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侦探电子书 > 三姊妹越狱狙击 >

第11章

三姊妹越狱狙击-第11章

小说: 三姊妹越狱狙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食注视她的身影片刻,终于慢慢摆好架势,枪口指向绫子的背部。

“——好极啦。假如盐用完了就煮不成啦……咦?怎么盖子这么硬?——嘿。拜托。打开吧!——别耍赖好不好?”

好像是容器的盖子打不开。绫子使尽浑身气力,完全不奏效。

“拜托……心情好转,给我开了吧!我把你摆在架上最好的位置好不好?”

见到绫子认真地向容器“拜托”的模样,大食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妞真是叫人气煞!

大食把枪夹在腰带间,用外套盖住,假咳一声。

“噢。对不起——你听见了?”绫子回过头来,羞红了脸。

“盖子很牢固吧。借给我一下,我开开看。”大食说。

“多谢!真不好意思。”

“很容易的。嘿!”

运力去拧,可是盖子一动也不动。

“奇怪!嘿!”

“是不是打不开?”

“他妈的,好硬。瞧我的!”

大食劈劈啪啪地弄响指头,坐在椅子上,大大吸入一口气。“嘿——”

随着像打柔道的声音拧盖子——依然没有动静。

“什么东西嘛,你!”大食哈哈声喘气。“盖子会不会是打不开那种设计?”

“不会的……哎,算了。我想别的办法好了。”

“不,到了这个地步,不开是不行的。”大食也固执起来。“有没有锤子?”

用那种东西的话,容器肯定打破。

“不,真的不用了。”绫子想从大食手里拿走容器。

“不行!这样也打不开的话,我算什么男子汉!”大食说得很夸张。

“可是——”

“放手!我来做!”

两人互相拉扯容器——突然“卜”一声,盖子打开了。

绫子拿盖子,大食拿容器,一时傻住了。

“怎么,不是拧的,只要拉开就好了。”

“好像是……”

“你真是——”

“你也是——”

二人面面相觑,继而一同笑出来。

笑声一时停不下来。

“糟糕。”大食摇摇头。“你失策,我也好不了多少。”

“对不起,让你添麻烦。”

“我没什么——”

我要杀这个女孩,大食想起来了。他感觉到夹在腰带的枪的分量。

“若是方便的话,一起吃晚饭如何?”绫子说。

“我吗?”

“嗯。妹妹们快回来了。我是说,若是顺顺利利地烧好饭的话。”

大食没有迟疑太久。

“好哇。那就不客气了。”

“好极了。”绫子微笑。“可以请你帮帮忙吗?”

“好。”大食拍手。“万一吃到古灵精怪的东西就受不了啦。”他笑说。

寺尺从厕所出来,在厨房入口附近旁观大食和绫子的对话。

呜呼……大食也被那女孩搞得“疯掉了”。

不可思议的女孩。完全感觉不到女人的魅力。

可是很温暖。不知所措的温暖。那里有一种寺尺和大食无法拥有的东西——信任别人的美德,令人喘息。

糟糕,寺尺苦笑。

这么一来,我和大食都无法杀那女孩了。

可是,寺尺因此愈发喜欢那样的大食——不愧是我的好搭档。

“喂,那个锅子没问题吗?”

“是。已经煮好了。”

“尝味了没有?这里说要加酱油哦。”

“那是隔壁一页。”

“是吗?”

两个都是门外汉。

寺尺在看他们奋战时,电话响了。

“一定又是夕里子了——对不起,拜托一下。”

“我替你看住。”

绫子慌忙从厨房奔出去。

寺尺探脸进来,跟大食四目交投。

“噢,老大,你在呀。”大食有点难为情地笑笑。“说出来羞人。”

“没关系。”寺尺摇摇头。“我们都是人嘛。”

“人吗?……是的。”大食点点头。

“好好看住,锅子滚洒出来啦。”寺尺说。

“把火弄小一点好了——”

大食说到一半止住。

绫子苍白着脸,仿佛幽灵似地轻飘飘地走回来。

“怎么啦?”大食问。“你没事吧?”

“我妹妹——”

“嘎?”

“妹妹——快死了——”

绫子脚步踉跄。大食和寺尺连忙奔上前去,扶住绫子不致摔倒……

11、祈祷

夕里子两手紧握,坐在走廊椅子上。

身体仿佛硬直了,连自己是否在呼吸也无法断定。

这是安部美香留医的医院,恰好就在那间餐厅附近。把珠美送来这里是否明智的选择,夕里子也不知道。

现在只能祈祷而已。

珠美……珠美,拜托,加油!

听说情况并不乐观。

这样子赶她出走廊,是由于情况相当危险之故。

说来偶然,替美香做手术的那位守口医生,正在替珠美诊症。

其实应该属于消化系统内科的领域,但那位医生凑巧休息,负责急救的碰巧是守口。作为外科医生他是超一流的,不属于专长的情形又如何?

可是,怀疑也是无济于事。

现在已经交在医生护士手里,夕里子只有等待。

到底怎么回事?珠美突然那么痛苦。

守口说是中毒症状。中毒?

那碟通心粉即使使用不新鲜的材料,变成那种情形总是奇妙。这样看起来,简直是吃了毒药似的。

夕里子并没有毒药知识,但她起码以为是纯粹的食物中毒。

中毒……毒药?

夕里子禁不住震惊得屏住呼吸。

她想起那天引她去电影院的胖男人——米仓一郎所说的话。

对方聘了两名杀手去杀国友。一名是莱福枪狙击手,另一个是用毒药的。

是巧合?不,假如杀手企图杀珠美的话……

夕里子弹跳起来,向护士的窗口奔去。

“对不起,再借一次电话。”

刚才通知绫子时,已经借过一次。

夕里子打给三崎刑警。没有立刻找到他,两三分钟后,他打回来了。

“嗨,夕里子君吗?”

三崎好像在外面,从有点吵闹的地方打来的样子。

“你在医院?怎么啦?”

“珠美好像吃了毒药。”

“你说什么?”三崎喊出声来。“那她——”

“现在在急救中,还不晓得救得到没有。”

“怎会这要……我联络国友,叫他去你那边。”

“不了,那样反而危险。说不定是杀手为了引国友出来而对珠美下毒的。”

“原来如此。”三崎叹息。“你很冷静,可能真是这样。”

“在餐厅吃的通心粉有古怪。如果来得及,可否替我调查一下?”

“好的,哪里的餐厅?”

夕里子说明地点后,三崎说:“我马上派巡逻车去。一定有救的,提起精神来。”

“是。”

夕里子挂断电话。

这样子采取一点行动,总比一直等待的感觉沉着些。

夕里子正要回去走廊时,有声音喊“夕里子”。

“姐姐。”

绫子急急赶到,那位老人稍微落后地拄着拐杖走过来。

绫子抱住夕里子的肩膀问:“怎么样?”

“还不晓得。”夕里子摇摇头。“可怜的珠美……好想代替她。”

“哪个病房?”

“那边——他们叫我在走廊上等。”

“哦……伯伯跟来了。”绫子转向寺尺。“已经没事了。”

“意料不到的事。”寺尺说。“我也等一下好了。我在玄关那边,有事就叫我。”

“谢谢。”夕里子也鞠躬。

这种时候,她反而比平时有礼貌得多。

妹妹俩并肩坐在走廊椅子上。

“抱歉,姐姐。”夕里子把内情说明一遍。“虽然有我在……做梦也没想到珠美会受狙击!”

“不是你的错。”

“可是……若要狙击国友的话,不如杀我的好。”

“谁也不能杀害你们。”绫子紧握夕里手的手。“你或珠美都不能。没事的,珠美不会死的,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是的……”夕里子抹去泪水,勉强微笑。“听姊姊这样一说,真的觉得珠美会好起来了。”

“因为我有超能力嘛。”

“姐姐有超能力?怎样的超能力?”

“那是秘密。”绫子表情认真地说。“时机一到,我就摆平坏人。”

“我期待着。”

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珠美的性命。

夕里子恨自己只能呆呆地坐在这里等待。

就当此刻——门开了。

守口医生走出来。夕里子和绫子几乎无意识地站起来。

守口在冒汗,脸上的汗在发亮,呼吸很急。然而,从他的表请读不出一丝内容。

“医生。”挺身上前的是绫子。“我是妹姊,珠美怎么样?”

守口用白袍的袖子抹去额头的汗。

“总算渡过了。”守口说。“现在睡着了。”

“那……她得救了?”

“嗯。再迟五分钟就太迟啦——失陪。”

守口快步走开,跟平时一样。

夕里子和绫子对望一眼。

“姐姐……”

“夕里子……”

二人仿佛突然脚力松脱似地一同瘫坐在走廊上。

出来的护土吓一跳,扶她们起来。

“真是好极啦。”那名护士说。“守口医生好厉害,看的人都捏一把汗,运气真好。”

“真的……应该怎么道谢……”绫子马上热泪盈眶。

“请向守口医生说好了。你们可以进去陪她啦。”

“是。”

“还有,有可能是中毒药,我们要跟警方联络。”

“知道。”夕里子点点头。

夕里子已重新振作不少。突然想起:“对了,必须谢谢用车送来的人。”

夕里子急急走去。

那对夫妇坐在玄关进来的椅子上。

“怎么样?”做丈夫的发现夕里子,站起来问。

“总算挽回性命了。”

“好极啦。”

“据说再迟五分钟就不行了。托你们的福,舍妹获救了。”

“能够帮上忙真好——回去吧。”他对妻子说。

“嗯。”

“改天再答谢两位,请留下姓名和地址。”

“不用啦。”

“怎么可以——”

“不,其实是我们想答谢你们。”

“嘎?”夕里子困惑不已。

“我们本来准备离婚的。”妻子说。

“那是我们的最后一餐。可是,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事故……”丈夫微笑。

“我们决定重头来过。是不是?老公。”

“嗯。因此反而是我们想表示谢意。总之,我们祈愿令妹早日复原。”

“谢谢。”夕里子深深鞠躬。

“走吧!”

“嗯。”

他们手挽着手离开医院。

夕里子以轻快的心情目送他们的背影……

“医生。”

今田公子走进房间。

“今田君呀……”躺在沙发上的守口稍微抬抬头。

“对不起,打扰您休息。”

“没关系。那是咖啡吗?”

“是的。我想您是疲倦了……”

“我喝。的确很累!”守口坐在沙发上,叹一口气。

“很辛苦啊。”

“不是专长,额外辛苦。”

“可是做得太好了。”今田公子说。“我看了全身哆嗦哪!”

“是吗?”

是的。我尽了全力去做,为了救那女孩。

假如是外科病人,在这种危险状态下送来医院的话,守口肯定毫不迟疑地当她是“第四个”。那种例子一点也不足为奇。

可是,硬要做专长之外的手术。作为医生的好胜心压倒了守口。

很后悔——错过了绝好的机会。

你在考虑什么”难道你忘了实现“神国”的重大使命了?

现在更加不能让那女孩死去。一渡过了危险期,如果再次恶化就奇怪得很。

“医生。”

今田公子的声音使守口回过神来。

“啊——对不起。我在发呆。”

“您累啦。何不沐浴清爽一下?”

“也好。也许淋个花洒的好。”

守口慢慢把咖啡喝光。

“趁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