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237章

殁世奇侠-第237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翻天式”一击建功,我身体毫不停留,身形闪动间,直扑而上。
为了活擒对方,刚刚一击,我已经尽可能地减弱冲击的力量。故刚才那一下,即使让她五脏受损,也绝不会伤她的性命。甚至,她还有逃命或反击的机会。
果然,她在飞出数百米后,身体先是一顿,既而偏移了一个微小的角度,速度不减反增。在短短的几秒钟内,速度逐级增长,以我的反应,竟也在一个不小心的情况下,被她抛开了近一公里的距离。
“了不起!”
我发出了来自内心的赞叹,身体却极快地做出反应,速度相应地增加,和逐级推进的情况不同,我的速度是在瞬间便加上去的,尽现本身的惊人爆发力。
在速度一项上,阴水仙与我完全没有可比性,我几乎是轻而易举地便跨越了这一公里的距离,与她首尾相接。
阴水仙在百忙之中仍回头看来,见我就在她身后触手可及的地方,她明显一惊,脸上因为血污的缘故,显得相当狼狈,但依然不掩艳色。
她随后的反应再次出乎了我的意料,见我尾随而至,她竟然展颜一笑,苍白的脸,刺目的血污,全在这艳绝人寰的回眸一笑中,消散开去。
我心中一怔,刚刚才伸出的手,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
就是这一缓的功夫,她脸上笑意更盛,檀口微张,竟从其中吐出一道粉红色的烟箭。烟箭未至,令人头晕目眩的甜香已先一步袭来。
“迷毒!”
0号晶片在刹那间便分析出了这甜香的成分,使我知道,以它的效力,完全可以让一头壮实的公牛瞬间倒下,并且永远不会醒来。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真正让我头痛的,是这甜香竟引发了我体内的另一种本潜隐不出的毒素,让它迅猛的效力瞬间在我全身扩散。
其扩张之迅速,与血液结合之快,甚至使0号晶片也来不及分析其成分,便让其发挥了全部的效能。
“什么时候中的毒?”
由于迅猛的效能,我脑中竟是一昏,这时才想到,容可为曾讲过,阴水仙不仅媚术了得,且精擅迷毒之术,其布毒之术,在黑暗世界独树一帜。
我也是太过大意,竟忘了她还有这么一招。
幸好,太息一气练到极处,已有了百毒不侵的功能。在这关键时刻,太息一气自生反应,一个鼓荡起落,排外三尺,先将烟箭迫散,既而将已吸进的一些异类成分排出体外。
虽然这时余毒尚未清除干净,我却觉得已无大碍,心中恼怒之下,又想发力狂追,但体内的变化,使我的速度再慢一节。
阴水仙却全不受影响,反倒在力竭之际再生新力,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桃红,身形再一次地加速,趁机再度将距离拉开到一公里开外,甚至这距离还在不断地增加中。
“有你的!”
在怒气的影响下,我竟连“核灭能”都使了出来,一边运转真气,排出余毒,一边用“核灭能”全力增速。
在心念的控制下,“核灭能”特有的暗红色气芒内敛不发,只在体表下方流转不定,但其引发的力量已是相当可观。
单只这种控制力,较之一个月前,深海底部的乱打一通,便不可同日而语。有这“额外”的力量帮助,我很快便将速度提到了刚才的水准。
但这样,仍不能拉近与阴水仙的距离。她距我已有近五公里的长距离,现在大概已快到岛外海面了吧!
这时,我想到了她速度大增的理由。
“『妖遁术』!她不要命了?她不要,我要啊!”
为了混子的生命安全,阴水仙的性命绝不容有失,一旦有了差错,第一个倒楣的绝对是混子!
我一咬牙,暂时放弃了用内力逼毒,将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了增速上。大气中响起了连串的气爆,这雷鸣般的轰响,被我远远地甩在身后。
速度是极令我满意的,可是,或许是因为毒素的作用,我的小腹处像是燃起了一团火。
“陛下,如果我是你,现在最应该干的,不是满世界的追杀我,而是回家!”
终于,在陆地与海洋的交界处,我用千道剑气锁住了她的去路,只是,濒临绝境的阴水仙,依然保持了惊人的镇定,即使在“妖遁术”的作用下,她已经基本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我冷冷地看着她,暂时还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阴水仙微笑了起来,我看不出这笑容中是否使用了媚术,但在这笑容中,我胸中的怒气和杀意竟又降下数分。
“陛下可知道,身上第一种毒素入体,是何时何地?”
“是那个小谷之内吧!”
我冷冷回应,同时弹指射出数道指力,封住了她的气脉。
阴水仙轻咬住下唇,勉力撑住身子,却抵不住我的指劲,有些不甘愿地软软倒下,就是这样一个姿势,她也能做得惹人爱怜。我心中真的很佩服她!
她侧着身子伏在沙滩上,紧身的黑色皮装裂了好几道口子,显出其中洁白如玉的肌肤来。一眼看去,有几分狼狈,但多看几眼,却又是说不出的诱惑。
当然,对我来说,这没有意义。
事情办妥,我也放下心来,走上前去,准备提着她回家。不过,当看到她眼中流露出的奇妙的光彩时,我愣了一下。
她就在此时放肆地大笑起来:“陛下,可是觉得水仙的话不入耳吗?”
这个时候,我没有对她生气的理由,我微微偏过头去,脾气很好地反问:“哪句?”
这分明就是说,本少爷确实没把你说的话听进去,现在只好再问一遍了!
阴水仙为之气结,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那烟视媚行的风流样儿,眼波流转间,竟吟出一句诗来:“花明月暗笼轻雾!”
“这句话,前面讲过吗?”
我先是一笑,继而怔住,随即脸上忍不住微微变了颜色。
看到我脸上的变化,阴水仙轻笑出声,却是别过头去,一副不想再和某人搭话的模样。
“花明月暗笼轻雾……小谷中,你放了这个?”
这次轮到我为之气结了。花明月暗笼轻雾,这香艳绮丽的名字,不正是炎黄艳名远播的春药吗?无色无味,药性猛烈霸道,偏又余性悠长,正是淫贼荡妇行走江湖、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啊!
这药虽毒性深重,对我的身体却生不出什么损伤,只是,对阴水仙发挥自己的媚术,却有着极大的作用。只可惜,她被我的“天魔攫魂”全面压制,又在天击道下迅速地败下阵来,根本来不及发挥这药的作用。
我有一拳把这女人打成肉酱的冲动,但回头一想,“奼女门”的堂堂掌门,不下这种药剂,反倒是奇也怪哉!和她为敌,便一定要有这样的觉悟。
幸好,以我的功夫,还有太息一气的神奇,如果不怕麻烦,我完全可以逐步将其逼出体外。如果嫌时间太长,嘿,苏怡不也在这儿嘛!玄门的双修之术,就是这春药的克星!
想到这儿,我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却也不免生出了几分尴尬。此时自然不会再给阴水仙什么好脸色,我伸出手去,准备拿人。
刚碰到她肩头,她蓦地昂首一笑,没有轻浮的媚惑,有的,只是一位倔强女子在生死之间的矜持与高傲。
“水仙誓不为俘!”
随着她掷地有声的清音,她晶莹如玉的皮肤蓦然变成了血红颜色。
“天魔血遁!”
我心头轰然一震,那高傲的微笑与这血红的颜色益发地冲入脑际,搅乱了我的平常心。
自从当年我用“天魔血遁”,从黑天七雄手中逃脱以来,我便没有想到过,竟还有人会在我面前使出这可怕的遁术。
尤其是此刻,阴水仙刚刚施出“妖遁术”不久,精气亏损严重,又没有最重要的“离体残肢”,在全身肢体完好的情况下,强施“天魔血遁”,激发出来的强大生机,无处发泄,施术者爆体而亡的机率必是大大增加。
到那时,即便是“浮生寄萍术”,也挽不回她的性命!
便是此刻,她全身的毛孔便同时溢出血珠,再不复刚刚的娇艳多姿,剩下的,唯狞厉而已。
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我被这一凄厉的景象震住了,直至阴水仙的身体从我指尖处滑过,扑向了已是灰黑颜色的天空,我才蓦然惊醒,完全是自发反应,身体也前冲而出,速度竟不比“天魔血遁”慢上多少。
凄厉的红光被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芒尾,紧贴着海面,掀起了滔天大浪,所过之处,便是暗礁岩石也被一划而破,威势惊人。
而我则以剑气护体,破浪而出,划空尖啸,将大气剖成两半,久久不能合拢。两人便在这辽阔的海面上,展开了一场速度之争。
天魔血遁,瞬息千里。这样的速度,本不是我所能及,但阴水仙并未以残肢前引,天魔血遁也就不算完整,我这才能勉力跟上。
但也不过十几秒钟的功夫,双方便来到了数十公里外,速度之快,已超出人类所能捕捉的范畴。
“咚!”
一声沉闷的轰响,阴水仙驾着血光,一头栽进了大海之中,“天魔血遁”的前进路线,本应是一个纯粹的直线,但看阴水仙的驾驭能力,显然不足以保持太长时间。
我来到她入海的地方,身体倏然静止,猎猎狂风却无法停下脚步,疯狂地拍打海面,掀起了另一波的大浪。
“好一个阴水仙!”
在海面上,我心念百转,最终还是决定不再追索下去。这个出奇倔强的魔女,已经引发了我的敬意,甚至,由于这一记“天魔血遁”,我竟有些惺惺相惜的念头了。
“啊,糟!还有混子!”
我心中猛醒,阴水仙强施“天魔血遁”,即使不是爆体而亡,但在海中,生机也难以保持。她现在唯一的活路,也只能寄望于“浮生寄萍术”了,如此一来,不管成功不成功,混子可就真的麻烦了!
想到这儿,我不敢怠慢,先传回信息,要家里的人注意混子的安全,然后速度全开,破空折返。
虽然我反应得快,命令也下得迅速,但回到家中时,仍是不得不接受混子已经昏死过去的事实。
所幸,有爷爷这杏林圣手在此,又有我的及时警告,因此,混子刚刚昏过去,便有多位高手齐齐为他注入生气,大把的灵丹妙药一古脑儿地倒下去,这小子不过昏了十多分钟,便又是生龙活虎。
“怎么?阴水仙没抓到?”
我出去找阴水仙的晦气一事,事先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当战事一起,自然瞒不过岛上的诸多高手。
容可为这小子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在我擒回阴水仙之后,将她好好折辱一番,以报当年的奇耻大辱。此时,见我两手空空而返,这些人中,最郁闷的就是他了!
我耸耸肩,无奈地道:“她用了『天魔血遁』,我无能为力!”
我有意无意地瞒下了身中淫毒的事情……这事儿传出去,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幸好这玩意儿来得猛,去得也快,正是春梦了无痕!呃,说到这儿,苏怡呢?自从我回来,我就没见到她。
“苏怡?她不是去西罗巴洲了吗?你姐旗下一个公司和她谈一笔大生意,事情比较急,下午四点就走了!今天午饭的时候,我记得她给你说过啊!”
容可为空欢喜一场,心情极差,说话也有气无力。
他挥挥手,懒洋洋地回身离去,只留下我瞠目结舌,不相信老天爷竟在这个时候,给我开这种极其龌龊下流的玩笑……
“宇哥,有没有伤到!”
有容三下两下,便从高高的台阶上跳了下来,身姿轻盈,充满了青春活力。
在最近几天,小姑娘似乎已经从低迷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再见到我时,也不像早些时候那样地不自在,而是恢复到了最初时年少无忌的模样,真的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对这一点,我可是很乐意看到的。看着小姑娘扑了过来,我才张开双臂,准备迎驾,笑容忽又僵在脸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