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26章

殁世奇侠-第326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言表达出来。

“或许,只是我多心吧!”

他这样想。脑中一闪过这个念头,刚才那莫名的感觉便不再清晰,现在,那真的变成错觉了。

甲虫小心翼翼地在神父衣角上走过,以此为轨道,一路爬上少女的肩头,停在腮前,细细的长腿微微搔动。

“我讨厌虫子!”

这个意念通过潜隐的神念交流,以甲虫为媒介,传达到万里之外。少女的眼眸微张一线,里面光芒黯淡,可明慧之色依然不减。甲虫似是吓了一跳,长腿缩了一下,头上的独角再次弯曲。

“可是,对救命的虫子,我绝不会挑三拣四,喂,怎么救我?”

虫子独角再颤,背甲上怵目的空洞光芒连闪,几息之间,竟生成了一道明镜似的波光,少年的脸从中显现出来。由于空间有限,这张脸比小米还要玲珑几分。

“嗨,再确认一下,这位美人儿,就是小姐您在沙漠中救了一位少年英才吗?”

“哈,是吧,小狗都知道报恩,这位少年英才也不逊色啊!”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少女还是这样独特,少年有些尴尬,只有用手指摸摸鼻头,缓过一会儿才道:“是啊是啊,狗都不如的东西,本大祭司是万万不能做的,多谢小姐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

寒暄的话讲完,大祭司再不敢自讨没趣,三言两语把各类注意事项都告知她,脸面便从光波中消失。

“怎么回事?”

堪称嚣张的神念交流,再也无法瞒过伊亚特他们。中年神父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海顿庞大的身躯猛地紧绷,垒垒的肌肉块像是坚不可摧的钢铁,强大的力量,在每一根肌肉纤维中跃动。

“是谁?”

虽是问出声来,但他却没有任何想知道答案的意思。

三十位神父同时发难,同源同质的圣光力量,在默契的配合下猛然喷发,交错纵横,汇集成一波澎湃的洪流,轰然外爆。

大片的云层在冲击波下四散分离,露出了偌大的空洞。也整理出了一个最适于战斗的空间。

懒散的阳光从空洞里透出来,点点金星随着暴风飘散。阳光下,第一个符箓亮了起来。

“海顿!”

伊亚特大声吼叫,时间仓促,他根本没法将心中所想完整地表达出来。但海顿毕竟和他相处了几十年,闻声知意,他想也不想,粗大的胳膊仿佛没有骨头般反卷背上,一把将玛蒂尔达抓在手中……

“不对!”

目标入手,海顿的身体却猛然一僵,这触感、这重量,还有这气息,转瞬之间,所有的感觉都扭曲怪异到了极点,他手上明明抓到了东西,但却和他估计的目标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种用错力的违和感,让他难过得只想吐血。本来流畅的动作,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

与之同时,天空中一道炽白的电光劈下。

“海顿!”

伊亚特再次大吼,这次吼叫的意义,与刚才已是完全不同。

光的速度何其之快,海顿仍在用错力的尴尬之中,想要避开突然降临的打击,又谈何容易?

电光一闪,海顿被当头劈中,闷哼声中,巨大的身体像是石头,飞坠而下。

伊亚特看呆了眼。

他无法用正常的自然法则,来解释刚才的现象——为什么海顿会像是被重拳猛力掼出,而玛蒂尔达却像一片羽毛,在风中飘浮。

同样的一道电光,待遇竟差了这么多!

幸好,他及时从这个迷思中走了出来,了解到这种现象代表了什么!

玛蒂尔达,这个教皇陛下亲口指定的重犯,竟在一段短短的时间里,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就算是千分之一秒的瞬间,也足以发生很多事了!

更糟糕的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

天空中,第二道符箓闪烁。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雷神的话,那么今天,他一定酗酒了。短短一瞬,四方的云层在巨大空洞的基础上,再度撕裂,无数道粗大的电光,仿佛古老战场上飞舞的标枪,遮断日光,扑面而来。

云层之间,似乎变成了诸神的战场,无数的神祇隐藏在云层之内,咆哮着投掷闪电铸就的标枪。在这样密度的攻击下,神父们闪耀的“圣光护体”,又是何等的渺小。

“嗡!”

第二道符箓,是所有已集结咒法的枢纽,随着它的启动,辛苦布置了半个小时的“天空陷阱”,全面启动。

天开云散。

一道接一道的符箓闪亮,头顶的日光,在光辉灿烂的咒法光彩下黯然失色,众位神父眼前都是一亮,紧接着,黑暗不可避免地到来。就在此时,他们耳边传进伊亚特声嘶力竭的喊叫:“抓住玛蒂尔达!这些都是幻象!”

正是!如果漫天电光流火货真价实,那么在如斯威势之下,神父们又哪能活到现在?

然而,反过来想一下,真的全是幻象吗?

伊亚特话音刚落,一道儿臂粗细的电光猛击在他头顶,“圣光护体”像是一张薄纸,在电流的切割下支离破碎,数万伏特的电流奔涌入体,强烈杀伤他体内的细胞。

在这样强度的电流下,他较常人强壮百倍的身体也抵受不住,低哼一声,全身焦黑,向下摔落。

神父们立刻炸开了窝。

在这个三十人的团体中,伊亚特和海顿,毫无疑问扮演的是“大脑”和“主心骨”的角色。如今两人都重创倒下,任其余人等如何训练有素,也要混乱一下,才能达成一致的动作。

半秒钟后,有两人脱离队伍,飞射而下,去救伊亚特两人,其余二十六人齐齐高唱赞歌,夺目的光辉冲天而起,圣光粒子在空气中活泼地跳跃,发散出强烈的光和热。

在大力清扫大气中一切微小的不洁之物的同时,还对相对巨大的物体,进行毫不留情的同化。

这便是圣力最本质的特征:净化!

在有效的合击之术引导下,二十六位神父的合力,绝不比一个“妙诣境”的高手逊色。全力施放的净化之光,已不再顾忌玛蒂尔达的性命。

这一行为的核心宗旨便是:我们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冲天的圣光汇聚成一道粗有合抱,高达百多公尺的巨型光柱,耀眼的圣光就从光柱上扩散开来。形成一圈不断扩大的光环,横扫数平方公里。

在喷发的圣焰灼烧下,一个接一个的符箓被催毁、一个接一个的幻象被击溃,天空立时为之一清。

但,在炽白色的光焰下,仍有一个飞射缕缕金芒的符箓在颤抖不休,它就位于玛蒂尔达上方,流泻出一圈圈有如实质的金环,把她护在其中。圣光掠过,玛蒂尔达毫发未伤。

“圣光剑!”

临时主事的神父,也算得上是果断了。一击无功,他毫不迟疑,大喝声中,操纵着众人的合力,抬手一记圣光剑暴射而出,目标正是玛蒂尔达的胸口。他心中强烈的预感告诉他,再不出手,便没机会了!

光剑掠空而过,穿过玛蒂尔达的胸膛,消失在茫茫天际。

所有人呆若木鸡。光剑过处,彩芒流散,分明又是一个幻象!

玛蒂尔达呢?

长笑声起,震醒了挫败中的神父们。在他们咬牙切齿寻找这人时,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用罗巴语大声叫道:“打劫!”

嗓音嘶哑,却有尖锐的尾音,似乎是一个少年放粗了嗓子在讲话,其实不用他说,诸神父也接受了失败的事实,而如此做法,不过是为自己的“罪行”再丢下一些证据线索吧。

此人,竟嚣张如斯!

“哎呀!”

玛蒂尔达在低呼声中,从半空中掉落,一直落到一个人的怀抱中。这是一个青年男子的身体,他似是被这飞来的艳福惊呆了,半张着手臂不能动弹。玛蒂尔达本能地挣扎一下,他下意识地收紧手臂,竟把美人儿搂在了胸前。

“没想到,艾玛的空间咒法竟也如此精深!万里遥摄的手段,相当了不起啊!”

“哪里,偏科对我这种好学生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罪行!”

两个人说了两句莫名其妙的话,也无法避免这尴尬的情况持续下去。

玛蒂尔达叹了口气,低嗔道:“松手!”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少年受此鼓励,手臂反而收得更紧了,玛蒂尔达冷哼一声:“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可我现在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我快要死了吗?你这个便宜占得可真大啊!”

斗嘴的男女并不清楚,如果少女“安全抵达”本来的目的地,等待她的会是比死还要可怕的命运。正因为不清楚,少女对少年的感激之情,尚不能达到一个理想的水平。

在一番姿势暧昧的言辞交锋后,少女决定打住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她轻叹了一口气,以出奇柔弱的嗓音道:“如果以一位淑女的身分,请求一位绅士履行他的义务,你会同意吗?”

少年大祭司自动将其理解为美人态度的软化,他心满意足地回答:“乐意效劳!”

然后,少女获得了自由。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在少年脸上响起,这一巴掌把他打傻了。

少女眯起眼睛,微笑道:“这是一位淑女,对伪装成绅士的色狼的回应,而这个……”

她轻踮起脚尖,在通红的巴掌印上烙下一个轻吻:“这是一位淑女对色狼的绅士行为的报答,谢谢你啦!”

……

“不用谢!”少年如此回答。

而在他身后,一位属下憋着笑回答:“阁下,那位小姐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

“你觉得,黑天真的死了吗?”

“也许吧,呃,也许没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章严柳摇了摇头,因为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的脑子还不太清楚,但这种情况下说的话,反而是最贴近他心中感觉的表达。

“为什么?”

“当时能使出‘御剑飞空’,我已经很吃惊了。刺入黑天胸口时我都没什么感觉,然后就被他一掌震昏。其实,结果如何,我根本就不清楚!”

“你们的实力对比如何?”

“先前差了至少半个层次,然后才逐渐赶上……”

“他有没有用七劲合一的功夫?”

“有用,但不是很多,感觉上,七劲分得并不明显……”

“他用的是什么兵器?你呢?”

“他一开始用空手,后来就用了滴血匕。我一直用剑,很普通的凡铁。”

“你有没有被滴血匕划到?”

“当然,可我已用‘祛魔咒’遍布全身,应该没有被感染到……”

类似的对话持续了大概十五分钟,终于结束。

“好的,就这些吧。严柳兄,这次真的辛苦你了。”

“真宇兄!”

章严柳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挺身坐了起来,抓住了我的手,两眼泪汪汪的,真吓了我一跳。

他两手的力气很大:“真宇兄,报酬的事……”

“啊,那个,虽然到现在为止,还不能真正确定黑天的死活。但根据佣兵条例,严柳兄仍可以从中皇集团一次性领取二十亿的巨款,当然,也可以领取一张高额提款卡,随时随地都能提取,还可以生利息……至于‘白衣夜行剑’,那有什么问题啊,严柳兄想什么时候看都可以!”

此话一出,一直在一侧旁听的洛河阳,眼睛便亮了起来,面对“白衣夜行剑”的诱惑,就连这位年高德劭的剑道宗师也有些失态了。然而,章严柳却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真宇兄,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这个?”

“啊?”

章严柳的脸上发亮,一脸期待:“听说,孤岫先生遗有一幅《天山夜雪图》,乃画中极品,还有《独行帖》、《别望帖》等,我想,真宇兄本来也不好此道,不如就将它们赠于我,如何?莫说是赠,便是借上一年半载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