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科幻电子书 > 倾城碧邱 >

第2章

倾城碧邱-第2章

小说: 倾城碧邱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碧心抱着怀里毛茸茸的小丫头,溺宠爬上了唇角。抬手点点血狐的额头,“你呀……”血狐不依的在碧心的脖颈间蹭蹭。

“那你什么时候擦药呢?”碧心依旧不放弃的轻声问着怀里爱娇的家伙。

久久得不到回应,低头看去居然已经睡着了。笑着摇摇头也不在坚持,把她放在床里面,然后自己躺在床的另一侧,帮她盖好被子。一接触到柔软的床铺,她马上舒服的缩成小小的一团。碧心亲亲她毛茸茸的小耳朵,小小声的说:“好梦。”

月光悄悄的偷跑进了屋子,睡熟的血狐耳朵动了动悄悄的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身边的人,偷偷的爬起来,把自己的小脑袋枕在碧心的手臂上,然后把自己整个身子都窝到了他的怀里,在他的手臂上蹭了两下,然后才乖乖睡去了。

本该睡熟的人无声的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小东西,无声的轻笑。

月亮仿佛也笑了,月光变的柔和起来。

满世清辉,满室温柔。

暗黑色的雾气,悄悄的笼罩了整个飞云镇。

阴冷的街道上,远远走来一群人。大约有十几个,所有的脸都被蒙在一个黑色的面罩里。虽然看不到容貌,却可以看到那一身身价格不菲的绫罗锦衣。

这么多人走路,却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走在青石路面上,宛若灵猫。人群越来越近,只见他们的全部都光着脚,手脚以一种很奇特的姿态僵硬的摆动着。

若有若无的铃声,在黑暗的深处传来。那群人就乖乖的向前走去,脚被坚硬的青石磨出了血,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暗黑色的血迹。血的上面慢慢绽放出一朵朵艳丽的彼岸花,大朵大朵的开着,鲜红如血,艳丽如虹。

第一抹晨光划破云层的瞬间,铃声消失,人群不见,连那开的正艳的花朵,都在瞬间凋零,化作泥土,消失不见。

飞云镇被笼罩在暖暖的日光下,昨夜的一切好像都不曾存在过。

少女微云

清晨的阳光柔和的洒向大地,昨夜雾霭迷蒙的飞云山此刻却如仙境般美轮美奂。潺潺溪水流动间,泛起粼粼波光。花叶上还残留着昨夜的露水,剔透的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星芒。林中阳光透过高大树木的枝叶间透进来,细细碎碎的洒了一地。

林中的结界木屋里,一只血红色皮毛的狐狸在屋里跑来跑去,只是跑跳的姿势有些奇怪,好像不是很轻松。

碧心从溪边一回来,一进门就看到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又在想着跑出来玩。看她在屋子里跑来跳去犹豫着要不要出来的样子,唇边勾起一抹轻笑。

“奴儿。”

“相公……”血狐冲着他跑过来,委委屈屈的低声呜咽着。

碧心蹲下身子稳稳的接住她,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怎么,不开心了?”

“呜呜……你不让人家出门,怎么可能会开心嘛……” 血狐大声的抗议着。

“但是奴儿很听话的没有出来,我很开心。”碧心很温柔的说道。

“这个……”狐狸拖拉着小小的脑袋,整个头都埋在碧心的怀里不出来。小小声的嘟嚷:“人家不想让相公不开心嘛。”

“奴儿乖,你的伤好了,我会很开心,很开心哦。那现在我们可以擦药了吗?”

“我……”血狐抬起头,泪汪汪的望着碧心,“可是,会痛。”

“只是痛一下下啊。”碧心抱着她坐在空地上摆放的石凳上,轻声的诱哄着。温柔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诱惑。“呐!奴儿一直这样会消耗很大的元气,心可是会心疼的。奴儿忍心看着心难过吗?”

“我……”血狐还是有些犹豫,但是自己这次伤的太重,若是不擦药的话还真的恢复不了人形。

见她开始动摇了,碧心再接再励,放慢了语速,柔柔的说道:“最近山下有庙会,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出去逛逛了,现在奴儿你这样,实在没有办法我也只好把你关起来了。奴儿也不想一个人在屋里吧!”

血狐一听要下山去玩,当机立断,说:“我要擦药,但是相公你要小心点,不要弄痛了奴儿。”

下山玩可是自己的人生,不对,是狐生的乐趣。昨天自己就是偷着下山,才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就信了心的话,乖乖呆在家里不出门了。可是昨天她就是一时没有忍住,偷偷溜了出去,想着说玩玩就回来,没有到会招来杀生之祸。

觉得自己腿上包扎的纱布被解开,下意识的想要收回腿,一抬眼就对上那双微微浅笑的明眸,心中一颤。小小声的说:“相公,你要轻一点。”

“好……”对于血狐的乖巧,碧心微微浅笑着应和。

血狐呆呆的看着那抹微笑,不觉看傻了眼。林中树叶微微的摆动,发出洒洒的声响,暖和的阳光照在脸上,说不出的惬意,舒服。

飞云镇一年一度的庙会,据说是祭拜飞云山上的飞云仙的。曾经听老一辈的人说,飞云山上有仙人,在闹饥荒的时候,仙人曾经出现过,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所以,飞云镇最大的庆典就是祭拜飞云仙。

庙堂里摆放着飞云仙的塑像,这里可是少见的很,每一年只开放一次,一次只开放一天,而那一天就是今天。所以,大街小巷到处都人满为患,大家有的是好奇,有的慕名。总而言之今天的飞云镇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不要说客栈了,就连酒楼若你不早些定,现在也都早已经没有了位子。

“肃静!”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在人群中响起,压过了所有的声潮,所有的人都向那边看去,但却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只见那人一身碎步绑成的花衣,脸上涂抹着奇异的图纹,手中拿着一个似竹非竹,似蛇非蛇的拐杖。他清清喉咙,站在高台上大声说道:“现在时辰已到,神像开光。”

一瞬间说有人都喊着,“飞云仙万岁!”虔诚的跪倒在地,只见地上黑压压的一片,远远看去居然看不到边。

神像被人放在一个方形的华车上,从庙里缓缓的推出来。众人再次拜倒!口中称呼着:“飞云仙保佑!”

那神像很模糊,不是说刻画的不够精致,他的衣服上的一个小褶皱都是可以看清楚。而是一种面目上的模糊,怎么看都看不出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觉的在看过去的时候,好像在对着你微笑,淡淡的如清风拂过,心中一片安宁。

时辰过后神像归庙,信徒们都纷纷前去上香,参拜。其他的人看过了热闹也就开始寻找看是在什么地方休息一下。街道上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嘈杂。

飞云楼。

这是飞云镇上的老字号,听说有飞云镇这个地方的时候就有了飞云楼。所以很多人来飞云镇,这里是必去地点之一。

“喂!你没看到大爷我在上楼吗?”一个大汉沙哑的嘶吼声在酒楼中响起。

“我……”一个抱着管型乐器的布衣小姑娘站在楼梯边说瑟瑟发抖。楼中坐了很多人,却没有一个出来帮忙的。胆小一点的就结账离开了,胆大一点的还坐在一边偷偷的看热闹。掌柜的赶忙跑上来赔笑道:“这位爷,您有话好好说,你看着孩子还小,有什么冒犯您的地方,您就大人有大量不和她计较了吧。”

“爷不和她计较和谁计较。她挡了爷的道,爷就得找她。”

“这……”掌柜的当然知道这人是没事找事,但是这个恶霸再这里逞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官府最近忙着破一起采花贼的大案也不管他。

“嘿,爷我今天就和她计较定了,怎么掌柜的,你是不想做生意了是不是。”大汉狠狠的瞪了掌柜的一眼。

掌柜的打个哆嗦,陪笑着说:“爷,您忙。您忙。”

那大汉得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来,小娘子给爷唱个小曲。”

小姑娘被吓的一个哆嗦,手中的乐器咣当就掉到了地上。

那大汉一拍桌子吼道:“娘的,给老子唱个曲会死啊。敢破坏老子的兴致,你想死是不是。那狗娘养的采花贼,采一两个就好了,把能看的都折腾走了,老子以后娶什么。看看这些个登不上台面的破烂货!”

“爷!”一个雅致的小包间内,苍握着腰间的剑柄低声道。

“无妨。”琉醉优雅的抿了一口茶水,喝过以后口齿留香,果然不愧是飞云楼的招牌,一两黄金一壶的“清泠”。

苍挣扎着松开紧握的手指,爷说了无妨,那就再看看吧。

而在另一个包间内,一个红衣女子懒懒的爬在窗口,看着外面喧嚣的人群。突然看着身边假寐的男子说道:“相公!我刚刚看到那个飞云仙好像在那里见过呢。尤其是眉宇间那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好熟悉啊!”

碧心轻笑着睁开眼,柔柔她顺滑的长发。“傻丫头,神本来就都一样,你觉得熟悉本就应该。有什么好奇怪的。”

女子凑过来,靠在他的身上,抱怨的说:“那些神都好老,好丑。奴儿不喜欢他们,奴儿只喜欢相公。”

碧心失笑出声,点点她的鼻尖,柔声说道:“小丫头,话可不能乱说,被听到就糟糕了。”然后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你忘记了一点,他们还是睚眦必报哦!”

红衣女子盯着碧心看了一会儿,露出狡黠的笑容:“相公被我带坏了呢!呵呵,气死那些个老家伙。”

碧心也不生气,抱着她附和道:“是是是,气死他们。”

就在此时,只听到喀拉一声,他们包间的门突然裂成两半,两人循声望去,只见整个酒楼一片狼藉,地上都是碎瓷片和烂掉的座椅板凳。一个灰衣人一脚抬起,一个大汉就被踹的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一张桌子上,桌子当场四分五裂,一个布衣女子则瑟瑟发抖地缩在酒楼一侧,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虽然不知道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看现在的状况大概也就猜个七七八八了。那红衣女子怒气冲冲的喊道:“喂!你们谁把我们的门弄坏了!”

酒楼一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安静,全部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柳眉凤眼,细长的眼睛在不经意间眼波流动,那种骨子里的柔媚夺人神魄,让看她的人无法自持。微翘的红唇不悦的撅着,让人想要一亲芳泽。长发用红色宝石镶嵌的月型发饰巧妙的固定着,一身红色衣裙迤逦的拖在身后。袖口,领口和裙角都用金色的细线绣着大片的牡丹,精致的连细小的花蕊都可以看的很清楚。

倒在地上的大汉鼻子里流出殷红的鲜血,笑的像个白痴一般,喃喃念道:“美人。美人。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美人……”

琉醉看苍傻傻的盯着人家看也不觉失笑,这个冷硬的家伙也有心动的时候,真的不容易。

“咳咳……”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苍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猛的回过神来,回头对上琉醉似笑非笑的眼睛,整张脸涨的通红。

“喂!和你们说话呢,没有听到啊!”红衣女子恼怒的吼道,白皙的小脸染上一抹红晕。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理她。

琉醉轻撩珠帘,苍赶紧过去把帘子固定在两侧,退回到他身后。

“敢问小姐芳名。”

红衣女子傲气的说道:“本姑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狐微云是也。”说完还向那边瞪过去一眼,看到帘内所坐的人时娇俏的小脸一下子退去了血色。

“微云,清幽淡雅。不知……”他本想问说,可否直唤其名,却见她跟见了鬼似的连连向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自己。

“姑娘,你这样的反应是因什么意思。本将……公子,长的很可怕吗?”琉醉不悦的转动着手中的茶杯,好歹他被称作倾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