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2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2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曦又手里晃着包包,一身黑色紧身洋装,将她玲珑的曲线展露无遗,三吋高根鞋踩在长毛地毯上,教她高兴得直想要放声大叫。

她搭着专属电梯来到管制楼层,再拿着通行证刷开大门,眼前立刻出现五十坪大的宽敞空间。

这儿不但豪华,每晚还附上主厨特餐,全都是使用最高级的食材,其中还有很多是她叫不出名字的,简直好吃得教她想哭。

而更教她感动的是,这儿居然还有专属管家……天啊,难道这就是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吗?

真是太惬意了,教她想要一辈子都赖在这里不走。

走进客厅,她将包包随意一丢便转进浴室,扭开水龙头,在浴缸里撒下一大把的玫瑰花瓣,还不忘滴上几滴精油,随即又跑进卧房里拿她的换洗衣物。

要是可以一辈子待在这里,不知道该有多好。

五十坪大的起居室里,有小客厅、办公室,还有一张再舒适不过的大床,浴室里头还有按摩浴缸……所有想得到的先进设备这里全都有了,就连最基本的餐具组全都是出自名师之手,让她忍不住悄悄地偷渡了几样小东西。

她知道她的行为不对,可是她情难自禁嘛。

谁教这个地方这么引人犯罪!

拿着换洗衣物踏进浴室,于曦又迫不及待地褪去一身的累赘,接着拿起精油沐浴精凑到鼻前一嗅……

啊啊,就连沐浴精也是极品,而且还天天换哩。

她应该要将没用完的藏到包包里去才对,要不然只用一点点就换掉,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她轻声哼着歌,在身上搓起细致的泡沫,不禁回想起三天前发生的事情。

三天前,她上夜店喝得太过尽兴,一时回不了住处,所以打算就近到姐姐家借住一宿;没想到姐姐的身旁竟多了一个男人,让半夜三更敲门的她成了超级电灯泡!

正当她犹豫着该要怎么办时,姐姐的男人竟给了她一张通行证,要她住进昱广饭店的VIP总统套房,让她因祸得福、过瘾极了。

然而比较麻烦的是,他并没有告诉她,她能够住到什么时候……不,实际上他纯粹拿了张通行证给她,应该只是要打发她一夜的,谁知她一住进这儿便舍不得走了。

这么棒的地方,真想要住它一辈子啊──尤其又不用她付费!

不知姐姐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身分?但他住得起VIP总统套房,便显示他肯定是有某种程度上的身分地位。

拿起莲蓬头冲掉一身的泡沫,于曦又才缓缓地以脚尖探了探浴缸里的水,感觉水温适中,她愉快地滑进浴缸里头,启动电源,享受数道水柱的按摩。

啊!真是极乐啊。

辛苦的工作之后,最需要的就是享受片刻的宁静。

虽说她住进这儿才第三天,却已经情难自禁地爱上这里,就连以往最爱的夜店都不去了。

毕竟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住到什么时候,当然是能多赖几天就赖几天,往后想要再有这么好的机会,恐怕很难了。

真不知道姐姐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住得起这种地方;当然,她的条件一点也不比姐姐差,就不信姐姐找得到镶钻天子,她会找不到。

还是……她也干脆到饭店上班好了,这里的环境比较容易遇到身价不凡、出手大方的男人。

下回有时间,再找姐姐问问好了,看这饭店里头还有没有职缺,哪怕是客房服务的部门,她也不反对。

想着想着,时弱时强的水柱冲得于曦又昏昏欲睡。她合上眼,唇角带着笑,迷迷糊糊地一头栽进美梦之中……

昱广饭店一楼大厅

高克勤从玻璃大门外踏进里头,俊眸扫视了大厅一圈,随即走向柜台。

“妳们经理呢?”他声调平稳低沉。

柜台人员愣愣地直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俊脸、赏心悦目的五官……

高克勤微微地挑起眉,神情稍嫌不耐,唇角微掀,恼声道:“小姐,我要找妳们的经理。”

有没有搞错啊?今年的新进人员似乎比以往的素质差多了。

该不会是今年忘了做职前训练吧?

“经理……哪一位经理?”舒心屏回过神来,勾起一抹甜笑。

“客房部经理。”很好,总算还有一个有脑子的知道要问话。

“有什么问题吗?”舒心屏克尽职责地询问。

“一定要有问题才能找吗?”高克勤不禁发噱。

原谅他被庞大的工作量给压得喘不过气,以至于语气有些不耐烦,但话说回来,他是来抓人的,语气不好也是天经地义。

现在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在这时上门抓人实在有些没人性,但是他也有他的苦衷,毕竟他要抓的人个性狡黠难料,要是一个不注意,那人很快就会从人间蒸发,而他……就等着抱一大堆处理不完的公事大哭一场吧。

“可是……”

“啧!”摇了摇头,高克勤径自绕过柜台,打算自个儿找人去。

拜托,在他尚未被调到昱广开发之前,他可是隶属于昱广饭店的,饭店里各个部门他可是熟到不能再熟,刚才问柜台小姐,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唉,他挺喜欢跟在前任上司身旁工作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上级居然在一年前将他调离原本的工作岗位,要他转而辅助刚上任的开发部总经理。

可总经理要是乖一点的话,他哪需要在这种正好眠的时间来逮他?

都是因为他素行不良,有过太多不良的纪录,逼得他不得不加以防范,不然他老是一天到晚闹失踪,他岂不是要天天咬着棉被大哭?

这一回说什么也绝不让他逃掉,他刻意挑这时间来,就是为了防范他再度逃走。

高克勤转过长廊,还没踏进客房部办公室,便好运地撞见客房部经理。

“高秘书?”客房部经理一瞧见他,不禁有些疑惑。

“太好了,你在这里。”高克勤热情地拉着他往外走。“给我VIP总统套房的通行证,我要监视总经理。”

“总经理?”

“可不是?他七天前被安排住进这儿的VIP总统套房,你不要跟我说不知道。”他可是事先打电话联络过的奇QīsuU。сom书,就连总裁夫人都知道这件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昱广集团目前已由展家第二代接手,他先前的上司是展父的第二个儿子,而总裁的位置则是由长子继承;至于他现在的上司,则是展父在外的私生子,几年前才刚认祖归宗。

倘若不是展父病危,这私生子怕是永远也找不回来的。

不过因为身分较敏感,所以他的上司甚少出现在各大场合,除了待在公司的开发部,基本上不会出现在镜头前或杂志上,更不会参加股东大会及宗亲家族的聚会,所以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他猜想眼前的客房部经理,大概还搞不清楚状况吧!

“我不知道……”客房部经理慌张地道。

闻言,高克勤不禁无奈地闭了闭眼。“无所谓,把通行证给我就好。”真是够了!有人住进VIP总统套房,还外聘管家、吩咐主厨专为一人备餐,而他这客房部经理居然不知道?

通常会住进那一间VIP总统套房的,不就只有展家的人吗?

呿,真是愈来愈混了。

高克勤乏力地摇摇头,从戒慎恐惧的客房部经理手中拿到通行证,随即打算搭乘专属电梯上楼。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客房部经理试图亡羊补牢。

高克勤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大概已经料到他想要干什么,于是想也不想地道:“不用了,总经理向来不太喜欢外人。”

话落,不管他再有什么反应,他立刻走进电梯。

私生子的身分很暧昧,有不少人在人前是一种说法,但在人后又是另一种嘴脸,不能说这种人不好,只是商场的生态原本便是如此。

大家很自然地选边站,选好自己拥护的对象便自成一个派系……不过昱广集团里派系斗争的问题大多都是在私底下进行,甚少会浮出台面,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他现在的上司刚空降不久,在公司里引起不少民怨,他人单势孤,像是荒野中的一匹狼,三不五时就给他闹失踪,将他耍得团团转。

天晓得他替总经理担了多少心,而他居然三天两头便上演一回他追他跑的烂戏码……最后还拗到了七天假期──只怪总裁太过宠他,居然答应他这过分的要求。

上头的人随口答应随便点头,哪会知道身为机要秘书的他因为上司请假,把自己累得像只流浪狗,不仅好几次留宿公司,还曾经坐在停车场里的车上昏睡到天亮。

不管了,到十二点就算七天整了,他一定要将总经理抓回来,若必要的话,他不介意和他同住、调整他的作息,只要他能乖一点。

正当高克勤在碎碎念时,电梯已经到达顶楼。他出了电梯,如识途老马般走向VIP总统套房,随即拿出通行证刷开大门长驱直入。

“总经理……”他走进客厅,看着未掩上门的卧房,随即又瞪向另一头的办公室……他不可能在办公的,绝对不可能。

最有可能待的地方,除了卧房不作第二处想。

“总经理?”高克勤大剌剌地走进卧房里,发现里头居然空无一人。

他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拐个方向拉开衣柜,里头数套新衣服好像连动都没动过,这意味着什么?

他特地替总经理准备了近十套的衣服,如今没动过的还有七八套……

高克勤咽了咽口水,一颗心不由得往下沉。不会吧,总经理又不见了?

他无力地叹口气,绝望地闭了闭眼,眼角余光却瞥见总经理专属的通行证就摆在床头柜上。

咦?难道是他误会了?

该不会总经理这一回总算是乖乖地接受自己的命运,选择不再逃避了?

那真是太好了,只是他人到底在哪儿啊?

起居室就这么大,他不信自己会找不到人。

高克勤敛眼暗忖,正打算到最不可能的办公室找他,眼角却瞥见浴室的门缝里透出光线。

他走向前,转了转门把,竟发现门是上锁的。

呜呜,太好了,总经理在洗澡,真是太教他感动了;这一回,他总算是哪儿也没乱跑,乖乖地待在这里。

“总经理。”敛起心神,高克勤敲了敲门板。

等了好一会儿,里头居然没有半点回应,教他不由得微蹙起眉。

不会吧,都已经是多大的人了,还想要学小孩子闹别扭,来个相应不理?

“总经理……”深吸一口气,他的声调微沉。

别闹了,总经理真以为他很闲,可以在这儿和他耗时间啊?

虽说他的身分不比总经理尊贵,但他的工作却是相当繁杂且麻烦的,最可恨的是,里头还包括一项──监视他、面对他、掌控他的一举一动……

是哪个混蛋给他这么多指令的?他们会不会忘了他其实也是个正常人,从来没有练过分身术,更不会用催眠控制人心?

然而他们竟然要他发挥最大的潜能,将总经理引回正途,这根本就是要他挑战不可能的任务嘛!

到底是哪个混蛋怂恿总裁将他调到昱广开发的?他想要回饭店啊……他已经累得好几天没有回家睡觉,怕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会连回家的路都给忘了。

不行,他非要将总经理逮回去不可,可他喊了老半天,他居然还是没有半点回应,可恶,仗着自个儿的身分就欺负他!

高克勤再深呼吸几口气,不仅敲门板的力道又增强些,就连警告的语气也更沉了,“总经理,你不要以为你躲在里头,我就不能将你给揪出来!”嗯,这语调像是在威胁……没错,他就是在威胁他,谁教他老是喜欢耍弄他。

这一回,他非搬出强硬的姿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