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侦探电子书 > 密道追踪 >

第25章

密道追踪-第25章

小说: 密道追踪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欢ㄓ兴帧!贝竽靡∫⊥匪怠

“你这是不敢设想,说白了,就是不想把事情扩大化来理解!”老沙毫不客气的说,“你应该要相信我的判断!当初我理解出了偏差,但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些事故,都是有道理可讲的,换句话说,这些人的死,不是偶然的因素!”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大拿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望向老沙。

“我对这些比较感兴趣,平时没事就看看书。”老沙从身上拿出一本小册子,这是他从神偷房间里拿到手上的,开始只是想看看神偷到底在捣鼓什么,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用场,“我其实用不着跟你说这些,拍拍屁股走人就好,你要是想让我帮忙,那你就得相信我,并且愿意听我讲道理!”

大拿把那本风水有关的小册子了一阵,终于不再追问,“这书还人用手写的啊,真是不简单。这是一个风水有关的书?”

“是的,”老沙把小册子翻到一页上,指着上面图案,“在风水上,东方青龙七宿是角、鬲亢、觯氐、匜房、簋心、琮尾、璜箕。钢厂的风水在我这个册子上来看,就是簋心风水陵,这种风水有个特点,就是能够让埋葬的人借尸还魂。所以要压制这种风水,就必须要有布局和祭祀。”

“你说到他们的死,都是人为造成,你详细说说。”大拿点点头,问道。

“之前我以为这个钢厂,是某个高人设置的五行镇邪局,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是我看错了,这地下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已经不是靠一般的手段镇压得住。所以,他们用了活人献祭的手段!”

“活人献祭!”大拿惊诧的叫出声,因为老沙说到的这一点,跟他料想的一模一样。

老沙看大拿表情,知道他对活人献祭并非一无所知,只是大拿不愿意相信,这个世上真有人做得出这种事情。

“活人献祭这种事,从古至今,几乎就从没真正的断绝过,这在原始宗教和密教之中尤为盛行,而且,它本身不是一件邪恶的事情,甚至,被当做祭品奉献给上苍,有人会感到光荣,有些地方,供品,也不是一般人能做,要么具有一定地位,要么就拥有特殊血统……”老沙说道。

“反正我是接受不了,在当今这种时代,竟然还真的有这种事情!”大拿捏着拳头咔咔生响。

“你不愿意信,也没办法,它就是这么发生了。”老沙点了支烟说,“你可以理解为,这种手段,它具有你没办法理解的神秘性,说白了,其实是一种交易,牺牲少部分人,来拯救大部分人。”

“这个道理,我理解。”大拿无可奈何的说,这一点上,他跟老沙想法一致。

“你理解就好,因为下面我要说的事情,跟这个活人献祭接下来的步骤有关。”老沙说。

老沙到这个时候,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在钢厂里发现的五行镇邪局,根本是他想偏了。

镇邪是没错,但镇邪的手段,没那么简单,而是用的活人献祭的方法。

看到其中三种死法之后,老沙不免想到它们跟藏族地区的五种葬法:塔葬、天葬、水葬、火葬和土葬,十分类似。

一般人对藏族葬礼的理解,就只局限于天葬,其实藏族人的葬礼,也有塔葬、水葬、火葬和土葬,只是根据不同的死者地位和信仰的宗教各自不同而已,藏传佛教也分黄教,红教,白教,甚至还有黑教……

泵机房下面的转经轮,显示了这个钢厂的建造,跟藏传佛教有极大的关系。那么活人献祭的手段,跟藏葬相关也就无可厚非。

老沙也想到,利用活人献祭的手段来镇邪,用的是非常之法,跟藏葬又有本质区别,这个镇邪的人,究竟是什么路数,老沙还想不明白。

但有一件事很清晰了,那就是这个献祭仪式还在进行。下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冬生。

塔吊上跳下来的人是三个,这是天葬,然后是钢炉事故,也死了人,属于火葬。一般仪式之中,很多线索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也就是说,如果依据老沙的猜测,那么蓄水池应该也是死三个。

老沙始料未及,蓄水池里,死了四个。大拿告诉他,在大拿没来之前的一天,有三个人发疯了,跳进了水里失踪,等大拿进了钢厂,又失踪了一个。

而冬生,也一个劲的往水里钻,按照仪式来说,应该是要死在水里。然后是洪兵,他是被浇灌在桥墩里,究竟是属于水葬还是土葬?

难道说,到了水葬环节,人数增加了?如果是这样,事情就越来越不妙,这说明这个献祭仪式,在增加筹码!换句话说,当初镇邪的那个人,还在操控全局,但是,他低估了地下的东西,现在不得不弥补!

老沙把这些心里想的事情,都跟大拿详细的说一遍。

“你的意思,是还要死不少人?”大拿听完,立刻激动起来。

“我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老沙点头,“而且,这件事,我们还阻止不了,我们如果幸运点,有可能追查到真相,但是我们阻止不了他杀人。”

大拿轻叹一声,“这种手法,的确是超出了我的理解!根本就是这世上不可能发生的事!”

“你的这身本事,在外人看起来,也是无法理解的东西。”老沙敲着脑门说,“现在我们必须要放开思想,尽量的去理解和相信这种领域里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拒绝和排斥,那样的话,我们是没办法追踪到我们这个对手的。”

“你说的这个人,他真的存在吗,从第一件事故开始,距今十多年了,真的有人会这么有恒心,来操控一件事?”大拿还是不信。

“十多年?”老沙不由自主的笑了声,“你太小看这个人了。”

他心底还有半句,没有说出来:那些守陵人,为了这个古墓,延续了一千多年,外人看来很要恒心才能做到的事,对某些人来说,就跟日常生活一样普通。

使命。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这个世上,有些人,的确是肩负着使命而活着。

第六章 千年祭祀

老沙和大拿交谈了这么多,两个人心里都在发毛,而且老沙的恐惧更甚。因为他和神偷之间也交流过,大致知道钢厂的下面,是那个所谓耶律乞努的坟墓。耶律乞努在这里被蒙古的木华黎击败,自杀身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的坟冢一直被某种势力压制。从金末元初,一直延续到今天。

这还罢了,现在虎符镇挖掘出了那些青花古瓷之后,压制坟冢的布局,竟然是需要不停的接受祭祀,事情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老沙也明白,这些祭祀是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线索的,嫣儿的身份已经很明显,她至少有两个和常人不同的本事,一个是对电脑和网络的精通,另一个是有着深厚的历史知识。否则以她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女孩,不会被专门做大单的盗窃组织给看重。

连嫣儿都只能知道关于耶律乞努的大致事情,就证明,这段历史的资料十分有限。

几个人都不说话,能知道的事情就就这么多,也分析不出个真正的水落石出,大拿和老沙在厂里转悠了很久。天黑之后,大拿心里郁闷,在空地上练了套拳法,看见老沙正在旁边冷眼看着,就要和老沙过招,被老沙拒绝。

到了半夜,冬生的身上又开始发抖了,他挣扎要离开,大拿知道,他是想要回到蓄水池里去。冬生对二子说:“先不管冬生叔会不会吃官司,把他送回家吧,他的命都只剩下半条了。”

可是二子胆子小,看见冬生的这幅模样,根本就不敢带着他离开值班室。大拿没辙,对着老沙说:“厂里现在没什么人手,我走不了,你陪着二子送冬生叔回家吧。”

老沙正要答应,二子还是不同意,他不停摇头。大拿这才知道,二子觉得老沙的本事不如自己,仍旧害怕。

大拿叹口气,对着老沙说:“看来只能你留下,我跟着他们出去。”

老沙沉稳的点点头。

看着大拿和二子搀扶着冬生走了,然后自己拿着手电,在工厂里巡视。慢慢的走到了泵机房,看到泵机房的屋顶已经被掀开,原本圆井的位置,盖上了一个巨大的板子,上面还堆满了钢铁杂物。

老沙围着泵机房转了一圈,一阵风吹来,老沙看到几张纸片飞在空中,有一张飘到老沙的面前,老沙伸手给抓住,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是一张圆形的纸钱。

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接到死人用的纸钱,老沙背脊忍不住又是一阵冷汗,但他毕竟吃这晚饭多年,还不至于吓得逃走,这时候,他更是有了一份心思,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实出。

于是,老沙抬头观望了下天空,弄清楚纸钱吹来的方向。

纸钱来的方向是东北方,从一栋厂楼顶上洒落,空中飞舞着的并不多,时不时飞几张,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落叶而已。

老沙左右看了看,没看到钢厂里的其他保安,这些保安,因为泵机房白天发生的事情,晚上就都不愿意上夜班。

借着黑夜的掩饰,老沙也就不再遮掩自己本事,贴在墙上,朝那栋厂楼爬上去,他心里急切,爬得就很快。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老沙到了楼顶,这栋楼有十来层高,是栋废楼,不知道曾经用来做什么,里面没有安装过任何东西的痕迹,全都是一间一间空敞的格子间,类似写字楼。还有就是每间房子,都没有安装门窗。

巡逻的时候,老沙没有来过这里,这次看到,心里奇怪,但没时间来琢磨,他一口气爬上了顶楼。

然后,老沙就听到楼顶天台上,有嗷嗷哭泣的男人声音。

听到声音,老沙赶忙停顿身子,手攀着墙沿,挂在墙外,微微的抬起头,想看清楚那声音的来源。这个声音说不上怪异,很正常的人声。

老沙猜测是有人在这里撒纸钱祭奠,不过,这一天并不是什么中元节,如果祭奠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在祭奠的对象,是死在这个日子,是那死者的忌日。

纸钱不时飞起,从老沙头顶飞过去,发出簌簌的声响,风变大了一些。

老沙定睛,仔细看去,就见楼顶有个钢桶,装汽油的那种,直径大约半米,桶顶上没有盖,纸钱呼啦呼啦的从里面飞出。

这时候,老沙的呼吸忽然凝住了,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水里。

老沙刚才已经把手电关了,他的眼睛,已经熟悉了黑暗,可以接着微弱的光,把楼顶看清。整个楼顶上,除了那么一个飘出纸钱的钢桶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平坦得一览无余,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哭声,在回荡。

老沙手软,差点从楼顶摔下来。这未免太吓人,那个哭声没源头,让人心惊。

老沙压制住内心恐惧,眼睛猛睁猛闭几下,想看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是眼花,没把人看清楚。

事实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人。那个声音,凭空出现在楼顶,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

而老沙,忽然想起了当年塔吊的那件事。一念及此,他就感到风越来越大,那个钢桶里的纸钱,源源不断的被吹出,龙卷似的,盘旋起来,飞到空中去。

这栋楼,会不会就是当年塔吊施工过的?

老沙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就听到地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那是有什么从高处摔下的声音!

这种高空坠物的声音,老沙并不陌生,做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