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殁世奇侠 >

第100章

殁世奇侠-第100章

小说: 殁世奇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我们也忽略了阿侬列那疯狂的占有欲!不知道这种欲望究竟是生根于爱又或是生根于欲,但不可否认的……与那个家伙天生而来的天赋、格调、能力、手段几乎等同的,是他的高傲与冷酷,以及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事风格。
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明了传言的正确与否,只要我的名字与老姐并列在一起,便足以构成我的死罪!
远方的阿侬列借着雷霆道出了他的真正心意。
我叹了一口气,那么,就去老姐那儿去问问她老人家的意思吧,希望她能够以客观的态度,给我以正确的意见!
现在,距阿侬列登陆兰光,还有三个半小时!
远方那强大至了疯狂地步的威压,已经接近到了连普通人都能隐隐感觉到的地步,西方,金蛇狂舞,电光纠结,黑沉沉的云层扑天盖地般地压了下来,带来了充沛的水气。
无知的人们在为即将来到的凉爽而翘首以待,然而,兰光七岛上所有六大力量三大制约的成员们,则为远方那混杂在水气中的浓郁粘稠的血腥气味而胆颤心惊。似乎,在这一刻,兰光七岛马上便要陆沉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知情人都把这件事看得太过严重,事实上,绝大部分人,也不过是担心此战过后,所衍生出来的一系列严重后果——照大部分人的想法,真正严重的破坏,怎么也应该是两大力量正式开战后所造就的生灵涂炭才对!
「幼稚!」
中气十足的吼声,让何慕仪与路杰雄两个炎黄进化力量的后起之秀,同时低下了脑袋,做出深刻反省状。
本来一向眼高于顶的他们,绝不会易于如此,但,此时在他们面前的,乃是炎黄进化力量西殿长老会中的重要成员,以「雄霸功」称雄一时,号称「七海龙王」的贺本西贺长老,是他们两个人众多师尊之一,他们哪还敢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而这位在西殿长老群中,绝对可以排上前五名的超级高手,眼力也绝非经验不足又眼高手低的小辈可比。
已处于半退休状态的他,原本是在天秤洲上游历,接到了张真宇不可思议死而复生的消息后,方匆匆赶来,让他火冒三丈的是,长老群费心耗力几十年,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两个年轻俊杰,竟然在几个小时内双双丢脸丢到西天去!
一个莫名其妙地被打昏在海上,最后还被神英的人给送上岸来;另一个更糟,被两个女人一招放倒,内伤沉重,且那种伤势……难道,东府西殿的先天差距就那么大吗?
这个年过甲子的老人,心中郁闷之气鼓荡不休,但他也明白,此刻并不是发牢骚的好时机。他也唯有将满腹怨气压下,摆出长辈的威严,经「雄霸功」加持的目光自两个仍有不服之意的年轻人脸上扫过,轻而易举地让两个年轻人打了一个寒颤,自然而然地持礼更恭!
对这种状况,他一方面颇有些得意,但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位爱徒的水准还差得太远!想来,那个死而复生的张真宇,又或是近年来声势大涨的苏怡、江雅兰,还有一直在炎黄本土,行事低调的剑道天才章严柳,对上他的目光,绝不至于如此窝囊!
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分毫,他声音低沉地训斥道:「世上哪有不可能的事情?不要以己度人!以为自己做不到,别人便也做不到……那个阿侬列实力之强便不必说了,单讲那张真宇,人家以十六稚龄,力抗禁忌三分之一的力量的能耐,你们就比得上?
「保守估计,他两人应已是位列『极限阶』,落后的『SP』数值早就测不出他们的真正实力……」
再冷冷地瞥了一眼自尊心颇受挫伤的两个年轻人,他语气变得冷淡不少。
「你们也许在想,以『极限力量』对抗的历史纪录,近百年来有纪录的共二十二起,其中对普通人的世界造成影响的,一起也没有,那么,这样推论,这次两人的交锋便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是吗?」
两人沉默不语,贺本西望向朝阳港湾的方向,嘿然冷笑:「可以抛却神话时代不论,也可以剔除那些因种种原因而被隐藏的因素……从新纪开始至今二千余年,六大力量三大制约记录在案的『极限阶』高手,共是五千四百四十七人。其中非自然死亡者九百六十六人,约六分之一的死亡率,对这样的强者而言,委实是高了些。
「而这九百六十六人中,又有七百三十人死在与同阶或者更高阶对手的对战中……」
何慕仪与路杰雄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位实力高强的长老大人到底想说些什么,而不久,答案便出来了。
「在这七百三十人中,真正死于敌手的人其实少得可怜……一般只有那不要命的去和无敌的『超限阶』高手对拼的家伙,才会是这样的死法。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其实都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在如地狱般恐怖的极限战场,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朝阳港湾,我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阿侬列那厮来了,小弟我该如何应对呢?」
「嗯……姐姐我给你加油!你不觉得,把那个家伙阉掉,会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吗?姐姐对你可是非常有信心呢!」
这便是刚刚逃出医院、回到船上疗养的老姐的回答,听闻此语,我和她身边的卡缪相对苦笑,果然……我不该寄望于此的!
看来,走来走去,却是仍需一战!那么,就让我好好看看,这个人对老姐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
我望向已被乌云遮盖得严严实实的西方天际,那般,正孕育着一场比昨夜的雷暴更为恐怖的毁灭性灾难……不知道那些将一切都视之为理所当然的普通人类是否发现了,雷雨袭来的方向与季风的方向完全相背,而过分强大的气压,也绝不是一场雷雨所能带来的……「终于来了!」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等待的感觉可能比战斗厮杀更难过一些。已经来到面前的挑战对我来说,或者可以称之为是一种解脱。
向老姐和卡缪打了个招呼,我正想飞上天空,迎上那个应已被热血冲脑的男人,卡缪却一把抓着了我的手腕,带着些紧张地询问:「张真宇……你确定可以摆脱『极限战场』的束缚吗?」
极限战场?那个极限高手对战时自然产生的强大结界吗?我摸了摸头,笑得苦涩地说:「极限战场是吗?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
现在大约是正午时分,但黑压压的云层却使得天地间一片昏暗,唯有待天雷下击,耀眼生花之际,方才现出一片光明,但这样的情景,实在很难让人生出期盼之意。
远较平常为低的大气压令人心口不适,连我这样的身体也不能例外,有那么几次,我想飞到云层上方,但一股隐隐然流动不息的压力却罩在了云层表面,如果我真的不识好歹地上飞,那么,成千上万的雷霆绝对会给予我殷勤的照顾。
阿侬列现在的修养应该已经破功了……我苦笑着面对这位天才的怒火,体内真气自发的流转不停,抵抗着由四面八方轰传而来的强大威压,阿侬列至今没有出现,但即使如此,也令所有人心脏狂跳——我还好些,那些早已隐藏在朝阳港湾附近各大力量的代表们,怕是早冷汗横流了吧!
因为强大压力的刺激而无限提升的六感神识,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空间内,却如鱼得水般地畅游着,又像是铺天盖地撒下的大网,将方圆数平方公里范围内所有的生命反应,全部纳入我的捕捉范围,而瞬息之间更过滤掉了那些无用的资料,将那独一无二的气机中心完全锁定。
也就在双方气机接触的一剎那,原本潜隐不出的气机爆炸性地喷发出来,扭曲的电光撕裂天空,将海天之间映成一片煞白!这是……雷霆的无差别乱射!
声势惊人的雷电网,仿佛是一道垂天而降的电幕,密密麻麻地交织一起,其间生出的令人全身发麻的「劈啪」声响,配合着耀目的蓝紫色火花,从我头上落下,以光的速度劈在了海面上。
我无暇去看海面被这一股不逊于雷暴的闪电流劈中的结果如何,事实上,那种过于散乱的力量轰击虽然声势浩大,但对我而言,却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过,当这些示威性质的雷击过后,我前方天空中,那突然扭曲的大气,却告诉我,正主儿,来了!
首先出现的是一只贵族式的修长洁净的手,手掌伸入了垂天抵海的电幕之中,轻轻地将其向一边拨开,就像是拨开一道雅致的竹帘,然后才是那张久违了的脸,依然是英俊得使人嫉妒,举止行为也仍然是无懈可击。
好久不见……神话英雄力量第一高手,十二神将之首的阿侬列!
和初见面时的无知不同,这个时候的我,早就明白了阿侬列在六大力量之中的惊人地位,以及与地位完全相应的恐怖实力——现在想一想,三年前的我,似乎真的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
而在此刻,与这个男人对上,已没有那种「无知者无畏」的幼稚,但是,心情也绝不能称之为恐惧,有的,只是深深的苦恼,似乎,根本没有必要打上一架嘛!
他那一双广为人所称道的金黄色的瞳孔,将冰冷的寒意定在了我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理智尽失的疯狂,但眸光中深不可测,但又始终如一的坚定,却比任何疯狂血腥更富张力,也更具威胁。
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色西装,映着光泽流转,近似于无血色的「贵族皮肤」,光彩照人到了令我眼睛发花的地步。
从他出现至今,还没有张口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这个「情敌」,用那种目光刺得我浑身不自在。
「张真宇?」
他的声音不像几年前那样的意兴飞扬,但也似乎是处在「平常心」之列,这颇出乎我的意料,令我不得不疑惑于他现在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难道我们大家全部估计错误,这个阿侬列对那顶「绿帽子」并不在意?他对老姐的感情,也薄弱到可以过滤男人的独占欲?
我刚刚应了一声,他已是直白的一拳直轰而出。仿佛空间都要被击碎一般!几乎拳出,便要接触到我的脸。
本能地伸手架在脸前,交叉的手掌封住了这声势惊人的一拳,双方的力量也就理所当然地发生了第一次正面冲撞。
似乎我忘了什么事情……心中刚生出这个念头,一股奇妙的感觉便沁入了我周身每一处肌肤之中,像是全身浸泡在了温热的水中,又好像是体外被封上了一层透风的薄膜,在六识的感应下,空间没有变化,但更进一层的神念探测,却觉得,本无拘无碍的空间缩小了,或者说,被一层我无法理解的力量封锁了起来……这个……像是结界,但,并不是结界。如果我那有限的基础知识还没有错误的话,那么,这个便应该是名闻天下,令所有极限高人为之色变的「极限战场」无疑了!入者九死一生……似乎我的运气在今天背到了极点!
几乎在两股极限力量交击的一剎那,整个兰光七岛上的六大力量三大制约中的高手们便同时生出了感应,而交击的同一时刻,正常的空间中所产生的异变,也自然而然地逃不过他们的捕捉,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变色,「极限战场」,对其中的人固然是毁灭性的后果,然而,对于外面的世界而言,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极限战场……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呢?」
炎黄进化力量的西殿长老,甲子修为的贺本西长老,在远方的波动出现后,便陷入了沉吟——在两个后辈的眼中是这样。
但,这两个年轻人当然不知道,其实,此时的贺本西,却正在脑中翻动着一段逝去的资料,慢慢品尝回味着其中延续下来的恐惧……
进入组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