大人应该高高兴兴地放行才是!”

“又错了!”亚辛把杯子递给旁边的侍者,混浊的眼中第一次有了神采:“艾玛的灭亡是必要的,只有出现了‘前车之鉴’,大家才会设身处地的思考,认真的思索,这样斩草除根的手段,对世界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如果陛下冷静下来,便可以发现,在黑暗世界,抛去‘失落文明’不谈,‘六大力量’相互比较,禁忌走在物质文明之前沿,势头正盛。

“炎黄、梵河有自身独特的传承体系,虽屡有变更,仍可支撑千载,丛巫之地,愚蒙不明,为神秘力量发展之乐土,神英隐然为当代文明之发源地,地位特殊,更有特殊血缘继承,也堪称坚固……唯有艾玛!

“它的文化传承早于神话时代便已消亡,只是因为诸种机缘巧合,与丛巫纠缠不清,这才活至今日!你看他们,一无传承基础,二无精锐人马,一旦分解,不死何待?”

我冷冷盯着他,数秒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亚辛先生确定自己的看法,不带任何主观色彩吗?我记得,艾玛所处的位置,正是断开圣战组织在黑天洲中北部势力范围的钉子……不是吗?”

“我视势力范围如粪土!”

亚辛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回应我的指责,他的眼神在此刻竟是无比的清澈。

“势力范围的存在,只能使黑暗世界的精英分子被缚在极其狭小的土地上,为金钱、利益乃至于各类可笑的理由而奔忙,战争的目的,也从有效杀伤变成了攻城掠地……对黑暗世界来说,这全无意义!

“其实,我们这里有一份比较详细的计画,如果陛下愿意过目,我们可以仔细商讨……”

“对不起,我赶时间!”终于,我失去了耐心,没心情再听他长篇大论。在计算完成后,猛然提气,身形闪掠间,冲天飞起。雪地里,无数寒芒暴射,擦着我的脚跟,在下面织成了大片罗网。

地面上,亚辛闭上了眼睛,低低评价:“无用功!”

伴随着极地的寒风,这声音清晰地传入我的耳朵里,还有一句。

“我们始终具有诚意!”

黑天洲中北部的天空似乎永远都飘浮着沙粒,闷热的气候,始终不变的低气压,让这里成为沙漠蔓延、水分稀缺的绝地。很难想像,在两千年前,这里还有着人类历史上一个光辉灿烂的文明。

随着历史的演变,当地居民的信仰,随战争、死亡、利益等一系列的因素发生变化,如果纯粹从他们当今的世界观来看,研究者们已很难找出两千年前的痕迹,沧海桑田,意识上的变换,亦足以使人们慨叹于历史的博大与残酷。

漫漫黄沙,在低空气流的推动下缓缓推移,一个个沙丘在无声无息间滑动,有时一眼看去,眼前的情景便整个不同了。长此以往,除了还能分清天和地,什么东西南北,全都变成了黄沙一堆!

这就是沙漠的威力。

当然,在这世上,还有一些人视此天威如无物,她们的精力,总是放在普通人看来难以理解的方面。

“呜……呜!”

江雅兰瞪大眼睛,眼里面直似要喷出火来,她侧着身倒在地上,不住挣扎,但面对身边女子强劲的咒法束缚,她连句话也出不来,更别提出手反抗了。

“该死的!吃了这么多亏,我怎么傻到还会相信她?”

江雅兰在心底强烈鄙视自己的愚行,但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作为炎黄、神英、艾玛三方联盟所能自由调配的唯一可靠战力,江雅兰是在回家的路上接到救援指令的。当时,玛蒂尔达正同她在一起,理由是“顺路”。

艾玛的存亡与否,对江雅兰而言,并没有什么。

不过,如果普鲁斯那讨人喜欢的小鬼就此死掉,却让她很难接受,更重要的是,在丛巫的进攻人员中,黑天的名字赫然在列,这人对江雅兰的吸引力,已暂时超过张真宇,跃居世界第一位,江雅兰没可能放过他的!

也许是因为黑天的吸引力太过惊人,玛蒂尔达竟无视于那里的危险系数,一心要跟过来,江雅兰大概是脑袋一热,竟然也答应了。

不良后果马上显现!

在距万神殿还有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玛蒂尔达突然出手偷袭,在江雅兰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举得手。

她的理由是:“没理由做无用功!”

两人已经僵持了五分钟了,江雅兰甚至可以看到满天的尘沙后面,由于调动天地元气变化而产生的闪光,至于双方交锋产生的气机变化,在此处更是像夏天的雷雨一样强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