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279章

殁世奇侠-第279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便以杜古和黑天相比,黑天的功力之精湛,那是不用说了,起码比杜古高出一筹,而浸淫在“冰魔劲”的火候,也足以让杜古为之瞠目!

至少,在我和黑天交战时,他举手投足间,对寒气变化细微处的把握,便不是现在的杜古所能望其项背的。

黑天,才代表了我所知道的,丛巫的最高水准,杜古和他相比,至少也差了三到五年的火候!

想到黑天,再推及自身,我心胸不由一畅。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但我却也确实没想到,自己竟不知不觉间,把杜古这样的强力敌手抛下了如此一段距离。

“毫厘之间,生死两界,况一身之隔耶!”

低低吟啸一声,我两眼精光大盛,在尾音悠悠之际,一掌横切。

漫天寒气,为此一掌所断,嘶啸着滚滚分开。

杜古的黑脸上已结上了淡淡的一层冰霜,眼眸中也是寒气森森,倏然间,他嘬唇尖啸,啸音尖厉,刺耳剜心。

啸声中,他对我横空而至的一掌不闪不避,一拳击出,正中掌刃之处,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我想也不想,掌锋劲气再催,他闷哼一声,向后退了开去,但劲气相接时,我却觉得有些不对。

不是“冰魔劲”!

没人比我更清楚,第一波真气,我用类似于“星核剑印”这样的集气技巧,挟着裂气分波的余威,一举爆发,已将他体内搅得一片大乱,他不可能这么快地集结起“冰魔劲”反扑。

更重要的是,他承接我第二波真气的力量,绝没有一点儿寒意,反而灼热霸道,充满了惊人的杀伤力。

即使太息一气护体,我也觉得掌沿处火辣辣的,相当难受。

这感觉……我怔了怔,看着前面杜古黑中透着青紫的脸孔,蓦地脱口叫道:“核灭能!”

杜古眼中惊奇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即冷哼一声,对我的判断不置可否。

他越是这样,我越肯定自己的猜测。那“核灭能”的威力,绝不在我所知的任何一个禁忌高手之下。

除非他是震古烁今的超级天才,否则就不可能把两个性质、心法、哲学完全不搭界,甚至背道而驰的一流功法,修炼到如此地步。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0号晶片!”

无论是我自身的直觉与推理,还是“0号晶片”的计算,都只显现出这样一种可能。

原来,杜古也是一个“0号晶片”的植入者!

丛巫和禁忌的合作,远比我想像的深入啊!深入到禁忌都能把自己的不传之秘拱手奉送!

即使我早就知道双方在“0号晶片”上有着久远的合作,但对禁忌的大方,还是相当吃惊。

看来,对他们沆瀣一气的程度,需要重新估计了。

这些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不想让杜古看出来,我对他们的了解,有如此之深。

所以,在表面上看,我一惊之后,立时再度向前冲,口中还笑道:“想不到杜古兄还另有绝活,再让兄弟见识一下如何?”

杜古冷哼一声,也迎了上来,但战斗的气势和之前相比,已经逊色太多。看来,他已有脱身之意了。

而在此时,一声清唳直上九霄,却是朱翎发威了。

它已经从几小时前的委靡中完全恢复过来,虽然还没进入战斗型态,但羽翅挥舞之际,南明离火纵横来去,万物不能轻撄其锋,杜古带来的那些手下,更是只有闪避逃命的分儿,论威风,众人之中,倒以它为最。

相比之下,仍有几分醉意的容妖女,却是最清闲的人物。

她站在朱翎离火蒸腾的圈子里,黑衣短裙,在火光闪耀中,越显得肌肤如玉般晶莹剔透,映衬着天地间暴烈的火光,唇角一丝丝讥诮笑意,也更有超然之姿态。

禁卫军永远都是最敬业的,在齐贤这个“极限阶”的带领下,胡峰以下三十六人,结成一个最简单的天罡阵,把各个阵势变化,行云流水般展现出来,星位挪移,乾坤倒置,阵中升腾的罡风,在大气中盘旋飞舞,锋利如刀,气势逼人。

前方阻路的并不是“魔兽武装”,虽然也算得上是精英一类,但和这些精英中的精英相比,差距仍是极大。

几下冲错,便被打得七零八落,竟是连阻挡之力也无。

禁卫军整体前移,霎时间远去了,他们倒是很好地执行了我的命令,我这个当头头的,自然也不能让他们失望。

所以,我就此宣告:“挡我者死!”

杜古寸步不让,口上还不忘说笑:“那陛下是不愿意让我们有表示敬意的机会了?”

我嗤然一笑,眼中的杀意却如滚雪球般膨胀起来,当杀意升到极处,以我凡人之躯,竟也是束缚不住,在一声脆弱的破裂声中,阻挡野兽的樊篱四分五裂,大气中寒意如刀。

“借光!”

当杀意超脱凡体,那便不是原本的杀意了。眼眸中直白的狠辣之色被冲刷一空,只余下超然的冷漠和宁静。

我的修养其实还没到这一步,但通过有意无意的自我加压,却足以让我暂时脱出争强斗胜的樊笼,达到一种优势的心境状态。

杜古脸上变色,急急侧移,我也不为己甚,虚空迈步,缩天地为一指,霎时间已到了禁卫军阵法外侧。

破空声起,一把利剑从身侧飞来,我顺手接过,还来得及向发剑人露齿一笑。

长剑虚空一劈,我冷冷一喝:“有进无退!”

“喏!”

三十余人的合音,却有着山崩地裂的气势。

侧后方,杜古急急飞来,嗓音都变了腔:“避其锋芒!”

他是在向前方集结成阵的“魔兽武装”下命令,这命令不可谓不及时,只可惜,杜古忘了一件事。

他不是“魔兽武装”的直接领导者,即使有着临时的指挥权,仓促之间,也没办法做到如臂使指,应对自如。

而且这个时候,“魔兽武装”分为内外两层,内层专心致志攻击结界,而外层则一致向外,阻挡我们的前进。

内外两层分工不同,注意的方向也不同,所以,为了消化他的命令,“魔兽武装”顿了一顿。

便在这一刹那,里面又有声音传出,和杜古的惶急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声音是绝大的欢欣:“突破了!”

喊话的人用的是黑天洲的某处土语,我本是听不懂的,幸好腕上的同步翻译机还有些用处,第一时间便把这资讯翻译过来。我心头一跳,口中却毫不迟疑,下了第二道命令:“九星变!”

充满通玄变化味道的阵型,霎时间成为了一道锋锐无比的尖矛,三十六人分为九组,四人为一突击小阵,借着“天罡阵”运转到极处的呼啸罡风,依次抛射出去,悍然前突。

这一时机把握得刚刚好。

“魔兽武装”正因为同两个不同的资讯而无所适从,阵势方显乱态,便被禁卫一冲而入,当即,血肉横飞。

九组攻击阵型并未四散突入,而是集中一点,前阵方去,后阵又来,连续九波的舍命冲击,任“魔兽武装”如何悍勇,也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

隐隐间,外层的阵势竟要被冲成两段。

四人形成的小阵型,淩厉狠辣之处还有不足,但胜在变化多端,互补有无,乃是最稳妥的手法。

至于那几分为了照顾变化而牺牲的锐气,自然有人补上!

便如此刻:“嗡!”

数十人真力互拼生成的狂飙,横扫整个砾石平原,尘沙飞舞之际,沙粒石片,比之枪弹也毫无逊色,以碰撞的双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抛射。

此间之人,又有哪个是弱者了?

沙石飞射之际,与各人身上的护体真气磨擦碰撞,生成的尖啸声令人头皮发炸!

开战至今,禁卫军的去路尚是首次被人挡住,在隆隆的气爆声中,众人的气势不由一挫。

“咄!”

口发真言,三尺长剑,还没被我的手心温热,便又被抛射出去。

高速的飞射,使长剑失去了原本的外形,变成了一道飞逝的流光,穿过重重人墙,在狭窄的空间内几次转折,再度冲天而起。

在它身下,是一抹刚刚喷射出来的血光。

“魔兽武装”刚刚稳下来的阵型,再度陷入混乱。

“御剑飞空!”

杜古的牙缝里“滋滋”地向外冒着寒气,我回过头来,颔首一笑:“不劳远送!”

笑声中,我微拂衣袖,行云流水般远去了。

“魔兽武装”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终于得到了执行命令的空档,在我前进的道路上,波开浪裂,露出了足以容十人并行的大道。

感受着两侧愤恨和恐惧的目光,我的心情相当不错。

前面,便是拥有着悠久历史的万神殿了。

几秒钟前,敌人的冲击毁掉了它最后一层防御,使它高昂威严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层层的恶意之中。

面对着人类在神话时代的杰作,我从内心深处发出赞叹。

它座落在平原之上,而在它的背后,却又是耸立千仞的绝壁。

庞大的建筑群落,近乎完美地贴合在自然的景致中,与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法老墓群比邻而居。

在四面令人称奇的伟大建筑中,它仍然展露出了不凡的身姿。

雄伟的标塔,装潢精巧的围墙,幽雅的方尖石碑,每一处的建筑,都象征着众神的权威,代表着人们对神的赞美和敬仰。在古铜色的墙壁上,刻画着一幅又一幅,笔法平直古拙的浮雕和壁画,有着使人窒息的诡异和威严。

如今,四面的法老墓,在无情的冲击下毁灭了,这片还没有普通人踏足的神秘地域,在它为世人所知前,已经一脚踏进了死亡。

然而,只要还有这座伟大的神殿,这里的精髓、神韵,便将永远地跨在生与死的边界上。

万神殿的正前方,铺就着一层土灰色的石板,但已被几个小时内的冲击,撕扯得不成模样。

大片的地面被掀了起来,露出了地下干燥的黄土,无疑,这使得神殿的威严受到了一些挑战。

不过,神殿的本体依然是一尘不染,在四面狼藉的背景下,显得十分突兀。

我就站在扭曲断裂的地面上,仰望这座伟大的建筑,神殿正门两侧,有三人之高的岩鹰雕像,从不同的角度,冷冷地俯视下来,赤红的瞳孔内部,涌动着惊人的能量。

我对它们咧嘴一笑,与此同时,身侧的容知雅念颂起古老的咒文。

这是赞美古艾玛“知识之神”透特的咒文,在古艾玛神话中,透特与一切知识有关,知识的别名就是“透特的花朵”,他管理着一切科学和文艺的成果,还保管着“生命之星里那些神圣的书籍”。

这个神祇在艾玛的众神谱系中,拥有着超然的地位,他是一个调解者,曾经调解荷鲁斯和塞特之间的战争,说白了,他就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因此,属于他的咒文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却是化解一切攻击性咒文的上佳手段。

嗯,看来普鲁斯这小鬼被容妖女榨得很惨……

在神秘的咒文声中,岩鹰雕像内部渐渐平静了下来,涌动的能量恢复了初始状态,而这段咒文也暗合万神殿的进入要求,所以,在后方“魔兽武装”通红的眼眸中,神殿宽厚的正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后面有了些骚动,我摆摆手,让齐贤带着禁卫军先进去,自己却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已濒临疯狂边缘的敌人。

一侧,容知雅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向大门处走去,朱翎却飞了起来,落在了我肩上。

“有没有人过来送死的?”

这种过度嚣张的话,我是不会说出口,但人家朱翎大爷可是全无顾忌,这话一吐出来,前面的丛巫精英们的黑脸都要变绿了,可在惨痛的教训之后,还能鼓足勇气上前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