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48章

殁世奇侠-第348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气息不仅强大,而且熟悉!

他屏住呼吸,心中发出咆哮之声:“张真宇!”

兰光,张宅。

打开房门,苏怡缓步走出,脸上微显倦色。她反手把门带上,也藉此将房间内撼人心魄的滚滚声浪完全隔绝。她摇了摇头,侧移一步,靠在墙上,微瞑双眸。

不一会儿,容知雅也走了出来,她的精神便好得多了,至少还有精神喝酒。看到苏怡的样子,她略一皱眉,伸手揽住了苏怡的肩膀。

“你回去睡一会儿吧,她的骨头这么硬,要取得突破性进展,怎么也要十几个小时后!”

苏怡浅浅一笑,点头应允。

容知雅便搂着她,并肩而行。才走两步,容知雅看看手中的酒瓶,撇撇嘴,随手扔到了垃圾箱里。苏怡看着她的动作,低头一笑,却是感激她的体贴。

再走了一段路,苏怡柔声开口:“小姨……”

“什么?”

“伊丝塔尔,她很是了不起呢!”

“嗯哼,能禁受住撼神大法的连续攻击后,再说这个也不迟吧!”

“我不是说这个。”

“哦?”

“我是说,她对于感情问题,很有独到的见解。”

“……”

此时,两人已走出后院,向前排的主屋走去。苏怡似乎没有注意到容知雅突然的沉默,她微微一笑,很轻淡地道:“有容和纤纤这几天很高兴呢,幸好这次行动瞒着她们,不然,我们一定会很头痛。”

“嗯哼,毒蛇总有美丽的花纹,让一个古里古怪的女人去丰富小容的感情世界,这种蠢事,我才不干!更何况,在梦里升得太高,醒来后便会摔得更惨!这次时机把握得还不错。”容知雅拍拍苏怡的肩头,里面略增了些力量。

苏怡侧过脸来,浅浅一笑:“做梦?那很好啊!我们的责任,不就是让她们美梦成真吗?”

容知雅微一扬眉,还不及回应,苏怡便接着道:“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看着她们造梦,我来帮她们实现……可是我又觉得,一直这样下去,或者,会更好。难道,是我变懒了吗?”

容知雅勾了一下嘴角:“孕妇总是会想很多,所以我建议你快点儿去睡一觉!”

苏怡略带狡黠地笑了:“小姨这段时间,可是很安静啊……难道人的年龄增大,会相应地削减活力吗?”

“哼,我只听说过生育会让女性产生心理异变,所以,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容知雅拿开了放在苏怡肩上的手臂,转身走上另一条岔路,还不忘挥手告别:“我先去看看附近的防卫,你自己回去睡吧!晚安!”

“祝好梦!”

苏怡这样回答。

一路无事,苏怡进入主宅,正想上楼,却看到了客厅里,有容和纤纤两个小姑娘把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干什么。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苏怡分明感觉到,她们那边有一股微弱但精纯的魔力在流动。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低下头仔细察看,却不想有容的警觉心还很强,一觉得不对,低叫一声,手忙脚乱地要把那东西往怀里收;纤纤慌乱地抬起头,看到苏怡似笑非笑的目光,一下子面红过耳,那模样,可爱极了。

有容回头过来,有些口吃:“啊,怡姐……”

“嗯?在看什么?”

苏怡问得很是温柔,她也不是一定要把那东西看个明白,只是出自一份很自然的好奇心吧。她也没有想到,有容才缓过劲来,竟又是大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怡姐,帮个忙啊,你看,这个是怎么一回事儿?”

有容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抽出一张纸牌,苏怡一眼看出,这正是玛蒂尔达交给有容的小鬼牌,黑暗世界最出色的咒法神兵之一。

此时,小鬼牌上镂刻的美丽花纹,正透出一波波轻淡的银光,如果再仔细地观察一下,那复杂的纹路中,正中一道细细的银色光流在高速游动,绕着这复杂得令人头皮发麻的线路,一圈又一圈。

随着光流的运动,小鬼牌似乎在缓慢地蠕动,并有着微幅涨缩,其上的花纹竟似有着多种难以捉摸的变化。

苏怡相当惊讶,她略沉吟了一下,把小鬼牌举在眼前,几乎把所有的花纹全数过滤一遍,眉头便皱了起来。

“纤纤,拿一枝笔来!”

纤纤有些迷惑,但还是飞快地跑上楼去,拿了一根铅笔,还有几页白纸,交给苏怡。苏怡全神贯注地看着小鬼牌,头也不抬,把纸铺在茶几上,持笔飞快地在纸上画下了一连串轨迹。

这是纸牌背面花纹的简化版,苏怡从这些花纹中,找出银色光流最频繁光顾的纹路,把它与其他无意义的纹路区别开来,这是一个逐步递减的过程,苏怡相信,当她完成最后简化工作时,答案便出来了。

哪知,她才画了十余笔,一旁探着脑袋观看的有容便惊叫起来:“这个……我见过的!这是‘秘月魔咒’!”

“啊?”苏怡这次可是真的吃惊了,有容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秘月魔咒’?你知道?”

有容飞快地点头:“这是‘秘月魔咒’的手印轨迹,是小师父教给我的第一个非治疗性咒法,我记得很清楚呢!她说,这是小鬼牌一切咒法的根基,由它才能延伸出其他的咒法,而且……”正说着,她的脸色变得很古怪。

苏怡急忙追问:“而且什么?”

“而且,‘秘月魔咒’有一个很有趣的作用,如果用这个魔咒来反制小鬼牌,会有很好玩的现象出现,她就是这么说的……呃,也就这些了,我听不太明白。她只说,如果哪一天,我的咒法修为可以自由操控小鬼牌,那时尝试一下会有很大惊喜!”

苏怡轻“哦”了一声,又问道:“你现在可以操控小鬼牌了吗?”

“还不行!”

有容低下头,非常惭愧的样子:“至少还要半个月才能进行初步的控制,现在,我只能借月华施法,水准还差得远!”

苏怡望向窗外,此时已是夜半时分,一轮明月刚刚漫过窗前。她微一沉吟,问道:“小鬼牌一直都是这样吗?还是刚刚出现这种情况?”

“刚刚啊!也就是五分钟前,所以我们才拿出来研究的。”

“刚五分钟?”

苏怡很是讶异,而她随即便从此联想到小鬼牌真正的主人。虽然从未见面,但对玛蒂尔达的缜密心思,她一向是非常佩服的。这时候小鬼牌出现异状,很难排除玛蒂尔达这个不稳定因素。

“那么,小容可以藉着月光操纵一下吗?就用‘秘月魔咒’!”

有容睁大眼睛,有点迟疑,但更多的是跃跃欲试:“就现在?”

苏怡刚想点头,忽又觉得有些不妥,她略一迟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让我想想,也许找个帮手会更安全一些……”

太息一气自发流转,生成一堵坚韧的气障,把强大的气流挡在身外。奇布斯荒原的大风暴果然名不虚传,狂暴的气流在天地间纵横驰骋,把它们前面的一切都卷缠进去,再撕成粉碎。

我只在高空飞行了几秒钟,便知不对,急忙下降高度,却仍不免多费了一些力气,更使我心中烦闷。

从伊亚特口中得到江雅兰的消息,我来不及和他计较什么,便急匆匆地赶来。天!江雅兰果然是天底下最不知死活的人!就算她天下无敌,往敌方的大本营里一钻,那也是有死无生的事!

为玛蒂尔达那个狡猾的女人,值得吗?

我以最快的速度,在伊亚特所说的山区绕行一圈,差不多要把这片地方炸上天去,却没有发现她的踪迹。要不是看到那处交战的战场,我简直要怀疑是不是伊亚特猪油蒙了心,敢对我撒谎了……

要嘛,就是她追着那个什么克利策主教又跑到教廷去了?

这个念头只想一想,就让我心里发寒。

思来想去,我终于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冲入大风暴中。从理论上来说,三大制约同气连枝,克利策没理由抓着一个犯人再飞上数千公里,这样,在奇布斯荒原中心的异党总部,反倒是最可能的选择。

在风暴中行进了十多分钟,速度较之正常水准,自然要差得多!更糟糕的是,我的方向感已被磨得差不多了,在大风暴中什么气机感应、神念搜索,都要受到极大影响,再这么下去,大概我真要随着大风暴在这荒原上绕圈了!

这个时候,一个微弱的气机反应被我捕捉到了。

不容我再考虑,我第一时间加速,冲破风暴的壁垒,向那个方向赶去。

有了方向,我立刻将速度上升到一个相当惊人的水准。虽然那个气机很快就消失了,但我却把这方位死死锁定,大概只用了两分钟的时间,便赶到那里。

入目的情形却把我吓呆了。

江雅兰仰面躺在沙地上,上身衣衫零落,雪白的胸肌就暴露在暴风中,肩下一道血红色的伤口,皮肉翻卷,也不知有多深,却并没有流血,呼吸也几等于零,一眼望去,与死人无异!

暴风正推着她,飞快移动,与地面的沙石相摩擦,跌跌撞撞,看来我再来晚一步,她大概就要被卷到天上去了!

我的脑子“嗡”地一下就炸了,里面乱糟糟的一片,什么都不清楚。只能手脚发软地奔过去,把她护在我的气障之内。

“雅兰,你千万别吓我!”

我的手抖得几乎抓不住她的脉门,脑子里的混乱使灵智蒙昧,想静心诊脉,简直就是笑话!还是深呼吸了数次之后,才勉力振作,先伸手探了探颈侧血管,冰凉的手指贴在温暖的脖颈上,那触感便使我一振。

“还没……”

最怕的事情没有发生,我的脑子立刻清楚了不少,再用几次深呼吸宁静心绪,方开始正式把脉,脉象一显,我的心情便极快地轻松下来。

“呼,自己吓自己!”

雅兰的脉象沉著有力,触肤竟有弹力催发,皮肤虽热而不伤,隐隐更有一股淩厉的金刃之气蕴于其中。显然,她不但身无微恙,且功力莫名其妙地增长一截……

可是,还有这副模样!我的目光无意间扫过她的胸前,那眩目的景色让我脸上一热,连忙脱下上衣给她盖上,接着便有些尴尬地检视她下身的着装,看了并无污损痕迹,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接着,我尝试叫醒她,但几分钟后,我还是放弃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似是进入一个深沉的入定状态,体内真气有规律地流动,牵动着身体机能,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如果强行打破这种状态,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坐在她身边,开始转动脑筋。

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是刚刚大战了一场,才弄得这么狼狈,肩下的伤口可以作证。不过,敌人是谁?那个克利策神父?

迟疑了一下,我掀开衣服一角,想重新看一下那个伤口。或许,我能从伤口的形状得到一些线索。

“得勒!”

耳边传来一声沙石碰撞的轻响,在大风暴中,这样的声音本来是相当常见的,可是,我却从其中听出了特别的味道来。

眼中杀机一闪,我只作不知,低下头继续干事,还极为配合地露出深思之色……来吧,不管你是谁,鬼鬼祟祟的家伙,总不是好东西!

天地元气无处不在,任是何等人,也不可能脱开天地元气的包围。尤其是修炼有成的高手,其修为已贯通内外,举手投足间,都有天地元气随之改变,这样的人,想真正地“隐形”,是极为困难的。

因为他本身便与天地元气无分彼此,便是有特异功法,把所有能够暴露他的资讯隐去。事实上,也就连带着把与他相关联的天地元气也隐去了,如此欲盖弥彰的作法,出其不意是可以的,但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