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271章

殁世奇侠-第271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有事吗?”

可能是感觉到托达亚生出的怒意,更有可能是他对托达亚的心神变化了若指掌,黑天突然回头,再一次地露出满口白牙,向托达亚展示出他野兽般的危险性和杀伤力。

托达亚觉得自己蒸腾的怒火瞬间被一层寒冰冻结,口鼻间吸入的都是森森的寒气,寒气顺流直下,几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全部冻成冰块!他立时僵住了,全身的汗毛孔紧密收缩,连一丝汗意都发不出来。

“没事就好!我去休息了!”

他笑着离开,托达亚眼中射出了深深的屈辱之色,可是已紧握成拳的双手,却没办法动上半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组委会的核心委员从黑天前方急急走了过来,因为走得太快,不小心和黑天碰了下肩膀,黑天咧着嘴对他笑笑,这位委员在不了解此人的身分前,不敢怠慢,微笑点头,表示歉意,然后扭头便叫道:“总裁,有急电,呃!”

他脸上焦虑的表情突然定格,那细微处的表情定型,诡异得令人心头发寒。

黑天在他后面耸耸肩:“我讨厌别人和我有身体接触!当然,美女除外!”

托达亚怔了一下,然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他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动力,只一闪,身体便越过了眼前僵立的人体,五指合拢成锥状,直刺黑天凹陷的脑门。

“砰!”

托达亚脸上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生成的“极限领域”像是一层玻璃罩,一碰就碎。他惨哼着倒撞回去,比来时的速度更快三分。

他的身体先撞倒了僵硬的核心委员,又飞掠过长达数百公尺的甲板侧舷,撞断了船体尾部的钢铁栏杆,这才消去余劲,软软地翻在甲板尾部,大半个身子都伸在船体外面,海风吹来,他晃了几晃,像一块笨蛋的石头,一头栽了下去。

仆倒在甲板上的核心委员,已变成了一片破碎的血肉冰屑,黑天抽动着嘴角,从上面踏过,似缓实快,眨眼间就来到了船尾处,看着海面上挣扎着飞起的托达亚,点了点头:“果然是‘极限阶’,能引得我出手,是你的造化,来,爽快点儿送死吧!”

“为什么!”

托达亚眼中是凝结到冰点的寒意:“我自问和你无怨无仇!”

黑天微笑道:“当然,我们第一次见面,自然没什么仇怨。可是,你是个‘极限阶’,修为也还不错!所以,我自然要动手试试的!”

“试试?”

“不错!本人很长一段时间与世隔绝,现在黑暗世界发展到什么程度,我还没什么概念。没想到,刚刚大成出山,一个小小的江雅兰便能和我对抗那么久,还有张真宇……所以,我对黑暗世界现在的整体实力很感兴趣。

“同时,我觉得,这两家伙应该是特例吧,为了证明这一点,你,是个很好的试验品!”

他招手让托达亚上来,那样子就像唤一条狗。受此刺激,托达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眼中的厉芒却是愈发强烈。

“你似乎忘记了,这是在谁的地盘!”

声音犹在空中回荡,托达亚已闪身消失。黑天“唔”了一声,随手一记手刀,劈向左侧空处。托达亚冷厉的脸孔立时从那里现身出来,不过,只再一晃,他又消失了踪影。

“嗯?二度移形?”

黑天正惊奇于对手略出意外的实力,肋下寒风突起。他想也没想,沉肘一压,肘锋正击中一条冷森森的金属。皮肤一凉,他心叫不好,神速抬手,同时尽力后退,终于避过那突现的锋芒。而此时,他的肘部已是皮破血现。

“好利器!”

他心中惊叹,目光扫过托达亚的手掌。正看到一柄长仅七、八公分,通体血红的匕首收入托达亚的袖中。一眼望去,匕首刃尖仿佛是一颗将滴未滴的血珠,圆润光滑,却没有一丝锋利的感觉。

“滴血匕!”

他为之凛然,他就是再孤陋寡闻,对这个黑暗世界有名的神兵也是有所了解。

他抬起手肘,入目的伤口令他眉头一跳,刚刚硬接数道“白衣夜行剑”也毫发无伤的手臂,竟已被划出一道长达五公分,深可见骨的伤痕,且正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干扰着伤口的愈合,使其血流不止。

这样的伤势,较之“白衣夜行剑”截经断脉的内伤或有所不及,但在外表上,却使得黑天大失面子。他看向托达亚的眼神,已少了几分戏谑,多了几分狰狞。

然而,托达亚一击得手,所得到的也不仅仅是匕尖上流动的鲜血而已。被黑天一拳打掉的信心,在此刻尽数复苏。不错,论实力,两个托达亚未必抵得上一个黑天,但他已经说过:这里,是他的地盘!

袖口垂下,掩去了“滴血匕”最后一线锋芒,托达亚已完全恢复了平静,甚至还能用几分笑容,来掩盖刚刚的狼狈。黑天看着他点点头:“‘死亡赌赛’?原来是这个,确实有点样子,只是,倚着滴血匕之力,也怪不得有如此基础,在这把年纪上还无法更进一步!”

托达亚微微一笑:“黑天先生,我不是武士,而是一位商人,或者,也能称之为赌徒。生死搏杀不应该卷到我的身上,黑天先生是明理的人,应该明白这一点。托达亚忝为地主,对黑天先生的到来表示欢迎,先生的礼物,本人也收下了,现在,我们何不进去喝杯咖啡?”

黑天微微一怔,随即大笑起来,他挥了挥手,任手臂上的血滴在甲板上。血液一落地,立时便传出“哧哧”的怪异声响。托达亚的笑容有些发僵。

“请我喝咖啡?是让那四个小家伙来请吗?”

四滴暗红色的血液在他的话语声中飞掠而出,射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大气中生出了不正常的波动,四个年龄均不超过三十五岁的青年人从折射的光线中现出身形,四双眼睛紧盯着黑天那张诡异的黑脸。

“又是四个‘极限阶’,现在‘极限阶’真不值钱了……”

黑天略有迟疑。如果是以前,他不会想太多,直接找上托达亚,打开“极限战场”杀人就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破关而出,世界好像变了个样子,明明是“极限阶”之间的对战,却没有“极限战场”的踪影,以他的神念感应,也觉察出四面的环境有了些极其微妙的变化,这世界,再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了!

如果“极限战场”不出,五个“极限阶”的联手之力,以他的伤势,未必能轻松接下,理智点儿的作法,便是借坡下驴,免此一战。

可是,不见滴血匕还好,一见此匕,他便觉得,这样的神兵,简直就是对抗“天道神剑”的无上妙品,若是有此匕在手,就算是张真宇手持神剑,他又有何惧?

他此生最怕有二:第一便是前天下第一高手张云忘,但数月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元气变化,纵使他远在黑天洲闭关,也能察觉出个八、九成,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敢放着胆子出关杀人。

而第二怕的,便是手持“天道神剑”的张真宇。手持王者之剑施天子剑道,那样的锋芒,就是张云忘,怕也要暂避其锋,他黑天再自负,也没胆量再一次地面对那个噩梦。但是,有了滴血匕这样的神兵,一切便都不同了!

“张真宇……”

想到了这个名字,他的额头上似乎还在隐隐作痛,这促使他做了一个决定。

黑天洲中北部距“汤玛斯海域”不过是两千公里左右,比我从兰光到来的距离更短一些。而现在又不再是心急火燎地救人,所以,我就将就着威廉姆斯的速度,悠闲地飞行在海面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一场巨变而产生的灾难性后果,逐渐地浮现在众人眼前。通过各类通讯咒法,我接收到了一波又一波最新的资讯。

首先,是普通人的世界。在地面上,因为突如其来的大规模停电事故,造成的各类意外伤亡已接近十万人,直接经济损失了超过了一万亿的水准。有几个索亚古大陆洲的国家,还发生了大规模骚乱,伤亡人数和经济损失持续上升中。

太空中,除了绕星球运行的卫星全部报废以外,坚罗、西罗巴洲联盟、多萨克、炎黄等国近年来全力发展的星际空间站,也没有逃过这一场劫难,不但价值上万亿的昂贵设备报销,还赔上了十多名优秀的太空人,各国政府均在哀嚎:“人类的星际探索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

最要命的是,已停滞了近一个小时的西半球电力网,仍没有任何修复的迹象,哪怕是一些关键地点,其后备发电设施也没有任何起色!更令人头皮发麻的是,经过各方专家的一致探讨,西半球电力网瘫痪,问题不在线路上,还是直溯源头,直指各大发电厂的能源储备。

当专家们参观了坚罗最大的核电厂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只有一堆废弃的放射物渣滓,可以使用一百年的丰厚能源储备,已经在一瞬间消耗殆尽。

有几个专家立时崩溃了,而勉强还有几分神智的其他人,则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一定是恶魔的杰作,其中绝对不牵扯任何科学因素!而他们在此时唯一能下的科学论断便是:人类能源紧缺的最后期限,将提前一百年到来!

受此大环境影响,全球股市几乎是在集体跳楼,各类的谣言也是风生水起。

“东西方大战再起!”

“恐怖组织掌握了可怕的技术!”

“太阳黑子爆发,杀死全球生物!”

“外星人入侵!”

股市产生谣言,谣言影响股市,西半球的崩溃也让东半球陷入了恐慌,全世界的人们都乱成一团。而等到人们从世界末日的恐惧中抢回第一丝清醒时,他们才发现,自己前十年辛辛苦苦的劳作,一夜之间,便化为乌有。

一小时,仅仅一小时,全球经济倒退十年!

而在黑暗世界这边,与普通人社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各大势力,在和禁忌打了一小时的嘴仗之后,回过头来,才愕然发觉,自己的财富已经是大大缩水,各方面的投资都被一张深不见底的大嘴吞吃下去,几亿几亿的财富扔下去,连个回响都没有!

以中皇集团为例,即使是苏怡应变及时,各大洲的分支机构人员精干,各类投资又以稳重的实业为主,已经将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等这一个小时过去,中皇集团的资产,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成!

这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因非战争因素所产生的一场最大规模的经济倒退,而其速度之快,来势之猛,更是人类历史上仅见。

噩梦般的一小时过去,人类世界却仍在为无穷无尽的余波焦头烂额。同时,黑暗世界开始了第二波的冲击。

禁忌模糊的回答已不能压抑住各方势力的怒火,在刚刚的一个小时内,黑暗世界的总资产缩水了接近百分之三十!

就算是黑暗世界对金钱的需求远没有普通人那样强烈,以万亿计的庞大损失,仍然令各方势力首脑捶胸顿足,恨不能立时杀到坚罗洲,将理查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

正因为如此,各方势力来往于禁忌的电讯,措辞也是愈发地严厉。这个时候,就连立场暧昧的丛巫,也叫喊上两句“行事过激,希望改正”之类的话,更不用说其他各方了。

言辞最为激烈的是神英,由“神王”阿侬列亲自执笔,言语间极尽冷厉凶恶之能事,更有“亲与一战,令尔等知世上还有不驯之人物”的狠话。

这篇电文问世不久,神英的精锐人马便大举出动,抢占了坚罗洲与西罗巴洲的分界点,底洛那河!同时在西罗巴洲驱逐了所有属于禁忌的势力,一副要和禁忌大干一战的态度。

对这种几乎和宣战没两样的举动,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