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194章

殁世奇侠-第194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看着我,眼中的莫名色彩,让我心头有些不安,我怎么觉得她什么都知道?

事实也证明如此,我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苏怡那边,却见容知雅的手掌,正轻轻覆在苏怡的左手上,轻轻摩挲,苏怡脸上是隐隐的苦笑。

看到这些,我如果再不明白,就当真笨得无药可救了!

苏怡左手中指上,正戴着我刚刚为她套上的结婚戒指!

容知雅显然用她那不逊色于苏怡的大脑,推演出了一切。

我昨天和苏怡会合,去浩京办了公证结婚的手续,没有通知任何人,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

从那一刻起,我和苏怡就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了。

我这样做,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和苏怡两人的感情,已到了一个特定的层次,除了「结婚证书」,便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能给以修饰,而我也不排除藉此解决与有容尴尬的感情问题。

还有,我也怕大家长们再度利用我的婚礼,搞一些太过高调奢侈的东西。

不管什么理由,我和苏怡结婚了,这已经是一个既成不变的事实。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惊喜』,而对你真正在乎的那些人来说,这感觉便会非常非常的复杂了。」。yunxiaoge。


这是苏怡婚后对我说的第二句话,第一句是:「总算靠住你啦,我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

在几个月以后,我才真正地明白苏怡那样说话的理由,而在那个时候,事态已经非常非常的微妙了!

现在的我,当然不可能想象的到几个月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惊叹于容知雅迅速的反应,同时猜测此后她的作为。

从她的眼眸中,我看到了浓浓的嘲讽之色:「嗯,就是这个惊喜吗?」

她的开口,立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早就被吊足胃口的有容妹妹跳了起来,如果不是顾虑到容知雅尚在病中,她早扑上去了。

饶是如此,小妮子依然半跪在她身边,抓着容知雅的膝盖,一脸的期待:「小姨,妳知道啦!告诉我,告诉我呀!」

这下轮到我跳起来了,天啊,绝对不行,我刚刚才发现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这时候说出来,我会控制不住局面的!

容知雅送我一记勾魂摄魄的白眼,朱唇蠕动了一下,正要开口,齐贤恰在此时推门进来。

「陛下,出问题了!是关于有容小姐的。」

谢天谢地,齐贤来得正是时候,这一句话说得更是恰到好处,有机会,我一定给他升官!

有容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过去,我在长吁一口气之后,也将精力转移到这件事情上来。

「什么问题?」

「据那些人说,这次他们打有容小姐的主意,是为了『纯粹之瞳』。」

「竟是『纯粹之瞳』!」

我们几个同时惊呼,立时将目光全集中在有容的身上。

我这时已恍然大悟,今夜之事,必定与四号夜晚的冲突有关,或许就是逃走的那个家伙,认出了有容妹妹暗藏的潜力,并将其发布出去。

「『纯粹之瞳』?那是什么?」

问这话的是有容妹妹,这里怕也只有她,才不明白「纯粹之瞳」对自己而言,代表了什么!

暂时没有人回答她,我弯下嘴角,思索了一下,接着问道:「是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召集人呢?他们里面的主事者是谁?」

齐贤苦笑:「主事者已经挖出来了,是『冰风暴』希勒,可是审讯希勒的时候,他说是一个叫多嘎的人,在三天前将这个消息透露出来的,而多嘎在昨天与他因为一些矛盾大打出手,被他在反击时杀了!」

这是什么意思?

想来多嘎就是那天逃走的家伙,就是说线索至此中断吗?

我皱起了眉头,忽又想到一个疑问:「没道理的,『逃亡者』平日里大多是独来独往,这个希勒何德何能,能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召集这么多高手?就算是争抢『纯粹之瞳』,获得的利益难道还能均分吗?」

还有一个疑点,我没说出来。

事实上,我一直不明白,这些「逃亡者」怎么敢冒着惹怒我们张家的危险,干这种利益未知的蠢事?

如果惹恼了我,即使他们能够在当时逃走,我也可以循着完善的情报网,将这些人一一追索,保证漏不下一个!

他们难道没有想到这种后果吗?

「有一些人只是冲着希勒许下的巨额金钱而来,还有一些人则已与希勒达成协议,事后的利益,由他们共享。

至于如何召集这些人,大概是希勒师门的号召力吧!」

齐贤微微低下头,颇为郑重地道:「希勒本身的实力不足道,但他的师父,却是比索亚克!」

「比索亚克?」

江雅兰的声音高了八度,当大家的目光循声望去时,只看到她眼眸中闪动的刺目火光。

第六章怀疑

在黑暗世界,如果有人提起了「逃亡者」,那么非常自然的,他下一个话题就一定会联系到比索亚克。

在某个方面,比索亚克就是「逃亡者」,「逃亡者」

就是比索亚克。

在三十年前的黑暗世界实力榜上,比索亚克排名第一百位;二十年前,他排名第三十一位;十年前,他是第五位,而现在,他是第二位!

仅次于世上唯一的一个「超限阶」,比索亚克可以当之无愧地称为当世「极限阶第一」!

他原本是异党的高级成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十七岁时便挤进黑暗世界前百之列,而也就是在那一年,他失踪了。

十年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从「神圣教廷」叛变的高级执事,出现在大众眼前,随即就受到了「三大制约」

的联合追杀,他也从那时起,正式成为了「逃亡者」。

因为他的缘故,在那一段时间,异党和教廷的关系相当紧张,这种情况直到「追捕者」将其在梵天洋重创坠海,才算告一段落。

可是,两年之后,梵河等级力量突然发布了对比索亚克的追杀令,原因是他盗取了包括《耶柔吠陀》在内的七部梵河重要秘典,当时,「尊师」赫鲁亲自动手追杀,却与之两败俱伤,秘典却仍控制在他的手中。

不过,总算在他重伤期间,由梵河会同「三大制约」

的联合追捕成功,将之生擒,押入了秘牢,准备在拷问出梵河典籍下落之后,再将之处死。

可令人吃惊的是,仅过一天,秘牢中的死囚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半年之后,功力大进的他出现在索亚古大陆洲,与异党展开了一场大战,虽然并未动摇异党的根基,但对方也确实无能奈他何。

自此,比索亚克一战成名,成为了「逃亡者」里面最富有传奇性的人物。

有两年,他甚至一度登上黑暗世界实力榜的榜首,即使是后来张云忘横空出世,也没有完全遮住他的光芒。

在三十多年的独行生涯之后,比索亚克开始聚集人气,对众多「逃亡者」大加庇护,并从中选取优秀人才,教徒授业,在「逃亡者」中的声威,无人能及。

偏偏他行踪恍惚,面对「三大制约」和梵河的夹击,应付裕如,出手之时,手下又毫不留情,堪称一大危险人物,而他的名号也在不断的逃亡之中形成了:死囚!死囚比索亚克!

「那个死囚!他终于露头了吗?」

江雅兰气势汹汹地望门外走,经过齐贤身边时,一把拉住他的膀子,恶狠狠地说道:「那个叫希勒的家伙在哪儿?本姑娘把他零剐细剁,看看那个缩头乌龟出不出来!」

从她身上放射出的灼热杀气,令齐贤这样的高手也冷汗潸潸,连话都没说出来,便被扯得向后退去。

江雅兰这样反应是有原因的。

过去的两年里,初登「极限阶」的她为了增长自己的修为,满世界地找对手拼命,两年之中,进出「极限战场」达四十余次,是这几十年来,黑暗世界「极限战场」

出现次数的两倍!让黑暗世界的神经线几乎整个崩溃掉!

在这些对战中,与我、与老爸的对抗,练习性质多一些,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与其他人的交手,却是真正以命抵命的疯狂,几次险死还生,让江老爸的心脏多次停跳。

特别是十四个月前,与比索亚克那一战。

由于江雅兰下辣手,宰掉了比索亚克的一个得意弟子,引发了这个「死囚」的真火,双方在索亚古大陆洲的莽莽荒原上生死相搏,由于实力差异较大,仅半个小时,江雅兰便被打得半死,只能凭着本能落荒而逃。

幸好对方并不想结下老爸这样的仇敌,并没有追杀上去,江雅兰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虽然是真正的技不如人,但江雅兰仍视此战为仅次于同卡陀那一战的第二耻辱,从此修炼愈发地刻苦,总想着有朝一日报复过来!

现在有这样一个好机会,她怎会放过?

「雅兰,不要胡闹!」

我移到门口,抓住了江雅兰的手,阻止她把这里当成屠宰场的暴行,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我立刻扭头对齐贤道:「请那个希勒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齐贤如蒙大赦,迅速地挣脱江雅兰的箝制,瞬间不见了踪影。

江雅兰气哼哼地看着我,我回之以微笑,不过微笑很快变成了惨哼,现在的江雅兰,出手太不知道轻重了!

后面苏怡在对有容妹妹讲解有关「纯粹之瞳」的知识,以苏怡的博闻强记,做这种事自然是轻松自如,她将「纯粹之瞳」的史料源头以及基本能力一带而过,重点讲解如何催发「纯粹之瞳」的能量。

这一点,不仅听得有容和纤纤连抽凉气,便是对此有所认识的我,也是眼皮连跳。

「纯粹之瞳」在现阶段最大的作用,自然是化解「神之原石」上的封印,而要催发「纯粹之瞳」的力量,基本的方法有两个。

一是在拥有者自愿的基础上,通过不停的锻炼拥有者的能量和技巧,用足够的耐心缓缓消除结界的影响,虽然开始时未必会有什么效果,随着拥有者实力的提高,最终结果会非常可观。

第二种方法则要粗暴得多,如果耐心不足,人们完全可以用各类强行催发人体潜能的方法,让拥有者在短时间内,具备着强大的能量,作用在「纯粹之瞳」上,迅速地得到令人满意的效果,但拥有者的下场,必定会十分悲惨。

最极端的,也有人在燃烧了拥有者的生命力之后,将能量完全注入「纯粹之瞳」,用特殊的方法使之结晶化,在拥有者死亡之后,将已成为结晶体的「纯粹之瞳」挖出,用各类法阵,达到同样的效果。

可以想象,这些「逃亡者」不会有耐心来等待有容妹妹实力的进步,如果他们得手,所选择的,只有第二种方法。

而只想一想那种可能,便使得我们不寒而栗!

「你还要对那些家伙网开一面吗?」

江雅兰得理不饶人,只要我的口气稍微松动,她就会冲过去给那群人好看。

我扬了扬眉毛,微微笑道:「不是还没做出来吗?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有杀人的念头,就判定他犯了杀人罪,那是暴君才有的举动!虽然是傀儡,可我还想做一个有道明君呢!」

我的语气尽量地放轻松,江雅兰听了却是更加地不满,只是我不会给她说话的机会了。

挥了挥手,阻止了她已到嘴边的骂声,回头望向有容妹妹,若有所思地道:「当然,既然我们知道有人在对我们图谋不轨,便也不能干等着他们找上门来。

「其实,我很好奇,有哪个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把脑筋动到我们的头上来……如果你剁了希勒,我不保证我还能找到那个幕后的家伙!」

「希勒不就是比索亚克的徒弟吗?徒弟犯事,师父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