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300章

殁世奇侠-第300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只是,两个人都明白,卡缪内心中天生的叛逆和傲气,使他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尤其,是古德。马文。

马文笑了笑,似乎把前面的谈话全都忘掉了,只是举起手中的香烟,放在鼻头,轻轻一嗅:“真是怀念的味道啊……火!”

卡缪微笑着轻搓手指,圣焰再度点燃,凑到了烟头上。袅袅的烟气在海风中倾斜、扭曲,最终崩散,弥漫在整个房间之内。

看着香烟燃起,马文却没有马上“享受”一口,而是目注明灭的火光,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

“当年,是你吧,小卡缪,在我被囚禁的第二年,为我送去了这个……”

“嗯哪,或许是吧,我只记得有一次在地下十三层,刚刚点火,就被老头子抽走了,想想都觉得憋气。”

马文微笑了起来:“小卡缪,你好像还没有长大,那已经是十七年前的事了,你说话的口气,却还和当时一样。”

卡缪大笑,他为自己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再吐出连续不断的十三个烟圈,有意无意的,烟圈全扑到了马文的眼前,马文的笑容在烟雾中迷蒙起来。

“当年,我十五岁,今年,我三十二岁。十七年,我竟然没变?好啊,但是,马文,一个一尘不染的‘苦修士’对香烟感兴趣,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三十二岁?你已经这么大了么?想来,也是在三十二岁,我从你手里接过香烟,吸了第一口,从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苦修士’了。”

把燃烧了小半的香烟放在嘴里,鼻孔中迅速喷出两卷烟气,和卡缪的烟圈搅在一起,两张脸之间的空间,完全被烟雾扑满。

卡缪没有回应,而在烟雾之后,他一直在微笑的脸,已冷硬得如一块万载寒冰。他看不清马文的脸,但那一双堪称美丽的湖水绿眼眸,却令他的皮肤为之颤栗。

“怎么了,卡缪,当年,你不是觉得‘苦修士’是世界上最傻的人吗?作为一个朋友,你应该为我的转变而感到高兴才对。我记得,当年你为了让我脱离‘苦修士’的队伍,可是做了好一番鼓动的!”

卡缪还没有说话,在烟雾中,他保持着压抑的缄默。

“对了,小卡缪,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叫我古德?难道这几年没有见面,我们的友情也要受到考验吗?”

面对这个话题,卡缪终于做出回应:“小时候,我在想,能够击退比索亚克的年轻神父,会是怎样的一个家伙。所以,我瞒着老师,到十三层去看你,那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虽被囚禁,却仍然一尘不染的‘苦修士’。

“外貌、风度、学识、修养,你给我的感觉近乎完美,只有你手上沾的血腥,才是你唯一的缺陷。

“说实在的,那时候,我在为你不值,我觉得你的信仰偏激、自虐,没有任何意义,我在想,一个不再是‘苦修士’的古德。马文,可能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海蓝色的眸子闪闪发亮,卡缪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所以,我给你送香烟、送酒,送一切可以让你破掉戒律的东西,你也许很难想像,当我看你拿起香烟,抽了第一口,露出那种又哭又笑的表情时,我心中的成就感……”

从他口中喷薄而出的气息,让两人间的烟雾消散一空,双方又可以看清彼此的脸庞,卡缪在一瞬间让自己的脸色恢复正常,而马文从头到尾,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一个‘苦修士古德’是不完美的人,可是,一个‘野心家马文’却正走在人与魔鬼的交界线上!”

卡缪望向了窗外,虽然话语中还是不减他以往的调侃,但却掩不住脸上的黯然。

马文随手将已燃尽的烟头弹出窗外,学着卡缪,背靠在了窗棂上,低低一笑:“哦?我竟然走向了魔鬼?上帝会看不到这一点吗?”

卡缪嘿然一笑:“上帝一直在看着,所以,我要问你,马文,你这教皇的位子,是怎么得来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老师在教廷内最高级的会议上,已经和各位红衣主教、大主教达成共识,下一届的教皇人选,将在杰拉德、毕斯克两位红衣主教中产生……

“而你,马文,也在那次会议上,你当选为红衣主教,可是同时,老师他剥夺了你成为教皇的资格,不是吗?”

马文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样子,然而,他并不是在为自己辩解,以卡缪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卡缪,你可能是教廷里最了解我的人,可是,你今天却做了一件蠢事。”

面对卡缪的冷眼,马文淡淡一笑:“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平生最讨厌的是什么!”

卡缪微一怔神,但马上便反应了过来,完全出自本能,他连抄在风衣兜里的手都来不及抽出来,便直接往小腹上一挡,两人的手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做了第一次交锋。

卡缪的脸色在一瞬间变成雪白,然后全身的气血直冲头脸,猛增的血压令他脑袋一昏,而此刻,高速移动的身影撕裂了他的视网膜。

“我最讨厌,别人怀疑我!”

无论在力量和速度上,还是在变化上,马文都稳压了卡缪一头,就在两人的手掌相交之际,马文竟神奇地化击为拨,施了个巧劲,将卡缪仓促的回挡引偏,还借了一分余力,借机再度发力。

没有任何阻隔,马文的重拳猛击在卡缪的小腹上,任卡缪如何的坚强,被如此恐怖的拳力正面击中,也没办法再做反应,他低“嗯”了一声,全身酥软地跪倒在地下,发出一声闷响,马文的重击,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

“小卡缪,你还是差了些。”

如果有任何一个外人在这里旁观,他的眼珠子一定会狠狠地瞪出去。

卡缪,在神圣教廷中被称之为“圣使”的卡缪,与黑暗世界的十大高手任何一个相比,也不会逊色的卡缪,竟然在马文的一击之下,丢脸地跪倒在地,并且,吐得昏天黑地。

不管是胃液还是胆汁,在这压迫性的一拳下,卡缪只能有什么吐什么,直到把体内最后一丝力气吐出来。

“这速度、这变化,见鬼的,还有这力量,为什么,为什么这背叛了上帝、背叛了信仰的人,还能有这样的力量?”

卡缪狼狈地双手撑地,如果有可能,他真想一头栽到地上,不再爬起来。但天生的傲气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强迫自己坚持住,更高昂起头,冷冷地看着马文。

马文也并不想摆出居高临下的态度,他蹲下身子,视线与卡缪平齐,然后伸手拍了拍卡缪的脸颊,两个人都明白,这个举动,没有任何侮辱性的味道。

“小卡缪,记住,神,是最功利的,只要你为他带来利益,他就会格外地照顾你。这是我在地下十三层,得出的最后结论。

“现在,我需要教廷,也要利用它。不过,我会非常小心地呵护它,让它为我带来更大的利益,上帝会非常乐意看到这一点。瞧,我的圣力便是最好的证明。”

卡缪可以感觉到马文的力量,他体内有纯粹的圣力在流淌。不,“流淌”这个词并不准确,这种程度,完全可以说是“汹涌澎湃”!

在卡缪的印象里,纯论圣力修为,当以自己的老师,刚刚去世的克里斯安三世最为精纯,凭借着对上帝虔诚的信仰,以及自身稳定的修持,他的圣力如同辽阔的大海,不见边际。

而马文的修为竟一点也不比老师逊色,不,在威力上,甚至更胜一筹。

如果说,老教皇的圣力是陆地环抱下的内海,风平浪静,波澜不兴,那么,马文的圣力便是广阔的大洋,狂风怒号,浊浪排空,每时每刻,都会卷起骇人的风暴。

在卡缪的认知里,当今世上,纯以修为论,能与之比肩者,不会超过三人!

“好了,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能做出改变。从今天起,你就在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待下去吧,暂时不要有什么动作。但我保证,很快,你就会恢复自由……”

“没有失去,何来恢复?马文一世,你大概是糊涂了!”

冷冷的话音从窗外透入,一道人影挡在了窗前,瞳孔中的闪光,如同金蛇流火,让昏暗的房间陡然明亮起来。

马文略微一怔,随即颇感兴趣地道:“‘神王’阿侬列?”

说着,他站起身来,窗外那人冷冷一哼,修长的手指轻敲窗棂,发出一声清脆的交击声。

马文略显惊讶地后退两步,脚步刚一离地,他原本站立的地方,便垂下一道金色的电网,把他与卡缪隔开。

流动的电芒扭曲交缠,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使人闻之心悸。偶尔跳出的一缕火花,在空气中一闪之际,便足以令人皮肤发麻。

以马文之能,也不敢轻率地破开电网,毕竟,这位在上帝之眼的排行榜上,名列当世第一的神英巨擘,绝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家伙。

阿侬列双手不动,卡缪酸软无力的身子自发地浮了起来,移出窗外。马文面色不变,眼看着自己的“俘虏”落入他人之手,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对马文沉稳的态度,阿侬列颇有些失望,如果马文出手,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把卡缪扔下,与这个难得的对手大战一场,一偿自己心中所愿。只可惜,对方的心计比自己想像得要深沉……

“这个麻烦的家伙交给我了,想来今后,会给陛下你带来很大的乐趣。同样的,我想,陛下你应该也能让我感觉到有趣。”

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阿侬列一手抓着卡缪,身体蓦然后移,刹那间消失在漆黑的天空下。挡在马文身前的电网,也在数息之后,蓦然崩解。

“啊,很有朝气的年轻人呢!”

梳理了一下雪白的头发,马文若有所思。

这种思考的表情只在他脸上一闪而过,瞬间之后,他就摇着头,对着窗外的空气表示不满:“虽然这个年轻人很厉害,可是你应该还能拦下来啊,比索亚克,难道你真的老了吗?”

“哈,你说话真是越来越不负责任了,我记得我比你还小一岁才对啊!”

笑声中,教廷、异党、梵河三方的联合逃犯,黑暗世界“逃亡者”中,名声最盛的“死囚”比索亚克越窗而入,仍显得年轻的脸上似笑非笑,表情很难捉摸。

“海里两个,天空中一个,都是非常棒的小伙子,我可没有信心在他们的合击下活着回来。”

马文轻哦了一声,脸上笑意盈盈:“卡缪,那个只会用烟头来表现自己叛逆的小鬼,竟然也长大了吗?用神英的人马做接应……只是,教廷和神英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

当然,比索亚克不能给他答案,他只是看了一眼安然沉眠的老教皇,眼中毫不掩饰地表示出了一丝黯然:“换个地方说话吧。”

马文略一点头:“正合我意!”


第四章阵营

禁忌终于发布“灾难日危机”的相关资料了,资料的内容在我这个“知情者”眼中,真实、准确、详细,但不完全。

这并不是说禁忌故意漏掉了什么关键性的资料,恰恰相反,他们不但将本次行动的理论依据、事发前后的天地元气变化过程、结果一一详录,便是这二十四小时以来,研究人员测定其稳定性的各类试验资料也罗列其上。

照着这份资料,各大势力完全可以照本宣科,将这个实验一丝不差地再做一遍──如果星球还能再回到以前的话。

我所说的“不完全”,是指禁忌完全隐藏了他们进行这一行动的最终目的,所有与之有关的词句,都充斥着虚伪不实的外交辞令,把这个最重要的东西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