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抠男爱上花蝴蝶 >

第13章

抠男爱上花蝴蝶-第13章

小说: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就算赚钱很容易也不是这种花法!

“哼!”就知道他是为了弥补过错才对她好。

“但是话又说回来,那一夜妳到别墅去,原本的用意不就是打算要拿清白换取一笔钱吗?我只不过是倒楣地成了替死鬼罢了。”他甚至怀疑她根本是蓄意挑衅,但该怪的还是自己,谁教他沉不住气,居然被她的三言两语给激起怒意。

“高克勤,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于曦又抓起枕头就往他身上丢去,根本不管自己冲动之下会砸中哪里。

“我哪里说错了?”高克勤抬手挡下暗器。

“你!”她气得咬牙切齿。

“说穿了,庆祝会不过凑巧成了妳布线设局的踏脚石,妳利用庆祝会来扩展妳的人脉,更利用我带妳参加庆祝会。”

“等等,你现在在说什么鸟话?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带我去的,又不是我硬求你的,你干嘛把我想得那么邪恶啊?”她是那种人吗?可不可以不要以为她任何行动都是有企图的?

“我怎么知道妳居心不良,是为了找替补男人而去那里的?”他要是早知道还会这样放任她胡作非为吗?“反正男人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妳就会尽可能地谄媚;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男人就得拿着热脸贴她的冷屁股,就像他今天做的蠢事。

说好了不再理睬她,是因为她生日他才勉为其难去接她,可她到底是怎么对待他的?

“哇靠,我不跟你计较,你说起话来倒是愈来愈没分寸了。”可恶,枕头全都死哪儿去了?

“妳这张嘴就不能干净一点吗?”高克勤皱眉。

“想要我干净一点,你自己要不要先去刷牙?”他们俩彼此彼此,不用五十步笑百步。

“于曦又,妳给我滚!”他气得直指门外。

于曦又一愣,黑白分明的大眼转了一圈,狐疑地睇着再熟悉不过的房间摆设。

“高克勤,我要是没记错,这里应该是我家吧。”

他猛地回神,随即咬了咬牙,往外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她道:“以后不准再打电话给我,至于那十堂要送给妳的财经课程也全部取消。”

“哈,我求之不得!”看着他走远的背影,于曦又忍不住再逞口舌之快。

神经病,明知道她醉得要死,不给任何安慰就算了,居然还出口伤她、莫名其妙地骂了她一顿;是他自己不找她的,还怪她……王八蛋!

于曦又直挺挺地倒向软床,一阵唇枪舌剑之后,她感觉酒意退去不少,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浓得化不开的睡意。

明天,明天再好好找他谈……不,她非骂他一顿不可,要不然她这一口气会憋死的……

于曦又的确快要憋死了。

高克勤那个王八蛋居然不接她的电话,不管是打他手机、打他家里电话,甚至是打到他办公室,他都一律不听;她以为他是在闹别扭,所以也由着他,可谁知道这种情况竟接连了好几天!

真是够了,到底是谁的错?

明明是他臭骂她一顿,她虽然被骂得一头雾水,但也乖乖地挨骂了;如今想要反击,他却不理她。

哇咧,天底下有这种道理吗?

混蛋,那她憋在心里的这一口气要怎么发泄?

他的反应害她没有半点外出玩乐的心思,只能天天窝在家里看着枯燥无味的电视、瞪着连开机都不会的电脑……

去他的,没认识他之前,她的日子不是也挺优闲惬意的吗?怎么认识他之后,日子变得这么无趣了?

难得想到外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又怕他来电,错失了臭骂他一顿的报仇机会;然而要她每晚都待在家里吃泡面,她实在会疯掉啦!

高克勤那个混蛋到底是想怎样啦?居然不接她的电话、销声匿迹不理她,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他可真行,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害得她心神不宁,就连跑去散心的心情都没有。

她好闷、好难过,她的心好像教他给戳破了一个洞,从洞里头不断地溢出吐也吐不掉的苦液,既苦且涩,侵蚀得她好痛好痛;可是他还是一样不理她,根本就是心胸狭窄的小人。

他对她发什么脾气,而且径自发完脾气又不理睬人,这天理何在?

他凭什么这样对待她?当天她也在等他,是他自己不来的,还敢怪她搭上别人的车;她要是知道他要帮她庆生的话,怎么还会这么做?

还不都是他的错,干嘛把脾气发在她身上,甚至还避而不见?

拜托,她真有那么唯利是图吗?她又不是每回瞧见他,便对他打坏主意,他怕什么啊?

都怪他莫名其妙的冷漠,害她心里头空空荡荡的,好像掉了什么东西,总觉得好空虚、好寂寞,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

“喂,把这个酒鬼拉开。”于曦又的耳边突地响起一道不耐烦的男声。

“她是我妹耶。”啊,是姐的声音。

“那又怎样?把她的腿拉开,顺便帮她把裙子拉好。”男声益发不耐,好似早已逼近临界点。

“你到底打了电话没有?”于曙凡的声音又响起。

“打了!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在搞什么,一个失魂落魄,像是行尸走肉;一个却是藉酒装疯,像个疯婆娘一样,真是够折腾人的。”

感觉裙子真的教人给拉好,不再是觉得双腿凉凉的,于曦又不由得张开惺忪的双眼,狐疑地望向急得有点快要发火的姐姐;她正和一旁的男人在说话,而那个男人……啊啊,是那个小气男的总经理嘛。

“姐?”

“妳醒了?”于曙凡迅速转过头来,松了口气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于曦又揉了揉额头,想要坐起身,却发觉头依旧晕得厉害,不禁又软绵绵地趴向沙发。“我不是在夜店喝酒吗?”

她想起来了,在家里过了一段苦闷的日子后,她终于忍遏不住,彷若脱缰的野马般直奔夜店,像发了疯般地狂饮。

哼,是他逼她的,别怪她又跑去夜店喝酒,要是他肯理她,她又怎么会如此失常。

“妳自己跑来的妳不知道?咦,妳怎么又哭了?”于曙凡连忙替妹妹擦泪,见她一脸浓妆都哭花了,索性拿出卸妆油帮她卸妆,免得待会儿吓到人。

“都是他……”于曦又抽抽噎噎,像个无助的小娃儿。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于曙凡像是哄小孩般地拍着她的胸口。

于曦又狐疑地睇向她。“妳又知道什么了?”

“我当然知道,妳刚才花了两个钟头不断重复地讲着同一件事,我能不知道吗?”于曙凡不禁翻了翻白眼。

“是吗……现在几点了?”

“凌晨四点。”她这妹妹可真折腾人。

“看来,我好像喝得很醉。”噢,头好晕!

“不只是很醉,就连酒品也愈来愈差了;妳刚才还直拿腿骚扰我的男人,妳连自己穿着裙子都忘了?”展持翼就坐在她的腿边,她的腿一抬,他想不看见什么实在很难。

“有吗?”

于曦又看向不发一语的展持翼,故意又抬腿往他的大腿踢去;展持翼还来不及反应,于曙凡已经有些恼火地拉回她的腿。

“不准打他的主意。”她玻а弁驳馈

“借一下嘛!”于曦又扁扁嘴,眼泪挂在眼眶快要滑落。“我的男人不理我,追给我跑,我……”

“这种东西能借吗?再说,妳借过的东西有还过吗?”于曙凡没好气地瞪着她。“妳未来的姐夫已经打电话给妳的男人,他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我又没有男人,他是打给谁啊?”眨了眨眼,泪水翻落,于曦又却仍是一脸傻愣,卸下妆之后的面容也显得青涩稚气。

“妳刚才不是说了妳的男人是高克勤?”

“他才不是我的男人,他是个混蛋,莫名其妙地对我胡来,然后又……”

“好了,妳刚才已经讲了很多遍,我已经快要会背,不要再说了。”见她又打算要开口,于曙凡二话不说地打断她。

谁都看得出她百分之百是爱上了高克勤,要是她对他无心,她何必三番两次打电话给他,甚至在他对她不理不睬之后,又藉酒浇愁、跑到她这儿来当超级电灯泡。

瞧她说着满嘴醉言醉语,一句话都不知道重复了几遍,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时而昏睡时而清醒,而且一闹就是两个钟头……

高克勤这家伙怎么还不来啊?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好似听到了她的心声似的,门铃在此时急促地响起,于曙凡随即扬唇勾笑,催促着展持翼去开门。

“谁来了?”于曦又不雅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媚眸失焦地瞪着通往玄关的走廊,还没见到人,便听到展持翼的声音──

“你要是不搞定她和你自己,我就开除你!”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咦咦?这不是那混蛋的声音吗?

“你自己去看!”

不耐的嗓音伴随着两抹身影闯进于曦又的眼中,一个是她未来的姐夫展持翼,而另一个……哇,他在干嘛?不是跟他说过了,他一点都不适合走颓废路线吗?

“曙凡,我们走。”展持翼拖着她往外走。

“去哪儿?放着他们两个独处成吗?”于曙凡频频回头。

“不会有事的啦。”谁管他们?谁教他们睡得正香时,却突地跑来一个疯婆娘,真是够了!

门板砰的一声关上,将展持翼的抱怨也一并关在门外,里头就只剩多日未见、关系相当暧昧的两个人。

高克勤拧起浓眉,瞪着于曦又有些难看的瘫在沙发上,不禁想起他头一回扛着她回去的情景;不过那时候的她,倒不如现在这般惹人怜爱。

这小妮子真是教他又气又恼,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想不到竟是……

“妳在哭什么?”高克勤话一出口,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嗓音竟如此沙哑。

他不该来的,但是却又不能不来,不是因为总经理的威胁,而是他一听见她醉倒在这里,两只脚就不听使唤了。

真没想到她竟是于曙凡的妹妹,难怪当初她拿得到总经理的通行证。

“你管我!”于曦又噘起嘴,别过脸去,躲在沙发椅背啜泣。

“妳……”她一哭,他反倒是慌了。

高克勤连忙走近她,坐在她身旁,轻拍着她的背。

“你走开啦,你不是不理我?呜呜,我不要跟你好了。”她手脚并用地推着他。“既然不想看到我就不要来啊!”

高克勤不禁失笑。“我要是不来,我会被开除的,妳未来的姐夫肯定会狠狠地恶整我一顿的。”她怎么会醉成这样?好像退化成一个小娃儿了。

听见笑声,于曦又蓦地抬眼瞪他。“你笑我?我哭得这么伤心,你居然还敢笑我。”她恼火地抬腿欲踹他,却被他轻易拦住,修长的身形更顺势切进她的双腿之间。“你干嘛啦?你不要以为我会那么容易便宜你,我跟你说……你把我说得那么不堪,我……你走开啦,你要是敢再对我乱来,我就……我就……”

呜呜,他居然是被展持翼威胁才来的,而且就算真的被威胁,他也可以不用这么老实啊,难道骗她说其实他也很想见她,这样会很为难他吗?

“别哭了。”

高克勤的体温将于曦又包围,化为暖流不断地渗透到她的心底深处,奇异地抚平她的恐慌和不安,慢慢将她的心神安定下来。

“谁哭了!”她埋进他的怀里,硬是将一脸鼻涕眼泪往他身上抹。“我才没有为你哭,反正你不理我就算了,我也不希罕,可是我一定要讨回一口气,把你骂我的全部骂还给你!”

他没将她的气话放在心上,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这不是要教他心疼死吗?

“我没有哭!”于曦又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