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6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6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恶,她怎么会喝得这么醉?

全都怪她今天晚上遇见的男人都长得太不象样了,不是年纪太大,就是身材变形的中年人,再不然就是其貌不扬的小开;噢……全天下的男人是都死光了啊,怎么都没瞧见半个比较像人的?

好歹也要长得象话一点,不然要她怎么甘心奉献自己?让那种脑满肠肥的猪爬上她的身,她一定会吐到死的。

呸,一群穿上人皮的猪!

“我们送妳回去。”其中一个男人不怀好意地道。

“不要……”拜托,她长得这么令人垂涎,她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吗?

“不要客气嘛。”另一个男人色迷迷地摸向她的脸。

“我才没有客气!”于曦又微恼地拍开他的手。

不要趁她四肢无力的时候对她上下其手好吗?一群下流胚子,全都是没水准的衣冠禽兽。

“要不然,我们扶妳上楼好了。”一个男人不由分说地搂住她的腰。

感觉身子被强拉起来,于曦又不禁气恼地瞪着眼前这几个男人。

可恶,要是她真出了什么事,也要把这些混蛋的脸给记起来,才不让别人随便糟蹋她咧;话说回来,就算要糟蹋她,好歹也要先谈妥价钱才成。

嗯……其中有一个男的长得还不错,眼睛大大的,还有迷人的双眼皮,瞧起来就挺赏心悦目的,只是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妳在这边干嘛?”高克勤盯着于曦又对不准焦距的双眼,不禁摇了摇头。

“你……”是谁啊?

高克勤不客气地穿过人群,走到她的身旁,霸道地将她搂进怀里,没好气地道:“我不是要妳等我吗?”

“嗄?”于曦又傻傻地抬眼看着他。

咦?他不是……高克勤?为什么他会在这儿?

哇哩咧英雄救美啊?她又没要他救,真是鸡婆透顶。

“要妳别喝那么多,妳偏不听。”高克勤语带不耐地说着,随即又抬眼看向众人,勾唇笑道:“不好意思,我的女伴喝醉,给各位添麻烦了。”

客套又礼貌地道歉后,他不顾一脸错愕的于曦又,抱起她便立刻往外走。

“你抱我?”于曦又窝在他的胸前,愣愣地抬眼看着他长满胡髭的下巴,还有那双一直都显得很认真、很八股,但是却又很深邃的眼睛。

“哼,看来妳还没有醉得很过分,我干脆放妳下来自己走。”高克勤微蹙眉头,没好气地道。

这女人以为他要非礼她吗?

哼,他若是有那种闲情逸致就好了!

导致他如此神经紧张和睡眠不足的人,可不就是眼前的她吗?

虽说最直接的关系不是因为她,但她也算是间接加害者啊。

若是她一开始就乖乖跟他说,他又何必为了总经理的下落,把自己累得像是一条狗?

“不要,我没力气……”于曦又咕哝道。

既然要学人家英雄救美,他就要做得彻底一点啊。

高克勤快步走向停车场,打开车门,将她推进副驾驶座。“妳没事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

他边说边快速地倒车,不一会儿,车子便驶向山路。

“联谊啊,不行哦?”于曦又闭上眼,直觉得浑身发软。“我哪知道我的朋友都走光了,有够没意思的,要走也不叫我一声……可恶,那群男人居然趁我无力反击时对我毛手毛脚,下次要是让我再遇见,非要他们好看不可……”

“妳别傻了,妳以为在那种地方出入的人会是妳得罪得起的小角色?”高克勤没好气地啐她一口。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是小角色,他们要是小角色,我就不会来了……”拜托,不要以为她很闲好不好?她很忙的,一整个晚上她都在物色男人,只是很遗憾没找到瞧对眼的。

“什么意思?”高克勤一边开着车一边分神睇着她。

“我要钱啊,笨哪……”还听不懂?真是有够蠢的。“我要钱,我要一大笔钱,只要谁肯给我钱,我就跟他上床。”可天晓得大伙儿都长得那么吓人,她真的很难屈就任何一个耶!

闻言,高克勤不禁皱紧了眉头。

真亏她敢把这种话给放在嘴边讲,可是……不对啊,总经理会将通行证交给她,就表示总经理和她之间的关系相当暧昧,怎么可能没给她一笔钱,甚至让她拿自己当物品般让人叫价?

瞧她一身名牌加身,他老早便怀疑她专柜的薪水哪可能供得起;但后来再想想,八成是总经理宠她。只是她若是缺钱,告诉总经理一声不就得了,干嘛还……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喂,我家总经理应该有给妳一笔钱吧?”高克勤闷声开口:“应该足够让妳不用拿自己当物品议价吧?妳应该再珍惜自己一点,怎么……”

他自顾自地说着,却突地听到耳边传来于曦又均匀的呼吸声,不禁稍稍地往侧边探去,见她好似已经睡着,不禁发噱道:“厚,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妳应该要有点戒心吧!”

这女人真对他这么放心?就不怕他色心大起,在这荒郊野外对她强行……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喂,妳住在哪儿啊?”

天啊,他要将她给搁到哪里去?

第五章

高克勤气喘吁吁地将于曦又抛到沙发上,回头锁上门,才又乏力地走回客厅,冷眼看着正缓缓张开双眼的她。

“啊……”于曦又低声轻吟着,下意识地抓着发疼的头。

“妳醒了?”

他压根儿不怜香惜玉,走到沙发旁,有些恼火地道:“妳既然已经醒了,为什么不说一声?让我一路背着妳,妳觉得很乐不成?”

“拜托,我又没拜托你……”听着他不善的语气,于曦又本能地反击着,挣扎着坐起身。

“妳没求我?”他忍不住拉高嗓门。“妳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不该断了妳的生路,害妳没找到可以卖身的恩客吧!”

闻言,她不禁瞪大眼。“你、你怎么会知道?”是她说溜嘴吗?不会吧,她连这种事都说了……

啧,谁知道都无妨,可她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这样会让她觉得很受创的。

“哼!”他冷哼一声,脱掉西装、拉开领带,踹开一旁的椅子后,气虎虎地在她对面坐下。

他冷眼瞪着她好半晌,才自身前分隔开两人的茶几上头拿起烟盒,挑了根烟,闷声地抽着。

他可以不用这么辛苦、可以过得再优闲一点的,可是为何老天爷却偏偏不放过他?

不,不是老天爷不放过他,而是总经理不放过他!

当初明明说好只放七天的假期,如今都快过两个星期了,还不见他的人影。

可恶,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公司又不是他的,他却非得要把自己忙得像条狗似的;更气人的是,上头居然没下什么指示。

不过最让他恼火的还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真是太不知好歹了,硬是不肯告诉他总经理的下落,他使软使硬,她全都不买帐,她到底想要怎样啊?

原本他想既然她不买帐就算了,他也不一定非得靠她不可,可正当他要找人帮忙时,却又凑巧撞见她。也不想想他好歹救了她,扛着她回他的住处,她没道声谢就算了,居然还一副嫌他多管闲事的嘴脸!

这年头想要干好人,还真是要碰运气才成哩。

“喂,你生那么大的气干嘛啊?”见他抽起烟,于曦又很自然地坐起身子,弯下腰横过茶几想要拿他的烟盒,压根儿不管自己超低胸的上衣让她白嫩的浑圆呼之欲出。

高克勤玻鹧郏勺潘汗馔庑沟乃中匕胂欤偬а矍扑唐鹧毯校茏匀坏氐闵涎蹋凰僖参植涣怂刮牡纳鹗磕Q鹕碜叩剿砼裕话亚雷咚盏闳嫉难獭

“你干嘛啊?”于曦又有点傻眼。

她头昏得要命,点根烟提神会死啊?又不是抽大麻,不须用那么嫌恶的眼神瞧她吧?啧,小气鬼,居然连一根烟都不舍得请。

“既然妳已经醒了,那就走吧。”高克勤走回座位,指了指门口。

他很累,累得浑身无力,没兴趣再和她玩小儿科级的唇枪舌剑、钩心斗角。

“不要。”于曦又想也没想地道。

他很没同情心耶,没瞧见她醉得不能走路吗?让她多歇一会儿,他会有什么损失?

高克勤乏力地瞪着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妳就不怕我侵犯妳?”这女人能不能有点自觉啊?

她好歹是个女人,而他是正常的男人耶!

“来啊。”于曦又冷瞥他一眼。

怕他不成啊?

这个人怎么每每开口就是威胁加恐吓呢?侵犯?哼,她还怕他没本事哩。

“妳以为我不敢?”高克勤玻Ы袅撕陧Я艘а馈

这女人太不知羞耻了,居然敢挑衅他!

他是很累没错,一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不累才怪,但是想要侵犯一个女人,可是一点都不困难,只是他并不想而已,她未免也太瞧不起他了!

“来啊!”她又没说不能,她可大方得很哩。

就凭他?切!

高克勤倏地站起身来,却又突然停住动作。“啊!我想起来了,妳很缺钱,说不定妳根本就是打算要抓我当垫背的。”就差那么一丁点,他几乎都快要上她的当了。

“拜托,我有那么卑鄙吗?你自己不能,还想要把责任推到我这儿来。”于曦又微恼地抬腿踹了茶几一下,完全不管自己穿着连身小洋装,腿一抬,裙底风光几乎外泄光光。

“妳能不能温柔一点?”高克勤瞪着她的举动。

要不是看在她是总经理女人的份上,他才不管她的死活咧!

“还要温柔什么啊?”不过是踹一下茶几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瞧他双眼直瞪着自己,于曦又不禁又抬腿踹了一下茶几,可谁知道一时没对准,居然将脚上的高跟鞋鞋跟踹歪。

“啊……”她抖着手脱下歪了鞋跟的凉鞋,不敢相信自己的最爱居然就这样坏了。

天啊,这是她最爱的一双鞋、是她最舍不得穿的,这一回刚好趁着这场聚会,她才特地穿出来亮相,想不到鞋跟居然歪了。

她忿恨地抬眼瞪着茶几脚,有股想要将之大卸八块的冲动。

“是妳自己踹断的吧。”怪谁呢?他已经很好心地提醒她要温柔一点,谁教她脚贱,硬是要再踹上一回?

“要不是你的烂茶几,我的鞋跟会歪掉吗?你知不知道这一双鞋要多少钱?”像他这种小气鬼,肯定不会了解她心底淌血的椎心之痛。

高克勤不耐地看了一眼。“啧啧啧,专柜的薪水有高到可以让妳购买价值不菲的名牌鞋,外加名牌小洋装?”倘若他没瞧错,她这一身打扮绝对超过六位数。

只是一个小小的专柜小姐,她的业绩会好到吓人吗?

他可不这么认为。

“我不管,反正你要赔我!”这男人的嘴真是贱,开口就说不出半句好话,老是拐弯抹角地嘲讽她。呸,他有多了不起?她至少比一个守财奴好,至少她还懂得享受人生!

高克勤微挑起眉,捻熄了烟。

“妳那么有本事赚,想要再买一双应该也不会太难吧;再说可不是我要妳去踹茶几的,所以这不关我的事!我还没对妳提出赔偿的要求呢,天晓得妳是不是把我的茶几刮伤了。”

“拜托,你那是什么烂茶几,凭什么跟我的鞋比?”她的CD啊,呜呜,不便宜耶,她的心在泣血了。“我不管,你一定要赔我啦!”

高克勤冷冷地盯着她。“妳真有那么缺钱?随便找件事便想要栽赃拿钱?”

该不会是总经理压根儿不看重她,还是她本身太过于……

“你管我?反正你就是要赔我!”于曦又气得跳脚。“我算是很有良心了,我只要你赔我这一双鞋;我都没怪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还在那边机车个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