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18章

殁世奇侠-第318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最大秒速:每秒二千三百零三公尺。

实战可控速度:一分钟内每秒二千二百七十一公尺,三分钟内每秒一千九百三十四公尺,五分

钟内每秒一千六百六十三公尺。

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以我血肉之躯,怎么就能进入这样一个层次,视与速度并存的强压

如无物,驾轻就熟地把它应用在实战当中。

据我所知,在黑暗世界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人能办到这个,包括像老爸这样的超限阶!

除了两个不是人的家伙……

朱翎速度测试结果〈战斗型态〉:

最大时速:每小时八千四百二十二公里。

最大秒速:每秒二千四百二十二公尺。

实战可控速度:一分钟内每秒二千四百二十二公尺,三分钟内每秒二千四百二十二公尺,五分

钟内每秒二千一百三十三公尺。

白石速度测试结果〈最佳战斗型态〉:

最大时速:每小时一万两千四百三十二公里。

最大秒速:每秒三千五百四十三公尺。

实战可控速度:一分钟内每秒三千五百四十三公尺,三分钟内每秒三千五百四十三公尺,五分

钟内每秒三千五百四十三公尺。

拥有这样的速度,战术的配备,便是再简单不过了。

奥丁与黑袍人同时静止了下来,我呼出体内最后一丝浊气,体内奔涌的能量循着“九玄变”的

法则,一次又一次地冲击自身的极限。

穷则变,变则通。

“九玄变”是“太息丹行图”中,一处关键性的行功法诀,“穷”、“变”二字,便是这法诀

的精义所在。

非要穷极身体之极限,方能领会变化之精微。

这法诀要的,就是在人所不能之处,施出不可思议的变化,这不但包括了肢体的动作,也包括

内息的转化。

就是因为“九玄变”,我才能在瞬息之间,连续冲破身体的极限,达到这不可思议的高度。

我的速度直线攀升,空气在强压下爆出接二连三的破空声,像是猛力吹出的哨音,短促、尖锐

、频繁,最终,所有的哨声都连成一片,形成了一道不住拔高的尖啸,在海天之间扩散开来。

啸声中,我的身体消失了。

“砰!”

奥丁冷静地举起手臂,挡住我正面袭来的一击。他的衣袖化成片片蝴蝶,飞散开去。

黑袍人低嘿一声,几乎在同时击拳,直击前方,和我硬碰了一拳,黑袍下的身体摇了摇,却仍

紧贴在奥丁背上。

剑气破空声响起,虚空之中,成百上千道剑气向两人浮空之处攒射,攻击几乎同时达至,而方

向,却来自四面八方。

奥丁与黑袍人仍然绰有余裕,他们的躯干纹丝不动,四肢有条不紊地抬起,放下,在挥动中挡

下我全方位的进攻。

更为难得的是,两人的动作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协调,四臂四腿,此起彼伏,让人看得赏心

悦目,仿佛是由一个大脑操纵似的。

即使现在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我也要为这两人的默契喝采。同时,我也很奇怪,既然有这样

的默契,他们刚才干什么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只是前奏罢了。

路易搀着两位伤员,完全没有形象地坐在海面上,仰着头,看着天空中迸发出的灿烂烟火——

那是三位顶尖高手在战斗时擦出的火花。迸射的气劲余波在空气中磨擦、爆炸,烙下了一道又一道美丽的

轨迹。

“如果现在是夜晚,那一定会更好看!”

路易脑中有了这个念头,但他随即就苦笑起来:“夜晚?如果真是夜晚的话,这里便没有人能

逃过张真宇的毒手了!”

第一次亲眼看到“七倍音速”的恐怖,路易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其实,说是“看”,这个词语用的很不准确。只因为,在这样的速度下,人类的肉眼根本就无

法捕捉到张真宇移动的轨迹。

以路易的修为,仅能在张真宇和奥丁两人互击的刹那,在他因为反挫力而微顿的时候,才能看

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张真宇全速移动时,他睁大眼睛,也只能看到纯净的蓝天碧海。如果不是从头便关注着事态

的发展,他根本无法想像,就在这澄碧如洗的美丽天空下,正有一人施展他天下无双的速度,在碧空下驰

骋。

难以想像,如果现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当张真宇全力展开速度,用阴损的手段直击他的

要害时,他有几分把握能躲得过!

“这就是差距!”

路易觉得,支撑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也失去了……

身侧不远处,比索亚克的“死寂法”已全力展开,海面上下的生气、光彩,似乎被一卷而空,

举手投足间,无声无息的暗潮涌动,每一击,都有攫取万物生机的诡异与阴森。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手段,在面对黑暗时代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时,也是捉襟见肘,有心无力



天道神剑耀目的光辉在天空下闪动,锋锐的剑刃映着天上的骄阳,折射出幽深的寒光。

面对比索亚克的“死寂法”,妖剑百年似乎全不在意,神剑只是优雅地摆动,在空中划出简单

的轨迹。

就是这样的简单动作,便形成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力场。所有的外来力量,都在力场的扯动之下

,扭曲,变形,然后衰弱无力地从两侧滑开,无法对神剑的本体造成任何威胁。

这种结果,对比索亚克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比索亚克也尝试过攻击神剑之后的“操纵者”,但那些攻击盲目、散乱,全都消失在空气中,

没有引起一丝的回应。

这样的情形,看着便令人沮丧。

看看比索亚克的脸色吧,苍白、死灰,还有着不知所措。看着这样的比索亚克,你怎能想像这

是一位世上有数的高手?

但也应该承认,他落入现在的境地,也是有理由的。

他的处境比奥丁与黑袍人更为不堪,同样是看不到的敌人,奥丁他们至少还知些根底,明白对

手最起码的信息。

而他这边,连敌人的高矮胖瘦,甚至是人非人都摸不清楚,他面对的,只是一把冷冰冰的神剑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先前的豪言壮语已成了笑话,比索亚克只能机械地挥动手臂,变化着各种招式,将“死寂法”

推向极致。

以他的后力悠长,这种状态还能持续很长时间,但这样为的是什么?他为的只是在敌人处谋得

一个有效的回应!

只可惜,妖剑百年仍然保持它一贯的沉默,除了最初动手时,那一声贯入脑际的心灵叱喝,便

不再发出任何声息。唯一宣告它存在的,只有虚空中,神剑灵动逼人的轨迹。

“它在等什么?”

沉默了很久的伊丝塔尔忽然开口,面纱后略显疲惫的语言,却透露出一股智者的明达风采。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证明了她对局势的把握,已超出其他人的理解范围,使困惑如路易之辈

,只能呆等着她的解释。

逐渐加大的海风再一次掀起了面纱一角,从这微小的角度中,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她朱红颜

色的唇瓣,正微微开合:“看妖剑移动的轨迹,竟是立足于防守,少有进取之心,这里面一定有不妥之处

!以比索亚克的攻势,绝不可能压制它的行动,它如此行径,是何目的?”

她略一停顿,然后又道:“张真宇以一打二,凭借的是天下无双的速度。以动对静,表面看起

来风光无限,但他绝不可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速度,奥丁他们的战术使用十分恰当,只要张真宇体力下降

,便是他们由守转攻,重掌主动之时。这种情形,妖剑也看不出吗?”

确实……

“它在等什么?等一个什么样的机会,来展示它的绝世锋芒?”

海面上的几人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惠齐洛波契特利嘿然一笑道:“让它动还不容易吗?只要去杀岛上的阿侬

列,它不动也要动!”

“找死!”

众人中,以比拉旺与他的私交最好,说话也没什么禁忌。

看到他的鲁莽,比拉旺低骂一声,三言两语便把他昏迷之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讲来,其中更重

点提到,妖剑用玄奥手法在阿侬列身边布阵一事,听得他为之倒抽一口凉气。

炎黄阵法,天下闻名,何况是这位千年老妖亲手使出的手段!说他去找死,果然一点儿不冤!

“嗯,这个办法,倒也值得一试。”

这边刚做出检讨,另一边伊丝塔尔却开口赞成,听得大家都是一呆。

惠齐洛波契特利脱口叫道:“你疯了!”

伊丝塔尔明眸闪动,冷冷地瞥他一眼道:“如此短的时间,布下坚不可摧的阵法——你又怎知

那不是对手的疑兵之计?”

惠齐洛波契特利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马尔都克摇摇头,冷静地道:“这个险或许值得一冒,但绝不是现在……噢,它动了!”

几个人心头都是一震,同时抬眼望去。

路易才一抬头,忽感到肩膀一沉,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已按在他肩上,随即,一股清凉的气息

从接触点注入,迅速地恢复着他衰竭的内气。

与之同时,伊丝塔尔清恬冷静的嗓音从他耳中流入。

“铮!”

铿锵有力的剑吟,宣告着妖剑百年正式攻击的开始。而开始的刹那,便引起了旁观者的惊呼。

太快了!

天道神剑由静而动的转变,令人瞠目结舌,没有人看到神剑的移动轨迹,当他们耳中贯入剑吟

声时,比索亚克已飞速出手,双掌贴合,两掌之间,是……

天道神剑?

“好!”

惠齐洛波契特利大叫一声,叫声中尽是佩服之意。他连神剑的影子都看不清,比索亚克却能在

那生死交关之际冷静出手,夹住剑刃,实力高下,一看即明。

他一辈子都崇拜强者,比索亚克这一手,令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可惜,这一声嚎叫的尾音尚未落下,他便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波!”

一个美丽的泡沫破灭了,比索亚克手掌中爆出一道彩光,天道神剑就在这道光华中碎裂、消失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人们都看呆了,都在这要命的时刻窒了一窒,然后才懂得大叫,叫声也并不一致。

“残像!”

这是伊丝塔尔。

“小心!”

这是比索亚克。

两样的叫声同时响起,不可避免地发出冲撞。人们要想解析出其中的意思,必须要有一定的时

间分解消化。这一刹那,也能分出各人思维的敏捷与否。

惠齐洛波契特利可能是因为伤势的影响,也有可能是刚才太过投入咬痛了舌头,他的反应是最

慢的。

对那两个叫声,他开始时一片茫然,直到身边的马尔都克兄妹仓促地跃起,他才想明白。

“噢,刚才比索亚克夹住的是残像!呃,可他们为什么要跳起来?”

他傻傻地抬头,入目的却是铺天盖地,跨海而来的滔滔剑浪,扑面而至的强压,如同发石机抛

射而来的万钧巨石,令人心中根本兴不起抵抗之念。

“嗡!”

脑子里面仿佛万斤火药同时炸响,强大的震波令他翻起白眼,倒撞入海。

在最后一刹那,他看到路易被这股巨力打飞出去,在空中便陷入昏迷,随即他就明白另一个叫

声的涵义:“原来,妖剑杀过来了!”

风止浪息,天道神剑再度凝止虚空,以它为界,其上,为脸色苍白的比索亚克、马尔都克、伊

丝塔尔三位,其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