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3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3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一回,他非搬出强硬的姿态,让总经理明白他的立场不可,就算是对他有所冒犯,他也只能说声抱歉,要不然干脆辞退他算了。

浴室里泡澡泡到睡着的于曦又教外头的噪音给吵醒,她眨了眨眼,尚未搞清楚状况,便又听到一声怒吼。

“你还是决定要躲在里头吗?那么……我只好失礼了!”

什么东西啊?什么失礼不失礼的?

不对,现在是什么状况?为什么有人会跑进她的总统套房里头,甚至是站在浴室外面对她鬼叫?

于曦又抬手关掉按摩浴缸的开关,正想要踏出浴缸外,却听到有人在撞击门板的声音,吓得她不由得瞪大眼。

不会吧……外面的人想干嘛?

于曦又在心里惊叫着,随即想到自己一丝不挂,赶忙要抓条浴巾遮身;可谁知道,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的手抓到浴巾的同一时间,门板正巧教高克勤硬生生地撞开──

他先是一脸不耐,而后是错愕,最后则是……傻眼。

“啊──”于曦又放声尖叫。

哪来的登徒子?她现在可是光溜溜的啊!

救命!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章

“妳衣服穿好了、头发也吹干了,现在总该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高克勤盘起手臂,一脸不耐地看着于曦又。

于曦又恼火地将手中的吹风机往沙发一丢,自包包里拿出烟盒,取出香烟点上,再优雅地跷起腿,自顾自地在高克勤面前吞云吐雾……不,不只一个高克勤,还有一个自称是客房部经理的男人。

高克勤的语气活像是正在逼供的刑警,一脸狰狞地瞪着于曦又,然而她却比他更恼,巴不得送他一个巴掌。

这个男人,她见过……

记得好几天前她在专柜里瞧过他,身边带了个有点吵的女伴,最后的结果竟完全没有帮助到她的业绩。这个小气男,真是冤家路窄,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他?而且,依然还是那么糟糕的态度。

王八蛋……居然看了她的胴体!

让他眼睛吃冰淇淋,他一点也不知道感恩,还用逼供的语气硬是要问她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啐,关他屁事?

她姐的男人既然给了她通行证,她当然有使用权,反正饭店是认通行证又不是认人,哪轮得到他在那里嚣张作态?

问她?呸,她偏不说,咬她啊!

于曦又冷睇他一眼,随即就别开视线,大剌剌地继续吞云吐雾。

高克勤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抽掉她嘴上的烟,恼火地捻熄。

他无视于她的怒火,沉声道:“小姐,女孩子不适合抽烟。”

“你够了喔,连我抽烟也要管?”他会不会管得太多了?先是恐吓外加威胁,现在又打算要限制她的人权?“这位先生,请你不要太过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你要是耽误了我睡美容觉,我会去告你的!”

“要我走当然可以,但妳必须先告诉我,妳为什么会在这里?”高克勤捺住性子,不放弃地再问她一回。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于曦又冷哂。

“妳当然不能在这里。”暗自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他努力压抑着愤怒。

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都快要累垮了,偏偏手上还有好几份评估报告及开发个案,要是找不到总经理,他恐怕很快就会过劳死。

“为什么不能?”她笑得很挑衅。

高克勤不禁再大口吸上几口气,咬了咬牙道:“小姐,妳必须搞清楚状况,这一间VIP总统套房并不是寻常人想住便住得进来的,妳能进到里头,就代表妳和原本的投宿者碰过面。”

“那又怎样?”于曦又不耐烦地别开眼,想要再拿起烟盒却被他拨落,不禁抬眼低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有神经病啊?我既然有通行证,就是这里的客人、就有住宿的权利。我现在要睡觉,你马上给我滚出去,要不然……”她转头面对客房部经理,“你!你不是客房部的经理,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男人骚扰我?你们饭店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啊?”

可恶,这个臭男人,她还没怪他闯进浴室非礼她,他反而一派理所当然地质问她,他到底想怎样啦?

有这种男人在,她更不可能出卖姐姐男人的下落!

“妳不是饭店的客人!”高克勤忍遏不住连日的疲惫,恼火地暴喝:“我告诉妳,这一间套房不对外开放,能住进里面的,只有昱广集团内姓展的人,而妳绝对不姓展!我不知道妳到底是怎么弄到通行证的,但我现在告诉妳,持有这张通行证的人目前已经失踪,如果妳无法告诉我妳是怎么拿到这张通行证,或者不能告诉我那个人的行踪,我将会依法处理。”

于曦又听得一愣一愣的,下一刻,潋滟的明眸一转,突地道:“什么叫作你要依法处理?”

“我可以合法地怀疑,妳是从持有人身上偷到这张通行证的,而持有人目前下落不明,所以我更可以大胆地假设,持有人已经遭妳杀害!”前者的怀疑是合理的,后者的假设则是吓她的。

这个女人,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蠢样,教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已经累得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和她周旋不清?

快点还他总经理,还来!

“你神经病啊!你有被害妄想症是不是?”想唬她?他以为她于曦又是被人给吓大的?“我警告你,你现在再不出去,我就到大厅去宣传这家饭店的待客之道,看看他们要对一个闯进浴室、瞧见女人裸体的男人如何处置,到时候,我看这家饭店要怎么营运下去!”

三两句话就想摆平她?别傻了!

“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泼辣又混蛋的女人?

“高秘书,你冷静一点。”见高克勤向前走了几步,客房部经理连忙将他拉住。“要是到时候把事情闹大了,那更划不来啊!”

“难道我就要让她这样吃定?”高克勤气得快要喷火。

“我们可以等到天亮再说啊。”不急嘛。

“可要是不赶紧找到总经理的下落……”他就死定了。

“如这位小姐说的,她已经住进这里三天,就表示总经理已经离开三天了,他要是打算跑出国去,现在要找也找不到了。”客房部经理客观地道。

闻言,高克勤不禁颓丧地垮下肩头。

混蛋……

“我们不如先下楼去,有什么事等天亮再说,省得落人话柄,毕竟我们真的是理亏啊。”客房部经理擦了擦额上的汗。

高克勤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随即又抬头瞪着吊儿郎当的于曦又。就算气得牙痒痒的,他却不能拿她如何,就因为她是个女人,所以他们就得理亏吗?

真是够了,瞧见她的裸体又怎样?

在他撞门之前,他已经喊了好几声,是她自己没有反应的,要怪谁?

真不知道总经理到底是在哪儿勾搭上这种没气质的女人,空有外表和身材,但一说起话来,就气得他快要吐血。

“好了,我们先下去吧。”客房部经理见他双眼眨也不眨地瞪着她,好怕他真会冲过去,对她做出什么不礼貌的举动。

高克勤玻а鄣闪擞陉赜职肷危陪坏刈叩酵馔贰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临走前,客房部经理还不忘打打圆场。

“免了。”都已经快天亮了,现在才说抱歉,会不会太晚了?

莫名其妙……

见两人相继离开,于曦又才微蹙起眉,思忖着给她通行证的男人。

哇,他到底是什么身分?居然教那个小气男急成那个样子;姐姐真是太有本事了,她非要帮她保守秘密不可。

只是,未来大概也会走得挺艰难的,但不管他们怎么威胁利诱,她都不会供出他们要找的人的下落。

至于那个小气男?嘿嘿,急死他吧!

昱广百货

上午十点,百货公司内部正在做开馆前的准备。

“欸,曦又,妳怎么了?”

正在整理架上包包的卢月若盯着从门口踏进来的于曦又,不禁微蹙起眉头。

“我怎么了?”于曦又反问,懒懒地踏进柜台,将包包往里头一丢。

“妳的脸色不好耶。”

“是吗?”于曦又连忙从包包里拿出小镜子,仔细地左瞄右看,发觉粉底依旧盖不过明显的黑眼圈,不禁有点火大。“还不都是那个混蛋惹的祸!”

那个小气男害她到了快天亮才睡着,一早醒来便感到头昏脑胀,眼底还跑出黑眼圈。王八蛋,算他够识相,要不然若是一太早再撞见他,她肯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谁啊?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闻言,卢月若不由得好奇地走到她身旁。

于曦又扁了扁嘴,一脸无奈,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她。

一言难尽啊!得要先说到她姐,再扯到她姐的男人,再讲到她姐的男人和那个混蛋之间的关系……啧,又不是绕口令,真是麻烦透顶。

“妳不是从妳姐那边拿到一张VIP总统套房的通行证,这几天都享受着顶级的尊荣服务,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混蛋来?”要是她没记错,这几天一下班,曦又可是哪里都不去,就等着回她的VIP总统套房。

“唉,事情就是这样啊……”

无奈地轻叹口气,于曦又简单扼要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一脸恼火未消的模样,

“这样子啊!”卢月若若有所思地道。

“妳说,这种男人可不可恶?居然说我是小偷,甚至指控我可能杀害他的总经理,我咧!真是够教人吐血的。”

“不过,我倒觉得妳应该要把事情说清楚,要不然……”卢月若顿了顿,睇她一眼道:“妳应该知道昱广百货隶属于昱广集团,也就是说,咱们上头管事的人,也是姓展的。”

“那又怎样?”姓展就了不起啊?

“昱广集团在商场上可也算是雄霸一方,如今,一个姓展的总经理级人物失踪,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的。”

于曦又拧了拧眉,“然后呢?”

“我想,如果妳知道那个男人在哪里,妳最好是据实以报,要不然到时候他们真的去报警,妳会很麻烦喔。”这是她给她的忠告。“妳手上的通行证,将会成为妳百口莫辩的最佳证据。”

事实证明,她绝对和那位展姓总经理接触过。

“不行,他们那么霸道,就表示我姐和那个男人交往肯定会很辛苦,我要是告诉他们人就在我姐那边,到时候岂不是要让我姐恨我?”坏人姻缘?她才不干这种事哩。

再者,虽说只有匆匆一瞥,但是她早已瞧清楚那个男人的长相和眼神,相信他应该也是挺喜欢姐姐的。

所以啦,她要帮忙他们,谁也别想威胁她。

“可是……”卢月若担心她惹祸上身。

“别说了,我当然知道孰轻孰重,只是,那个男人更教我恼火在心的是什么,妳知道吗?”于曦又挥了挥手,要她别再劝她。

“哪个男人?”在她的叙述之中出现了两个男人,不说明白,她会很难猜的。

“不就是那个混蛋!”于曦又没好气地白她一眼。“妳知道那个混蛋是谁吗?”

卢月若摇了摇头,又耸耸肩,眼角余光偶尔不经意地瞥过外头,注意到两三个进馆的顾客。

“就是那天那个小气男啊!”哼,他没认出她是谁,她可是一眼就认出他了。

真是够教她火大的,她一眼就认出那个小气男,可他瞪了她至少有三十分钟,却依旧不知道她是谁;她于大小姐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号称“精品区第一美人”都不过分,然而他却不记得她?

不过话说回来,不记得也好,省得他到这里找她麻烦。

“哪一个小气男?”通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